五年飄飄然的過去,漾漾已經是十一歲的孩子,慢慢地要進入青春期,冰炎對他依舊沒有任何的改變,他們兩人的相處還是一樣,出色的漾漾可以叫出自己的精靈,甚至多收服幾個精靈當自己的小幫手。

冰炎看見這樣的情形沒有多說什麼,有米納斯、希克斯和烏鷲在心愛的孩子身邊自己不需要太過擔心,正在院子中和傲濫玩耍的漾漾笑得很開心,看見這樣的情形冰炎露出微笑,直到漾漾抬起頭來看見監護人的笑容有些臉紅。

儘管已經長大但是漾漾還是很依賴冰炎,親密的動作從不會少,他喜歡抱著自己最喜歡的監護人,聞著他身上的氣息很舒服,冰炎會摸摸漾漾的頭陪在他身邊,只要寶貝孩子開心自己也會很開心。

「今天中午想要吃什麼?雪有拿點心過來。」冰炎總是會問著心愛的孩子想要吃什麼。

「不知道,亞哥哥煮什麼我都吃,今天可以多吃一點飯後點心嗎?」聽見雪夜有拿點心過來漾漾很開心。

「就知道想要吃點心。」冰炎捏捏漾漾的臉頰。

「好嘛!好嘛!亞哥哥。」漾漾開始和冰炎撒嬌。

冰炎沒有回答漾漾,只是會在午餐時間多準備一份飯後點心給他吃,寵愛漾漾是冰炎會做的事情,好吃的餐點端上桌,看見桌上的餐點漾漾很開心,冰炎總是會做自己喜歡吃的東西。

當然飯後也會給他想要吃的甜點,可以吃到自己最愛的餐點和點心漾漾很開心,冰炎只是摸摸他的頭什麼都沒有說,把餐點給吃完之後他們兩人會去市集上買點東西,或是去哪裡走走。

這時候漾漾會牽著冰炎的手,夏碎和千冬歲看見這樣的情形不知道要說什麼,總覺得他們兩人不自覺會閃瞎其他人,亞那和凡斯反而是很樂意看這樣的情形發生,雪夜對於兄長可以找到幸福也很開心。

「賽塔。」冰炎今天帶著漾漾來找賽塔和安因。

「安因!」漾漾很開心可以來找賽塔和安因。

「亞殿下和漾漾今天怎麼會過來?」賽塔看見冰炎和漾漾微笑。

「漾漾又長大了呢!」安因摸摸漾漾的頭。

「我有些東西需要找您拿,要做少見的藥水。」冰炎把清單拿給賽塔。

「我知道了,我去找找。」賽塔拿過清單後就去倉庫找冰炎要的東西。

「來,這是我族裡給的餅乾,給你,漾漾。」安因把族裡給的餅乾拿給漾漾。

「謝謝安因。」漾漾很開心可以拿到好吃的餅乾。

冰炎看見漾漾的笑容也不好多說什麼,對於心愛的孩子總是很喜歡吃甜點的樣子很無奈,偏偏家裡的人又寵愛他,似乎對於他吃甜點這件事也不好多說什麼,只是會告訴寶貝孩子不要吃太多甜點。

如果不是歐蘿妲這次的委託冰炎也不會過來找賽塔,有些東西只有賽塔這邊可以找到,畢竟賽塔和安因兩人的人脈很廣,這樣很廣的人脈總是可以找到很多很稀奇的東西,要是想要調製少見的藥水冰炎會過來找他們。

這時候漾漾總是會拿到安因給的點心,賽塔和安因總是會拿給漾漾很多好吃的點心,喜歡吃甜點的漾漾很喜歡來找賽塔和安因,偶爾也會過來這裡和他們兩人學習魔女相關的東西。

賽塔和安因可是漾漾和千冬歲的老師,他們兩人喜歡小孩,只要有時間都會照顧不同族群的孩子,漾漾和千冬歲在這裡認識很多好朋友,鳳凰族的魔女喵喵就是漾漾和千冬歲的好友,還有萊恩這位好朋友。

「晚餐在外面吃,好嗎?」冰炎看見漾漾正在看手上的餅乾問。

「好。」漾漾當然沒有特別的意見。

「有想要吃什麼嗎?」冰炎牽著漾漾的手慢慢走。

「嗯,伊多他們開的餐廳好像不錯吃。」漾漾想起水妖精的魔女伊多家的餐廳很不錯。

「那去伊多那邊吃,我們也很久沒有過去吃。」冰炎拍拍漾漾的頭。

「好!」漾漾開心的露出微笑。

伊多看見冰炎帶著漾漾過來吃東西的樣子微笑,雷多和雅多很開心可以見到他們,伊多、雅多、雷多和漾漾可是很有話聊,冰炎從不阻止他們幾個去談天,他很樂意看漾漾去交朋友。

冰炎希望漾漾可以擴展自己的人脈,就像自己以前那樣,亞那和凡斯從不會阻止自己去交朋友,夏碎就是這樣才會交上的好友,當然冰炎還是有其他的好友,只是不常往來。

歐蘿妲給他的任務讓他可以擴展自己的人脈,認識許多不同族群的人,也有很多人跟他一樣是魔女族群,就像當年亞那和凡斯出遊的時候認識許多不同的人,不過也是因為這樣自己才會出生。

冰炎知道要不是亞那和凡斯有出遊的情況,也不會認識自己的母親,亞那也不會被自己的母親給陷害,自己才會誕生在這個世界上,只是自己的母親難產過世,自己由亞那和凡斯養大。

焰之谷對於這件事多少有些意見,可是在冰牙的祖父交涉之下自己才得以在父親和凡斯的庇蔭下長大,也慶幸亞那和凡斯沒有因為這樣而分手,感情反而加深許多自己才可以擁有可愛的妹妹雪夜。

「亞哥哥,我想要吃這個,可以嗎?」漾漾指著菜單上的圖片問著自己的監護人。

「好。」冰炎當然會答應漾漾。

伊多幫他們記錄下來之後就讓他們兩人單獨相處,冰炎看著眼前的孩子微笑,偶爾聽著漾漾告訴自己他的所見所聞,或是某些有趣的事情,自己果然越來越喜歡這個可愛的孩子。

餐點端上桌後他們兩人開心吃起來,即使是自己不喜歡的青菜漾漾還是會吃完,冰炎看見這樣的情形很滿意,就算是不挑食的漾漾還是有不喜歡吃的青菜,不過他還是會把那些青菜給吃完。

「我吃飽了!」漾漾把所有的餐點給吃完。

「看樣子明天要禁止你吃點心,今天吃太多點心了。」冰炎看見漾漾要吃飯後甜點的樣子說。

「唔!哪有這樣的,亞哥哥。」聽見冰炎說的話漾漾馬上變成苦瓜臉。

「今天吃太多了,明天禁止吃。」冰炎還是很有原則。

「好。」沒辦法吃點心漾漾雖然不開心也沒辦法。

「聽話!」冰炎只是這樣告訴漾漾。

「好。」漾漾乖乖點頭。

晚餐過後回家漾漾乖乖自己去洗澡,然後躺在床上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冰炎把所有的事情完成之後看見寶貝孩子悶悶不樂的樣子苦笑,看樣子自己禁止他吃點心這件事繞他不開心。

漾漾悶悶不樂地躺在床上,他知道冰炎是為了他好,可是他還是不喜歡這樣,畢竟自己真的很喜歡吃甜點,現在每天都會有甜點可以吃,突然不能吃甜點讓他不開心。

躺上床的冰炎把漾漾抱過來,感受到冰炎的體溫漾漾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對方只是摸摸自己的頭沒有多說什麼,冰炎是絕對不會反悔說過的話,這點漾漾很清楚也不好多說什麼。

「亞哥哥,晚安。」漾漾閉上眼睛睡覺。

「晚安,褚。」看見這樣的情形冰炎沒多說什麼。

「明天真的沒有點心嗎?亞哥哥。」漾漾不死心的問出這句話。

「是的,明天是真的沒有點心吃。」冰炎在漾漾的頭髮上落下一吻。

聽見冰炎說的話漾漾乖乖地閉上眼睛睡覺,從小就一起睡覺讓漾漾不想要和冰炎分開睡,現在他可以自己洗澡可以自己做很多事情,可是他還是很依賴自己的監護人。

冰炎給他的感覺讓漾漾感到很安心,把自己養大的監護人漾漾很喜歡,他偷偷的喜歡著冰炎,這樣小小的心思他從沒有告訴過任何人,偶爾會和千冬歲訴說,甚至和雪夜撒嬌的時候透漏一點點,就是沒告訴當事人。

生活在一起的冰炎從沒有猜測過漾漾的心思,自然不會知道寶貝孩子的心思,他只知道他們兩人是命中註定的人,其他的事情他沒有想太多,甚至有時候會忽略自己對寶貝孩子的感情。

這樣的情況在其他人的眼裡看著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加上漾漾也沒有特別表示,冰炎也沒刻意探討自己的感情,往往讓亞那和凡斯對於他們只能搖頭,只能隨著時間繼續發展下去。

「凡斯爸爸。」漾漾打開門看見是凡斯非常的開心。

「漾漾,亞在嗎?」凡斯摸摸漾漾的頭微笑的問。

「在!亞哥哥在書房裏面。」漾漾開心的告訴凡斯。

「可以幫我去叫他嗎?」凡斯坐下來後問著。

漾漾聽見凡斯說的話馬上去找冰炎,當然不忘給凡斯一杯水喝,看見漾漾活潑去叫人的樣子凡斯露出微笑,能夠看見外甥這樣活潑自己當然很放心,失去弟弟妹妹的他內心中總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只是他沒有告訴任何人,連亞那也沒有。

儘管亞那知道凡斯的心思,可是他不知道要如何安慰自己的伴侶,還好然、冥玥、漾漾平安的長大,這讓凡斯放心許多也慢慢走出失去至親的痛苦,今天難得心血來潮來冰炎這裡看看他們。

冰炎看見凡斯到來馬上過去擁抱他,也很難得看見亞那沒有在凡斯的身邊,這種情形雖然少見冰炎卻一點也不會感到訝異,亞那和凡斯的感情很好,可是他們還是需要一點獨處的時間,偶爾他們也會各自去辦自己的事情。

「爹爹。」冰炎擁抱自己最喜歡的父親。

「沒有先告知就過來很抱歉,我需要一個地方靜靜。」凡斯拍拍寶貝兒子的背部。

「沒有關係,我這裡很歡迎爹爹過來。」冰炎知道凡斯偶爾會煩心一些事情。

「謝謝你,兒子。」凡斯知道自己沒有白疼冰炎這個孩子。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