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爾冰炎會拜託無殿的師父們訓練一下漾漾,讓他可以掌握好自己的能力,所以現在漾漾比同齡的孩子還要出色,冰炎看見這樣的情形很開心,當然他也不會揠苗助長,會隨著寶貝孩子的年齡慢慢的訓練。

凡斯也會親自教導漾漾很多東西,讓他學習妖師一族魔女的特殊魔法,亞那也會讓漾漾學習冰牙魔女的魔法,所以漾漾會的魔法很多,常常會讓人不知道他到底是哪個族群的魔女。

千冬歲和喵喵、萊恩看見這樣的情形總是會給他拍拍手,得到好友們的鼓勵漾漾很開心,也會把自己學習到的魔法教導給其他人,讓大家可以和自己一起學習,大家可以互相切磋。

「漾漾,你最近又學到很多的魔法?」千冬歲看見漾漾用不一樣的魔法時感到很好奇。

「嗯!亞哥哥讓我去無殿學習,所以我學到很多不同的魔法。」漾漾很老實的告訴千冬歲。

「賽塔老師和安因老師也教導很多不同的魔法。」千冬歲知道漾漾和自己一樣都有和賽塔、安因學習。

「對呀!鏡師父教導我要怎樣應用這些魔法,然後融合起來。」漾漾想起鏡告訴自己的話。

千冬歲和漾漾討論很多事情,兩人之間總是有很多話題可以聊,喵喵和萊恩走過來也和他們一起聊天,要怎樣學習不同的魔法是他們幾個人討論的重點,求知慾過剩的他們有太多學習的東西。

冰炎和夏碎很滿意這樣的情形,對於自己心愛的孩子可以多學習很多魔法他們當然會很開心,畢竟每個人拿手的魔法不同,學習很多的魔法可以探討自己拿手的魔法是什麼。

即使想要全方位發展也不是不可能,冰炎不會要求太多,只要漾漾願意學習他就很開心,多吸收一些知識並沒有不好,所以冰炎不會去阻止漾漾去學習這麼多的知識。

「今天很開心?」冰炎看見漾漾開心的樣子問。

「嗯!學到很多東西,所以很開心。」漾漾開心的告訴冰炎。

「這樣很好。」冰炎摸摸漾漾的頭。

「嗯!」漾漾露出燦爛的笑容。

漾漾開心的牽著冰炎的手,手心中傳遞的溫度讓他們兩人覺得很溫暖,小孩子的體溫真的很高,可是冰炎的體溫也很高,所以當兩人的手牽在一起是很溫暖的感覺,漾漾很喜歡這樣的感覺。

看見漾漾學習很好的樣子冰炎很開心,自己疼愛的孩子擁有這樣好的天賦當然要好好的學習,他會很期待自己的寶貝孩子以後會有這樣的發展,這個孩子會和自己並肩而行。

難得有時間冰炎帶著漾漾回去妖師本家,正確來說是自己的老家只是剛好在妖師的領地中,畢竟凡斯不習慣冰牙那邊的氣候,所以和亞那一起搬到妖師本家附近,也是在這裡撫養冰炎長大。

偶爾他們也會往返冰牙去探望泰那羅恩和殊那律恩,他們兩人的伴侶也剛好是凡斯的族人,相聚在一起總是可以討論很多事情,冰炎和妹妹雪夜也會和其他的堂兄弟姊妹一起玩耍。

「凡斯爸爸,我們回來啦!」漾漾往房裏面大喊著。

「你們回來啦!」凡斯探出頭來看見他們微笑。

「我去準備點心,漾漾少爺難得回來。」哈維恩看見這樣的情形馬上進入廚房煮飯。

「今天的餐點肯定會很好吃。」亞那很開心可以和兒子一起吃飯。

「雪呢?她不是說今天要回家?」冰炎對於妹妹的下落感到很疑惑。

「小姐說會晚點回來,會和姑爺一起回來。」哈維恩聽見冰炎說的話告訴他。

冰炎聽見哈維恩說的話沒有多說什麼,漾漾已經跑去和凡斯撒嬌,看見這樣的情形他也無法多說什麼,和亞那一起進入屋子裡面去,父子倆人好好的聊天,哈維恩則是進入廚房煮飯。

晚餐時間雪夜和雷出現在大家的面前,漾漾看見自己最喜歡的姊姊回來馬上跑過去找她,冰炎對於這樣的情形多少會吃醋,畢竟自己最寶貝的孩子把注意力移開讓他很不喜歡。

亞那和凡斯看見這樣的情形笑笑地沒有多說什麼,冰炎很少會出現這樣的表情,有了漾漾之後才會出現這樣的情形,雪夜只是笑笑的沒有說什麼,開心的和漾漾玩在一起。

「我們家的小漾漾竟然這麼想我啊!」雪夜開心的抱著漾漾。

「超級想雪姊姊的,我有很多事情想要請教。」漾漾開心的告訴雪夜。

「這樣啊!我很樂意教導你。」雪夜開心的捏著漾漾的臉頰。

「雪姊姊最好了。」漾漾開心的抱著雪夜。

看見雪夜和漾漾打鬧的樣子冰炎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他們兩人從以前到現在感情都很好,不過漾漾最依賴的人還是冰炎,這點亞那和凡斯很清楚,只是喜歡和雪夜相處。

看見冰炎吃醋的樣子雪夜當然很開心,即使兄妹兩人感情很好,但是為了漾漾他們兩人可是會翻臉,不過這種情形還沒有出現,對漾漾來說冰炎和雪夜是不可以比較的人。

由於小時候老是被欺負雪夜總是會故意找漾漾,為了就是要看看自家兄長吃醋的樣子,疼愛妹妹的冰炎當然拿她沒有辦法,畢竟自己的寶貝妹妹,這是小時候欺負她的現世報。

「小亞,你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喜歡漾漾。」凡斯看見冰炎的表情微笑的說。

「褚是個很好的孩子,我很高興可以撫養他長大。」冰炎從不會違背自己的內心。

「不要去太過探究漾漾的遭遇,那些事情占卜不出來探究也沒用。」凡斯知道冰炎很想要問那件事情的真相。

「爹爹。」冰炎知道凡斯是最想要知道真相的人。

儘管凡斯很想要知道真相,可是到現在還查不出來他就不會去多問,時間過了之後他們或許會知道,當初到底發生什麼事情沒有目擊證人,所以真相到現在都不清楚。

連無殿的傘、鏡、扇也看不出來,冰炎也就不可能知道真相,除了時間的推移以外他們什麼都不能做,看見漾漾開心的長大才是最重要的,亞那可是很期待寶貝兒子早點結婚。

大家都耐心的等待漾漾長大,等待他們兩人可以修成正果,希望冰炎可以好好的對待這麼可愛的孩子,期待他們兩人可以相守到白首,魔女的人生可是很長的,總是需要有人陪伴才是最好的。

「褚,我希望你可以快點長大。」冰炎把孩子抱在自己的懷裡。

「亞哥哥?」聽見冰炎說的話漾漾感到很疑惑。

「沒事,睡覺吧!」冰炎沒有多說什麼。

「好,亞哥哥晚安。」漾漾開心的鑽回被窩中。

躺在床上睡覺的漾漾開心的閉上眼睛,冰炎坐在旁邊什麼話都沒有說,只是摸摸心愛的孩子的頭,自己也該躺在床上睡覺,只是現在自己很想要去做某些事情,只能陪著孩子熟睡才去做自己的事情。

確定漾漾睡著之後冰炎去做自己的事情,他攤開一些東西什麼話也沒說,似乎有什麼事情再困擾他,既然已經決定不打算追求真相,可是冰炎還是覺得有些事情困擾著自己,同時也困擾著漾漾。

可是這些事情冰炎也不知道是什麼事情,想要處理掉也沒辦法,漾漾的學習能力真的很好,比自己想像中的還要好,有時候自己真的不知道要怎樣教導他,只能說自己好好引導他的話,自己的寶貝孩子會成為很好的魔女。

「小亞,你在想什麼?」亞那看見兒子正在發呆的樣子問。

「父親。」冰炎看見亞那鬆了一口氣。

「你現在應該回房間陪漾漾睡覺才對。」亞那很難得看見兒子這樣困擾。

「只是覺得有點煩躁,似乎是困擾我和褚,可是我又不知道是什麼事情。」冰炎還是把自己的困擾告訴亞那。

「你太過糾結真相的事情,那件事情凡斯說過,只有時間才可以知曉答案,不需要去糾結。」亞那拍拍兒子的肩膀。

「爹爹他,不是更想要知道事件的真相嗎?」冰炎很清楚凡斯真的很想要知道真相。

「他說他很想知曉,可是他知道這麼久的時間也找不到,他只能看淡。」亞那怎麼會不知道凡斯的想法。

「看淡嗎?似乎有點難度。」冰炎對此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亞那笑笑的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拍拍兒子的肩膀後就回去房間睡覺,有些事情只能看淡,什麼話都沒有辦法做,這點冰炎也很清楚,他知道亞那的意思,自己不需要去想太多,還是乖乖地回去房間睡覺。

看見自己寶貝孩子睡覺的樣子冰炎露出好看的笑容,自己躺回床上抱著漾漾睡覺,其他的事情不需要想太多,總有一天會真相大白,冰炎還是期待漾漾快點長大,這樣自己才可以做一些大人才能做的事情。

寶貝孩子長大後讓冰炎有些慾望,對漾漾有慾望這點他一點也不意外,自己真的很喜歡他,等待孩子長大的時間需要很大的耐心,冰炎自然希望漾漾可以早點長大,讓自己可以好好做某件事情。

「亞哥哥,早安。」漾漾跨坐在冰炎的身上和他說早安。

「早安,褚。」看見寶貝孩子跨坐在自己身上冰炎需要很大的忍耐力。

確定冰炎起來漾漾馬上就離開,這讓冰炎鬆了一口氣,不然他怕自己會忍不住想要撲倒自己最寶貝的孩子,剛剛自己最寶貝的孩子真的很吸引自己,冰炎差一點忍不住自己的衝動撲倒漾漾。

這時候冰炎會覺得養大自己的伴侶是考驗耐力,這一件事情讓他感到很傷腦筋,儘管如此他還是希望漾漾待在自己的身邊,不希望自己的寶貝孩子被其他人養大,這樣會讓他不放心。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