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雷迪和登希可說是好兄弟,登希也把這個秘密帶到棺材當中,除了雷迪自己以外沒有人清楚這件事情,雷迪也很感謝自己的好兄弟這樣的幫他保守這個秘密,一直到自己的好兄弟離開自己的身邊。

「哈哈哈!好久不見了。」雷迪開朗的拍拍吉爾巴魯特。

「的確是很久不見了,距離上次見面已經是兩年前的事情了。」吉爾巴魯特也高興的抱著好友。

「爸爸,我們回來了。」史考特高興的大叫。

「回來啦!姊姊呢?」雷迪注意到只有兩個孩子出現而已。

「姊姊她人在花園裡,好像心情還是很不好。」史考特對自己的父親說。

「好想孔拉德喔!」在花園的有利看著遠方的天空。

「哎呀!是不是想念孔拉德的關係呀?」美智子笑笑的問。

「呵呵!可能是喔!我們家小有的心這麼快就被虜獲了。」雷迪大嘆女兒怎麼這麼快就找到意中人。

「父親、母親,我回來了。」有利打開大廳的門。

「回來就好,跟客人打招呼吧!」雷迪抱起女兒。

「兩位好。」有利有禮貌的打招呼。

其他四個小孩已經玩在一起了,亞拉英和美智子高興的說話,吉爾巴魯特也和自己的好友一起說話,有利乖乖的待在父親的懷抱當中沒有說出任何的話來,除了想念孔拉德以外有利還是想念自己的父母親。

薩拉列基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拉拉自己哥哥耶魯西的衣服,準備去請有利下來陪他們玩耍,有利可愛的樣子很吸引他們兩兄弟,似乎想要不畏艱難的去請有利下來,他們兩位雙胞胎兄弟去拉拉自己父親的衣服表示說想要和有利玩耍。

吉爾巴魯特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摸摸孩子們的頭,有時候吉爾巴魯特還真的不知道要怎樣去和自己的孩子們相處,但是多虧有雷迪的幫忙才不致於讓他們父子關係降到冰點。

「父王,可不可以請雷迪伯伯的女兒和我們玩。」薩拉列基問自己的父親。

「是啊!父王,好不好嘛!?」耶魯西也一起求情。

「孩子們,你們也要看看有利同不同意。」吉爾巴魯特為難的告訴孩子們。

「有利,先去和他們玩好不好?過幾天就可以見到孔拉德,不要愁眉苦臉的喔!」雷迪摸摸女兒的頭。

「好的,父親。」有利露出笑容。

有利和其他的孩子們一起去玩耍,耶魯西和薩拉列基都很喜歡有利,雷迪告訴自己的好友說可不可以和妻子待到他女兒生日過後再走,吉爾巴魯特也很大方的說沒問題,亞拉英對於丈夫的意見也沒有多少的反感。

她的確也很想要待在這裡多點時間,最近有很多事情讓她不是很順心,因此亞拉英才會想要多待幾天,而且看見自己的兒子們這樣的高興,亞拉英哪有拒絕的道理。

如果可以她還真是不想要和自己的寶貝兒子分開,當然也是不想要和自己最愛的丈夫分開,要不是自己和丈夫各自繼承他們王國的位子,才會被迫一家人分開,亞拉英很不喜歡這樣的情形,吉爾巴魯特無奈也只能接受。

「母后,妳看!」耶魯西拿著漂亮的花朵給亞拉英。

「母后,給妳。」薩拉列基也給自己的母親漂亮的花。

「謝謝你們。」亞拉英摸摸兩個孩子的頭。

「聊天還是要在院子裡比較快樂。」美智子微笑的看著這樣的情形說。

「午餐在花園裡面吃果然是好主意。」雷迪贊同妻子的意見。

「對了,雷迪,你不是還有一個兒子?」吉爾巴魯特問自己的好友。

「你說小勝啊!他還在血盟城學習事情,說要等到妹妹生日才要回家。」雷迪告訴自己的好友。

小孩子們在一旁開心的玩耍,大人們則是在聊天,這樣的情景是大家最想要見到的情景,有利開心的和大家一起玩耍,似乎沒有什麼煩惱的樣子,讓大家看見她笑容。

但是敏感的村田知道有利很想念孔拉德以及她死去的父母親,只是很多事情有利都沒有說出來罷了,有利總是會給大家看堅強的樣子,總是把想念和痛苦往自己的肚子裡吞,那樣的有利是讓大家非常不捨。

出現在有利面前治療有利內心傷痕的人就是孔拉德,因此雷迪才那樣放心的把有利交給孔拉德照顧,兩人總是形影不離的樣子可是讓人嫉妒很久,村田沒想到孔拉德可以治癒有利的心傷,這是讓他訝異的地方。

『好想要見到孔拉德喔!我最喜歡孔拉德的了。』有利一邊跟大家玩耍一邊想。

『呵呵!威拉卿在有利的心中果然站了很大的地位。』村田看見這樣的情形想。

孔拉德在有利的心裡面早已經佔據了很大的地位,這是大家一點都沒有想到的事情,孔拉德在有利來到真魔國後就一直照顧有利,有利對於孔拉德可以完全的敞開自己的心胸,這是大家都沒有想到的事情。

只要可以看見有利開心的樣子他們都很放心,所以孔拉德把有利帶的這樣好,大家都很放心的把有利交給孔拉德來照顧,怎麼樣就是希望有利可以開開心心的過日子,畢竟大家是那樣的疼愛有利,不希望看見有利愁眉苦臉的樣子。

孔拉德很清楚自己是那樣的喜歡有利,同時也清楚的知道自己絕對不是把對茱莉亞的感情投注在有利的身上,他們兩人是不同的人,茱莉亞有自己愛的人,孔拉德在很久以前就一直等待可以讓自己敞開心胸的女性。

有利的笑容總是可以感染許多人,不知不覺的孔拉德從嬰兒時期的有利看到現在,發現到自己是多麼的喜歡有利這個孩子,看見自己未來的希望,有利就是自己的一切。

有利帶給孔拉德的一切絕對不輸給茱莉亞,但是孔拉德真正愛的人就是有利,不是茱莉亞,孔拉德是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內心在想什麼的人,畢竟他是那樣的疼愛有利。

雷迪知道自己女兒想念孔拉德的關係,所以特地把在血盟城的孔拉德給叫來自己的領地,孔拉德對於這件事情非常的訝異,他沒有想到雷迪會這麼快的把自己給叫過來,孔拉德也很有禮貌的和客人打招呼。

他知道那些人是大人物必須要很有禮貌的打招呼,雷迪對於孔拉德有滿意的表現,孔拉德清楚那兩個人是雷迪的好友,不管他們是人類還是神族的人都一樣,在雷迪領地的人都不是敵人,雷迪可是最有權威的貴族,連十貴族都不敢反抗的人。

「父親,我們可以玩真王遊戲嗎?」有利拿著骨飛的頭問雷迪。

「當然可以,史考特有和耶魯西、薩拉列基他們講規則嗎?」雷迪笑笑的問。

「有,史考特和小健都解說過了,孔拉德要陪我們一起玩嗎?」有利轉過頭來問孔拉德。

「好的,有利。」孔拉德微笑的說。

孔拉德陪五個孩子一起玩真王遊戲,就像是孔拉德也會陪伴他們玩踢罐子遊戲是一樣的道理,看見孩子們高興的樣子雷迪只是微笑,吉爾巴魯特和亞拉英看見這樣的情形也是微笑。

孩子們果然來到真魔國才會有開心的笑容,畢竟不管怎麼說一個家庭分散在兩個國家是那樣痛苦的一件事情,不管是父母親還是孩子們都是不好受,難得可以看見、聽見孩子們歡笑的樣子,怎麼說都是很好的事情。

美智子細心的把小點心的端上桌來,祥和的氣氛在這樣的情景之中是那樣的美好,亞拉英和吉魯巴爾特也很開心可以看見孩子們開心的樣子,一家四口待在這裡才像是一般家庭。

「呵呵!孔拉德來了,小有就開心許多呢!」美智子微笑的說。

「是啊!不過真王遊戲好像幾乎都是小有贏。」雷迪想起他們玩耍的情景。

「好久沒有看見耶魯西和薩拉列基高興的樣子了。」亞拉英說出這句話。

「是啊!薩拉列基是個好孩子,做什麼事情都是安安靜靜的。」吉爾巴魯特也說出這句話來。

「你們多少都要和孩子們相處,不要讓他們感受不到你們的愛。」雷迪告訴自己的好友們。

「父親、母親,我回來了。」勝利自己騎馬回到領地。

「啊!小勝,給媽媽看看有沒有受傷。」美智子擔心的跑到勝利的面前。

「母親,我很好,沒事的。」勝利安撫自己的母親。

「怎麼自己騎馬回來呢?雖然說小勝的馬術很厲害,但是我還是會擔心。」美智子皺眉頭。

「不想給古音和浚達添麻煩,所以跟他們知會一聲後就自己回來。」勝利擁抱美智子。

「是嗎?小勝越來越獨立了呢!」美智子微笑的說。

「小勝,過來和客人打招呼!」雷迪把大兒子叫過來。

勝利乖乖的跟他們打招呼,吉爾巴魯特和亞拉英很高興可以看見勝利,雷迪摸摸自己大兒子的頭,已經八歲的勝利是很獨立的孩子,雷迪和美智子總是會放心勝利的一切。

勝利很疼愛自己的弟弟妹妹,能夠用自己的能力守護他們是對勝利來說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也就是因為這樣勝利才會去拼命的學習自己想要學習的事情,勝利很感謝養父母對他們兄妹的好,以及大家總是在照顧他們。

「哥哥回來了!」史考特開心的撲到勝利的身上。

「史考特。」勝利摸摸自己弟弟的頭。

「小勝。」有利拿著球看著勝利。

看樣子他們的真王遊戲已經結束了,有利手上拿著的球是她的玩具,有利很喜歡的玩具之一,孔拉德跟在有利的身後陪伴有利,美智子細心的端上今天的料理給大家吃。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