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忍者的卡卡西有自己的忍犬,而且還是通靈獸的那種,鳴人的寵物是九尾九喇嘛,雪子的話是三尾磯撫,所以伊魯卡對於養寵物沒有太大的興趣,自己有一隻狼犬和小狐狸,光養他們就讓自己傷腦筋,根本不想多養什麼。

儘管如此他和卡卡西還是會討論關於寵物的話題,尤其是今天拿到傳單的時候會和自己的愛人一起討論,雪子和鳴人也會跟在他們的身邊,四個人會討論家裡是否要養寵物這件事。

五歲的鳴人坐在伊魯卡的懷裡看著那張廣告單有點好奇,似乎是想要知道為什麼伊魯卡會拿著這張單子回家,他們家似乎不需要寵物,雖然他很喜歡小動物也很受到小動物的歡迎也是一樣。

「小花家的廣告嗎?」雪子靠在伊魯卡的右邊趴在他的手臂上看著。

「好像不是,是新開的店家。」伊魯卡仔細的看著廣告的內容。

「小海豚,我們家要養寵物嗎?」鳴人好奇的問著。

「你已經有九喇嘛,還是你想要養?」伊魯卡放下廣告單問後很認真的問懷裡的孩子。

「牙有赤丸,可是小花姐姐說那是他的夥伴,不是他的寵物。」鳴人聽見伊魯卡說的話思考起來。

「小雪呢?」伊魯卡問著靠在自己身邊的女娃。

「我有磯撫和白雪,不用了。」雪子可是很喜歡自己的通靈獸。

白雪是雪子的通靈獸,是一隻狐狸,雪子會用仙術,不過她的仙術是承自某個狐仙洞的狐狸仙人,白雪就是那個狐狸洞的狐狸,而她自己本身就是三尾的祭品之力,從小和磯撫一起長大的她也很喜歡那隻大烏龜。

雪子挽著伊魯卡的手看著桌上那張廣告單,踢踢自己的腳想著鳴人到底會怎麼回答,九喇嘛和鳴人的感情很好,鳴人最先學習的忍術就是通靈術,而九尾根本就是他們家的寵物,老是會出現在他們家。

伊魯卡耐心等待鳴人的回答,他想要聽聽懷裡的孩子會有什麼回答,卡卡西進入家門後看見他們三個在一起的樣子微笑,鳴人看見卡卡西回來馬上跳下來拿桌上的廣告單給他看。

卡卡西抱起鳴人後仔細看著那張廣告單,似乎是在思考一些事情,伊魯卡和雪子談論一些事情,兩人親密的樣子卡卡西看見後微笑,寶貝孩子給自己這張單子是否是要養寵物,這點卡卡西不知道,鳴人可沒說什麼。

「小鳴,你想要養寵物嗎?」卡卡西問著懷裡的孩子。

「小海豚說我已經有九喇嘛,可是……」鳴人一直在思考這件事情。

「帕克牠們不好嗎?」卡卡西親親鳴人的臉頰。

「很好,我喜歡帕克牠們。」鳴人很喜歡卡卡西的忍犬。

看見鳴人繼續思考的樣子卡卡西不多問,只是抱著他走過去伊魯卡身邊,他知道雪子不會想要養寵物,她自己有很喜歡的通靈獸,不需要刻意養寵物,但如果鳴人說要養寵物的話,他們還是會讓鳴人養。

只是對他們來說九尾比較像鳴人的寵物而不是通靈獸,雖然三尾偶爾也會出來泡水游泳,這裡是木葉的郊區根本不需要太過擔心有人會發現到九尾和三尾的存在,加上院子裏面有池塘,閒閒沒事會讓三尾出來泡水游泳。

喜歡小動物的鳴人也會跟小貓小狗玩耍,會想要養寵物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只是卡卡西和伊魯卡會讓他自己去想,他們不會去強迫鳴人一定要說出答案,哪天說出來他們再來處理也可以。

「小鳴,你慢慢想,要仔細思考,真的想要養才可以說。」卡卡西很慎重地告訴鳴人。

「好。」鳴人乖乖點頭。

「今天任務還好吧?」伊魯卡總是會擔心的問卡卡西。

「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去了團藏的老巢挖了一個新人過來。」卡卡西想起這幾天的事情後說。

「團藏大人肯定會不高興,不過我還是覺得這樣對那個新人比較好。」伊魯卡摸摸雪子的頭。

「哼!我討厭那個老傢伙。」雪子不喜歡團藏那傢伙。

卡卡西和伊魯卡聽見雪子說的話只是笑笑的沒有多說什麼,鳴人認真思考的樣子讓大家看了微笑,不知道晚點他會不會和九尾討論這件事情,所以他們現在不打算為難鳴人。

時間差不多伊魯卡進入廚房煮飯給大家吃,卡卡西坐下來之後雪子撲到他的懷裡和他撒嬌,他們看見鳴人用通靈獸叫出九尾,似乎是要商量要不要寵物這件事,伊魯卡看到九尾會準備油豆腐給牠吃。

對於自己的宿主老是叫自己的出來的樣子九尾只是用尾巴拍拍鳴人的頭,不得不說自己很喜歡這屋子裡面的所有人,尤其是逗逗自己的宿主真的很好玩,尤其是自己的尾巴可以當成逗貓棒的時候更是喜歡。

「九喇嘛,我可以養寵物嗎?」鳴人很認真的問著自己的大狐狸。

「你不是有一隻叫九喇嘛的狐狸,還想要養寵物?」九喇嘛用尾巴逗弄鳴人。

「可是我遇到一隻小黑貓,很可愛,我每天都會餵牠。」鳴人一邊玩有九喇嘛的尾巴一邊說。

「小子,你確定你不是說那個暗戀你的傢伙嗎?」九喇嘛繼續用尾巴訓練鳴人的反應力。

卡卡西和雪子聽見九喇嘛說的話差點沒笑出來,他們知道九喇嘛說的是佐助,伊魯卡則是在廚房裡面笑了起來,然後恢復鎮定繼續煮晚餐,鳴人反而一臉是說“你在說誰”的表情。

九喇嘛看見這樣的情形只能搖頭,佐助暗戀鳴人這麼明顯,偏偏眼前的傢伙完全沒有感覺,不過鳴人是真的有在餵一隻小黑貓,那隻浪浪他們家有在思考要不要收編,趁著這次討論說不定會成為他們家的一份子。

看樣子他們還是收編那隻小黑貓,只是鳴人不知道會取什麼名字,不過他們猜測大概是拉麵這一類的名字,說不定那隻貓可以訓練成忍貓之類的,就算是普通的寵物他們也無所謂。

「既然想要收養小貓的話,明天我們就去收編牠。」伊魯卡拿了油豆腐給九尾吃。

「好!」鳴人很開心可以養那隻小貓。

卡卡西和雪子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他們家的小狐狸可是深得大家的疼愛,基本上不要太誇張的要求卡卡西和伊魯卡都會答應他,對於鳴人他們把他當成一般的孩子在看待。

在村子裡鳴人是孤兒的身分,但是大多數的人都知道他的監護人是卡卡西,誰想要欺負鳴人的話,卡卡西會教訓那些人,偶爾會遇到一些不友善的眼神或是話語,要是被卡卡西聽見的話,會被教訓很久。

而且卡卡西和伊魯卡是不會讓鳴人落單,就算他想要一個人去買東西,也大多會跟在他的身後,不過鳴人比較喜歡和家裡的人一起出門,不太會自己一個人出門,雪子也會陪在弟弟的身邊。

「拉麵、拉麵,我來了。」鳴人拿著貓罐頭叫著自己想要收養的流浪貓。

小黑貓看見鳴人過來很開心,開心的吃著他給自己貓罐頭,這時候鳴人會抱著牠、撫摸牠,正在想到底要怎樣把牠拐回家,吃乾淨罐頭的小黑貓趴在鳴人的懷裡睡覺,陪著正在抱著自己的人曬太陽。

這隻小黑貓是鳴人無意間遇到的,不知道要取什麼名字加上他又很喜歡拉麵,乾脆把小黑貓的名字取為拉麵,只要有時間他就會拿零用錢買貓罐頭給拉麵吃,好不容易家裡的人同意自然要帶牠回去。

「拉麵,要跟我回家嗎?稻草人和小海豚說我可以帶你回去。」鳴人對著小黑貓說著。

「小鳴。」雪子看見一人一貓正在樹下曬太陽的樣子微笑。

「姊姊。」鳴人抱著拉麵往雪子那邊跑過去。

小黑貓拉麵乖乖地待在鳴人的懷裡,看見這樣的情形雪子感到很訝異,決定帶著弟弟去找自己的好朋友小花,犬塚家不只是寵物店也是寵物醫院,木葉忍者村的寵物都會去犬塚家檢查。

曾經雪子有把磯撫和九喇嘛帶去檢查過,她的好友小花看見這樣的情形苦笑,但還是乖乖的檢查尾獸,爪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沒想到自己可以親眼見到尾獸來家裡,但是她們會幫雪子和鳴人守護好秘密。

對雪子和鳴人來說自己的尾獸根本就是自己的寵物,也是自己的通靈獸,所以牠們受傷自然會去找小花和爪她們幫忙,而今天雪子是帶著鳴人來檢查這隻可愛的小黑貓,順便買點東西回去。

「拉麵是女孩子呢!小鳴不打算換名字嗎?」小花開始檢查小黑貓。

「不要,牠就叫拉麵。」鳴人抓著桌子墊著腳尖看小花檢查小黑貓。

「嘛!這隻可以訓練成忍貓嗎?我想要讓小鳴練習收集情報的技能。」雪子伸手摸摸小黑貓。

「應該是可以,這隻小貓還挺特別的,比我家的狗還會聽人話。」小花幫拉麵綁了一個蝴蝶結。

看見可愛的拉麵,鳴人開心的抱著牠,雪子看見這樣的情形拍拍弟弟的頭,對於好友說的話她有所打算,既然自家弟弟喜歡這隻小黑貓,看來是可以訓練他們收集情報的能力。

當然她會想請教自己的好友小花,犬塚家畢竟比他們來要了解動物,如果是昆蟲方面的話要去請教油女家,雪子和小花放著鳴人在院子裡和拉麵玩耍,兩個女孩子在一邊談論一些事情。

「小花姐姐,再見。」鳴人開心的和小花揮手道別。

「掰掰。」小花真的很喜歡鳴人這個可愛的孩子,比自家弟弟還要疼。

「下次見啦!」雪子微笑的說著。

「可別受傷嘿!」小花總是會擔心自己最好的朋友。

家裡養了一隻可愛的小黑貓後又變得特別的熱鬧,卡卡西和伊魯卡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沒多說什麼,只要鳴人開心他們什麼話都不會多說,對他們來說小孩開心才是最重要的。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