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去年太過冷的關係讓雪子感冒後,雪子和鳴人乖乖地在冬天時做好保暖動作,好在去年有鼬和美琴他們的幫忙,雪子才可以快快的好起來,畢竟那時候卡卡西和伊魯卡正在任中。

因此今年的冬天雪子和鳴人穿上外套努力的保暖,卡卡西和伊魯卡當然也會穿得比較保暖,不過今年沒有人感冒,而是卡卡西出任務的時候中招,中毒後住院沒辦法出院。

當大和出現在他們家的時候,伊魯卡就知道卡卡西遇到意外,慶幸還可以救治,所以必須要躺在醫院一段時間,這段時間自己肯定要兩邊跑,或是請人照顧鳴人和雪子。

「中毒?」雪子看見沙夜手上拿著的毒液皺眉。

「對,這是卡卡西前輩中的毒素,這毒還挺強的,前輩要躺在床上好幾天。」沙夜告訴自己的好友。

「真是傷腦筋啊!我和小鼬以及止水哥要執行任務的說。」雪子必須要出去幾天才可以。

「這幾天我跟老師說好了,小鳴會過去住幾天。」伊魯卡聽見沙夜說的話苦笑。

「爺爺肯定很樂意照顧小鳴。」雪子聽見伊魯卡說的話很無奈。

「這也沒辦法,凜前輩也要在醫院忙,無法整天帶著小鳴。」伊魯卡知道凜也有不方便的時候。

「我還以為會讓小鳴過去佐助家住,佐助那麼喜歡小鳴,一定很樂意他過去住。」沙夜開始製作解毒劑。

「沒小雪在肯定大吵大鬧。」伊魯卡看見凜把鳴人帶過來找他們。

雪子和沙夜聽見後苦笑,雖然放在宇智波家很方便,美琴也很樂意照顧鳴人,可是雪子和鼬不在家,鳴人肯定會和佐助吵翻天,那樣的話也會帶給美琴和富嶽困擾,自然那邊不是好選擇。

伊魯卡會和學校請假幾天來照顧卡卡西,這幾天也不會讓鳴人來醫院,不會讓鳴人待在醫院很久的時間,自己和凜會輪流照顧卡卡西,讓兩人得到適當的休息,畢竟現在的情況不是很清楚,凜和伊魯卡不太敢離開卡卡西身邊。

鳴人看著躺在床上一睡不醒的卡卡西,看見伊魯卡和雪子擔心的表情大概知道這次卡卡西受到很重的傷,應該說得到很嚴重的病,需要休息一段時間,自己會在卡卡西好起來之前住在祖父家。

「老師,這幾天小鳴就麻煩你照顧,謝謝。」伊魯卡帶著鳴人去找皆人。

「不會麻煩,難得看見卡卡西中毒而臥病在床,也是挺稀奇的事情。」皆人很清楚卡卡西的實力在哪裡。

「的確是很稀奇,可讓人傷腦筋呢!」伊魯卡苦笑的說著。

「好好照顧卡卡西,我會照顧好鳴人,小雪出任務回來你們還沒出院的話,我也會接手照顧她。」皆人拍拍伊魯卡的肩膀。

「真是太感謝,老師。」伊魯卡很感謝皆人照顧鳴人。

「他們可是我的寶貝孫子、孫女。」皆人可是很樂意照顧寶貝孫子、孫女。

伊魯卡聽見皆人說的話只是摸摸鳴人的頭,儘管眼前的老人是知道四代火影還活著的人,同時他也是四代火影水門的父親,看見自己的孫子、孫女沒人照顧會接手過來照顧。

把鳴人送到皆人那邊後,伊魯卡又去村口送雪子離開,把皆人交代自己的話告訴她,雪子擁抱自己最喜歡的監護人後跟著帶土以及其他人一起出任務,這時候伊魯卡才回家拿東西去醫院照顧卡卡西。

看見卡卡西躺在床上的樣子伊魯卡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他知道自從卡卡西五年前開始照顧兩個孩子以後,他從未受到很嚴重的傷害,甚至連中毒也沒有出現過,沒想到這次會這樣大意。

「要一起吃晚餐嗎?」凜微笑的問伊魯卡。

「好。」伊魯卡微笑地看著凜。

「很難得看見卡卡西這樣呢!伊魯卡你很擔心吧?」凜和伊魯卡一起在餐廳用餐。

「是啊!我很擔心他,他說自從收養小雪和小鳴後,他很少受傷,沒想到這次會遇到這樣的意外。」伊魯卡知道卡卡西和自己在一起後就很少受傷。

「聽天藏和雪見說,這次的敵人很不好對付。」凜知道帶土他們是去收拾善後。

「這也難免卡卡西會中毒臥病不起。」伊魯卡即使沒胃口還是會吃點東西。

「我比較擔心帶土他們去善後。」凜自然會擔心自己的丈夫。

「我想有小雪在,不需要太過擔心。」伊魯卡當然會好好的安慰凜。

擅長解毒的沙夜正在和遙月研究解毒劑,這次的毒素真的不好解,這讓她們兩人開始懷疑卡卡西他們是遇到什麼人,看起來很像是砂忍的判忍蠍,解析過後又覺得不像。

研究過後遙月大手一揮,決定先搞定解毒劑,其他的事情暫時放在一邊去,現在先讓卡卡西清醒過來再說,如果不快點搞定解毒劑卡卡西肯定會有生命危險,這可不是什麼好事情。

昏迷中的卡卡西可以感受到伊魯卡正在照顧自己,毒素侵蝕自己的身體感到很不舒服,痛到卡卡西差點沒有在床上打滾,看見這樣的情形伊魯卡馬上幫他擦汗,現在他只能想辦法幫心愛的人擦汗。

如果可以伊魯卡希望躺在床上的人是自己,而不是自己的伴侶卡卡西,看見愛人痛苦的樣子他沒有辦法做什麼,鎮痛劑什麼的根本不可以常用,不小心的話會讓對方上癮。

「伊魯卡,卡卡西的情況怎樣?」遙月拿一些剛剛研究出來的解毒劑過來病房。

「遙月大人,卡卡西的情況不樂觀。」伊魯卡很擔心的說著。

「先試試看這個解毒劑,雖然沒有辦法一次解毒,現在只能先試試看。」遙月幫卡卡西打了一針。

「毒素很難解嗎?」伊魯卡看見這樣的情形後擔心的問。

「敵人弄成雙重毒素,我和小夜碰到一些瓶頸,你和凜多擔待一些。」遙月覺得這次遇到的敵人真的很有頭腦。

「我會好好的照顧卡卡西,小雪他們是去拿解藥嗎?」伊魯卡比較擔心這件事。

「這個嘛!蒜山沒有告訴我,不確定是不是去拿解藥,就算拿了我們也醫治好卡卡西。」遙月覺得他們會來不及。

「我知道了,謝謝您,遙月大人。」伊魯卡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睡不著的凜在門口聽見遙月和伊魯卡的對話,聽見這些對話她自己也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現在只是壓制毒素並沒有完全解開,就算等到帶土他們拿回解藥也來不及,遙月和沙夜努力製作解毒劑。

第一劑解毒劑不知道對卡卡西有沒有作用,中和一些毒性後病人會比較好一點,等到遙月離開之後凜進入病房裡面安慰伊魯卡,凜身為卡卡西的隊友也是他的家人,她和帶土都一樣是卡卡西的家人也是夥伴。

即使沒有血緣關係,但是夥伴的羈絆把他們牽在一起,後來昇華為家人般的關係,看見卡卡西找到自己最愛的人他們也很開心,有伊魯卡在他的身邊讓凜和帶土不需要太擔心。

「剛剛遙月大人來注射解毒劑?」凜看見這樣的情形問伊魯卡。

「只是第一劑,不知道還要注射多少解毒劑才可以。」伊魯卡握著卡卡西的手,語氣是那樣的擔心。

「要相信遙月大人和小夜,也要相信卡卡西。」凜坐下來陪著伊魯卡。

「卡卡西這傢伙可是九命怪貓,一定會好起來。」伊魯卡只能這樣說服自己。

打從交往以來伊魯卡真的沒有看到卡卡西這樣過,最多只是受傷需要好好包紮療傷,住進醫院是第一次看見,家裡的人對此也感到很驚訝,在雪子的印象中也從沒看過這樣的情形,鳴人當然也是。

這幾天卡卡西打了幾劑解毒劑,身體已經恢復很多,但是還是不能下床,伊魯卡幫他打理一切,鳴人早上也會過來探班,然後再和皆人離開,凜看見這樣的情形也鬆了一口氣。

雪子任務解決後卡卡西還沒有出院,所以乖乖去祖父家住,帶土帶了一些東西給自己的好友,解毒劑他們也拿了回來,讓遙月和沙夜去研究卡卡西是否還需要打這個解毒劑。

「真難得看見你臥病不起。」伊魯卡拿了飯糰給卡卡西吃。

「我也沒想到會有這樣的情形。」卡卡西接過手後乖乖地吃了起來。

「哥哥要嚇死人,真討厭。」雪子像是賭氣一般地看著卡卡西。

「稻草人生病小海豚很擔心,我和姊姊也很擔心。」鳴人趴在床邊說著。

卡卡西伸出手摸摸鳴人的頭,用歉意的眼神看著雪子,伊魯卡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笑笑的沒有多說什麼,現在卡卡西恢復很多自己不需要太過擔心,帶土和凜也不時會過來看一下他們的好友。

連卡卡西自己也沒想到這次竟然會掉下敵人的圈套,然後中毒回到木葉忍者村,然後把大家給嚇死,也讓自己最寶貝的女娃和好友去收拾自己弄出來的殘局,這點讓他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看見愛人擔心的眼神卡卡西很內疚,更何況自己真的讓家裡的人擔心,見到這樣的情形雪子和鳴人當然也會擔心,對他們來說卡卡西是很重要的家人,是伊魯卡最重要的伴侶。

「小雪很擔心你,差點以為你會離開她。」帶土坐下來和卡卡西聊天。

「為了伊魯卡我會從地獄爬回來。」卡卡西苦笑的告訴自己的好友。

「讓你重傷的確實是曉組織的人。」帶土拿了補湯給卡卡西喝。

「果然……」卡卡西覺得自己不好的預感反而實現。

帶土說的話讓卡卡西很傷腦筋,曉組織是最近新興的組織,專門是收集尾獸的組織,他們家的兩個孩子可是祭品之力,保護他們這麼多年的時間,卡卡西和帶土會注意這些人,絕對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他們。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