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卡卡西和帶土擔心的事情會發生,雪子和鳴人是他們的寶貝孩子,沒想到以後會遇到這樣的麻煩,現在先把這件事情給隱瞞下來,其他的事情以後再說,卡卡西和帶土只能這樣做。

伊魯卡看見帶土在卡卡西的病房裡面沒有很訝異,現在卡卡西好很多自己也回去學校教課,雪子和鳴人也回家住,伊魯卡去學校教書的時候他們會去帶土家,有任務的話,鳴人會去祖父家待著。

卡卡西出院之後在家裡待一段時間,會好好的陪在鳴人身邊,沒上課的時候伊魯卡會跟在他們身邊,雪子當然也是一樣,一家四口就和以前一樣,沒有任何的改變,而且大家很開心卡卡西恢復身體健康。

「我今天有課,下午就會回家,你們在家沒問題吧?」伊魯卡要出門之前問著家裡的人。

「沒有太大的問題,你不需要擔心。」卡卡西看見愛人擔心的樣子苦笑。

「中午可別讓兩個孩子餓肚子,手藝好一點。」伊魯卡聽見卡卡西說的話微笑。

「放心,我的手藝不會太差,至少還能吞下肚。」卡卡西親吻伊魯卡的臉頰。

「呵呵!別讓我聽見小雪的抱怨,記得和小鳴一起午睡,好好休息。」伊魯卡親吻卡卡西的臉頰後就出門。

「好,路上小心。」卡卡西看著愛人離開。

轉身之後卡卡西看見雪子和鳴人正在盯著自己,似乎看見他們兩人在門口上演十八相送的樣子很疑惑,畢竟很難得會看見他們兩人這樣,對此卡卡西只是苦笑看著家裡的兩個孩子。

這時候卡卡西像個小孩子一樣跟家裡的兩個孩子玩母雞抓小雞的遊戲,雪子和鳴人也很配合地跑了起來,讓卡卡西在後面追著他們兩人,直到他抓到他們兩人其中一個人後才會結束遊戲。

「啊!我被抓到了!」鳴人被卡卡西抓到回來後大聲說。

「嘿嘿!我抓到了吧!可愛的小狐狸。」卡卡西把鳴人抱的高高後說著。

「耶!飛高高、飛高高。」鳴人開心的大叫。

「卡卡西哥哥作弊!」雪子看見這樣的情形大叫。

三個人開始玩了起來,歡鬧的聲音在客廳中不絕於耳,只要有時間卡卡西會和家裡的兩個小孩玩遊戲,即使雪子已經十歲也是會和他們一起玩,當時鳴人還是小嬰兒的時候卡卡西會和雪子一起玩任何的遊戲。

現在卡卡西和鳴人一起玩的遊戲雪子和他都玩過,全村的人連三代火影很清楚卡卡西是有多麼的疼愛家裡的兩個孩子,有時候伊魯卡會看著他們三個玩遊戲的樣子,偶爾也會跟著他們一起玩。

對雪子和鳴人來說卡卡西像是扮演父親的角色,伊魯卡則是扮演母親的角色,他們和一般家庭沒有什麼兩樣,雖然沒有血緣關係可是他們的羈絆很緊密,誰也無法斬斷他們的羈絆。

「我們中午要吃什麼呢?去帶土家蹭飯嗎?還是我們出去吃?」卡卡西讓兩個孩子趴在自己的懷裡。

「帶土哥哥會生氣你去打擾他和凜姊姊的兩人世界,卡卡西哥哥你做飯給我們吃嘛!」雪子喜歡趴在卡卡西的懷裡。

「我想吃拉麵,可是小海豚說最近吃太多了。」鳴人想起最近都和祖父在一起,所以常常可以吃到拉麵。

「爺爺帶你去吃太多次,要營養均衡才可以。」雪子摸摸趴在鳴人頭上的小黑貓。

「好吧!我去看看冰箱裡有什麼,伊魯卡留什麼東西給我們。」卡卡西拍拍兩個孩子的身體,讓他們從自己身上起來。

「拉麵,我們去玩!」鳴人馬上抱起小黑貓去沙發上玩。

雪子和卡卡西去廚房看冰箱裏面有什麼東西,兩個人看了看之後把材料拿出來開始動了起來,有雪子的幫忙卡卡西不擔心今天的午餐會很難吃,家裡的女娃可是很喜歡幫忙伊魯卡。

鳴人也不搗蛋的乖乖的在客廳裏面和寵物玩了起來,九尾不知道為什麼又被他給叫出來,似乎是要當褓姆看著這個小主人,卡卡西和雪子探出頭來看見這樣的情形很無奈,也不想要多說什麼,順手又準備油豆腐給九尾。

午餐在卡卡西和雪子合作之下準備好,三個人開始吃了起來,九尾也吃到自己想念的油豆腐,小黑貓當然也有自己的貓糧可以吃,把所有的餐點給吃完後大家開始收拾起來。

「吃飽了,伊魯卡交代要午睡。」卡卡西看著兩個孩子不知道要做什麼才好。

「這小子等下就會睡著,聽說你的身體才剛好,還不快點去休息。」九尾開始趕人去睡覺。

對於九尾說的話卡卡西沒有辦法反駁,果然沒多久鳴人就抱著小黑貓拉麵窩在九尾的懷裡睡覺,看見這樣的情形雪子只是坐在沙發上看書,卡卡西本來想要回房間睡覺,可是對於這樣的情形又不太放心,也乾脆坐在沙發上看書。

沒多久雪子靠在卡卡西的懷裡睡著,兩個孩子睡著後客廳裡安靜裡許多,瞌睡蟲慢慢的爬到卡卡西身上,敵不過睡意卡卡西閉上眼睛抱著雪子睡覺,只有風微微的吹進來。

下午伊魯卡回到家來就看見眼前的情況,鳴人躺在九尾的肚子上睡覺,小黑貓拉麵則是趴在鳴人的身上睡覺,他們三個根本就是疊疊樂,卡卡西和雪子在沙發上靠在一起睡覺,對此伊魯卡露出好看的笑容。

「哼!這小子真愛這樣睡。」伊魯卡進入廚房弄晚餐前聽見九尾這樣說。

「九喇嘛你也很寵小鳴,不能這樣說。」伊魯卡微笑的看著他們。

「我要吃油豆腐,那小子做的不如你弄的好吃。」九尾把尾巴放在鳴人的肚子上。

「好,或弄豐盛的餐點給您的。」伊魯卡知道九尾的動作是讓鳴人不要感冒。

打開冰箱伊魯卡看見有些食材已經被用掉,看樣子卡卡西今天中午親自做飯,慶幸還有些東西可以好好的做今天的晚餐,然後弄好吃的油豆腐給九尾吃,他記得雪子的另外一隻通靈獸白雪也很喜歡吃油豆腐。

似乎是狐狸的九喇嘛和白雪都很喜歡吃油豆腐,像是稻荷神社中的狐狸一樣,回家看見卡卡西有午睡自己也放心許多,打算讓他們多睡一下,晚些再把他們幾個叫醒,以免該上床的時候睡不著。

時間差不多後鳴人醒了過來,習慣性的和九尾撒嬌,聽見伊魯卡在廚房裡面做飯的聲音馬上跑過去,馬上就拿到點心後跑出來和九尾分享,這樣的動作讓淺眠的卡卡西和雪子醒了過來。

與其說他們兩人淺眠,不如說午睡的時間結束,他們兩人該醒過來,自然會聽見鳴人的動作,伊魯卡進入屋子裡的聲音他們兩人可沒聽見,看見愛人回來卡卡西會去廚房和他撒嬌。

「伊魯卡小親親。」卡卡西把人抱在懷裡後跟他撒嬌。

「看你今天有好好休息,我就放心許多。」伊魯卡把甜點拿給卡卡西吃。

「因為是你交代我一定要好好的休息。」卡卡西拿著點心吃了起來。

「身體剛好需要好好休息。」伊魯卡把人推出廚房讓自己好做事。

雪子看見這樣的情況閃進廚房打開冰箱拿牛奶喝,伊魯卡看見這樣的情形摸摸她的頭,家裡有個不太喜歡吃甜點的小女娃,伊魯卡總是會拿其他的東西給她吃,畢竟雪子只吃水門親自做的甜點,因為水門知道女兒不喜歡吃很甜。

那是一個父親特製給女兒的甜點,分開之後只有去找水門和玖辛奈的時候雪子才會吃到,伊魯卡大概知道水門是做什麼甜點給雪子吃,不過小女娃從沒有告訴自己,他也沒有刻意問。

不過伊魯卡會做一些不太甜的甜點給雪子吃,有種很適合夏天吃的甜點又不太甜,伊魯卡會做那些給雪子吃,看見雪子吃得很開心的樣子他也會很開心,伊魯卡很喜歡看家裏的人吃自己做的餐點。

「今天有葛粉涼糕可以吃嗎?」雪子把牛奶倒入杯中後問著。

「想吃甜點?」伊魯卡用剩下的飯捏了一些飯糰。

「有點想吃。」雪子喜歡吃父親做的葛粉涼糕或是葛粉條。

「四代火影做的甜點是葛粉涼糕?」伊魯卡對此感到有些意外。

「因為我不喜歡吃甜點,爸爸會做葛粉涼糕或是葛粉條加上紅豆給我當甜點吃。」雪子很認真告訴伊魯卡。

「我以為是蜂蜜蛋糕還是什麼特殊的甜點。」伊魯卡一直有這樣的認知。

「爸爸不會做蜂蜜蛋糕,那是媽媽去買東西的時候順便買給我吃,爸爸做的葛粉涼糕和葛粉條和外面吃的味道有點不一樣是真的。」雪子想了想之後說。

「下次我試試看做海綿蛋糕,妳想吃葛粉涼糕的話,今天晚餐飯後甜點吃那個。」伊魯卡微笑地對雪子說。

「伊魯卡哥哥最好了,我最喜歡你了。」可以吃到自己想念的甜點雪子很開心。

伊魯卡讓雪子把飯糰拿到外面給大家吃,先讓大家吃一點東西再來吃晚餐,自己開始動手做葛粉涼糕,家裡沒有紅豆所以沒辦法做葛粉條給雪子吃,難得她要求想要吃某種甜點,自己當然會做這個甜點給她吃。

畢竟雪子是個很少會開口要求說要吃什麼或是做什麼的孩子,看見這樣的情形卡卡西和伊魯卡很擔心,總是會希望她可以表達一些自己的慾望,不要老是以鳴人的慾望為主。

卡卡西和伊魯卡希望雪子可以在他們的面前表現出現有年紀的樣子,不要老是讓人覺得很成熟的樣子,活潑開朗的樣子才是雪子原本的樣子,他們可不希望連在家裡也表現成熟的樣子。

「偶爾說說自己要求很不錯吧!」卡卡西微笑地看著雪子。

「嗯!」雪子露出開心的笑容。

卡卡西伸出手摸摸雪子的頭,眼前的女娃還是活潑開朗的樣子才是自己認識的她,難得聽見她和伊魯卡要求想要吃什麼,自己當然會很開心,畢竟雪子可是他們家的寶貝女娃。

午睡過後精神好多了,卡卡西繼續陪著兩個孩子玩耍,吃著伊魯卡給他們填飽肚子的飯糰,相信今天的晚餐一定會很好吃,九尾到現在還不打算回去肯定是在等伊魯卡的餐點,果然還是要好好休息才可以,卡卡西深深體會到伊魯卡的用心。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