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多年過去史考特還是會想起自己當年第一次來家裏的情形,現在戴肯和蘿菈已經上小學,那時候自己來的時候蘿菈還是剛出生的嬰兒,戴肯才約莫兩三歲左右的年紀。

那時候羅根的妻子凱婭剛過世沒多久,自己被兄長艾力克斯臨時抓來當褓姆,被維克多拜託照顧自己的兄弟和他家裡的兩個孩子,同時間維克多和艾力克斯的雙胞胎鮑比和約翰才剛出生,他們沒有多餘的時間可以來照顧羅根一家人。

失去母親的戴肯老是在找他最愛的母親,蘿菈哇哇大哭沒人照顧讓人傷腦筋,史考特看見羅根窩在廚房喝酒不打算理會兩個孩子,似乎是妻子的過世打擊太大,無法言語的痛讓他只能用酒精來麻痺自己。

「艾力克斯,你確定你弟弟可以照顧吉米家的孩子嗎?」維克多看見史考特後很懷疑。

「史考特可以照顧他們,他高中和琴是幼保科的學生,只是大學換科目讀而已。」艾力克斯用力的捏了一把自己的丈夫。

「請問,是要我幫忙什麼?」對於兄長和兄長伴侶說的話讓史考特感到很疑惑。

「唉!是這樣的,我弟弟吉米,你也可以叫他羅根,他老婆也是我弟妹上個月難產過世,他受到打擊不太照顧孩子,需要你去幫忙。」維克多有點艱難的開口。

「我和維克多的孩子這個月誕生,這點你也知道,所以我們沒時間過去幫忙羅根,所以要請你過去幫忙照顧孩子。」艾力克斯接下去說。

「喔!好,可以打工我是無所謂。」史考特決定接下這個工作。

聽見史考特說的話維克多和艾力克斯幫他補習一下孩子們的名字,然後告訴他羅根的性子,畢竟有時候羅根的個性讓人覺得有點難相處,可是他本人是很好的人,不過主要還是他家的兩個孩子要照顧。

當史考特踏進豪特利家的時候,看見眼前的情形超級無奈,小嬰兒哇哇大哭沒人理會,年紀小的孩子無助的樣子讓他很心疼,看見大人因為喝酒的關係窩在廚房的角落中。

史考特開始處理兩個孩子,先把蘿菈餵飽哄睡,然後和戴肯介紹自己,讓他可以接受自己,默默的煮飯給他吃,最後把羅根給丟回房間去,把所有的酒瓶給清乾淨,戴肯乖乖地看著他把這一切給打理好。

「你好,我叫史考特,你是戴肯嗎?」史考特蹲下來問眼前的孩子。

「嗯。」戴肯乖乖的點頭。

「你可以等我一下嗎?我先把妹妹哄睡,小蘿菈哭起來也很讓人頭痛呢!」史考特摸摸戴肯的頭。

「好。」戴肯露出好看的笑容。

找到奶瓶和奶粉後史考特開始泡起牛奶給蘿菈喝,確定小女嬰吃飽之後他幫她拍背,直到懷裡的孩子打嗝之後才把她放回嬰兒床上,進入廚房打開冰箱看裡面有什麼東西可以做給戴肯吃。

戴肯爬到椅子上看著史考特把所有的東西給打理好,香噴噴又適合小孩子吃的飯菜出現在自己的眼前,他開心的拿起湯匙吃了起來,他開始慢慢的喜歡眼前的人,他代替媽媽來照顧他們。

年紀小的戴肯認為史考特是媽媽凱婭派來的天使,而且是個很厲害的天使,甚至可以把爸爸扛回房間去,把廚房整個打理乾淨,雖然戴肯年紀小也知道媽媽再也不會回家,不然爸爸不會不理自己。

「大哥哥是媽媽派來的天使嗎?」吃完所有餐點的戴肯拉著史考特的褲腳問。

「戴肯為什麼這樣問呢?」停下洗碗的動作史考特很認真的看著戴肯。

「不知道,維克多說媽媽不會回來,所以爸爸才會這樣,媽媽在的話,爸爸會陪我玩。」戴肯一臉委屈的看著史考特。

「你媽媽去了很遙遠的地方,那裡叫天堂,你爸爸一時無法接受,才會不理你。」史考特擦擦手後摸摸戴肯的小臉。

由於自己被維克多和艾力克斯委託待在豪特利家照顧孩子,基本上是要全天候待在這個家,中間如果需要上課的話可以打電話給羅根的同袍史蒂夫來幫忙,他會帶著自己的孩子過來一起照顧戴肯和蘿菈。

大三的史考特課業不需要擔心太多,他已經有跟自己的指導教授查爾斯說過,明天也會見見史蒂夫,和他商量一些小事情,畢竟人家也有自己的孩子要帶,加上史蒂夫可是單親爸爸,說不定自己還需要幫忙他。

把所有的事情都處理完畢後,史考特哄戴肯去睡覺,把蘿菈放在嬰兒房裏面,打開嬰兒監視器確定蘿菈的情況,自己才過去客房睡覺,只是他不知道明天到底要怎樣和羅根說,維克多說自己的薪水他會由家族的戶頭給。

『我親愛的吉米小弟,我幫你安排一個褓姆,不用太感謝我!P.S 明天不準給我翹班。』清醒一點的羅根看見手機上維克多的訊息差點想要把手機給扔出去。

「維克多那傢伙又多管閒事。」難得酒醉到睡著,清醒後羅根感到很頭痛。

不喜歡一個人睡的戴肯跑到史考特的客房,希望他可以陪自己睡覺,看見這樣的情形史考特只好捨命陪君子,才要睡覺戴肯又說自己肚子餓,看見這個孩子這樣鬧史考特只好抱他去廚房拿牛奶喝。

這時候剛好遇到羅根從房間走出來,已經清醒差不多的他需要喝一點解酒液,雖然自己還是很想要喝酒,可是想到明天要上班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只好走到廚房拿解酒液喝。

當他看見史考特抱著戴肯打開冰箱找牛奶的樣子差點沒開口趕人,一時之間他沒想到維克多已經幫自己找褓姆這件事,話說出一半才想起維克多給自己的簡訊,羅根覺得自己的腦袋快要爆炸。

「你是誰?給我……」羅根說到一半才想起來眼前的人是兄長幫自己找的褓姆。

「你還好嗎?豪特利先生。」史考特看見這樣的情形擔心的問。

「不要叫我的姓氏,叫我羅根就可以,你是維克多找的褓姆?」羅根這才恢復正常。

「是的,我叫史考特‧桑瑪斯,維克多和艾力克斯聘僱我來當您家的褓姆。」史考特抱著戴肯說著。

「你是艾力克斯的弟弟吧!維克多那傢伙有跟我說過。」羅根覺得頭真的很痛。

「對,我是艾力克斯的弟弟,我拿解酒液給您。」史考特先放下戴肯然後拿解酒液給羅根。

「謝謝。」羅根拿了解酒液後開始喝了起來。

史考特拿了一杯牛奶給戴肯喝,拿到自己想要喝的牛奶戴肯開心地喝了起來,看見自己的兒子已經和褓姆混得很熟的樣子羅根也沒多說什麼,只是伸出手摸摸他的頭,對於自己兒子的個性羅根還是很清楚。

喝完牛奶的戴肯已經有了睡意,被史考特抱在懷裡後打死都不放手,一定要他陪自己睡覺,看見這樣的情形史考特苦笑,本來想要和雇主多聊一下,看樣子是不可能的事情。

對於自己的孩子這樣信任史考特,羅根也沒多說什麼,把解酒液喝完之後又回去房間睡覺,身邊突然空了一個人讓他感到很不習慣,凱婭是他心愛的女人,想要守護她一輩子,可惜事與願違。

「爸爸,晚安。」戴肯回房間之前和羅根道晚安。

「晚安,小子。」羅根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摸摸兒子的頭。

來家裏打工當褓姆的史考特是大三的學生,肯幫自己照顧孩子已經算是不錯,自己對那個孩子沒有太大的意見,看他這麼用心的照顧自己的孩子們,羅根已經很感謝他。

收拾好後羅根回到房間趴在床上睡覺,沒有心愛的妻子他不知道要說什麼,這種感覺真的很痛,心痛到需要用酒來麻痺自己,把自己麻痺到已經影響到生活,甚至讓維克多感到很困擾。

女兒出生後幾乎是被自己忽略,戴肯很想要靠近自己可是看見自己頹廢的樣子也不敢靠近,現在有史考特來幫忙或許會比較好,這點羅根真的不知道,他只想要好好的休息。

當然現在羅根和史考特沒有想到以後會在一起,現在只是各自做自己的事情,史考特陪著戴肯睡覺,羅根則是在自己的房間強迫自己的入眠,希望可以夢見自己心愛的妻子。

「早安,羅根先生。」史考特把早餐拿給羅根。

「謝謝,不用加敬稱,這樣我會很不習慣。」羅根吃起自己的早餐。

「你也可以叫我史考特,我想我們之間不需要這麼生疏。」史考特倒了一杯牛奶給羅根。

「好,謝謝你幫我照顧戴肯和蘿菈。」羅根不知道要怎樣表達自己的謝意。

「不客氣,我還挺感謝維克多給我這個工作,剛好正愁不知道要去哪裡打工。」史考特微笑地說。

「既然這樣你不需要擔心費用的問題,我在軍校當教官,有時候下班時間會晚一點,希望你可以多擔待。」羅根把自己的工作告訴史考特。

「維克多有跟我說,說我有問題可以找史蒂夫,我今天要去和他見面,順便談論一些事情。」史考特開始吃起自己的早餐。

「史蒂夫不會跟你多說什麼,那傢伙人很好,不需要太擔心。」羅根對於自己的同袍是很信任。

史考特點點頭沒有說任何話,羅根去上班後他帶著戴肯和蘿菈一起去找史蒂夫,基於維克多的線索史考特知道史蒂夫是畫家,同時也是一家出版社的股東,不過時間很好分配,很容易約出門見面。

來到集合地點史考特點了一杯咖啡,然後一邊看書一邊等史蒂夫,戴肯開心的吃著自己的蛋糕,看見史蒂夫過來馬上開心地大喊,史考特這才看見史蒂夫的真面目,原來是自己喜歡的繪者。

史蒂夫推著嬰兒車帶著兩個孩子一起過來,蘿菈也是躺在嬰兒車裡面睡覺,看見史考特後史蒂夫伸出手跟他握手打招呼,然後摸摸戴肯的頭,兩人這才坐下來談論事情。

「您好,我叫史考特‧桑瑪斯,豪特利家的褓姆。」史考特很開心的和史蒂夫握手。

「我叫史蒂夫‧羅傑斯,羅根的同袍,也是兒童繪本的畫家。」史蒂夫很樂意和史考特介紹自己。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