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作用時間忍術閃開水門的攻擊,看見這樣的情形水門有所警惕,甚至避開對方的攻擊,心細的水門已經知道弱點在哪裡,直接用螺旋丸轟他,這時候才看到對方受傷。

不過沒多久伊作就消失在水門的面前,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妻女,卻看見剛剛那個人用萬花筒血輪眼控制九尾,通靈到村子中,狂暴的九尾開始破壞村子裡的一切,幸虧在皆人的警告之下村民們都去避難。

看見這樣的情形皆人馬上設下結界不讓九尾輕易的離開,早在水門和伊作開打的時候卡卡西就跟在身邊,幫忙救治玖辛奈和雪子,把她們放在安全的地方,才和水門一起去村子裡阻止久尾。

「媽媽。」雪子看母親情況不樂觀開始利用自己學習的醫療知識來醫治玖辛奈。

「鳴人。」玖辛奈把兒子抱在懷裡。

「媽媽,撐住!」雪子靠在玖辛奈的身上哭了起來。

「不哭,小雪,沒事的。」玖辛奈伸出一隻手摸摸女兒的頭。

雪子一邊哭一邊努力把封印給用好,然後拜託磯撫給自己的查克拉好好的醫治玖辛奈,她不知道這樣可以撐多久,剛剛父親的背影讓她感到很痛苦,她很害怕失去自己的父母親。

『我去去就回。』水門留了一個背景給自己的妻女。

磯撫感受到主人的情緒自己出現在他們的面前,趴在玖辛奈的肚子上給予一些查克拉,好不容易把封印處理好後雪子看見這樣的情形只能痛哭,為了不讓自己的母親加重負擔,雪子把弟弟鳴人抱在自己的懷裡。

淚水滴在鳴人的身上,看見這樣的情形雪子努力擦乾自己的眼淚,她不想要失去玖辛奈也不想要失去水門,她想要父母親在自己的身邊,陪著自己和弟弟長大,一家四口在一起。

「不哭,我的寶貝,妳是姊姊,要保護好弟弟。」玖辛奈恢復一點力氣摸摸女兒的臉。

「嗯,我會保護好弟弟,鳴人、鳴人我會保護好。」雪子哭花了自己的臉,努力的答應自己的母親。

水門那邊利用蛤蟆文太來阻止九尾,把尾獸彈傳到海上去,其他忍者看見這樣的情形鬆了一口氣,三代火影在旁邊幫忙,皆人在確認帶土把富嶽和美琴帶過來後馬上開始計畫一些事情。

遙月回到村子裡看見這樣的情形馬上去幫忙,看見老友正在和富嶽說話的樣子知道他要用學生的萬花筒血輪眼阻止九尾,卡卡西和帶土已經去幫忙水門阻止九尾,但是那兩個孩子沒什麼經驗,不一定可以壓制九尾。

如果可以壓制九尾的話,就要讓水門找個空檔可以讓他把玖辛奈和雪子以及鳴人過來,遙月打算讓九尾成為鳴人的通靈獸,不管怎樣都不可以犧牲水門和玖辛奈兩人,更不可以讓壞人把九尾奪走。

「富嶽,控制九尾,讓水門去把玖辛奈他們接過來。」遙月看見這樣的情形用鎖鏈壓制九尾。

「好,水門,快點去!」富嶽直接開啟萬花筒血輪眼控制九尾。

「謝謝。」水門很感謝自己的好友。

「帶土、卡卡西,跟著過去,把小雪和鳴人也帶過來,凜,醫療班準備。」皆人開始指揮結界中的人。

皆人用眼神示意讓其他暗部去處理其他的事情,三代火影馬上了解自己好友的意思,這裡的一切要變成隱藏的秘密,尤其是磯撫這件事絕對不可以給其他高層的人知曉。

知曉這件事的三代火影當然只會留下幾個親信,其他派出去處理村民,這裡絕對不可以讓團藏和其他兩位知道,畢竟遙月從沒有告訴其他人說雪子是三尾的宿主,以免那些人有野心,想要做其他的事情。

水門抱起自己的妻子讓自己兩個徒弟各自帶兩個孩子離開,回到九尾事發地後水門看見富嶽已經控制九尾,遙月把鎖鏈給收回,等到九尾完全清醒後才把鳴人放在牠的身邊。

「給我簽下去,九喇嘛。」遙月拿出一個卷軸後說出這句話。

「老子為什麼要簽?」九尾清醒過後開始想要攻擊這裏的人。

「九喇嘛,住手!不准攻擊鳴人。」雪子看見九尾想要攻擊自己的弟弟馬上擋在鳴人的面前。

「小丫頭,妳阻止我,我連妳也殺!」九尾的爪子已經在雪子的面前。

「如果你要殺我弟弟,先踏過我的屍體。」雪子毫不懼色的看著眼前的九尾。

「小雪!鳴人!」水門本來想要去拯救自己的兒女。

「冷靜點,水門。」皆人阻止自己的兒子,要他繼續看下去。

「小雪和鳴人不會有事,去陪陪玖辛奈。」富嶽做好準備九尾要是亂來要控制牠。

九尾看見眼前的孩子這麼冷靜而且還沒有任何懼色的看著自己,這點讓牠感到很佩服,這個孩子是自己宿主玖辛奈的女兒,自己當然知道這個孩子到底有多大膽,遙月看見這樣的情形差點沒有把九尾給打飛。

磯撫看見自己的宿主有危險也馬上從玖辛奈的肚子上爬起來,飛奔到自己宿主的面前,絕對不會讓自己宿主被九尾傷害,要是兩隻尾獸打起來可是會毀了整個木葉忍者村。

磯撫是真的很喜歡自己的宿主,絕對不會讓雪子受到任何的傷害,即使是對尾獸中最強大的九尾,磯撫也不會感到害怕,看見這樣的情形九尾只好妥協,乖乖地簽下牠認為不平等的條約。

「鳴人,乖,一下子就好,不哭喔!」雪子抱起自己的弟弟幫他訂契約。

「小丫頭,妳也順便。」九尾要雪子跟自己簽下契約。

「九喇嘛,你真麻煩!」雪子咬破自己的手指,然後和九尾簽定契約。

簽定好契約後雪子抱著鳴人走到母親的身邊,她想要知道玖辛奈是否醒了過來,剛剛有磯撫幫忙玖辛奈的情況才穩定些,遙月和凜現在正在和醫療班幫玖辛奈處理傷勢。

美琴把鳴人接過手,雪子伸出手想要把玖辛奈搖醒,水門看見這樣的動作馬上抱著她,讓她不要影響遙月和凜的動作,明明已經哭到沒有眼淚的雪子又開始哭了起來。

水門拍拍雪子的肩膀安慰她,平常不吵鬧的雪子竟然開始吵鬧起來,大哭崩潰的樣子讓在場的人無不心疼她,美琴和富嶽看見這樣的情形不知道要說什麼,水門根本阻止不了自己的女兒。

「媽媽、媽媽、媽媽。」雪子看見玖辛奈已經昏過去,拼命的想要搖醒自家母親。

「小雪乖,遙月大人會治好媽媽的。」水門把女兒抱在自己的懷裡。

「我、我、我有乖乖的醫治媽媽,媽媽……會好的……磯撫也有幫忙……。」雪子哭到不行讓水門感到很心疼。

「乖,小雪乖,沒事。」水門抱著女兒安慰著。

遙月和凜把玖辛奈的一切控制住,但是玖辛奈沒有醒來的樣子,看見這樣的情形遙月很傷腦筋,讓凜和其他醫療班的人員看著玖辛奈,自己和三代火影、皆人商量事情,看看要怎樣處理。

雖然現在所有的事情都隱瞞下來,玖辛奈傷重的事情也不能給其他人知道,而且不知道她會需要休養多久,三代火影和遙月很苦惱,皆人看了一眼孩子們和兒子、媳婦後決定一些事情。

這次九尾事件肯定會被團藏拿來大做文章,絕對會讓宇智波一族難堪,光是想到後續皆人就很傷腦筋,他會在會議上據理力爭,其他的事情自己也需要好好的安排,絕對不可以讓團藏抓到把柄。

「讓水門和玖辛奈去郊區休養,對村人說他們兩人失蹤,這件事情我怕團藏會找碴,需要蒜山你回鍋鎮壓。」皆人直接告訴自己兩位好友。

「也只能這樣,蒜山你老是縱容團藏那傢伙,我可說不準接下來的會議會被囉嗦什麼。」遙月聽見皆人說的話瞪了一眼丈夫。

「我會在會議上據理力爭,不會出差錯。」看見妻子的眼神三代火影乖乖的說。

皆人把商量的事情告訴自己的寶貝兒子,水門判斷事情後知道自家父親的計畫,如果需要他出面自己也會出面壓壓那些高層人員,畢竟他會想辦法幫自己的好友辯護,絕對不會讓他們受到傷害。

至於自己的寶貝兒女,水門決定交給卡卡西照顧,帶土和凜會幫忙他,有需要的話美琴也會幫忙照顧自己的孩子們,雖然這樣對孩子們不好意思,可是現在玖辛奈的情況不樂觀,自己沒辦法分神照顧孩子。

水門親吻懷裡寶貝女兒的臉頰,然後摸摸兒子的臉頰,他相信雪子會理解自己的意思,等鳴人大一點之後會有人告訴他身世,看見水門不捨的樣子皆人也不好多說什麼。

「卡卡西,小雪和鳴人交給你照顧,帶土、凜,麻煩你們一起幫忙。」水門看著自己的學生們說著。

「有需要的話我也會幫忙照顧鳴人,相信他和佐助會成為好朋友。」美琴微笑的對水門說。

「謝謝,小雪和鳴人就麻煩你們照顧。」水門抱起玖辛奈和父親一起去郊區養病。

「不會,這是我們該做的。」富嶽拍拍好友的肩膀。

卡卡西抱起雪子,凜抱起鳴人一起回去卡卡西家,帶土也跟著他們一起過去,三代火影和遙月先讓富嶽、美琴回去,不要讓其他人知道他們有參加這場動亂,直屬暗部開始收拾殘局。

接回自己寶貝孩子後美琴和富嶽把一些事情告訴鼬,他們相信鼬知道這件事後會好好的保護好雪子,而且會更理解以後雪子的情緒問題,希望他可以成為雪子的精神支柱。

回到家的卡卡西把雪子放在床上,然後把嬰兒床拿出來,讓凜把鳴人放在嬰兒床上,三個人互相看了一下之後沒有多說什麼,卡卡西擁抱自己的好友們後就讓他們回去。

把所有的事情處理好之後卡卡西開始想要怎樣和雪子解釋這件事,如果有機會自己要去看看他暗戀的伊魯卡,不過小公寓容不下這麼多人,自己該搬回原本的旗木大宅,那裡是郊區自然可以讓九尾和磯撫出來。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