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個有六個性別和哨兵以及響導的世界中,史蒂夫和詹姆斯是紐約布魯克林區的孩子,他們兩人的父母親分別是一般人的兩位男女Beta結合和Alpha和Omega的結合,他們的父母親都不是哨兵響導,是單純的一般人。

史蒂夫的父親約瑟夫是Beta,想要報效國家的關係而進入軍隊,沒想到卻因公殉職,詹姆斯的父親喬治是Alpha,和約瑟夫一樣進入軍隊報效國家,後來受重傷回到布魯克林來。

詹姆斯的母親溫妮佛蕾德是Omega,自然很開心丈夫喬治從戰場上回來,但是身為Beta的莎拉就沒那樣幸運,聽見的是丈夫約瑟夫的死訊,不過也慶幸她不是Omega,可以獨力撫養自己的兒子史蒂夫。

史蒂夫和詹姆斯分別在十歲的時候覺醒自己的能力,史蒂夫是Alpha的哨兵,詹姆斯是Omega嚮導,在這個歷經一次大戰過後的經濟蕭條年代的他們,過的跟一般人一樣貧苦,直到他們分別被徵招入伍。

『我的小史蒂薇怎麼變成大個子了?』被史蒂夫救出後詹姆斯很訝異他的Alpha變成大個子。

『我,接受血清試驗,才會變成這樣,巴克,你不要生氣。』史蒂夫很怕詹姆斯生氣。

『混蛋!你這樣我會擔心你,為什麼就不等我回去,硬是要跟著過來?』詹姆斯很難得破口大罵自己心愛的Alpha。

『我擔心你嘛!你是我的Omega,我很怕你不見。』史蒂夫聽見詹姆斯大吼馬上變成小狗狀態。

太陽照射在窗簾上,陽光溫暖房間裡所有的一切包含床上的人,史蒂夫悠悠的醒來,他又夢見二戰時自己接受實驗後救出愛人的樣子,可現在自己最愛的人卻不在自己的身邊。

當初詹姆斯差點掉下山崖的時候史蒂夫有抓到他,他們兩人除掉九頭蛇打完二戰後平安的回到美國紐約布魯克林中,順利完成結合後生下三個孩子,組成屬於他們兩人的家庭。

可偏偏他們兩人成為神盾局的長老,卻在一次的任務中史蒂夫失去他,孩子們失去另外一位父親,對此他真的很愧疚,對於孩子們真的很愧疚,詹姆斯失蹤後他們一家人全部都不好。

「PAPA,你醒了嗎?」史蒂夫聽見約瑟夫敲門的聲音。

「我醒了,抱歉!今天起晚了,我馬上弄你們的早餐。」聽見兒子的聲音史蒂夫馬上清醒過來。

「你慢慢來,沒關係的。」約瑟夫知道為什麼父親會晚起。

「謝謝。」對於孩子們的貼心史蒂夫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下床後史蒂夫收拾自己,才離開房間去找兩個孩子,約瑟夫和瑪莎把自己打理好在等待他,簡單的早餐也上桌,看見這樣的情形他只是抱著兩個孩子什麼話都沒有說,少了詹姆斯這個家什麼都不是。

這一年的時間他們幾個的內心從未被撫平過,少了摯愛的人是很痛的事情,雖然他們還是照常做自己的事情,可是他們還是知道自己身邊的一切改變很多,真的是少了詹姆斯後會出現這樣的情形。

吃過早餐後史蒂夫還是去神盾局上班,約瑟夫和瑪莎各自去FBI和CIA工作,失去自己的伴侶的史蒂夫當然有去看心理醫生,在退伍軍人部門工作的山姆是他的心理醫生,他們兩人也是很好的朋友,史蒂夫有很多事情會和山姆傾訴。

「瑪莎前輩,隊長失控!」羅斯衝到自己的上司的辦公室後打開門大聲說。

「什麼!?」聽見羅斯說的話瑪莎馬上衝出去。

瑪莎已經不管自己上班的西裝是有多麼的難騎哈雷機車,直接騎著哈雷機車衝到神盾局的任務地點,沒有詹姆斯在史蒂夫的哨兵能力要是失控的話需要她這個女兒去幫忙,幫忙安定自己的父親。

衝到任務地點之後瑪莎利用自己的嚮導能力來安撫史蒂夫,復仇者聯盟所有的特工幾乎都是哨兵,當然也有幾個是嚮導,只是失去詹姆斯的史蒂夫有往黑暗哨兵的狀態走去,這點讓他們的孩子們很擔心。

「東尼,為什麼PAPA會失控?」好不容易安撫後瑪莎展現女王的氣勢質問。

「我不知道啊!大概是這個外星人太過強大的關係?」看見已經展現女王氣勢的瑪莎,東尼馬上投降。

「算了。」瑪莎真的知道自己的屏障沒有詹姆斯的好。

嚮導的能力可以輔佐哨兵,瑪莎閉上眼睛感受戰場的一切,打開通訊器指揮所有人打擊外星人,儘管身為女兒的瑪莎知道自己的父親史蒂夫的自制力很好,在還沒有和詹姆斯結合的時候能力已經趨近黑暗哨兵。

爆走的哨兵可一點也不好處理,尤其是Alpha等級的哨兵,瑪莎深呼吸後綜觀全局幫忙大家,然後努力探知史蒂夫的地點,她可是稀有少數的Omega等級的嚮導。

好不容易把所有的外星人給處理完畢,連遠在阿斯嘉德的雷神索爾也一起過來幫忙,很難得看見邪神洛基也跟在他身邊,瑪莎找到史蒂夫後開始幫他設定精神屏障。

「PAPA,我只能幫你疏導這一切,先幫你建立精神屏障,請你不要再突破,我……」瑪莎咬咬牙不知道要怎麼說。

「寶貝,沒事的,不要貶低自己的能力。」史蒂夫把寶貝女兒抱在懷裡安慰。

「對不起,我沒有DADA那樣厲害,我真的很想幫PAPA你。」瑪莎對於這點自己真的很無力。

「傻孩子,妳做的很好,我今天只是一時失控,以後不會這樣做。」史蒂夫知道詹姆斯失蹤這件事讓瑪莎最為愧疚。

這次的任務連咆哮突擊隊那些人也一起過來幫忙,史蒂夫經歷過實驗後軍方上級也把他選中的人一樣去接受實驗,詹姆斯自然也有打血清,咆哮突擊隊的所有人除了羅根和維克多以外其他人都接受實驗也挺過來。

甚至範圍大到需要X戰警他們來幫忙,處理完所有的事情後瑪莎聯絡戴肯,告訴他自己會晚點回去,戴肯雖然是變種人卻是CIA的局長,她交代一樣是變種人的親生弟弟湯瑪斯看好他們的父親,才騎哈雷回去上班。

任務過後史蒂夫把自己關在復仇者大廈中的某個房間,他實在是太想念自己的丈夫詹姆斯,這次任務又衝破瑪莎幫自己設下的屏障,差點爆走的樣子把所有人給嚇到,湯瑪斯的能力根本安撫不了自己,非要出動瑪莎才可以。

「巴奇,我好想你,你到底在哪裡?」史蒂夫頹廢的坐在沙發上不知道要說什麼。

史蒂夫把自己埋入抱枕中,他真的很想念自己的伴侶,他懂為什麼女兒會愧疚,那次任務是他和瑪莎一起失去詹姆斯,他們不知道為什麼會在一個回頭就發現詹姆斯不見,曾經以為是掉下哪個地方去,即使去找也沒看到人。

他也知道約瑟夫在私下有動用自己的權力在調查那次的任務,偶爾湯瑪斯和X戰警出任務的時候也有在搜尋詹姆斯的下落,史蒂夫真的很想要知道自己的愛人到底在哪裡。

當然他們有一度考慮到是否是九頭蛇的關係,他們已經端掉幾個九頭蛇的老窩,可是還是沒有找到詹姆斯,認識瓦干達的皇室後他們知道詹姆斯失蹤也憶起調查,史蒂夫很謝謝他們的幫忙,只是出動這麼多人卻還找不到人讓他們感到很疑惑。

「史蒂夫,你還好嗎?」羅根看見自己的好友頹廢的樣子有些擔心。

「羅根,這麼久還找不到巴奇,他……」史蒂夫說不出口死亡這個字。

「如果真的是那樣你會有感覺,凱婭死的時候我很痛,我的嚮導可是最厲害的女巫銀狐。」想起過世的妻子羅根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至少你現在有史考特,和他匹配的程度跟凱婭一樣好。」史蒂夫怎麼會不知道羅根經歷過喪偶之痛。

「我們會找到巴奇,九頭蛇有很多分支,全部端掉會找到人。」羅根把啤酒拿給史蒂夫。

「我真不知道巴奇當初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掉下去人就不見,我和瑪莎很快就去找他。」收下啤酒之後史蒂夫喝了一口。

當年詹姆斯差點從火車上摔到山崖下,好在史蒂夫很快就抓到他,但是那次任務他和瑪莎真的不知道自己的寶貝愛人摔到哪裡去,是不是失去記憶還是怎樣,科學找不到的就去拜託魔法,卻還是找不到人。

酒精無法麻痺自己,除了阿斯嘉德所產的酒才可以灌醉他們,史蒂夫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辦才好,這種感覺真的太過痛,痛到自己快要無法呼吸,一直找不到人他們當然會很焦慮。

澤莫男爵沒想到自己會在某個任務中撿到大名鼎鼎的冬日戰士詹姆斯,一個Omega的嚮導,雖然自己是Beta聞不到他們的費洛蒙,自己也不是哨兵、響導,可自己有出色的頭腦可以報復美國隊長。

撿到失去記憶的冬日戰士讓澤莫男爵已經想好要怎樣去報復美國隊長,而且他也發現到詹姆斯的肚子裡有孩子,他可以讓那個孩子成為殺手,暗殺美國隊長一家人,他也得到金鋼狼的基因培養出一個小狼女。

失去記憶的詹姆斯只能效忠澤莫男爵,Omega護崽的個性讓他非常保護親生女兒貝琪和小狼女蘿菈,監督他們的朗洛姆看見這樣的情形不多說什麼,他們現在可是努力在滲入神盾局,希望可以瓦解這一切。

「怎麼了?娜塔莎。」接受過實驗的佩姬即使在七十年後還是那樣的漂亮。

「我覺得神盾局裡面有內鬼。」最近娜塔莎出任務後發現有問題在。

「怎麼說?」佩姬聽見娜塔莎的話馬上緊繃在一起。

「克林特說,他上次出任務的時候……」娜塔莎把自己的發現告訴佩姬。

自從詹姆斯失蹤之後約瑟夫和瑪莎開始警覺起來,他們總是覺得神盾局內有點問題,照理來說應該會搜尋失蹤的特工人員,況且那個人還是美國隊長的伴侶,最近他們想要私底下搜尋發現有些權力被架空。

這件事情他們隱瞞史蒂夫找上娜塔莎和艾瑞克商量,知道九頭蛇又開始蠢蠢欲動後艾瑞克馬上和查爾斯商量,娜塔莎決定去找佩姬商量,佩姬可是上個世紀出色的間諜,一定會給他們很好的建議。

雖然史蒂夫有察覺一些事情可是他不願意去懷疑自己所效忠的機關,這些事情他們會暗中調查也不想要挑明去找福瑞,在這樣敵我不明不確定的時候他是不會做這件事。

「亞歷山大‧皮爾斯,這傢伙到底是什麼出身?」戴肯和羅斯看著檔案後開始思考起來。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