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的母親一時興起的遊戲造成一對佳偶也不是不好的事情,更何況他們的哥哥姊姊也是互相喜歡對方,只是現在有點小小的誤會在,解開之後他們兩人一定會順利在一起。

「小鼬,你真的很出色。」雪子難得會和鼬一起走回家。

「小雪,妳也很出色,妳不要想太多。」鼬牽起雪子的手很認真的告訴她。

「我只是覺得自己不一定配的上你。」雪子對自己多少沒有什麼自信。

「笨蛋,妳真的很愛亂想,我們的未來很長,慢慢來就好。」鼬親吻雪子的額頭安慰她。

聽見鼬說的話雪子馬上臉紅,她懂對方說的話,自己真的是想太多,對方不會因為自己出色不出色而不喜歡自己,根本就是自己想太多,看見這樣的情形雪子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鼬對她真的很好。

看見佐助和鳴人的感情很好的樣子雪子多少有些羨慕,鼬對自己的好自己沒有看到,現在好好想想之後她知道對方對自己真的很好,自己應該要好好的接受他,不需要去想太多。

雲和美琴很開心寶貝兒女們感情很好,水門和富嶽一直都是很好的朋友,所以對於妻子們想要聯姻的想法自然沒有太大的意見,富嶽只是沒想到兩個兒子會喜歡上水門的兩個女兒。

「我們去買甜點吧!我記得你很喜歡吃三色丸子。」雪子恢復情緒之後告訴鼬。

「好。」鼬很開心可以看到雪子的笑容。

幼稚園下課後鳴人乖乖的和佐助一起回家,因為水門和雲有點事情會晚點回家,她只好待在佐助家,哥哥幻說自己今天要去朋友家會晚點回家,千葉的話則是先去舅舅家待。

佐助很開心鳴人可以跟自己回家,兩人總是想要相處在一起,美琴看見可愛的小鳴人來家裡玩,當然會準備好點心來歡迎她,佐助對於點心不是那樣的喜歡,可是他很樂意陪著自己喜歡的人一起吃點心。

鼬和雪子買好點心後一起回去宇智波家,水門和雲告訴自己的寶貝孩子們說今天他們父親會晚點回家,所以請他們自己先去別人家待一陣子,晚點會一一的把他們接回家。

這也是為什麼雪子和鳴人會去宇智波家,幻告訴父母親說自己會走路回家,不需要太過擔心,千葉說雷晚點會送她回家,所以水門和雲只要去宇智波家接雪子和鳴人。

「鳴人,嘴巴張開!」佐助拿了一個點心給她吃。

「啊!」鳴人乖乖地把嘴巴給張開。

「好吃嗎?」佐助親自餵給鳴人吃點心。

「好好吃。」鳴人細細地把點心給咀嚼完畢吞下肚子後說。

看見鳴人開心的笑容佐助很開心,他最喜歡看對方的笑容,雖然鳴人不太懂為什麼佐助很喜歡親自餵點心給自己吃,可是她還是很開心可以吃到點心,美琴看著他們的互動微笑。

鼬和雪子進入屋子裡看見佐助和鳴人的互動沒有多說什麼,因為佐助在某些方面來說也是在模仿鼬,雪子不喜歡吃甜點,鼬和親問餵甜點給雪子吃,而對方會乖乖給吃掉。

長期看鼬和雪子互動的佐助當然也會用這樣的方式來對待鳴人,天真可愛的鳴人似乎不太介意這樣,她很喜歡和佐助互動,他們兩人的感情真的很好,幾乎可以說是形影不離。

「要吃點心嗎?鼬。」美琴看見大兒子回來的樣子問。

「不了,我們剛剛買了三色丸子。」鼬難得會拒絕自己的母親。

「我準備飲料給你們。」美琴對此不以為忤。

「媽,謝謝。」鼬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阿姨,謝謝。」雪子一定會乖乖地打招呼。

美琴開心的準備好飲料給鼬和雪子喝,看見母親開心的樣子鼬沒有多說什麼,雪子猜測是因為自己和鳴人過來的關係才會這樣開心,曾經美琴有告訴她說她們過來家裡的氣氛才會不會這樣悶。

畢竟家裡的三個男人每個都面無表情,讓自己感到很無聊,雪子和鳴人過來才會看見兒子們開心的樣子,會為了追求自己喜歡的女性而發揮追求的方式,看見這樣的情形美琴會覺得很有趣。

在宇智波家用過晚餐之後水門和雲才過來接她們回家,鳴人不捨的和佐助道別,雪子和鼬微笑的和對方道別後才離開,水門看見鳴人一點也不想要和佐助分開的樣子苦笑。

「小鳴,明天去學校會見到佐助,我們該回家。」水門努力想辦法勸勸自己的小女兒。

「爸爸。」鳴人哭喪著臉的樣子讓人心疼。

「好了,乖乖回家睡覺,明天學校見。」佐助伸出手摸摸鳴人的頭。

「好。」鳴人乖乖地點頭。

雲跟美琴說了一些話後就和丈夫以及女兒一起回家,兩家人住的很近可以步行回家,幻和千葉回到家後各自回房間做事情,幻對於兩位妹妹去隔壁宇智波家沒有太大的意見,畢竟宇智波家的兩個兒子是她們未婚妻。

千葉趴在床上看漫畫,鳴人偷偷去她的房間,準備嚇嚇自己的二姊,鳴人故意坐在她的身上把千葉給嚇到,對於自己的小妹老是嚇自己的事情千葉只能很無奈,然後抓著鳴人搔癢。

兩姊妹打鬧的聲音傳到幻耳中,躺在床上想事情的幻聽見她們兩人的聲音只是微笑,千葉和鳴人是家裡最活潑的兩個女孩子,相差兩歲的她們感情真的很好,會一起打鬧是很正常的事情。

「臭小鳴,妳竟然偷襲我!」千葉把鳴人抓過來搔癢。

「哈哈!哈哈!對不起啦!千葉姐姐,我錯了啦!」鳴人被千葉搔癢後馬上投降。

雪子把東西放好之後去幻的房間,兄妹兩人總是有許多話可以說,他們兩人每天會分享許多事情,偶爾雪子也會把自己的感情事情分享給兄長,幻很樂意聽妹妹說這些事情。

幻對於妹妹和鼬的事情沒有多說什麼,他知道這件事情根本就是雪子想太多,要是他們兩人說開之後自然不需要去想太多,有時候幻真的不懂雪子的腦袋在想什麼,有些事情根本不需要去想太多。

明明雪子和鼬的感情很好,可是有時候雪子會不小心想太多,某方面來說鼬真的會很傷腦筋,幻多多少少會同情他,畢竟他很了解自己的妹妹,有時候幻真不知道他的大妹到底像誰。

「和鼬解開誤會了?」幻看見雪子的心情很好的樣子問。

「嗯!我和他說開了,是我自己想太多。」雪子有些不好意思的說著。

「妳現在才知道妳自己想太多,我就跟妳說了,笨蛋。」幻沒好氣地看著自己的妹妹。

「我有個出色的哥哥,會讓我覺得我自己一點也不出色。」雪子嘟著嘴看著自己的兄長。

「喔?是我的錯囉!」幻聽見雪子這樣說很想打她。

「難道不是嗎?」雪子氣呼呼的樣子真的很可愛。

「少來!是妳自己太笨!」幻才不覺得是自己的原因。

「哼哼!」對於兄長說的話雪子一點也不想要承認。

幻笑笑地看著自己的妹妹,他有三個妹妹當然了解她們的個性,對於雪子的個性有時候自己還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幻出色的能力多少讓雪子有些壓力,可是父母親從沒有給他們任何的壓力。

根本就是雪子自己想太多,幻真心的覺得是這樣,鼬是個很好的人,雪子哪會配不上他,而且鼬真的對她很好,幸虧兩人已經說清楚,幻不需要太過擔心,有時候太早有未婚夫果然是個很傷腦筋的事情。

吵鬧一陣子後雪子乖乖回去自己的房間,幻看了一下時間後把東西收拾好準備睡覺,躺上床之後幻閉上眼睛睡覺,其他的事情他不想要去想太多,慶幸自己的父母是很開明的父母。

水門和雲雖然有在學校教書,可是集團的事情還是要處理,兩邊的事情加在一起常常會讓他們有些傷腦筋,但是他們對此甘之如飴,在水門手下工作的人辦事能力不需要太過擔心。

「我要慶幸你在大學的兼課沒有很多,不然話瓜分處理工作上的事情。」雲拿了一杯茶給自己的丈夫。

「會接手集團的事情不是我想要的,只是礙於養父的關係還是認命。」水門對此感到很無奈。

「這也沒辦法,你當初是寄人籬下,是被當繼承人教導。」雲親吻丈夫的臉頰。

「也不是沒有好處,我遇到妳。」水門把妻子摟在懷裡。

雲聽見水門說的話用拳頭輕輕地敲打丈夫的胸部,看見妻子難得害羞的樣子水門微笑,雲是他最愛的人,他認為這輩子最幸運的事情就是遇到妻子,和她組成家庭擁有四個孩子。

寵妻子的水門一點也不在意雲和美琴打賭,讓兩個女兒締結娃娃親,孩子們互相喜歡不需要太過擔心,未來孩子們想要走什麼路水門不會介入,雲當然知道丈夫的意思,自己也不會介入。

四個孩子會有什麼樣的發展不需要太過擔心,水門知道鼬和雪子的糾結點在哪裡,現在看見他們兩人說開自然不需要太過擔心,雲了解丈夫的心思不會多說什麼,孩子們的感情要自己解決。

「小雪和鼬說開後我們不需要擔心。」雲握著水門的手說著。

「是小雪自己想太多,現在看見她想開後我也放心。」水門親親愛妻的臉頰。

夫妻兩人相視而笑,其他的事情不需要去想太多,他們家的孩子很聰明,很多事情不需要去擔心,水門一直相信自己的孩子們可以把所有的事情給處理好,他和雲偶爾提點一下就可。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