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

鳴人,柱間性轉有,腦洞OOC有,自創人物有

只是只是想寫斑柱養孩子的事實,就是個日常和鳴人被大家寵著的樣子,波之國和中忍考試有,但是反派部分......有可能不會寫,但是經典場景大部分會寫出來

(曉組織的長門,彌彥,小南是木葉忍者村的人,不是反派,鼬,大蛇丸沒叛逃,其餘的人是各國的叛忍,會出現打醬油

(((帶土是五代目火影

((((鳴人的夢想不是當上火影,是打敗斑

((((((柱姬是斑對柱間的愛稱

正文:

這是一個突如其來的意外,這場意外讓人震驚,四代火影夫妻在這場意外過世,難得火影一家帶著水門班的三個孩子,帶土、卡卡西、凜一起出任務,他們要從渦之國的遺跡中帶回封印尾獸的卷軸。

初代火影千手柱間和丈夫宇智波斑從全國各地收集尾獸後封印在卷軸中,尾獸是六道仙人遺留下來的產物之一,後來由漩渦水戶保管著,因此放在渦之國的遺跡中,歷代有巫女守護著,玖辛奈是當代被選中的巫女。

後來渦之國的漩渦一族的人全部遷移到木葉忍者村,每次固定派人過去看這個遺跡的封印,這次四代火影水門和妻子玖辛奈帶著大女兒一起過去看,即使快要臨盆玖辛奈還是要去看,水門拿妻子沒辦法就帶著女兒和徒弟們一起去。

沒想到在回來的路途中遇到別的國家忍者的襲擊,水門要保護自己的妻兒和徒弟們而掩護他們戰死,玖辛奈中途生下鳴人因為沒體力而過世,卡卡西讓凜帶著雪子和鳴人以及卷軸離開,自己和帶土留下來善後。

「到底發生什麼事情?」接到消息的蒜山看見這樣的情形嚇到。

「我們被別國忍者偷襲,老師要保護我們去迎戰敵人,師母她生下鳴人後體力不支休克過世。」凜回到木葉後告訴三代火影。

凜帶著雪子和鳴人離開的時候有遇到敵國的忍者,為了保護自己的妹妹和凜這位師姐,雪子冷靜地把敵人給殺死,她知道父母親已經不會再回來,親眼見到這樣的情形她不知道要怎麼辦才好。

帶土和卡卡西合力把四代火影水門和玖辛奈的屍體給帶回木葉安葬,失去一村村長的木葉村民們哭到不行,雪子面無表情地參加著這場父母親的葬禮,富嶽和美琴看見這樣的情形很擔心她的狀態。

帶土和凜以及卡卡西暫時照顧雪子和鳴人,之後再看看會怎樣安排她們兩人的去處,對他們來說老師的孩子們一定要照顧好,絕對不可以讓她們受到傷害,卷軸雪子也刻意收好沒有交給長老團的人們。

「什麼!水門和玖辛奈過世了?」和水門一起長大的宇智波奈奈聽見這個消息很驚訝。

宇智波奈奈是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間的孫女,和綱手同樣是初代火影的孫女,她們兩人的父親是兄弟,斑和柱間有兩子一女,現在全部都不在世上,戰爭奪去他們的生命,只留下奈奈、綱手、繩樹孫兒三人以及玄孫帶土。

奈奈的父親繼承了輪迴眼,她也跟著自己的父親繼承輪迴眼,主要是她的母親是漩渦一族的人,由於父母親早逝的關係是被水門的父母親養大,畢竟他們兩人的父親是很好的朋友,自己才會被父親的朋友所收養。

聽見自己視為弟弟的水門過世,奈奈的打擊真的很大,從帶土的手中接過雪子和鳴人的撫養權,她抱抱雪子不知道要怎麼說,她知道這種痛有多痛,她會盡自己所能的照顧這兩個孩子。

「小雪,對不起,應該是姑姑和爸爸一起過去才對。」奈奈是暗部大隊長,照理說應該和水門一起過去。

「沒關係,姑姑妳不要自責,爸爸說尾獸是大家爭奪的武器,他希望如果可以我可以不要把牠們當武器而是當朋友。」雪子抹去奈奈的眼淚。

「我相信妳可以,妳和鳴人一定可以。」奈奈把雪子抱在自己的懷裡說著。

「嗯。」雪子依偎在姑姑的懷裡什麼話都不多說。

幾個月後大蛇丸利用二代火影千手扉間所創的穢土轉生這個禁術復活初代火影千手柱間和二代火影千手扉間以及宇智波斑,卻沒想到他們三個人直接解除控制出現在木葉。

本來想要復活四代火影水門和妻子玖辛奈,但是他們兩人的屍體被火化的一乾二淨,不留下任何的東西讓人有機可趁,畢竟忍者的身體在某些方面可是有很多的機密,自然不能留給任何人。

綱手和奈奈看見這樣的情形非常的生氣,氣的把大蛇丸痛打一頓,雖然對方對付他們幾乎可以說是遊刃有餘,三代火影知道這件事後氣到不行,對於自己的愛徒他根本拿他沒辦法。

「妳是伊作的後代?」斑看見奈奈的眼睛感到很訝異。

「是,我是您和奶奶的孫女,我的父親是宇智波伊作,母親是漩渦一族的人。」奈奈看著自己的爺爺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帶土是春櫻姑姑的孫子,伊作叔叔已經戰死,為了救繩樹,第三是忍界大戰也奪去春櫻姑姑的生命。」綱手緩緩的告訴斑和柱間這幾年發生的事情。

「帶土的父母親也在戰死在戰場上,那孩子也差點死在戰場上,是爸爸媽媽及時幫忙救回他。」想起養父母奈奈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養大妳的是斑的徒弟皆人對吧!」柱間伸出手撫摸奈奈的臉。

「四代火影水門是皆人叔叔的兒子,他和漩渦一族的玖辛奈保護尾獸的卷軸而過世,留下兩個女兒,暫由奈奈看著。」綱手把這一切補充給爺爺奶奶知道。

「奈奈,用外道‧輪迴天生之術復活我們三個,妳收養的孩子應該是漩渦一族的直屬巫女,可以用尾獸的力量。」斑看見跟在奈奈身邊的雪子若有所思。

「這......」聽見斑說的話奈奈不知道怎麼回答。

「我和九喇嘛他們商量看看,應該可以幫忙姑姑妳,那個術沒有大量的查克拉會奪去姑姑妳的性命,我不要這樣。」雪子不捨的緊抓奈奈的衣服。

聽見丈夫說的話柱間馬上擰他的耳朵,開始一方面痛毆自己的丈夫,看見斑被妻子痛毆的樣子綱手和奈奈傻眼,然後轉頭裝作沒有看到,這件事情還必須要通知繩樹和帶土,扉間只是安靜地看著這一切,腦袋不知道在思考什麼事情。

初代火影夫妻的相處方式他們這些小輩不方便探討,當年的忍界大戰還好有奈奈的幫忙,綱手的丈夫斷沒有死去,只是忍界大戰最後還是奪去許多人的生命,奈奈的養父母、未婚夫全部死在戰場上。

現在連自己最愛的弟弟水門也死去,誰能知道她的痛苦到底在哪裡,那是屬於她的羈絆,雪子抬頭觀察這位姑姑也是她的師父的人,小小年紀的她用自己的方式來安慰最愛的親人,感受到雪子的安慰奈奈摸摸她的頭。

「姑姑,不要離開我和鳴人,妳不要死。」雪子才不要連剩下的親人都離開她們。

「好,我不會死。」奈奈摸摸雪子的頭。

「我不會讓姊姊的孫女死去,我會幫忙。」扉間看著雪子的眼睛堅定的說。

復活的準備開始動了起來,雪子用通靈術召喚九隻尾獸,她安靜地看著這些尾獸,腦袋裡正在思考要怎樣說服牠們來幫忙,她被選定繼承巫女,要用自己的方式來守護這些尾獸。

九喇嘛伸出自己的爪子摸摸雪子的頭,斑和柱間收集牠們,把牠們封印在卷軸中,沒有讓牠們被其他人利用,請漩渦一族的人代代守護牠們,眼前的女孩是最新的守護者,前一任守護者的女兒。

牠們讀到雪子腦袋的想法沒有多說什麼,這個孩子是牠們的守護者,某方面來說牠們會想辦法幫她,雪子走上前抱抱這些尾獸,如果可以她不希望牠們待在卷軸中,而是待在安全的地方。

「這是我們的查克拉,去做妳想要做的事情,我們相信妳總有一天會找到讓我們安身的地方。」九尾代表大家說出這句話。

「好,謝謝你,九喇嘛。」雪子乖乖的點頭。

復活儀式開始前扉間用穢土轉生復活泉奈,至於他為什麼有泉奈的基因就不要多問,宇智波鏡是扉間和泉奈的兒子,至於為什麼不是姓千手,那就不是後輩可以探討的事情。

奈奈用自己輪迴眼的能力用外道‧輪迴天生之術復活他們四個人,這下子少數的千手一族和宇智波一族整個大動盪,木葉更是不用說,斑和柱間直接收養雪子和鳴人。

復活後的四人有很多事情要處理,看見手上的石頭有剩下的查克拉,雪子的腦袋不知道在想什麼,只是拉著綱手一起去宇智波家的領地找人,似乎是有什麼打算的樣子。

「可以醫好鏡爺爺嗎?」雪子帶著綱手來止水家問著。

「要用尾獸的查克拉試試看,是嗎?或許可以這樣做。」綱手懂雪子想要表達的意思。

對於這位表叔(或是說堂叔)綱手還是很清楚他的狀況,醫療聖手的她馬上開始在雪子的協助下醫治鏡,止水默默的在一旁幫忙著,這個毒讓綱手困擾很久,如果有尾獸的查克拉幫忙或許可以保住鏡的性命。

柱間看見綱手和雪子離開的樣子也跟著一起過來,把事情丟給丈夫和弟弟去處理,畢竟她對於那些事情一點也不感興趣也不想要去管,反而比較好奇綱手和雪子到底想要幹什麼。

看見這樣的情形柱間馬上插手幫忙,對於自己奶奶的醫療技術綱手很清楚,很樂意她一起協助自己,鏡可是扉間的孩子,說什麼都要把他救活,止水很感激他們動手救自己的父親。

有尾獸的查克拉很順利的醫好鏡,不過不知道是柱間身上的六道之力的關係還是尾獸的查克拉的關係,鏡慢慢地恢復成年輕的樣子,綱手對於這點非常的訝異,順便記錄起來後封印在禁術文件中。

「就當是禁術,畢竟有尾獸的查克拉的輔助。」綱手記錄完畢後把文件列為禁止閱讀的文件。

「這樣也好,以免有心人想要利用。」柱間對於綱手的做法沒有太大的意見。

「我以後可以看嗎?綱手姑姑。」雪子轉頭問著綱手。

「等妳長大後再說,走吧!還有很多事情要商量。」綱手拍拍雪子的頭。

「扉間的孩子也是很出色的忍者呢!」柱間知道當年扉間為了可以讓同性伴侶擁有孩子可是花了多少時間在研究。

在現任的宇智波一族的族長富嶽的安排之下,他們四個總算安排好住處,長老團中的火核和桃樺夫妻看見斑和柱間很開心,桃樺馬上擁抱自己的好姊妹,這麼多年的時間他們撐著一口氣在,沒想到還可以看到自己最敬愛的族長。

葬禮過後雪子一直沒見到鼬,現在見到自己最好的朋友她馬上抱著他痛哭,父母過世後她一直努力堅強著,不讓其他人看見自己落淚的樣子,但是看見鼬的時候雪子根本忍不住,馬上大哭起來。

抱著鳴人的帶土看見這樣的情形鬆了一口氣,明天可以通知自己的隊友們說他們的小公主總算哭了出來,不然他們會擔心雪子的情緒是否可以承受,其他人看見這樣的情形馬上措手不及。

「鼬,爸爸、媽媽不在了,他們、他們不在了,我好痛!」雪子在鼬的懷裡痛哭起來。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