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鼬不多說任何話只是抱著雪子安慰她。

「我好想他們、好想他們。」在信任的人面前雪子開始崩潰大哭。

「好了,別哭,這樣叔叔和阿姨會走不開,四代火影是英雄,妳是英雄的孩子,妳要驕傲。」鼬拿出手帕幫雪子擦眼淚。

「嗯。」雪子任由對方幫自己擦眼淚。

「不哭,笑一個給我看!」擦乾眼淚後鼬很認真地對雪子說。

雪子乖乖的點頭努力的露出笑容,美琴蹲下來抱著雪子安慰她,失去自己的好閨蜜她也很難過,玖辛奈可是很好的朋友,富嶽失去自己最好的朋友也是很難過,只是他們沒有表現出來,他們反而很擔心雪子這個孩子。

把一切都安排好之後帶土和雪子以及鳴人正式住進斑和柱間的家,奈奈沒有跟著他們一起住,綱手也回去和自己的丈夫以及女兒一起住,扉間和泉奈則是去住兒子鏡的家裡,順便照顧孫子止水,畢竟鏡的身體才剛好沒多久,還需要靜養。

即使過了這麼久的時間斑和柱間以前的家還是有人打理,所以他們進去之後沒有太大的問題,第二天要去和三代火影蒜山處理一下雪子和鳴人的監護權問題,撫養權的問題要快點處理才可以。

這兩個孩子讓柱間想要收養,她知道這兩個孩子是千手一族和漩渦一族的混血,水門的母親是千手一族的人,斑對於雪子這個孩子很好奇,一個五歲的孩子會的東西有點多,想要知道她的家人到底是怎樣教導她。

「把我們當成你們的父母親,就把這裡當自己的家。」柱間擁抱雪子和帶土。

「好的,媽媽、爸爸。」帶土很高興可以擁有家人。

「父親、母親。」雪子有些不好意思地喊著。

不苟言笑的斑看見這樣的情形臉上也露出少見的微笑,柱間看見丈夫的笑容很開心,他們知道帶土有心愛的人,等到他成年之後會搬出去住,帶土過幾天會把凜帶給他們看。

當斑和柱間把所有的事情給處理完畢後,發現木葉的長老團有些小小的問題在,不過礙於長老團現在的人是扉間的弟子,因此就讓扉間去處理那些小輩,順便教訓一下大蛇丸這個孩子。

見到兩位父親後鏡把一些事情告訴扉間和泉奈,柱間和斑也知道這些事情後震怒,初代火影雖然是女性,但是可不能小看她,好歹她和斑也是創立木葉忍者村的人,扉間的話更是不用說,蒜山和團藏等人真的被整得很慘。

這樣的情況不得不讓扉間重新繼任火影的位子,只好商量等帶土成年之後把這個燙手山芋交給他去處理,可憐的帶土一點也不知道自己的舅舅在打什麼主意,等到他當上火影之後會哀嚎後悔自己為什麼要接手這個位子。

「雖然大蛇丸那孩子做出這樣的事情,可是那傢伙的研究精神讓我很佩服。」扉間雖然不苟同大蛇丸的一切卻很佩服他的研究精神。

「不如把那孩子帶在身邊,趁此機會可以引導他。」泉奈只是建議自己的伴侶。

「喔?難得沒聽見你和我唱反調。」扉間沒想到泉奈會這樣說。

「哼!你想太多了,扉間,我只是對那個孩子很有興趣,如果他叛逃對村子是個損失。」泉奈總是會和扉間爭鋒相對。

大蛇丸還來不及叛逃就被扉間給抓住,相信他和泉奈有辦法對付大蛇丸,看見這樣的情形三代火影蒜山決定安靜的養老,其他的事情他不想要去管,他開始反省自己的政策後也覺得愧疚。

本是女兒奴的斑對於兩個養女很好,加上又親自和柱間一起照顧鳴人長大,更是疼愛這個小女兒,想盡辦法訓練雪子這個大女兒,這幾年的時間他們夫妻兩人一起照顧兩位可愛的養女。

五年的時間就這樣過去,鳴人開心地牽著斑的手去拜訪現在的族長富嶽一家人,她和佐助的感情很好,今天可以和父親一起去佐助家真的很開心,斑看見鳴人開心的樣子沒多說什麼。

這五年時間雪子從忍者學校畢業,沒多久就考上中忍、上忍,現在進入暗部和奈奈一起工作,鼬也因為很出色的關係也和止水一起進入暗部工作,不過他還在中忍的階段,正在考慮什麼時候去考上忍。

「爸爸,為什麼要去富嶽叔叔家?」鳴人好奇的問著斑。

「有些事情要商量,順便帶妳去和佐助玩。」斑抱起小女兒後繼續往富嶽家走。

「嗯!不知道媽媽今天會做什麼晚餐。」鳴人趴在斑的身上看著風景。

「不知道呢!不過柱姬的手藝越來越好,做什麼都好吃。」想起以前柱間的手藝斑就很頭痛。

「媽媽以前的手藝不好嗎?」鳴人知道斑和柱間是死去又復活的人。

「不好,連稻荷壽司都做不好。」斑早在鳴人懂事後開始用她懂的語言告訴她家裡所有人的關係。

「爸爸很愛媽媽,姑姑說,只有很愛對方才會把很難吃的食物給吃掉,因為那是對方的心意。」鳴人很認真的說著。

「是啊!等哪天妳遇到哪個會不管妳做的菜好不好吃都吃掉的那個人,一定要告訴我們。」斑對於鳴人說的話很認真的回答。

「好!」鳴人點頭答應下來。

『在這之前誰要是膽敢追求妳,那些人死定了。』斑絕對會讓那些人斷了追鳴人的念頭。

在斑和柱間的教導之下鳴人知道自己的身世和家裡的人的一切,畢竟在忍界中死去很久又復活這件事可是天大的消息,重點還是傳說中的人物,不過對雪子和鳴人來說斑和柱間是很好的養父母。

在現任族長家佐助正在和鳴人一起玩耍,斑很難得會有事情要和富嶽商量,畢竟很多時候斑根本不管事情,最常做的事情就是帶著鳴人去外頭吃好吃的甜點,或是心血來潮去訓練雪子。

對於家族裡面的孩子斑有欣賞幾個孩子,跟雪子有婚姻關係的鼬和鏡家理的孩子止水,基於尊重玖辛奈和美琴的意思,雪子和鼬的婚契沒有改變,加上他們又互相喜歡更是不擔心。

「帶土成為火影候補人選,這件事已經安排好。」斑只是這樣告訴富嶽。

「斑大人希望我怎麼做?」富嶽不太懂斑的意思。

「給我安撫好族人,不要因為帶土當上火影就想要作亂,我可不保證柱姬會做出什麼事來。」斑知道最近族人有些蠢蠢欲動。

「是,我會好好的管理他們,不會帶給柱間大人麻煩。」富嶽知道長老團被整頓之後他們的日子好過許多。

「不要隨意與柱姬為敵,別逼我讓泉奈來管你們。」斑把茶給喝完後就準備帶鳴人回家。

「是。」富嶽當然會乖乖的遵照斑說的話做。

最近斑有感受到族人想要蠢蠢欲動的情緒,為了避免麻煩乾脆來富嶽這邊要他這位做族長的人好好的管理族人,不要逼自己和柱間大開殺戒,帶土繼任火影這件事已經是既定的事實,長老團根本管不了。

現在他們就等著帶土繼任火影,看他和凜成婚,斑和柱間就打算帶雪子和鳴人去周遊列國,扉間和泉奈想要做什麼事情那就不是他們可以管的事情,柱間想要看看現在和平的世界,斑自然回陪在她身邊。

會帶上兩個女兒是他們不放心兩個孩子待在木葉,奈奈有很多事情要處理,即使帶土繼位她還是會是暗部大隊長,根本不可能有時間抽出時間來照顧她們,斑和柱間才會決定帶著她們周遊列國。

「你去哪裡?斑。」柱間看見鳴人撲到自己身上的樣子問。

「去了富嶽那邊,警告一下他,要他管理好族人。」斑溫柔的攬著妻子進入屋子裡。

「你也真是的,這種事情讓帶土自己去處理,不要老是幫他。」柱間聽見丈夫說的話很無奈。

「帶土是我們的孩子,該幫的我還是會幫。」斑不太希望帶土太過辛苦。

「真是的,你從以前就特寵孩子們。」柱間知道斑看起來像是嚴父卻很疼愛孩子們。

「孩子是用來寵的,妳自己還不是很寵他們,還說我。」斑親吻柱間的臉頰。

「還說呢!」柱間不知道要怎樣反駁自己的丈夫。

「別跟我爭什麼,我已經對扉間很好,沒對那群小子出手就不錯。」斑很清楚長老團的那群小子到底在想什麼。

柱間知道有光的地方一定會有影子,不管怎樣她還是不認同長老團的處理方式,團藏做的太過份讓扉間不得已把自己的弟子給丟到牢獄中,剝奪其他人手上的權力,重新平衡木葉高層的一切。

當年自己身邊還有斑在身邊,弟弟扉間有泉奈在身邊,他們的時代才沒有這樣的大問題在,只是沒想到團藏會這樣討厭宇智波一族,死命的打壓宇智波一族,連鏡都沒有辦法阻止。

四代火影水門的時代反而沒有這樣糟糕,水門和富嶽是好朋友反而沒有這樣的問題在,只是隨著四代火影水門過世這個問題又開始顯現出來,慶幸遇到斑和柱間讓這件事情平安解決。

等到帶土繼位、成婚之後,斑和柱間真的會帶著兩個養女去環遊世界,周遊列國好好地看看他們沒有機會看的地方,當年一直操心木葉的一切而沒有好好的看看世界,現在有機會可以看看他們當然要去做。

「聽帶土說卡卡西拐了扉間和泉奈看中的孩子。」柱間抱著鳴人坐了下來和斑聊天。

「海野家的那個孩子嗎?三代猿飛一直帶在身邊,能力很不錯。」斑拿出三色丸子給妻女吃。

「對,那孩子叫伊魯卡。」柱間接過手後開始吃了起來。

「這表示卡卡西那孩子很有眼光。」斑摸摸鳴人的頭微笑。

斑和柱間偶爾會討論木葉的八卦,鳴人有時候會託付給卡卡西或是凜照顧,帶土因為是火影的候補人選沒有什麼時間照顧她,鳴人自然認識伊魯卡,她很喜歡伊魯卡這位兄長,一點也不訝異卡卡西和伊魯卡會在一起。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