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西和伊魯卡的感情很好,扉間對於自己身邊的得力助手被拐走多少有些意見,對於這點泉奈可是考驗很久才勉強同意,畢竟卡卡西有他們族人的眼睛,是帶土給他的寫輪眼。

後來帶土的另外一隻眼睛移植奈奈從死去的族人身上摘取的眼睛,只是沒想到卡卡西可以把寫輪眼駕馭的很好,所以當他把伊魯卡拐走之後泉奈才會測試卡卡西,絕對不會輕易的讓他把人給拐走。

斑和柱間對於海野家的孩子印象很好,畢竟伊魯卡可是很照顧鳴人,知道帶土是火影候補人選後,卡卡西和凜自然會努力的輔佐他,伊魯卡在扉間和泉奈培養之下自然開始接觸機密什麼的,想要培養他成為高層的人。

「扉間安排的很好,等我們出去旅遊,也不需要太過擔心。」柱間很認真地看著斑。

「不知道以後泉奈想要做什麼,大概會待在實驗室研究什麼。」斑知道泉奈和扉間很相像。

「不然他們怎麼會把大蛇丸拐到身邊,聽小綱說自來也抗議很久。」柱間想起綱手說過的話微笑。

「哈哈!自來也那個孩子畢竟是作家,需要遊歷才會有靈感。」斑聽見妻子說的話大笑起來。

晚餐前可以和斑說說話柱間很開心,這中間鳴人吃完三色丸子之後就趴在斑的懷裡睡覺,柱間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拿一個小涼被蓋在她的身上,雪子回到家後看見這樣的情形眨眨眼睛微笑。

這五年的時間讓她慢慢的開始喜歡這個家,每天回到家後雪子一定會擁抱自己的養父母,斑和柱間很疼她,只要在家裡養父母會好好的陪在她身邊,鳴人會拉著自己要她陪自己玩。

看見寶貝大女兒回來柱間馬上去擁抱她,雪子當然會回抱自己的養母,斑會要她過來坐在自己的身邊,然後拿出零食給她吃,儘管雪子不喜歡吃甜食還是會乖乖地吃完。

「如果我和柱姬要去旅行,妳要跟我們去嗎?」斑突然問出這句話。

「好。」雪子點點頭答應斑。

「妳和柱姬一樣都是特殊形的忍者。」斑知道眼前的孩子會用冰遁。

「但是我不是血繼限界的忍者,是因為血統的關係嗎?」雪子很認真的問著。

「這是特殊血統的關係,不要去想太多。」斑摸摸雪子的頭。

聽見養父說的話雪子點點頭沒多說什麼,當年收集尾獸的時候已經周遊列國一次過,現在他們只想要看看外頭到底改變多少,陪著雪子去找尾獸可以安身立命的地方,類似妙木山和濕骨林的地方。

天地這麼大總是有個地方可以讓這些尾獸活的逍遙自在,這個世界沒有人想要執行月之眼計畫,也沒有所謂的想要幫母親復活的意識體,只有惱人的叛忍外其他的什麼都沒有。

自來也可是把自己最初收的三個徒弟帶到木葉來生活,雪子跟著長門學習封印術,斑沒有開啟輪迴眼,而他和柱間的後代卻有輪迴眼,這反而是讓他們比較訝異的地方,至於奈奈的輪迴眼會不會繼續承傳下去他們就不知道。

斑和柱間死後開啟了三次忍界大戰,他們的後代各自在這幾場戰爭中喪命,連帶包含奈奈的未婚夫,但他們相信有緣的話奈奈會找到自己的伴侶,聽說她現在和鏡互動的很好,其他的事情依舊未知。

「止水告訴我說最近鏡和奈奈走得很近,我很好奇鏡在之前是不是就很喜歡奈奈?」對於孫女的八卦柱間很想要知道。

「或許只是叔叔對姪女的照顧。」斑不會反對族人通婚。

「唔,帶土說過奈奈的未婚夫只是個一般忍者,和小綱一樣,春櫻有告訴他說鏡好像曾經喜歡過團藏。」柱間的腦袋開始想了許多八點檔畫面。

「不要吹個風妳就生個影,有緣他們自然會在一起。」斑很少去關心這些八卦。

「姑姑她,當年曾經暗戀過鏡爺爺。」雪子不小心出賣自己最愛的師父。

「我每次去找姑姑,鏡爺爺都會在。」鳴人很喜歡和奈奈待在一起。

聽見女兒們說的話柱間看著斑,一臉顯現著“看吧!我就知道”的表情,斑看見這樣的情形只能嘆氣,某方面來說女人愛挖八卦的能力不管多久都不會改變,即使她還是被忍界稱為忍者之神的女人。

長年跟在奈奈身邊的雪子當然知道自己姑姑的感情生活,有些事情必然會發生有些事情則不一樣,很多事情不過講求一個【緣】字,奈奈總告訴她和鳴人,有緣相遇不一定會在一起,但是老天如果注定讓他們在一起就真的會在一起。

這是雪子意識到自己喜歡鼬後問奈奈的事情,對方只是告訴她說你們既然有緣,好好的把握自然會在一起,不需要擔心太多,況且在某方面來說,宇智波家的人都是癡心人。

如果柱間是男人的話,斑或許會終生未娶,而且前者也許會對自己的婚姻妥協,娶一個不愛自己的人延續血脈,還好柱間是女人,斑也回應她的告白,兩人甜蜜的在一起,誕下子嗣組成他們兩人的幸福家庭。

扉間和泉奈經歷過一切之後看破紅塵,不在乎人們世俗的眼光,只求和對方一生在一起,嫡系的陰陽之力還是讓他們兩人擁有一個可愛的孩子,儘管他們還是不敵雲忍的金角銀角而戰死沙場上。

「姑姑說,一切隨緣,她不強求。」幫著柱間洗碗的雪子正在和養母聊天。

「經歷太多人們總是會看淡。」柱間當然知道孫女的意思。

「母親,家或者說是歸宿,是怎樣的存在?」雪子突然問出這句話。

「怎樣的存在啊?大概就是妳愛的人在那裡等待妳這樣的存在,對我來說不管斑在哪裡,只要他在的地方就是我的歸宿和家。」柱間微笑的告訴雪子。

「柱姬,謝謝妳,我愛妳。」聽見愛妻和養女的話斑很感動,然後從背後擁抱自己的愛妻。

「笨蛋!誰叫你是我最愛的男人,我也愛你。」柱間是那樣的喜歡斑。

看見養父母放閃光的樣子雪子若有所思,當年水門和玖辛奈也是這樣,她默默地退出廚房留下屬於養父母的空間,這五年間她多少有去想到這個問題,也很感謝斑和柱間給她和妹妹鳴人有個避風港。

宇智波斑可是忍界的修羅,對於自己和柱間以外的忍者不屑一顧,把他們當成螻蟻一般的存在,把所有的溫情給了自己的愛人和家人,這樣的男人自始自終只愛千手柱間一個人,不管她是男人還是女人都一樣。

千手柱間是忍界的忍者之神,把自己一輩子的愛情獻給了自己的對手,和他共結連理建立木葉忍者村,甚至與他建立自己的家庭,即使到了生命的終點還是任性的牽著丈夫的手和他一起離開這個世界。

這是屬於忍界修羅和忍者之神的愛情故事,忍者世界只有流傳他們兩人的事蹟並沒有流傳他們兩人的愛情故事,而愛情故事則是被他們的後代一一的傳頌下去,讓後世子孫知道他們是多麼的相愛。

『如果有一天我也可以找到這樣的伴侶就好。』閉上眼睛睡覺前雪子這樣想著。

「晚安,寶貝。」柱間親吻鳴人的額頭。

「晚安,媽媽。」鳴人乖乖地閉上眼睛睡覺。

一年的時間又這樣快速的飛過去,帶土成為木葉忍者村的第五代火影,綱手看到繼任儀式後慶幸自己沒有被抓過來接手,凜和卡卡西看見帶土實現夢想的樣子微笑,他們相信在天上的老師水門也有看到這樣的情形。

把這些雜事都處理完畢之後也到了鳴人要上忍者學校的年紀,只是斑和柱間打算讓她延後一年上學,這一年的時間他們一家人要去遊歷各地,周遊列國看看世界各地的模樣。

扉間和泉奈站在村門口送他們離開,帶土當然也是一樣,臨走前抱抱自己最疼愛的兩個妹妹,才依依不捨的送他們離開村外,鼬和佐助雖然不捨自己喜歡的人離開,但是他們相信一年後就可以見到她們,不需要去想太多。

可以出村去玩鳴人很開心,興奮的樣子讓斑和柱間只是笑了笑,遊歷世界各地之後雪子和鳴人是否會有所成長他們不知道,不過在這一年之間他們會好好教導兩個女兒忍術。

「斑,你覺得一年會不會很漫長?」柱間知道她和斑換下忍服後就和一般的夫妻沒什麼不同。

「和妳在一起不管多久時間我都嫌不夠。」斑摸摸愛妻的臉頰後說出這句話。

「什麼啦!」聽見丈夫說的情話柱間馬上臉紅。

「柱姬,一年的時間並不漫長,很快就會過去。」斑親吻自己心愛的人。

他們四個就像一般家庭一樣,開心地在世界各國中遊歷,為了避免麻煩他們盡量不用忍術,不想要在別人的面前顯現他們是忍者的存在,只要抽空斑和柱間也會教導雪子和鳴人一些忍術。

偶爾四下無人的時候雪子會把尾獸們給放出來,鳴人很喜歡依偎在九喇嘛的身邊睡覺,毛茸茸的九尾很受到鳴人的歡迎,她甚至和九尾訂下通靈契,看見這樣的情形斑和柱間只能苦笑。

旅遊中途為了增加一點收入斑會去接一些任務,偶爾柱間也會跟著一起去,這次他們兩人接到花街的任務,一家人在柱間的巧手打扮之下進入花街去,斑可是把小女兒抱在懷裡不讓她亂跑,這裡誰知道會不會出事情。

鳴人好奇的看著這一切後窩在斑的懷裡不多說話,見到委託人時被柱間接過手抱在懷裡,雪子安靜地看著這一切,聽著養父和委託人說話,靜靜的聽著委託的內容,然後開始在腦袋中思考要怎樣計畫。

「這次讓我和小雪去,妳和鳴人去逛逛花街。」斑看見小女兒不想從柱間的懷裡抬起頭來的樣子沒多說什麼。

「好,你們兩人可要小心。」柱間有些擔心的看著斑和雪子。

「沒事的,我們會小心。」斑親吻愛妻的臉頰後跟著雪子一起離開。

「母親,請您安心,我會和父親平安回來。」雪子離開前告訴柱間。

「媽媽。」鳴人看見柱間擔心的表情喊出了聲。

「沒事,我們要相信小雪和斑。」柱間可是很相信自己的丈夫和養女的實力,她會和鳴人在這裡好好的等待他們。

這個任務在他們的眼中是那樣的簡單,只是委託人的眼神讓柱間很不舒服,她相信斑也感覺到,只是他們兩人沒有說破,要是有人膽敢對他們做什麼,斑和柱間會保護好雪子和鳴人,不會讓她們姊妹受到任何的傷害。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