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0日甜瓜(Melon)

花語:飽食

花占卜:您具有豐富的想像力,適合從事創作的行業,但做事不夠果斷,有時眼白白地錯失良機。對於此您似乎不太在意,您對自己已擁有的條件非常滿意,只要盡心發掘想像空間,凡事皆可順利,您的生活亦豐衣足食。

花箴言:做人果斷些,可以斷絕一些無謂的事非。

新選組的副長土方十四郎有個戀人但對他來說很吵的傢伙,萬事屋的老闆坂田銀時在某些方面來說很吵,總是會嘰嘰喳喳的告訴你說什麼甜點很好吃,由於戀人鍾愛的是草莓方面相關的甜點,自己總是會買那些甜點給他吃。

每次去萬事屋前土方總是會買一個草莓蛋糕給銀時吃,看見愛人拿著甜點給自己的樣子銀時當然很高興,有個有錢的男朋友他可是很樂意讓土方出錢買甜點給自己吃,誰叫自己的男友是公務員,對他來說是個稅金小偷。

進入萬事屋後土方坐了下來聽著銀時碎碎念,每天聽著對方跟自己分享生活上的一切土方露出微笑,銀時總是喜歡和自己抱怨很多事情,自己樂於當一個安靜的傾聽者聽著對方的抱怨。

「所以,今天什麼風把你給吹來?」銀時看見土方進入萬事屋中感到很訝異。

「我只是想來看我的男友,不行嗎?」土方揮揮自己手上的蛋糕給對方看。

「哼!我還以為你是特地來送蛋糕給我吃。」銀時看見土方手上的蛋糕馬上搶過去。

「我有些擔心你,上次的攘夷事件讓你受傷,你的傷口好多了嗎?」土方想起上次的事件又牽扯到自己最愛的人感到很傷腦筋。

「啊!還好啦!我每次都是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銀時早已經習慣這些麻煩事。

「還說呢!我老是需要擔心你。」土方想到此就想要嘆氣。

開啟這個話題後銀時把所有的事情一股腦地抱怨給土方聽,抱怨自己的好友們老是要把自己牽扯到麻煩事中,害自己老是無法避免那些麻煩事,明明自己已經從戰爭中退出,一點也不想要去管那些事情。

土方在銀時抱怨的時候只是安靜的聽著,眼前的人可是在新選組中是最大尾的攘夷志士,白夜叉可是這傢伙攘夷志士的稱呼,不管在新選組還是在攘夷志士中都很有名,看見這樣的情形自己還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早在交往之後銀時早已經把所有的事情告訴土方,包含自己過去的一切,自然知道桂和高杉是自己的好友,坂本辰馬這位宇宙商人也是他的好友之一,知道這些事情之後土方沒有多說什麼,銀時肯把自己的事情告訴自己是很好的事情。

互相告知對方自己的過去之後,土方了解到銀時以前的事情,他從未把那些事情告訴其他人,只會告訴自己的戀人小心一點,不要老是扯到麻煩事裡面去,儘管如此對方還是會不小心扯到那些事情裡去。

「假髮那傢伙真的很討厭,每次來都沒有什麼好事。」銀時氣呼呼的把所有的甜點給吃完。

「桂最近不知道在策畫什麼事情,新選組盯得很緊,可是那傢伙逃的很快。」土方把自己掌握到的資訊告訴銀時。

「大概是因為高杉那傢伙的關係吧!他們兩人是戀人。」銀時可是很清楚兩位好友的感情。

「鬼兵隊的首領高杉嗎?真讓人訝異他們兩人是戀人。」土方對此感到很訝異也不好多說什麼。

「嘛!誰知道現在他們還是不是戀人,上次分別之後假髮說他們已經分手。」把所有的甜點吃完之後銀時把東西給收好。

「我想以高杉的個性不會承認他們兩人已經分手,畢竟他是那樣的讓人不知道要怎麼說。」土方多少還了解高杉的個性。

聽見土方說的話銀時沒有刻意反駁,以他的了解跟戀人的想法差不多,畢竟他們三個是從小一起長大的竹馬,怎麼可能會不知道高杉的個性,桂即使想要分手也不可能輕易的分手。

生活上大大小小的事情銀時都會抱怨給土方知道,聽見對方的抱怨土方從沒有多說什麼,他知道根本不需要安撫自己的戀人,銀時抱怨給自己聽只是單純想要說話,自己當個安靜的傾聽者就好。

很多時候銀時總是會吵土方,往往受不了的時候兩人會開始吵架,吵到最後會被其他人給丟出去,畢竟個性相似的兩人總是有許多的話題可以吵,不過平常的時候大多都是銀時在土方的耳邊嘰嘰喳喳。

「多串君,下次再買草莓蛋糕給我吃吧!」銀時開心的告訴土方。

「好、好、好。」土方當然知道銀時的意思。

「多串君最好了,媽媽我最愛多串君了。」銀時是真的很愛土方這位男友。

土方聽見愛人的表白沒有什麼表示,看見這樣的情形銀時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嘰嘰喳喳的和對方抱怨生活上的一切,直到土方聽不下去之後才用最原始的方法來堵住銀時的嘴,讓他可以安靜不說話。

親吻過後兩人安靜地看著對方,這時候銀時總是會想辦法勾引土方,然後接下來就是兒童不宜的事情,不過現在他們兩人只是想要單純親吻對方,吃完甜點之後銀時就想要親吻土方,才會故意用這樣的方式來引誘對方。

老練的手法總是會土方措手不及,看見這樣的情形銀時很開心,斗S個性的銀時可是很有辦法整是M的土方,雖然最後他總是會在床上輸給對方,根本無法反攻對方,這點挺可惜。

「無法反攻你真討厭。」銀時很認真的看著土方。

「這點你永遠不要肖想,你只能被我壓在身下。」土方微笑的看著自己最愛的人。

聽見土方說的話銀時很想要打他,可惜對方總是有辦法對付自己,看樣子自己這輩子只能被他壓在身下,想要反攻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雖然如此土方是很好的安靜的傾聽者,這點銀時很清楚。

就算實力上自己還是贏土方,可對方不知道為什麼還是可以把自己壓在身下,這點銀時不清楚是為什麼,或許是因為自己心甘情願讓他壓在身下,誰叫自己真的很愛他,願意被他壓在身下不反攻。END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