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得發慌的柱間乾脆帶著鳴人去賭場玩一把,家裡兩個養女的運氣很好這點柱間聽過綱手說過,自己也帶過她們去過賭場玩一把過,發現贏錢的機率很高,根本不需要太過擔心。

委託人拜託的任務並不難,頭髮上綁著鈴鐺的雪子對於這樣的打扮沒有太大的意見,她牽著斑的手看看要怎樣處理這個任務,這次的任務斑不過想要給大女兒練練身手,看看她會怎樣處理。

一向聰明的雪子不會因為這個任務被打敗,腦袋中思考許久之後決定開始執行這個任務,斑只是在委託人給的房間等待她去解決,趁著這時候委託人過來找斑,似乎是想要趁機勾引他,可惜斑不會這樣輕易被勾引。

「父親,我解決了,任務完成。」雪子打開門看見委託人衣衫不整的伸出手想要摸斑。

「偷到手了嗎?」斑直接起身走到養女的面前。

「是。」看見斑不動如山的樣子雪子沒有多說什麼。

「果然是媚藥,這種東西真不該留。」斑沒想到自己的直覺還是實現。

「要扔掉嗎?還是帶回去給綱手姑姑看看。」雪子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後問斑。

「帶回去給小綱看看好了,該找件衣服給妳,不然會嚇到小鳴。」斑看見衣服上的血跡說著。

「被奈奈姑姑知道肯定又要被訓。」雪子看見衣服上的血跡很無奈。

「任務中總是會有意外,別太在意。」斑拿起衣服幫大女兒換上。

換好衣服的雪子直接去賭場找柱間和鳴人,讓斑去和委託人溝通,其他的事情她不想要管那麼多,媚藥被自己封印之後被斑收著,髮型沒有改變但是換過衣服,不知道柱間會說什麼。

斑會“好好的”跟委託人溝通,肯定會敲一筆竹槓,這筆委託金根本不會少掉,加上柱間又帶著鳴人去賭場,看樣子他們下一次的旅費根本不需要太過擔心,畢竟從出來旅行之後不是接任務就是去賭場走走過,賺賺他們的盤纏。

果不其然雪子利用感知能力直接在賭場找到鳴人和柱間,看見養母已經賺上一筆的樣子沒多說什麼,她們三個開心的回去旅館去,和委託人談好的斑也回到旅館去找自己的妻女。

「怎麼換了衣服?」柱間看見這樣的情形有些擔心。

「我沒受傷,母親,別擔心,只是衣服沾上血跡,怕嚇到小鳴才換的。」雪子擁抱自己的養母。

「斑的眼光真好,這件衣服真好看。」對於丈夫幫大女兒換衣服這件事柱間沒多說什麼。

「我很抱歉,那件衣服是母親您幫我挑選的。」雪子對此感到很有些不好意思。

「沒關係,任務總是會有些意外。」柱間親吻雪子的臉頰。

「下次我會注意。」雪子微笑地告訴柱間。

斑回到房間後準備帶妻女去外頭走走順便吃飯,他已經和委託人坦妥根本不需要擔心,打定主意的斑決定回去木葉後肯定要讓宇智波一族的產業做幾件新衣服給孩子們和妻子。

一家四口開心地逛街,想要來偷東西的小偷馬上就被逮到,根本不可能偷到他們身上的錢包,斑抱著鳴人走在路上,妻女有想要的東西他一定會買給她們,鳴人手上拿著飯糰吃著,正在長身子的她吃的東西很多。

柱間和雪子正在看飾品,斑抱著鳴人站在後面看著她們,才五歲的鳴人根本不需要那些東西,最多買買幾樣髮飾給她,柱間會挑幾樣給自己的孫女和媳婦以及寶貝大女兒,偶爾斑也會跟著一起挑選,甚至會買一些送給自己的妻子。

「爸爸,我可以買那對項鍊嗎?」眼尖的鳴人看見一對項鍊很漂亮的樣子問斑。

「怎麼突然想要買?」斑看著鳴人脖子上的項鍊沒多說什麼。

「想跟佐助一人一個。」鳴人綁著雙馬尾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養父。

「好。」斑當然不會有任何的意見。

鳴人脖子上的項鍊是綱手給她的項鍊,本來是用來抑制尾獸,不過現在單純只是裝飾品,當年綱手拿給繩樹和斷的時候差點害死他們兩人的性命,好在後來兩人都救回來,後來綱手一直戴著,直到鳴人跟她討之後才拱手讓給鳴人。

那是斑送給妻子柱間的項鍊,綱手很小的時候跟柱間討要,斑看著妻子縱容孫女把項鍊拿走,後來復活之後也沒有刻意拿回來,現在輾轉到鳴人的手上,斑和柱間看見後也沒有太大的意見。

既然小女兒想要買項鍊給佐助和她,斑當然沒有意見,他仔細從所有的飾品挑著要給妻子的飾品,不僅僅只有項鍊和髮簪,還有其他的東西,甚至還有應該要補給她的戒指。

「柱姬,手伸出來。」斑買好戒指之後替愛妻套上。

「斑。」看見手指被套上戒指柱間非常的感動。

「幫我套上。」斑把戒指拿給柱間。

「好。」柱間很樂意幫丈夫套上戒指。

雪子和鳴人見證這一刻,斑和柱間的感情真的很好,這點從他們兩人的相處方式可以看的出來,才出來旅遊幾個月她們兩人看到養父母在放閃光,當然也很寵小孩子。

吃過晚餐之後也逛完街後他們回去旅館,雪子牽著鳴人的手回去她們的房間,斑和柱間也回去他們的房間,難得有兩間房間斑和柱間很樂意和孩子們分開睡,想要享受一下兩人世界。

夫妻之間總是需要有兩人世界,出門在外難免會四個人睡在一起,如果睡在荒郊野外的話,柱間會利用木遁建立房子讓大家一起睡覺,那時候就沒有刻意分房間睡覺,斑對此也不太介意。

這幾個月的時間讓斑多少有些想念和柱間做某件事情,偶爾需要兩人獨處一下才可以,這次可以分開讓斑很開心,柱間多少有些不樂意卻還是答應下來,畢竟她總是凹不過丈夫和女兒們的要求。

「斑,怎麼了?」柱間看見丈夫有些不太對勁的樣子有些擔心。

「剛剛被委託人下媚藥,我一直用查克拉壓著,現在有點忍不住。」斑對於自己的妻子總是這樣小心。

「你也真是的,還要硬撐陪我們去逛街。」柱間對此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我總是要讓妳們開心,妳是我的妻子、我的寶貝,更不用說我們家的兩個寶貝女兒。」斑微笑地親親吻自己的愛妻。

柱間聽見斑說的話微笑,她身為醫療忍者自然知道怎麼樣可以解除媚藥,只是現在他們兩人想要用某些方法解除媚藥,她的丈夫總是這樣,總是會先哄她們開心後再來解決自己的事情。

熱吻過後柱間主動幫斑脫下衣服,眼前的身軀已經看了不知道多久的時間,自己是多麼的喜歡眼前的人,兩人光裸的身軀纏綿在一起,柱間結實身軀也有女人特有的柔軟,斑是那樣的喜歡撫摸愛妻的身體。

千手柱間在宇智波斑的面前擁有是小女人,只是一個普通的女人,因此當斑進入自己的體內時,柱間露出好看的笑容看著心愛的丈夫,兩人的身軀交纏在一起享受著這一切。

斑喜歡在愛妻的身上做記號,柱間也會不小心在丈夫的身上留下痕跡,最後斑會釋放在柱間的體內,是否會孕育孩子重新復活的他們沒去想這麼多,對此他們決定隨緣。

「想把孩子們生回來?」斑把愛妻摟在自己的懷裡。

「這種事情還是隨緣吧!我可是很喜歡小雪和小鳴這兩個孩子。」柱間喜歡趴在丈夫的懷裡聽著他的心跳聲。

「帶土那孩子也很好,是否有孩子我無所謂。」斑親吻柱間的額頭。

「如果鳴人想要弟弟妹妹的話,我很樂意多生幾個孩子。」柱間主動親吻自己最愛的人。

收到愛妻的吻斑把主導權搶回來,兩人又開始下一輪的性愛關係,柱間知道丈夫可是會把這幾天的份給補回來,自己只能好好的迎合對方,親密關係對他們來說是很重要的一環。

隔天早上斑親自幫柱間打理一切,此地不宜久留,他們又要啟程到下一個地方,可能會去風之國一趟,這幾個月的時間總是沒找到一個可以安放尾獸的地方,雪子覺得乾脆在木葉找個後山放這九隻尾獸就好。

鳴人開心抓著斑的手走著,柱間牽起雪子的手陪著她一起走,對於兩位養女斑和柱間可是非常的疼愛她們,要加速腳程的時候斑會抱著鳴人,雪子總是很容易跟上他們的腳步這點讓柱間感到很訝異。

來到風之國的砂忍者村,砂隱村的人們對於外來客沒有太大的感覺,現任風影羅砂很訝異初代火影夫妻會一起過來,身邊還帶著四代火影的遺孤,加琉羅看見有客人只是微笑的歡迎他們。

「爸爸,我要下來走。」鳴人親親斑的臉頰要他放她下來。

「好。」斑把小女兒放下來讓她自己去看看這裡的風景。

「累嗎?寶貝。」柱間擔心的看著雪子。

「還好,請別擔心,母親。」雪子擦擦自己臉上的汗水後說著。

看見這樣的情形柱間很不放心,拿出手帕幫雪子擦汗,她有點擔心寶貝女兒是中暑,這孩子總是這樣客氣,她自然會擔心她,柱間知道雪子很喜歡他們,只是在某些事情上面為了不讓他們擔心而客氣很多,這點反而鳴人不會這樣。

柱間一個眼神讓斑去交涉,領悟到妻子的意思後斑馬上帶著小女兒去和風影交涉一些事情,砂忍者村的艷陽可是不可小看,加上又是沙漠地區難免會讓人擔心會中暑。

天氣太過熱以外雪子可以感受到守鶴的叫囂,有點熱暈加上腦袋裡守鶴在那邊吵鬧,讓她差點昏過去,看見柱間擔心的眼神她很不好意思,她不想要麻煩養母也不想要讓她擔心,可是現在貌似不可能。

在水門和玖辛奈的眼中雪子是不會讓人擔心的孩子,被斑和柱間收養後他們也認為雪子是不會讓人擔心的孩子,因此雪子盡量不讓他們擔心,她不想要讓養父母操心這些小事情。

「看樣子是熱暈了。」柱間看見這樣的情形苦笑。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