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了?」柱間回家後看見鏡和奈奈開心的樣子問著。

「我們結婚了,奶奶。」奈奈開心的告訴柱間。

「咦?真的嗎?斑,快!我們去做紅豆飯,扉間,去把綱手、繩樹還有帶土叫回家吃飯。」柱間聽見孫女說的話馬上催促丈夫和弟弟。

「家裡有材料嗎?柱姬,妳今天要做大餐?」對於妻子說的話斑先看了一下伊魯卡後又轉頭看柱間。

「發生什麼事了嗎?」雪子醒來從房間走出來後問出這句話。

「鏡和奈奈結婚了,今天去登記好。」柱間開心地告訴寶貝大女兒。

「奈奈姑姑、鏡爺爺,恭喜。」雪子微笑地祝福自己最愛的長輩。

柱間快速的把斑抓到廚房去,伊魯卡拿起外套讓雪子穿上,用體溫計看看她的體溫,確認沒有太大的問題後才鬆了一口氣,既然大家都提早回來伊魯卡也準備要回去,這樣才能趕回去幫卡卡西做晚飯。

趁著大人們在忙的時候鳴人送伊魯卡去門口,雪子穿著外套跟著他們一起過去,她們兩人某些方面真的很黏伊魯卡,看見兩姊妹捨不得自己的樣子伊魯卡微笑,只是擁抱她們後穿上鞋子準備離開。

離開前伊魯卡確定自己的東西收拾好,摸摸鳴人的頭安撫她,然後打開門跟她們揮揮手準備離開,泉奈看見這樣的情形才要開口留人伊魯卡就已經離開,卡卡西已經在領地外圍等待心愛的人。

帶土和凜要回家的時候看見卡卡西和伊魯卡的樣子微笑,他們兩人有說有笑的離開,凜挽著帶土的手看著這樣的情形,她覺得要是伊魯卡是個女孩子的話,肯定會更適合卡卡西,不過現在看見他們幸福的樣子也很好。

「我有時候會覺得,要是伊魯卡是個女孩子就好,這樣的話卡卡西一定會更開心。」凜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

「現在他們兩人的感情也很好,我想不管伊魯卡是男性還是女性卡卡西都會喜歡他。」帶土知道他們兩人算是青梅竹馬。

「不知道為什麼我會想要看小隻一點的女性伊魯卡站在男性卡卡西身邊。」凜覺得要是這樣他們兩人肯定很好玩。

「下次讓伊魯卡用變身術變成女性看看,或是找舅舅研發那種變成女性的藥,說不定會很好玩。」帶土聽見妻子說的話有種惡作劇的心思在。

「嘛!這種事情我們說說就好,即使是藥品也改不了身高,變身術也只能維持一下而已,還是算了啦!你可別亂來啊!」凜會好好的警告帶土。

「既然妳這樣說我就不會去做,難得有個機會可以對卡卡西惡作劇的說,真可惜。」帶土一臉可惜的樣子讓凜想打他。

「少來!」凜輕輕地打了一下帶土。

「回家吧!今天家裡有喜事呢!」帶土抱起凜快速的回家去。

帶土和凜的感情很好,卡卡西和伊魯卡的戀情他們兩人當然也有去關注,看見他們感情很好的樣子也很開心,不過現在他們要回家吃飯,聽說家裡有喜事,柱間要他們快點回家吃飯。

泉奈看見伊魯卡離開覺得有點可惜,剛剛應該要開口留下人才對,柱間看見伊魯卡離開不太高興地看著泉奈,表情就是在責怪他說怎麼不留人在家吃飯,自家大嫂的壓力讓泉奈差點想要衝出家門找人。

扉間親自去找綱手和繩樹抓他們兩家人回家吃飯,路上遇到卡卡西和伊魯卡時也順手把人給抓回來,泉奈看見這樣的情形開心的抱著自己的伴侶,鳴人看見伊魯卡又回來的樣子馬上跑過去抱他。

止水和雪子相視而笑不多說什麼,鏡和奈奈在一起止水當然很開心,只要自己的父親開心他當然沒有太大的意見,而且自己的母親很早就過世,自己幾乎是奈奈照顧長大,他知道當初未婚夫過世的時候奈奈是有多麼的傷心難過。

更不用說奈奈的養父母過世的時候她的表情讓止水印象深刻,他還記得那時候雪子只是緊緊擁抱奈奈什麼話都沒有多說,那件事情也不過是距今六年前的事情,一連串的打擊讓奈奈差點垮掉,好在有鏡在可以讓她可以振作起來。

「以前只能叫妳姐姐,現在我總算可以叫妳媽媽。」止水很高興地擁抱奈奈。

「你要繼續叫我姊姊,我也無所謂,不過我很開心你願意接受我。」奈奈對於止水付出很多。

「我很開心妳一直照顧我和爸爸。」止水知道奈奈的養父和自己的父親是很好的朋友。

「我才要謝謝你們,如果沒有你們我不會這麼早這樣振作起來。」當年的事情讓奈奈打擊很大。

「現在妳可以正式和我們一起生活,我也了卻對他的承諾。」鏡可是答應過自己的好友要照顧好奈奈。

聽見丈夫說的話奈奈微笑,當初鏡結婚讓自己死心,後來找到一個和自己心意相通的人在一起她很開心,只是沒想到戰爭竟然讓他們生離死別,失去愛人的她很痛苦,更不用說後來她又失去了親愛的養父母。

如果那時候沒有鏡拉自己一把,奈奈肯定會繼續頹廢下去,不要命的接任務直到死去,當年水門看見她這樣可是很心痛,只是沒想到父母親過世的隔年水門和玖辛奈也雙雙過世,痛的奈奈差點不知道要怎麼說。

加上那時候鏡又中毒讓綱手不知道要怎樣才好,奈奈只能打起精神照顧止水,然後接手照顧雪子和鳴人,直到斑、柱間、扉間、泉奈復活,現在大家能夠得償所願奈奈真的很開心。

綱手和繩樹知道這件事後也很替奈奈開心,進入家門第一件事情就是擁抱她,然後大家就看見綱手揮揮自己的拳頭警告鏡說,絕對不可以欺負自己的好姊妹,看見這樣的情形大家笑了出來。

「鏡叔叔,我警告你,要是你欺負奈奈的話,我會打飛你。」綱手惡狠狠的警告鏡。

「綱手,別鬧了,爺爺奶奶還看著呢!」奈奈看見這樣的情形苦笑。

「姊,奈奈姊不會被欺負的。」繩樹對於自家老姊的個性實在是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好啦!快去坐下來,我準備了大餐呢!」柱間微笑地告訴客廳裡的所有人。

大家開心地坐下來吃飯,柱間發現到寶貝養女吃的不多,即是是面對大餐也沒有特別的動筷子,伊魯卡看見這樣的情形拿了幾樣她比較喜歡吃的菜色放在她面前,挾了很多給她吃。

不想打壞大家興致的雪子還是勉強自己把這些菜色給吞下肚,她知道這是柱間的心意絕對不可以浪費,儘管她沒有什麼胃口還是會把這些飯菜給吞下肚,鳴人不管誰挾菜給自己她都乖乖地吃下肚。

九尾在旁邊吃著油豆腐以及其他的飯菜,身為尾獸的牠知道每位巫女會在十歲左右的年紀被兩種查克拉融合的情況而困擾,鳴人遲早有一天也會遇到這樣的情況,不過這種情況只會持續一個月,體質好的大多只有幾天就會過去。

把所有的餐點都吃完之後雪子先離開,找個安靜的長廊坐下來,九尾跟在她的身邊陪著她,鳴人本來想要去陪他們時卻被泉奈撈到懷裡吃點心,大家心照不宣讓雪子好好休息。

「還是很不舒服?」九尾趴在雪子的肚子上。

「身體有點痛,很像成長痛的感覺,媽媽她以前也有經歷這樣的狀況嗎?」雪子伸出手摸摸九尾。

「玖辛奈、水戶都有經歷過這樣的情形,妳的體質很好,大概幾天就會過去,鳴人那孩子更不用擔心。」九尾享受雪子幫自己梳毛。

「希望到時候小鳴不要痛到哭,這可是很痛呢!」雪子想到妹妹的個性微笑。

「要是那傢伙痛到哭就要打掉重練,宇智波斑把那孩子訓練得很好。」九尾很喜歡自己的主人。

「我想這也是為什麼爺爺會這樣訓練我?還真是要訓練我的忍痛能力。」雪子把自己埋入九尾的毛皮裡。

其他尾獸也出現在雪子的面前,看見是從小到大陪伴自己的尾獸她露出開心的笑容,疲倦的她不知不覺在尾獸的守護下睡著,止水走過去看到這樣的情形微笑,用公主抱的方式把雪子抱起來,默默的把她抱回房間去。

興許是一起長大的關係止水真的很疼愛雪子和鳴人,對於自己年紀相仿的鼬也很疼愛,雪子和鼬的感情也很好,沒有因為分開幾個月的關係而有什麼狀況,沒有人可以在他們兩人之間駐足。

聽見雪子生病鼬當然很擔心,才十歲的鼬是天才忍者,暫時由卡卡西帶著,止水當然也跟著他們,五影大會和中忍考試的關係讓鼬無法分神去找雪子,慶幸過幾天他就放假可以陪伴自己心愛的人。

斑有意無意的會考驗鼬是否配得上自己的寶貝養女,柱間看見這樣的情形也不打算出手幫忙,更不用說扉間和泉奈也會裝作沒看到,以後佐助也會被他們考驗,只要想要帶走他們家的雪子和鳴人都要接受這樣的考驗。

「明天還是放鼬一天假,讓他來陪陪小雪。」柱間把甜點推給斑。

「嗯。」斑不想要多說什麼。

「爸爸明天要帶我去學校嗎?還是媽媽帶我去。」鳴人拿起自己的甜點吃後問。

「對吼!我都忘記了,我們一起帶妳去。」柱間微笑的說著。

「也好,我也有事情要交代伊魯卡。」斑對於自己的小女兒可是很用心。

「YA!爸爸媽媽最好了。」鳴人很開心可以和他們一起去學校。

柱間微笑的看著小女兒開心的樣子,斑可是很寵鳴人,要是有人想要欺負她肯定會被斑和柱間痛打一頓,更不用說其他人知道更是會讓那個人陷入無限的幻境中,鳴人可是很期待明天可以見到佐助。

第二天早上柱間幫鳴人打扮一番,和斑一起帶著她去學校上課,吃過早餐後雪子揮揮手送他們離開,扉間和泉奈會陪著她等鼬來,等到鼬過來後才會去處理其他事情,他們不會讓雪子一個人待在家裡。

鳴人開心地牽著斑和柱間的手去學校,迎面而來的是美琴牽著佐助的手一起進入學校,看見佐助這位好朋友鳴人開心地和他打招呼,要進入學校前可以遇到佐助,鳴人真的很開心。

美琴和柱間寒暄一下,伊魯卡走出來接佐助和鳴人,他把兩個孩子帶進教室前和斑談了一下鳴人本身的學習情況,斑希望伊魯卡可以注意一下鳴人幾點,伊魯卡仔細的記下來並且答應斑,才帶著佐助和鳴人一起進入教室。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