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前鳴人親吻斑和柱間的臉頰和他們道別,柱間當然也會親吻寶貝女兒的臉頰,斑摸摸小女兒的頭要她乖乖地聽伊魯卡的話,鳴人這才開心的揮手和養父母道別,牽著伊魯卡的手進入教室。

「要乖乖聽伊魯卡的話,不可以搗蛋。」斑摸摸鳴人的頭。

「好,爸爸,再見!」鳴人會乖乖地答應斑。

「要和同學們好好相處,小心不要被人欺負。」柱間多少還是會擔心鳴人。

「好,媽媽,再見!」鳴人乖乖地點頭。

「被男孩子欺負記得打回去,有爸爸媽媽給妳靠。」斑只是這樣交代自己的小女兒。

「斑。」聽見丈夫說的話柱間苦笑。

鳴人點點頭後才跑過去伊魯卡的身邊,牽起他的手和佐助一起進入教室,美琴聽見斑說的話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看見這樣的情形讓美琴知道斑和柱間真的很疼愛鳴人。

玖辛奈是自己的好友讓美琴一直關注她的寶貝女兒們,現在自己不需要太過擔心,相信玖辛奈在天上看見肯定也會放心許多,因為初代火影夫妻真的很疼愛雪子和鳴人。

柱間和美琴離開前又寒暄一下,對於妻子很喜歡和人寒暄的樣子斑沒有多說什麼,現任的族長是美琴的丈夫富嶽,斑和泉奈也沒心情把族長的位子拿回來,火核的兒子根本不需要擔心太多。

佐助很開心可以和鳴人一起上學,他本來以為鳴人還會很久才會回來木葉,沒想到是這麼早回來,看見自己喜歡的人佐助當然會很開心,兩個人有說有笑地進入教室。

「鳴人,等下一起吃午餐。」佐助這樣告訴鳴人。

「好。」鳴人很開心可以和佐助一起吃中飯。

「鳴人,先跟大家自我介紹,然後再到位子上去。」伊魯卡摸摸鳴人的頭。

「好!大家好,我叫漩渦鳴人。」鳴人乖乖地和大家打招呼。

由於鳴人是插班生所以上課前要先自我介紹一下,伊魯卡讓鳴人跟大家自我介紹,然後讓她去和佐助一起坐,其他女生看見這樣的情形很羨慕,除了理論課程以外很多課程大多都是男女分開上。

斑是告訴伊魯卡希望他安排讓鳴人和男孩子一起上課,插花等那些課程不適合她,伊魯卡答應斑說自己會做到,只是有些課程鳴人還是會和女孩子們一起上課,不過體術或是手裡劍等課程男女還是會一起上課。

上課的時候鳴人讓大家很驚訝,她的體術和手裡劍等課程幾乎是比其他人還要好,理論課程也不輸給其他聰明的孩子,如果不是年齡不到鳴人幾乎可以從忍者學校畢業,只是斑和柱間希望她可以在學校裡交到好朋友,自然不會讓她太早畢業。

佐助對於鳴人的實力一點也不訝異,她從小學習的東西本來就比其他人還要多,只是自己很喜歡叫她“吊車尾” ,“吊車尾”可以說是佐助對鳴人的愛稱,是逗弄她的好理由。

「鳴人的進度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好,根本不需要擔心她。」伊魯卡看著鳴人今天的學習狀況說著。

「這樣很好啊!畢竟是斑大人養大的孩子,她也是四代火影的女兒。」某位資深老師聽見伊魯卡的話這樣說。

「斑大人和柱間大人希望她可以在學校交到好朋友,肯定不會讓她提早畢業。」伊魯卡對於這件事還真不知道要怎麼說。

「想那麼多做什麼,要相信初代火影夫妻的安排。」某位中忍老師拍拍伊魯卡的肩膀說著。

聽見同事說的話伊魯卡想想也是,自己根本不需要擔心太多,有佐助在身邊根本不用擔心鳴人的情形,至於是否可以和班級上的女孩子交到朋友,那就要看鳴人的個性,不過伊魯卡不擔心鳴人的個性。

第一天鳴人就交到幾個好朋友,從小認識的牙和佐助不用說,她認識豬鹿蝶的繼承人,井野、鹿丸、丁次,還有日向家的大小姐雛田,井野的朋友小櫻,以及使蟲家族的繼承人志乃,有這幾個好朋友她很開心。

又是待在家裡一天的雪子不知道要做什麼,她沒想到鼬和小花會過來拜訪她,小花今年從忍者學校畢業成為下忍,凜有意想要培養她成為醫療忍者,雪子的祖父母還在的時候小花是陪著她一起訓練的人,當然會醫療忍術。

扉間和泉奈看見他們兩人來拜訪雪子後才離開,打算中午再回來一趟陪伴雪子,鼬和小花會陪她一整天不需要太過擔心,雪子和小花兩人感情有多好扉間和泉奈可是很清楚,鼬的話更不用說。

「小雪。」鼬看見雪子好好地坐在客廳裡微笑。

「小鼬。」看見自己的男友雪子很開心。

「小雪,我來看妳啦!」小花抱抱自己的好友。

「我好想妳,小花。」雪子很開心小花來看自己。

「前幾天任務很多,妳回來後我一直沒時間過來,止水哥跟我說妳生病,好不容易抽出時間來看妳。」小花把自己的好友全身上下開始檢查起來。

「妳在凜姊姊身邊學習怎樣?怎麼會任務很多,妳不是沒有接下忍的任務。」雪子記得小花畢業後馬上進入醫療部學習。

「綱手大人和凜老師派了很多任務給我,要我一一學習,而且偶爾也會跟著其他人出任務。」小花開始和自己的好友說自己的經歷。

「綱手姑姑果然不手軟,奈奈姑姑也會帶妳出任務,她們真的有意要培養妳。」雪子很開心小花得到很好的對待。

「所以啦!別擔心,我會跟妳一樣出色,來!我媽做了幾樣妳喜歡的甜點,要我拿給妳吃。」小花把爪做的甜點拿給雪子。

「幫我和爪姨說謝謝,等我好了會過去拜訪她。」雪子很開心可以收到自己想要吃的甜點。

鼬直接去泡茶倒給她們喝,他只是安靜的聽著她們兩人的對話,等到雪子和小花說完話後自己才把美琴做的點心拿出來和她們一起享用,雪子很開心可以看到自己的好友和男友。

三個人開心的喝茶聊天吃甜點,小花的母親犬塚爪很清楚雪子喜歡吃的甜點,自然會做那些甜點給她吃,美琴做的甜點也很不錯吃,不過對於雪子來說太過於甜,就交給好友和男友去解決。

看見雪子有氣色的樣子鼬很高興,聽止水說她生病的時候自己感到很心痛,不知道她是不是很舒服還是怎樣,自然會很擔心雪子的身體情況,慶幸自己和小花一起過來,可以看見她開心的樣子。

中午時間扉間和泉奈回家陪陪雪子,看見桌上的甜點泉奈拿起來吃,沒想到他拿到的是雪子吃的口味,吃下去的時候覺得一點也不甜,馬上又拿另外一個甜點來吃,蓋掉嘴巴的味道。

「這是什麼甜點?一點也不甜。」泉奈吃下第一個甜點後悶悶地說。

「你拿到小雪吃的口味,她不嗜甜,另外一邊才是美琴做的甜點,那邊才符合你們宇智波家的口味。」扉間對此一點也不意外。

「扉間大人真了解小雪的口味!」小花拿一些甜點給扉間吃。

「咦?小雪竟然不吃甜,大哥給她的甜點都會吃,我還以為她吃甜。」看見有甜點泉奈開心的吃著。

「我只是不想要讓父親為難,所以會勉強吃下去。」雪子苦笑的說著。

「小花,可以請妳母親告訴我這個甜點的食譜嗎?這個甜點很好吃。」扉間把甜點吃下肚後說出這句話。

「好啊!我明天再拿食譜過來,這個甜點小雪真的很喜歡吃呢!」小花看見雪子幾乎要把甜點吃完的樣子說。

「爪姨做的甜點很好吃,跟爸爸做的很像。」雪子很想懷念父親水門做給她吃的甜點。

這樣懷念的語氣讓其他人知道雪子很想念水門,鼬握著她的手給予她勇氣,什麼話都沒有說,雪子很感謝鼬這樣做,她只是單純想念水門做的甜點,不吃甜的她對於甜點不是很喜歡,為了讓女兒喜歡甜點,水門可是花了很多心思。

這份想念只是很單純的是女兒對父母的想念,小花抱抱自己的好友,她知道雪子親眼目睹父母親死在自己的眼前,這個打擊讓她精神受挫很久,慶幸有斑和柱間的幫忙她才可以走出這個打擊。

生病的人難免會心靈脆弱許多,有鼬和小花的安慰雪子好很多,泉奈伸出手摸摸雪子的頭,要她不要去想太多,扉間則是進入廚房裡面煮飯,他們會用自己的方式來安慰她。

雪子好不容易有胃口,默默的把所有的甜點給吃完,美琴做的甜點全部被泉奈吃完,扉間親手做的餐點可是很好吃,其他人吃的津津有味,扉間拿了幾樣雪子喜歡吃的菜色給她吃。

看見他們這樣努力安慰自己,雪子露出開心的笑容,現在的她很開心有這些家人在身邊,就像俗語說的生的放一邊養的大過天,雪子真的很喜歡自己的養父母,斑和柱間對她們很好,給她們許多的愛,這讓雪子覺得很幸福。

「好啦!妳要快點好起來,孫,小雪就拜託你們。」小花很有活力的告訴雪子,然後轉頭拜託四尾孫悟空好好的照顧自己的好友。

「小姑娘,今天謝謝妳來陪她。」二尾又旅挺喜歡犬塚家的小花。

「不會!我回家啦!小雪,妳要照顧好自己,不要讓我擔心。」離開前小花擁抱自己的好友。

「我會的,幫我和爪姨、牙問好。」雪子擁抱自己的好友後看著她離開。

「小雪,我再找時間過來看妳,照顧好自己。」鼬離開前親吻雪子的額頭。

「好,我不會讓你和小花擔心。」雪子露出笑容後親吻鼬的臉頰。

下午鼬和小花臨時接到任務要離開,扉間只好留泉奈在家裡陪雪子,雖然有尾獸可以陪伴她,只是他們不放心雪子一個人在家,沒什麼事情的泉奈自然是留在家裡陪伴她。

雪子有點失望小花和鼬不能陪她一整天,她本來以為他們可以陪自己一整天,沒想到竟然會臨時接到任務要去處理,看樣子中忍考試有別國的忍者進村反而變得不安寧,需要大家去幫忙。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