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斑不喜歡夜間生活被打擾的關係,柱間會在女兒做惡夢的時候讓雪子和他們一起睡覺,太過懂事的雪子也不太會吵醒其他人,基本上還是要從蛛絲馬跡中才可以看的出來她做過噩夢。

犬塚花答應過扉間要把母親爪做點心的食譜拿給他,沒想到今天不是扉間和泉奈在家,而是斑和柱間在家陪雪子,好在花來的時候雪子是在清醒狀況,開心地吃著好友拿來的點心。

「柱間大人,這是扉間大人要的食譜,可以請您幫我轉交給他嗎?」小花把食譜拿給柱間。

「好,謝謝妳,這些都是小雪喜歡吃的甜點,這樣我也可以做給她吃。」柱間很高興收到這樣的食譜。

「是小雪喜歡的甜點啊!對我們來說肯定不太習慣。」超級嗜甜斑肯定不習慣這種甜點。

「其實那是媽媽和水門叔叔順應小雪的口味減糖,如果斑大人和泉奈大人要吃的話,可以多加糖。」小花把母親告訴她的事情轉告給柱間和斑。

「這樣啊!幫我謝謝爪,這樣的話我會分開做甜點給他們吃。」柱間可是很清楚斑的口味。

「今晚做給大家吃,相信大家肯定會喜歡,宇智波一族裡面大概只有佐助不喜歡吃甜的。」斑想起來佐助的口味也不是很喜歡吃甜。

柱間看見雪子把點心全部給吃完,看樣子爪做的點心是符合她的口味,家裡做的甜點的確很甜,為了迎合斑和泉奈的口味,只有扉間做的甜點她才會吃完,不然其他就是意思、意思吃幾口,然後全部推給鳴人吃。

斑會拿三色丸子給雪子吃,不過三色丸子的甜度還好,她勉強會接受,不過大多時候還是會在神不知鬼不覺下拿給鳴人吃,昨天的事情柱間有聽扉間說過,今天自己親眼看到才知道雪子真的比較喜歡吃不甜的甜點。

雪子安靜的把甜點給吃完,然後開心的和小花聊了起來,她很開心好友今天可以陪自己一整天,好久沒有和朋友相處的雪子當然很開心可以和小花玩一整天,她們總是有說不完的話題可以聊。

「妳昨天晚上肯定是做惡夢了吧?」花伸出手捏捏自己好友的臉。

「嗯!小花妳怎麼知道?」雪子眨眨眼睛看著自己的好友。

「因為啊!我的鼻子很靈,妳的查克拉有點混亂,我當然聞得出來。」小花塞了一個甜點給好友吃。

「舅舅昨天晚上也是這樣說,他說他感知到我的查克拉很混亂。」雪子知道自己也是感知忍者,可是沒想到情緒也可以影響查克拉。

「妳也是感知忍者,和扉間大人學學吧!情緒是會影響查克拉的,奈奈老師沒教導妳嗎?」小花對此感到很好奇。

「好像有,因為爺爺和奈奈姑姑不是感知忍者,不太訓練我這方面,我本來還打算去問亥一叔叔。」雪子悶悶地說著。

「那妳現在可以請教扉間大人啦!加油!」小花拍拍雪子的肩膀。

「嗯!下次來問舅舅。」雪子繼續吃起她喜歡的甜點。

斑和柱間聽見她們兩人的談話真的忘記雪子還是感知型忍者,鳴人當然也是一樣,看樣子要請扉間教導她們才可以,柱間的感知能力沒有扉間那麼好,平常也不太用自己的感知能力,自然沒有刻意教導雪子和鳴人。

斑的話更是不用說,宇智波一族裡面沒有感知能力的忍者,所以根本不可能教導兩位養女這個能力,雪子的感知能力是自己訓練出來,不過有些論調還是不太清楚,自然需要去請教同為感知型的忍者。

犬塚家的鼻子很靈敏,他們家的忍犬也是刻意訓練出來的,有追蹤能力讓人無所遁形,小花立志成為醫療忍者,訓練方式當然和其他族人不太一樣,可以感受到對方的查克拉有所變化,細微的變化她多少會有所感受。

每次雪子做惡夢之後的查克拉都會很混亂,身為她的好友的小花很清楚這件事,會想盡辦法安撫自己的好友,甚至會陪著好友去醫院和心理醫生,陪伴她走出陰影,偶爾會陪著她發洩情緒,聽她訴說一切。

情緒是要發洩,喜怒哀樂需要跟別人分享,這些事情小花和雪子會一起做,對雪子來說小花就是她最好的朋友、最好的心理醫生,她在所有的給予的愛之中成長,這讓她很感謝老天。

「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可以跟我分享,不要把事情憋在心底,那樣的話妳會很痛。」小花抓著雪子的手很認真的告訴她。

「好。」聽見好友說的話雪子乖乖點頭。

「如果太過痛說不出來的話,也一定要和帶土大人和凜老師說,絕對不可以不說。」小花知道帶土和凜真的很疼愛雪子。

「嗯,我不會讓帶土哥哥和凜姐姐擔心。」雪子很清楚帶土和凜有多麼的疼愛自己。

「也不可以讓斑大人和柱間大人擔心,妳要學會依賴我們。」小花知道雪子不太會依賴別人。

「好,我會努力。」雪子會慢慢改進。

斑和柱間看著她們兩人微笑,聽見小花交代雪子說的話覺得他們家的孩子有一個很好的朋友,有這樣好的朋友相伴在身邊他們或許不需要擔心太多,不得不說犬塚家的孩子真的很了解他們家的養女。

對柱間來說斑是自己的好友、丈夫、天啟等很多身分,可以讓自己撒嬌、撒氣的對象,人的一生中有這樣的好友是很好的事情,相信鳴人也會找到這樣的人,鼬會是很好的伴侶,但對雪子來說小花才是最重要的好朋友。

斑深情地看著自己的妻子,他覺得能後和柱間相伴一生是很幸福的事情,他們兩人從當朋友開始變成情侶,然後他們相伴一生到現在,柱間感受到斑牽起自己的手轉頭和他微笑,兩人相視而笑。

夫妻在一起這麼多年怎麼會不了解對方的個性,不過有時間也要好好問犬塚家的小女娃,問問他們家的寶貝雪子到底是怎樣的孩子,一起長大的她們肯定知道對方是怎樣被訓練成忍者,斑和柱間覺得自己有必要去好好了解。

「犬塚花是個很好的孩子,會幫我們勸勸小雪。」中午時間斑和柱間正在廚房煮午餐。

「有時間要問問她一些事情,我很想要知道皆人到底是怎樣訓練我們家的小女娃。」斑覺得該問的事情還是要問。

「這五年的時間讓你覺得很不對勁還是怎樣?」柱間大概知道斑的意思。

「小雪太像戰國時代的孩子,這樣的訓練方式很嚴格。」斑不知道要怎麼說。

「那時候我們早早就要上戰場,家族給的訓練都很嚴格。」柱間想起童年時候的一切感到很無奈。

「我希望那孩子可以過得很幸福,不需要這樣過日子。」斑想起早逝的弟弟們內心很難過。

豐盛的午餐端上桌來讓雪子和小花感到很訝異,扉間和泉奈今天沒有回家吃午餐,只有他們四個人一起享用今天的午餐,身體已經恢復差不多的雪子胃口很好把自己的分量全部吃完。

看見這樣的情形柱間很開心,這樣表示寶貝女兒已經開始慢慢恢復,同時她也希望鳴人會喜歡今天的午餐,她可是很用心的在料理這些餐點,相信孩子們一定會喜歡今天的便當。

午餐過後柱間讓雪子去房間睡午覺,小花看見這樣的情形沒有多說什麼,她知道這兩位大人有事情想要問自己,斑正在思考要怎樣問眼前的孩子會比較好,他很想要知道自家徒弟到底是怎樣訓練他的孫女。

柱間回到客廳後坐下來,這之前她先把飯後水果和點心拿出來,這些茶點相信小花也會接受,斑看見這樣茶點沒有多說什麼,等到愛妻坐下來後才開口問著眼前的小女孩。

「斑大人,您是要問皆人爺爺怎樣訓練小雪的事情,是嗎?」小花大概知道眼前的兩位長輩想要問什麼。

「對,小花,你可以告訴我們嗎?」柱間聽見小花說的話點頭。

「好啊!」小花很樂意和他們兩人分享這些事情。

「那個臭小子的訓練肯定很嚴格。」斑想到此就想要嘆氣。

聽見這些話小花苦笑,然後把所有的事情娓娓道來,聽見雪子是怎樣被訓練的讓斑很想要重新復活自己的弟子,好好的痛打他一頓,柱間看見丈夫的表情知道他在想什麼,只是拉拉他的手要他不要激動。

看見斑差點發動須佐能乎的樣子柱間馬上阻止他,永恆的萬花筒寫輪眼也顯現出來,這讓她差點發動木遁來阻止他,小花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想要嘆氣,果然這種事情說出來會很讓人生氣。

當年皆人的確是在雪子三歲的時候開始訓練,這樣嚴格的訓練普通的孩子根本吃不消,雖然那時候是第三次忍界大戰,但是對於小孩子根本不需要這樣,這也是為什麼斑會這樣生氣的原因,柱間知道他是太過疼愛女兒的關係才會生氣。

午睡醒來之後雪子下樓走到客廳中,看見斑生氣的樣子感到很疑惑,柱間正在努力的阻止他,不過看見好友的表情她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小花把自己當年訓練的事情告訴他們兩人。

「父親、母親。」雪子的聲音讓斑冷靜許多。

「小雪。」柱間看見雪子醒來後鬆了一口氣。

「你們知道了?爺爺對我的訓練。」雪子看見這樣的情形問著。

「那個臭小子怎麼可以這樣訓練妳,那是戰國時代的孩子訓練。」斑差點沒怒吼出來。

「這個嘛!要怎麼說,應該是因為我是漩渦一族的巫女的關係,不進行那些訓練的話,我的體質會撐不住查克拉的融合。」雪子簡單的解釋給斑聽。

「水戶從沒有說過這件事。」柱間從沒有聽過好友說過這些事情。

對於這點雪子決定解釋給養父母聽,不然的話他們兩人肯定會想要復活自己的祖父再次殺了他,漩渦一族的巫女自從擁有尾獸後才經歷三個巫女,六道仙人的歷史在這樣的洪流之中散去。

查克拉的融合會很痛苦,尾獸們知道漩渦一族的巫女們才能承受牠們的查克拉,不過要和巫女的查克拉融合這中間的過程很痛苦,每一任巫女都會經歷過這樣的情形,水戶和玖辛奈的體質很好,基本上很快就撐過去。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