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送小櫻回去,會順路甜點給大家吃。」雪子變出一個三色丸子給她的妹妹吃。

「謝謝您,漩渦大人。」小櫻聽見雪子的話馬上道謝。

他們的小狐狸開心的樣子是大家最開心的事情,雪子微笑地送小櫻回家,順便在路上去甜點店買大家喜歡吃的甜點,當然不包含自己和佐助的份,鼬看見這樣的情形馬上跟去,這樣的小約會鼬可不會輕易放棄。

送小櫻回春野家後鼬和雪子買了許多甜點回家,柱間看見他們手上的甜點微笑,她已經可以聽見斑在吞口水的聲音,泉奈已經盯著紙袋裡面的甜點,扉間對此不以為然。

止水的微笑表示說鼬有買自己喜歡吃的甜點,更不用說鏡的表情也是一樣,奈奈看見這樣的情形很想巴了自家丈夫的頭,富嶽和美琴是宇智波的族人,當然是對甜點有不可說的慾望。

雪子看見這樣的情形裝作沒看見,只是把甜點拿入廚房裡面去,一起幫柱間煮飯給大家吃,當然她們也會另外做甜點給大家吃,只是現在是要吃正餐,而不是要吃甜點。

鳴人溜進去廚房說要幫忙,其實是想要偷幾個甜點出來給大家吃,可惜柱間和雪子直接把她拎給斑抱,氣呼呼地看著姊姊不能抗議,鳴人只好趴在斑的懷裡看著廚房裡面的活動,什麼動作都不能動。

「先把晚餐正餐給吃完,飯後甜點等吃完再說。」柱間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想要搖頭。

「父親、叔叔,不要什麼東西都加糖,別忘了你們前幾天才去醫院看牙齒,帶土哥哥你也是!」雪子很認真的對他們說。

「柱姬。」斑呼喊愛妻的名字,可惜柱間很認真的樣子他不好多說什麼。

「小雪……」泉奈對於小姪女說的話會乖乖照做,因為扉間會盯著他。

愛吃甜食的宇智波族人老是會進出醫院看牙醫,這幾天斑和泉奈吃了太多甜點進入醫院看牙齒,柱間和扉間自然會“好好的”照顧自己的伴侶,惹火愛人的斑和泉奈當然會乖乖的遵照夫人和愛人的做法。

卡卡西和伊魯卡看見這樣的情形苦笑,帶土之前受到牙痛的問題困擾著,凜親自把他抓去醫院看牙齒,卡卡西還記得那樣的慘況,即使現在全部聚在一起吃飯柱間和雪子依舊看的很嚴格。

鼬是絕對不會反抗自己未婚妻的命令,要是膽敢反抗的話雪子會親自帶他去醫院看牙醫,嗜甜的他最不喜歡看牙醫,因此一定會遵照女友的吩咐去做,鳴人很小的時候柱間就交代過她,吃過甜時一定要乖乖刷牙,她都有照做。

飯後甜點斑狠心的把自己的甜點讓給小女兒吃,鳴人對於可以吃到比較多的飯後甜點很開心,柱間捏捏她的鼻子逗弄她,為了逃離柱間的魔手鳴人馬上跑到卡卡西和伊魯卡身邊,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鳴人開心的和伊魯卡撒嬌,和自己最喜歡的老師一起分享飯後甜點,雪子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佐助對於飯後甜點沒有太大的興趣,自然是丟給自家兄長鼬吃,他實在不能理解為什麼族人都很喜歡吃甜食。

「你可別吃太多,小心到時候又要去看牙醫。」雪子看見佐助拿甜點給鼬吃的樣子說。

「我吃完後會記得好好刷牙,妳不用擔心。」鼬當然知道自己的未婚妻會擔心自己。

「到時候蛀牙我可不管你。」雪子才不想要理會鼬。

「嘛……」鼬聽見女友說的話不敢多說什麼。

佐助看見鳴人像個小松鼠一樣把飯後甜點一個、一個解決掉,認識她這麼久的時間自己真的沒有看過鳴人胖過,而且每次去健康檢查她的體重也從沒有超標過,小時候的自己還有一點嬰兒肥,現在反而沒有這個問題。

佐助覺得看著鳴人吃東西是一種享受,她的臉上在吃甜食的時候會笑得很開心,不知道為什麼這樣看起來是很享受的一件事情,從小佐助的目光一直在鳴人的身上,從不會落在其他人身上。

斑和柱間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沒多說什麼,看樣子佐助是真的喜歡鳴人,有機會可要好好的訓練一下佐助,要是他沒辦法好好的保護他們家的寶貝鳴人,這樣可就要傷腦筋。

富嶽知道小兒子的心思,對於孩子們喜歡上自己好友的女兒他也沒多說什麼,水門和玖辛奈已經不在世上,如果他們的女兒嫁入自己的家來,自己和美琴多少有機會可以照顧她們。

「今天又跟小雪對打了?」送走大家後斑問著鳴人。

「嗯!可是都沒有傷到姐姐,姐姐真的好強。」鳴人悶悶地趴在斑的懷裡。

「總有一天會打敗小雪,不需要擔心。」斑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鼓勵小女兒。

「姊姊連爸爸的扇子都用的很得心應手,姊姊到底有什麼忍術不會的。」鳴人就是不甘心老是輸給雪子。

「她不會柱姬的木遁,妳是妳,小雪是小雪,妳們兩個是不同的個體,想那麼多做什麼。」斑捏捏鳴人的鼻子。

「就是不甘心嘛!」鳴人氣鼓鼓的說著。

斑看見這樣的情形失笑,鳴人倔強的樣子到底像誰他不知道,某方面來說小女兒的個性真的很像愛妻,大女兒的個性反而像自己,雖然她們兩人不是他們親生的孩子,可是個性上卻和他們有些相似。

在廚房裡面洗碗的柱間和雪子聽見客廳中的對話沒有多說什麼,柱間知道雪子到底有多強,鳴人難免會灰心沒有傷到自己的姊姊,可真要說現在忍者學校畢業的畢業生只有佐助和鳴人的實力是最好的。

柱間親吻雪子的臉頰,對於養母突如其來的動作有些嚇到,看見柱間微笑地表情就知道對方在捉弄自己,雪子沒好氣地看著自己的養母,然後主動親吻養母的臉頰,這是她們母女之間的互動。

斑和鳴人的感情很好,柱間和雪子的感情比較好,當然雪子和鳴人跟斑和柱間兩人的感情都很好,只是鳴人比較喜歡和斑在一起,柱間則是習慣把雪子帶在身邊,畢竟當年雪子的內心陰影需要好好治療,柱間才會一直把她帶在身邊。

不過還是可以看的出來斑很寵雪子,柱間很寵鳴人的情形,對他們來說這兩個女兒不管是不是親生的都是他們的寶貝女兒,一家四口的感情真的很好,不需要太過擔心。

「妳又讓妹妹傷腦筋?」柱間微笑地看著雪子。

「誰讓她傷腦筋,是她自己說要和我對打。」雪子沒好氣的說著。

「妳又不是不知道鳴人很倔強,沒傷到妳,她很不甘心。」柱間怎麼會不了解兩個女兒的個性。

「嗯,母親,我是不是太冷血?應該要讓她一次才對。」雪子放下碗盤突然說出這句話。

「妳不需要這麼做,這樣她才會成長,還有啊!沒人規定說兄姊一定要讓弟弟妹妹。」柱間把雪子抱在自己的懷裡安撫著。

「每次聽她和父親抱怨,我總覺得是我自己太過冷血的關係才會這樣。」雪子把臉埋入柱間的懷裡。

「妳一點也不冷血,妳可是很寵她,能力越大責任越大,這點以後鳴人會體會到。」柱間拍拍雪子的背部安慰她。

「我也是這樣一路走來,我才不要讓她呢!」雪子在柱間的懷裡悶悶地說著。

柱間聽見雪子說的話沒有多說什麼,姊妹倆人的感情很好,只是有時候在練習忍術對打的時候,鳴人總是會不太高興自己老是傷不到自家姊姊,斑和柱間只是笑笑地看著這樣的情形。

畢竟在斑和柱間的想法中,忍術對打的時候本來就不需要刻意讓對方,鳴人會不甘心是很正常的事情,雪子從小就很強大,自然在練習忍術的時候不會對任何人手下留情。

倔強不認輸的鳴人對於這點總是會很不高興,和斑練習的時候也是一樣,常常會讓人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誰叫鳴人是大家寵愛的孩子,會無理取鬧也是正常的現象。

宇智波佐助和漩渦鳴人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鳴人從小在宇智波家族領地中長大,最主要的原因是她的養父母是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間,一次意外事件讓四代火影夫妻雙雙逝世,留下兩個女兒。

今天是鳴人畢業後成為卡卡西小隊一員的一天,和佐助約好要去約定的地點等卡卡西,一轉眼十二年的時間就這樣過去,水門班的帶土、凜、卡卡西成為上忍、暗部,後各自成為上忍導師指導下忍,帶土就帶過雪子、鼬、止水他們三個過。

後來帶土成為火影,實現自己的夢想,凜是他的妻子也依舊在旁邊看著他,卡卡西兼任他的暗部大隊長,不過他最重要的事情是成為佐助和鳴人的導師,帶領他們成為忍者的第一步。

「爸爸、媽媽、姊姊,早安,啊!要遲到了。」鳴人風火火的匆忙拿起飯糰後衝出家門,這之前乖乖的和家裡的所有人打招呼。

「早餐記得拿。」斑看見這樣的情形沒多說什麼,他們家很常見到這樣的情形。

「好,爸爸,我出門了,再見。」手上拿著早餐的鳴人穿好鞋子馬上出門,離開前親吻斑的臉頰道別。

「我吃飽了。」雪子看了一下時間後收拾餐具放入水槽準備出門。

「等下叫鼬和止水過來找我。」斑看見雪子要出門馬上交代。

「好的,父親。」雪子穿上暗部的衣服和護甲之後點頭答應,然後親吻斑的臉頰道別。

「鳴人又匆匆忙忙出門,真是的,那孩子真愛睡懶覺。」柱間擁抱大女兒後碎念小女兒。

「嘛!鳴人是我們家的團寵嘛!」雪子微笑地說著,然後親吻柱間的臉頰。

「妳也是我最疼的寶貝女兒。」柱間親吻雪子的臉頰。

「我知道,母親、父親,我出門了,再見。」雪子很喜歡現在的家人。

踏出家門後雪子看見鳴人匆忙出門的樣子苦笑,一邊跑一邊吃著今天的早餐,佐助肯定是在家門口等待她,小倆口感情很好每次都會一起出門,成為忍者的第一天當然也是一樣。

囫圇吞棗的把早餐給吃完之後,鳴人總算看見佐助在自己的眼前,她開心的撲過去他的身上,佐助總是有辦法接住鳴人,看見像是小太陽般的狐狸和自己撒嬌的樣子佐助當然很開心。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