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中忍的伊魯卡有一個很受歡迎的上忍男友卡卡西,他們兩人的感情很好這件事大家都知道,只是還是會有不死心的女忍會去和卡卡西搭訕,然後恐嚇伊魯卡離開他。

處理完事情後伊魯卡看了一下時間發現自己和卡卡西約的時間已經快到了,匆忙地把所有的事情給交辦好之後去約定的地點找他,沒想到會剛好看到一位女忍正在搭訕自己的男友,他停下腳步看著這樣的情形不去叫人。

伊魯卡看著卡卡西微笑的推開那位女忍的手,然後轉過頭來找自己,不經意的一撇讓伊魯卡看見那位女忍非常的憤恨不平,但是卡卡西不是那樣在意自己也不好多說什麼。

今天可是要慶祝伊魯卡考上中忍這件事,家裡的兩個孩子可是在等待他們去接他們,卡卡西是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看見自己愛慕的人和一個男人這樣親密地走著這位女忍當然會很不高興,氣得想要分開他們兩人。

「有想要去吃什麼嗎?」從凜的手中接過鳴人的卡卡西問著伊魯卡。

「可以去吃一樂拉麵嗎?我想吃一樂拉麵。」伊魯卡有些不好意思的問著。

「拉麵!好吃。」鳴人伸出手要伊魯卡抱他。

「貪吃鬼。」被卡卡西抱起來的雪子伸手捏捏弟弟的鼻子。

卡卡西和伊魯卡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姊弟兩人的互動真的很可愛,喜歡吃拉麵的伊魯卡只要有時間會帶著雪子和鳴人一起去吃,卡卡西對於這點沒有太大的意見,雖然鳴人只有三歲只能吃一點點,他們也還是會帶著他去吃。

如果不是看著卡卡西帶著孩子以及和伊魯卡在一起的關係,路上的女忍很想要去搭訕他,誰叫卡卡西真的很受歡迎,這點伊魯卡也很清楚,在一起這三年的時間伊魯卡早已經知道卡卡西很受歡迎,學會不去吃醋和自己最愛的人在一起。

這頓晚餐就在這樣溫馨的時刻度過,當年十三、十四歲的他們臨危受命來照顧雪子和鳴人,卡卡西和伊魯卡心甘情願的照顧他們兩人,這中間的過程有多麼辛苦只有他們自己可以體會。

第二天早上沒有任務的雪子陪著伊魯卡去值班室,昨天搭訕卡卡西的女忍出現在他們的面前,看見這樣的情形伊魯卡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雪子抱著自己喜歡的兄長不太高興地看著眼前的人。

「海野中忍,是你嗎?」眼前的女忍突然問出這句話。

「是。」伊魯卡摸摸雪子的頭安撫她。

「你是卡卡西前輩的男友?我還想說是誰,原來是我昨天見到的人。」女忍只是用眼神打量伊魯卡全身上下。

「請問妳有什麼事情嗎?」看見這樣的情形伊魯卡在內心中嘆氣。

「你以為你有什麼資格可以站在卡卡西前輩身邊,不過就是個中忍而已,能力又沒有什麼突出。」尖酸刻薄的話從女忍的口中說出來讓人不太高興。

「所以?這跟我是卡卡西的男友有什麼問題?」伊魯卡知道懷裡的女娃已經快要忍不住想要出手打人。

「明明是個男人,憑什麼站在這麼出色的前輩身邊,又不能給前輩帶來子嗣。」女忍的話越來越難聽。

「吵死了,卡卡西哥哥想要和誰在一起是他的事情,妳憑什麼管那麼多,我覺得他和伊魯卡哥哥在一起很好啊!」聽見這些話雪子不太高興的回嘴。

「妳是誰?憑什麼這樣說?」女忍聽見雪子說的話很不高興。

「我,連我是誰都不知道,好歹我也是妳的前輩,我是四代火影的女兒,怎樣!」雪子難得會齜牙裂嘴的對一個人。

看見這樣的情形伊魯卡馬上阻止雪子,只要面對自己身邊人的事情雪子很難會保持冷靜,尤其是聽見這個人這樣對待自己最喜歡的兄長,她更是會火大的諷刺眼前的人,會把自己所有的修養丟到旁邊去,絕對不會讓人有機會欺負伊魯卡。

況且七歲就考上上忍的雪子本來就是眼前這位女忍的前輩,這位女忍是今年才考上上忍的人,就是喜歡卡卡西才會刻意接近他,長年待在卡卡西身邊的雪子怎麼會不知道這位女忍的想法。

只有笨到極點的人才會想要來拆散卡卡西和伊魯卡,會有幾個人知道卡卡西正在撫養兩個孩子,看樣子眼前的女忍不知道這件事,加上對於伊魯卡的態度又不是很好,雪子才會這樣生氣。

卡卡西抱著鳴人進入值班室的時候看見這樣的情形大概知道是發生什麼事情,能讓他們家的小女娃跳腳的事情並不多,注意到是昨天跟自己搭訕的女忍讓卡卡西不太高興,誰要是出言傷害伊魯卡他都不會原諒。

「伊魯卡、小雪。」卡卡西出聲叫他們。

「卡卡西,你來啦!」伊魯卡看見這樣的情形知道有人可以阻止雪子。

「咦?你們也在這啊!我家的小公主怎麼了?」帶土和凜進入值班室看見這樣的情形很疑惑。

「嘛!就是……」伊魯卡很無奈的解釋著。

「卡卡西,鳴人給我抱,你去解決這件事吧!」凜很貼心地告訴自己的好友。

看見雪子護著伊魯卡的樣子卡卡西出面解決這件事,要是繼續下去的話雪子肯定會把人打到重傷,誰要是欺負伊魯卡的話雪子肯定會做這件事,卡卡西才不會讓家裡的寶貝女娃做出這種事情。

如果這位女忍沒有說出傷人的話相信雪子不會做出什麼事情來,看樣子這位女忍一定要說出傷害伊魯卡的話來,不然的話家裡的寶貝女娃不會有這麼大的反應,卡卡西對此也不太高興。

帶土把雪子拉到懷裡後讓卡卡西去處理,伊魯卡看見這樣的情形鬆了一口氣,沒想到自己馬上被對方攬到懷裡,那位女忍看見這樣的情形很不爽,卡卡西看見這樣的情形親吻伊魯卡,就是要讓對方生氣。

「卡卡西前輩。」看見這樣的情形女忍很不高興。

「我的男朋友惹到妳了嗎?是我先追求他的,妳憑什麼要求他離開我。」卡卡西是不會讓其他人傷害伊魯卡。

「你為什麼選擇這個男人?他是個男人,只是個普通中忍而已,根本配不上你啊!卡卡西前輩。」女忍聽見卡卡西說的話大聲的說著。

「喔?誰告訴你說伊魯卡是普通中忍,他是可以執行S級任務的忍者。」卡卡西聽見女忍說的話不是很高興。

「哪有可能!」女忍不相信這件事。

「而且我家有兩個孩子,妳有本事可以照顧他們嗎?現在妳還得罪一個。」卡卡西直接把伊魯卡帶走不去看那位女忍。

「不要隨便欺負伊魯卡喔!他可是有靠山的。」凜抱著鳴人微笑地跟他們離開。

「笨卡卡怎麼這麼多爛桃花啊!他都已經有伊魯卡了。」帶土對於這件事很無奈然後拉著雪子離開。

伊魯卡沒有回頭看那位女忍的表情,他知道要是卡卡西沒有出來阻止的話,雪子肯定會出手攻擊她,他們家的寶貝女娃可是不容許自己身邊的人受到傷害,領取任務之後他們才回家去做準備。

發生這件事後愛慕卡卡西的人都不太敢接近他,雖然這種事情不是說沒有發生過,但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積極的女忍,只要膽敢出言不遜的人卡卡西都不會原諒,尤其是欺負他寶貝伊魯卡的人。

當天晚上卡卡西親自下廚做好料給伊魯卡吃,帶土和凜一起來他們家一起吃飯,雪子跟鳴人在旁邊玩耍,直到卡卡西把晚餐端到桌上後雪子才去和伊魯卡撒嬌,鳴人被凜抱著吃晚餐,帶土捏捏他的臉頰。

「笨卡卡果然很受歡迎,這樣可是會讓伊魯卡傷腦筋。」帶土想起今天的事情只能搖頭。

「嘛!事情處理好就好,希望那位女忍不要再來就好。」凜可是不喜歡那位女忍。

「出任務還是會碰到,到時候我會盡量避開。」卡卡西不喜歡這樣的人。

「卡卡西不是第一次遇到這樣死纏爛打的人。」伊魯卡對此只能苦笑。

「我討厭傷害伊魯卡哥哥的人,下次再來我就真的要打她。」雪子不高興的說著。

「小公主,我們說好不能這樣,這樣是不對的。」帶土捏捏雪子的小臉。

「不可以什麼事情都用暴力解決,這是不好的動作。」伊魯卡拍拍雪子的頭。

聽見帶土和伊魯卡說的話雪子氣呼呼地看著他們,卡卡西和凜看見後只是笑笑的沒有多說什麼,他們很清楚雪子的個性,自然不會刻意多說什麼,的確今天那位女忍說的話有些過份,才會讓雪子這麼生氣。

對於那位女忍的態度卡卡西也不是很喜歡,只是礙於對方是女性的關係自己尊重她的關係而不出手,不然的話自己肯定會痛打她一頓,只要欺負伊魯卡他就會出手打人。

卡卡西知道很少有人知道自己有伴侶之後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侵門踏戶的來欺負伊魯卡,雪子看見這樣的情形當然會很不開心,礙於那裏是值班室才沒有動手打人,不然以她的個性肯定會打人。

送走帶土和凜之後伊魯卡抱著鳴人哄著他睡覺,卡卡西正在和雪子說話,可他們家的小女娃卻用小大人的姿態來對卡卡西,伊魯卡看見後苦笑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雪子的個性可是很讓人傷腦筋。

「果然有個很受歡迎的男友是很傷腦筋的事情。」伊魯卡哄著鳴人睡覺。

「伊魯卡小親親怎麼可以這麼說,我可是很愛你,不要否認我的心。」聽見伊魯卡說的話卡卡西苦笑地看著對方。

「哼!因為卡卡西哥哥就像帶土哥哥說的一樣,是笨卡卡,不懂伊魯卡哥哥的心思。」雪子哼了一口氣後就回房間去睡覺。

聽見雪子說的話卡卡西苦笑,伊魯卡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看著自己的男友,連家裡的小女娃都懂自己的心思,可惜自己的正牌男友到現在都不懂自己的心思,只能說自家男友在某些方面來說很遲鈍。

不過對於這樣的情形伊魯卡也不好多說什麼,卡卡西就是這樣老是讓人傷腦筋,加上這三年他已經很清楚對方有多麼地受到歡迎,所以自己早已經習慣這件事情,或許等哪天自己會釋懷一點。

今天這件事情未來還是會發生,畢竟自己的男友是這樣的歡迎,伊魯卡知道這種事情肯定是避免不了,至少卡卡西有自覺知道自己是有伴侶的人,光是這點伊魯卡就不需要擔心卡卡西會變心,所以男友受歡迎自己也只能認命。END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