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個家族真讓人傷腦筋。」史庫瓦羅把文件交給XANXUS後說著。

「那些家族六道骸和雲雀恭彌不是已經去處理了?」XANXUS來抬都沒有抬頭繼續看文件。

「那小子還沒給報告,小綱的發情期到了。」史庫瓦羅繼續整理文件。

「加百羅涅家的小子回報了嗎?」XANXUS把該批好的文件簽上自己的名字。

「人來了。」史庫瓦羅看見雲雀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報告交上來,或是給我那些家族的資訊。」XANXUS只是這樣說。

「小綱呢?」雲雀雖然不意外會看見這樣的情形。

「發情期。」XANXUS根本懶得抬頭看雲雀。

雲雀聽見後不多說什麼,只是把報告交給XANXUS,史庫瓦羅看見這樣的情形苦笑,某些方面來說彭哥列是有兩位首領,儘管XANXUS是瓦利亞的首領,家族裡面對這件事情見怪不怪。

看著雲雀的報告XANXUS沒有多說什麼,雲雀的報告很詳細,讓XANXUS知道自己要怎樣處理這幾個家族,有些事情XANXUS會幫綱吉處理,有些事情會私底下處理,不會讓她知道。

對他來說妹妹雖然是彭哥列的女王,但在他眼中依舊是那個跟在自己身邊的小女孩,跟在自己和史庫瓦羅後面的跟屁蟲,老是需要喬照顧的小女孩,不是彭哥列的女王。

史庫瓦羅坐下來繼續處理文件,XANXUS有什麼需要自己才會把那些東西拿給他,這兩個星期他會把所有的事情給處理好,里包恩看見這樣的情形也不會多說什麼。

「我打算直接處理就好。」XANXUS這樣告訴史庫瓦羅。

「隨你便。」史庫瓦羅沒有太多的意見。

XANXUS把事情處理完畢後也沒告訴綱吉,史庫瓦羅什麼話都沒有說,兩個星期過後綱吉和骸從房間出來,度過這個月的發情期,綱吉開心的擁抱XANXUS,謝謝他幫忙自己處理公文。

寵愛妹妹的XANXUS會幫忙出手解決一些事情,這點綱吉很清楚,自然不會多說什麼,XANXUS揉揉綱吉的頭,希望她這次可以順利懷上孩子,雖然他對六道骸很有意見,不過基於妹妹喜歡他也沒多說什麼。

史庫瓦羅拍拍骸的肩膀後就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和XANXUS一起回去瓦利亞處理事情,看見這樣的情形綱吉只是笑笑地沒有多說什麼,畢竟自己的兩位兄長對自己的丈夫很有意見。

「哥哥,這兩個星期謝謝你幫我。」綱吉開心的和XANXUS說著。

「這是我應該做的,我的小姑娘長大了。」XANXUS聞到綱吉身上的費洛蒙只是這樣說。

「因為我已經是成年人,但是我還是哥哥的小妹妹。」綱吉很清楚自己很依賴XANXUS。

「我的小女王,妳可是我的寶貝。」綱吉永遠是XANXUS最寶貝的妹妹。

「小綱就麻煩你。」史庫瓦羅拍拍骸的肩膀。

「是。」骸聽見這句話不好多說什麼。

等到XANXUS和史庫瓦羅離開後,骸把綱吉抱在懷裡,他只能蹭蹭自己最愛的人,他知道XANXUS和史庫瓦羅對自己很有意見,難免每次看到自己會有點小小的意見在。

綱吉拍拍骸的背部什麼話都沒有說,任由對方和自己撒嬌,難得可以看見自己丈夫撒嬌的樣子她當然會很開心,畢竟自己很少會看見丈夫撒嬌的樣子,她的丈夫在其他人的眼裡可是很堅強的人。

等到骸充電完畢之後才放開綱吉,然後陪著妻子處理家族裡面的事情,有一堆事情要處理,里包恩進入首領辦公室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把文件交給自己的首領之後就離開。

「里包恩老師,這些是?」綱吉對於自己的家庭教師很尊敬。

「XANXUS已經把上次的家族的事情給處理好,同盟家族要開會,妳需要出席。」里包恩只是這樣說。

「我會好好處理,謝謝你,里包恩老師。」綱吉微笑地說著。

「不客氣。」里包恩對於綱吉的印象很好,他也很喜歡這個學生。

不過綱吉知道家族裡所有的人包含自己的守護者以及家庭教師里包恩都對骸很有意見,他們不懂為什麼九代首領會把綱吉許配給骸,畢竟當年骸做的事情真的讓所有黑手黨世界驚天動地。

或許是因為他們兩人是高匹配的性別,哨兵嚮導的力量也很符合匹配程度,高程度的匹配讓九代首領把自己最疼愛的養女許配給這位黑手黨世界人人聞風喪膽的惡魔,六道骸第一次見到綱吉感到很訝異。

不過也幸好骸沒有把所有的黑手黨滅掉之前就來到彭哥列,認識綱吉後完全效忠彭哥列,聽說是九代首領的守護者直接把他們三個撿回來,很多同盟家族都很訝異九代首領會收養這個孩子。

每次開會都會抱怨一下,不過後來看見骸已經恢復很好的樣子自然不需要太過擔心,有綱吉在身邊他根本不能做出什麼動作來,綱吉是骸的天使,把他帶出黑暗,走過這一切後恢復成一般人一樣。

「充電完成了嗎?我需要去批改文件囉!」綱吉微笑地告訴骸。

「好,我充電完了。」骸恢復正常後陪著綱吉處理文件。

「別在意,骸以前做的事情讓人驚訝,哥哥他們才會這樣。」綱吉捏捏骸的臉頰。

「我沒在意這麼多,兩個星期前的任務讓我有點疲乏而已。」骸抓起綱吉的手親吻著。

「那麼,過幾天的會議陪我去吧!」綱吉調皮地笑著。

「遵命!我的女王。」骸很樂意陪著自己的妻子去參加會議。

同盟會議當天綱吉帶著自己的丈夫骸去參加,迪諾看見這樣的情形沒有多說什麼,自己也拐到雲雀來參加這個會議,沒有人知道雲雀到底是分化成什麼性別,只有迪諾知道而已,

至於他們兩個到底是因為性別結合還是哨兵嚮導的結合熱而結合沒有人知道,至少綱吉知道他們兩人已經有打算孕育孩子,只是不知道是由誰生下那個孩子就是。

在綱吉的印象中雲雀應該是Beta,但是她對於跳馬迪諾的性別沒有太大的印象,畢竟每個人都要健康檢查,守護者的健康檢查報告或送到她的手上,自然知道雲雀是什麼性別。

綱吉挽著骸的手參加這次的會議,與其說這是會議不如說是個舞會,同盟家族各自交流是很正常的事情,每個人都戴上隱藏費洛蒙的工具,以免自己的費洛蒙散發出來讓別人受不了,不過還是有些淡淡的味道在。

「骸,迪諾哥哥的性別到底是哪個啊?我記得恭彌哥哥是Beta。」綱吉悄悄的和骸說著。

「應該跟我一樣是Alpha,只是不知道是哨兵還是嚮導,我記得沒錯小麻雀是哨兵。」骸很清楚雲雀跟自己一樣是哨兵。

「搞不好是嚮導吧?跟我一樣,可是迪諾哥哥又強的不可思議。」光是這點就讓綱吉很疑惑。

「嘛!誰知道呢!小麻雀喜歡就好,更何況有人可以制服小麻雀也不錯。」骸親吻愛妻的臉頰。

骸的動作讓綱吉害羞不已,用拳頭輕輕的敲了一下丈夫的胸口,然後才和他一起去拜訪同盟家族的首領,迪諾看見綱吉和骸一定會跟他們打招呼,雲雀看見這樣的情形沒有多說什麼,只是乖乖站在迪諾的身邊。

看見迪諾和綱吉寒暄的樣子骸和雲雀沒多說什麼,雖然雲雀很想要和骸動手打架,可是要是真的打起來他們的首領會用嚮導的能力壓制他們,更不用說迪諾也會用自己的方式懲罰他。

寒暄完畢之後骸和綱吉又繼續去和其他同盟家族的首領交際,利益至上的黑手黨家族一定會想要得到很好的利益,有時候綱吉很討厭和這些老奸巨猾的傢伙交談。

如果綱吉不耐煩的話骸會插嘴處理這些事情,畢竟骸在黑手黨的世界打滾的時間比綱吉還要長,自然有辦法對付這些老奸巨猾的傢伙,身為丈夫的他可不容許有任何人欺負自己的愛妻。

「跟那些人打交道好累!迪諾哥哥真厲害,應該要讓哥哥來的。」綱吉不免想要抱怨一下。

「這樣的話可就不是一個及格的黑手黨首領喔!親愛的綱吉。」骸偷偷親吻綱吉的臉頰。

「你不是很討厭我成為黑手黨首領,這次怎麼這樣說。」綱吉把手環繞在骸的脖子上跟他一起跳舞。

「呵呵!因為我知道我的天使很喜歡彭哥列家族,所以捨不得放下我們。」骸很樂意帶領綱吉一起跳舞。

「這樣說是沒錯啦!可是我討厭和那些人打交道。」綱吉小小聲地說著。

「有困難我會出手幫忙,別擔心。」骸會給綱吉勇氣和信心。

有時候綱吉會很開心自己的伴侶是骸,如果沒有他在身邊的話自己不可能撐到這時候,當初自己被選擇成為十代首領這件事讓綱吉很訝異,她從沒想過自己會當上首領,她一直認為是自己的哥哥XANXUS接手這個位子。

當九代首領宣布這件事後其他的候選人沒有太大的意見,上面的兄長們都沒有意見綱吉也不好多說什麼,接手首領的位子後她被逼得馬上結婚,這點讓她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骸一直待在自己的身邊陪伴自己,綱吉很慶幸自己擁有這樣好的丈夫,不然的話自己肯定撐不下去,XANXUS會出手幫忙她一些事情,更不用說她有很好的守護者們。

這些守護者會幫忙她處理一些事情,綱吉很高興自己有這些朋友,更開心自己的丈夫也會幫忙自己,這一切讓綱吉真心的覺得自己很幸福,有朋友和摯愛的丈夫以及兄長在身邊,她真的很幸福。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