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鳴人有印象起自己就一直被木葉最強大的兩個人撫養長大,身邊只有千手家族和宇智波家族的哥哥們和有血緣關係的姊姊雪子,在這個有六個性別的世界中,忍界之神的千手柱間分化成Omega,而宇智波斑這位忍界修羅分化成Alpha。

互補性別的他們成為宇智波和千手家族的聯姻,他們的弟弟千手扉間和宇智波泉奈也各自分化成Alpha和Omega,成為另外一對兩大家族的聯姻對象,各自掌握宇智波家族和千手家族的一切。

玖辛奈是柱間的表姊,和丈夫水門的感情很好,兩人分化為Beta,生下一子一女後因為任務的關係而意外過世,水戶對於姐姐的離開很難過,因此拜託表哥柱間收養雪子和鳴人,成為他們家最小的弟弟、妹妹。

「柱間大哥!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你這次第二胎脈象不好,為什麼不給我好好地躺在床上安胎?」雪子氣呼呼地推開和室的門大聲吶喊。

「小雪,別這樣嘛!待在房間裡安胎很無聊。」柱間看見小妹生氣的樣子馬上閃躲。

「你再這樣我就要叫斑哥好好的看著你,真不行我就叫扉間二哥來幫忙。」雪子內心對自己訴說三遍說眼前的傢伙是自己的哥哥、是孕夫不能打。

正在隔壁房間玩耍的晴彥和鳴人聽見雪子的怒吼馬上抱在一起,宇智波和千手家直系的血親是住在一起,不分你我的住在一起玩在一起,雪子是這群人裡面唯一的女性,唯一的妹妹,這群兄長們超級寵愛她。

更不用說這個家最小的鳴人太過可愛,因此家裡的所有人都很寵愛他,尤其是斑更是寵愛他,比自己的兒子晴彥更是寵愛他,光是這點讓晴彥吃醋很久,不過他們叔姪兩人的感情還是很好。

鳴人和晴彥的歲數差不多,兩人幾乎是從小玩在一起,在外面可以說是形影不離,讓同是宇智波一族的佐助吃醋很久,沒想到自己喜歡的人身邊有個同為自己族裡的人,而且還是火影家的兒子,佐助對這件事情怨懟很久。

「小雪,我會乖乖的養胎,不要生我的氣嘛!」看見妹妹不爽幫自己扎針的樣子柱間馬上和她撒嬌。

「為了你肚子裡的孩子好,不要給我亂跑,賭場什麼的都不准去,現在斑哥是火影,不要老是讓他傷腦筋。」雪子很用力的捏了柱間的手。

「啊!痛!我知道了。」柱間喊完馬上摸摸自己的痛點。

「繼續亂跑嘛!小心我直接把這個房間冰起來。」雪子拿出冰針威脅自家大哥。

柱間看見妹妹雪子一臉那種“跑嘛!你有種再跑嘛!”的表情打了寒顫,眼前的小姑娘可是少見的冰遁忍者,實力真的不可小看,雖然才十歲的年紀已經在忍界聲名大噪,連自己都不敢反抗她。

斑看見雪子威脅自己丈夫的樣子苦笑,看樣子柱間又不好好的安胎,老是跑來跑去讓人傷腦筋,家中的家忍不得不請出雪子來幫忙,晴彥和鳴人從斑的背後探頭看房間裡面的情況,然後才抬頭看斑。

斑摸摸兩個孩子的頭不多說什麼,柱間這胎是雙胞胎,由於是雙胞胎的關係脈象不太穩定,偏偏他又不喜歡安靜的養胎,往往最後就是醫療忍者追著他跑,雪子就是那群醫療忍者之一。

看見雪子已經放鬆的樣子鳴人馬上跑過去抱她,雪子摸摸自己弟弟的頭後瞪了一眼警告柱間,要是看見他再亂跑的話,自己就會拿出強制手段來安置他,看見妹妹的眼神柱間安靜不說話,窩在斑的懷裡不敢說話。

「斑哥,大哥就交給你,我帶鳴人和晴彥去找卡卡西哥哥。」雪子覺得自己一定要出門透透氣,不然她想出手打人。

「小雪……」柱間委屈的看著自己的寶貝妹妹。

「我們三個會去帶土哥哥家用晚餐,我現在不想看到大哥你。」雪子拉著鳴人和晴彥的手離開。

「你喔!別老是惹小雪生氣。」斑看見這樣的情形感到很無奈。

「我又不是故意的……」柱間很委屈的看著自己的丈夫。

柱間一臉委屈的看著自己的丈夫,斑看見這樣的情形很無奈,只是苦笑的伸出手摸摸自己的丈夫,斑當然知道雪子為什麼會生氣,柱間這樣不愛護自己的身體讓她很不高興,即使她知道柱間是醫療忍者也是一樣。

柱間老是仗著自己是醫療忍者的身分不太顧及自己的身體,更不用說他對於仙人體很有信心而忽略自己的脈象不是很好,氣的同樣身為醫療忍者以及是仙人體的雪子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自從柱間懷孕後基本上每天都把雪子氣的七竅生煙,不爽的雪子乾脆帶著弟弟和姪子離家出走,把文件處理完的斑從火影樓回家後看見這樣的情形也很無奈,長老把雪子派在柱間的身邊盯著他,讓她無法出任務自然會不開心。

晚上扉間、瓦間、板間看見餐桌上少了三個人在內心中嘆氣,齊齊的瞪著柱間,他們家的大哥又把自家寶貝小妹氣走,看樣子不安分的柱間需要好好的懲罰一下才可以。

宇智波家的兄弟對此也感到很無奈,泉奈沒有作聲不代表不生氣,更不用說斑也很無奈,二弟悠生、三弟夏、四弟蒼太也感到很無奈,小陽光不在家飯都不好吃,或多或少會埋怨柱間。

「都跟你說過多少次了,大哥你不要再把小雪氣到離家出走,算我們拜託你,可以好好待在家裡養胎嗎?」扉間已經不想要多說什麼。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待在家裡很無聊嘛!」柱間把自己埋入斑的懷裡。

「千手木頭,不要太過分,要不是看在你現在是孕夫以及是斑哥的伴侶,我真的會想要出手教訓你。」泉奈真的很生氣很想罵人。

「好了,先把晚餐吃完,其他的事情等下再說。」斑對此想要嘆氣。

在旗木家的雪子和鳴人以及晴彥很開心,卡卡西跟鳴人玩了起來,晴彥跟著帶土玩在一起,他們過來的時候剛好帶土和凜也過來拜訪,伊魯卡留他們在家裡吃晚餐,順便幫雪子順毛。

伊魯卡和凜當然知道雪子是在生什麼氣,伊魯卡在扉間身邊幫忙很久的時間,和宇智波一族的鏡是同樣的地位,凜是醫療忍者,偶爾會去千手家幫忙,自然知道雪子在氣什麼。

現在他們的小妹妹需要順毛,雪子炸毛的樣子雖然很可愛,但是不管怎樣還是需要好好順毛才可以,帶土讓晴彥去找凜玩耍,自己走到雪子的身邊抱著她,幫她順毛。

凜開心抱著晴彥這個孩子,這個可愛的孩子和鳴人一樣可愛,簡直就像是柱間小時候的翻版,不過還是可以看的出來他有斑的影子,帶土和凜很喜歡這個孩子,偶爾會幫忙帶他。

卡卡西和帶土是Alpha,伊魯卡是Omega,凜是Beta,宇智波一族的人沒想到帶土會愛上是Beta的凜,表白過後他們兩人的感情很好,卡卡西和伊魯卡是從小就註定好是未來的伴侶,分化知道性別後更是開心不已。

「小公主,別生氣,下次有任務再帶妳去。」雪子是帶土的寶貝小公主。

「嗯。」雪子只想窩在帶土的懷抱中。

帶土摸摸雪子不多說什麼,雪子早已經分化好性別,是個Omega,總有一天會找到自己喜歡的人和他在一起,帶土知道族裡的小孩子有幾個很喜歡雪子,現任族長富嶽家的大兒子鼬就很喜歡她。

不過現在雪子對於任何人沒有太大的興趣,不過應該說她對很多事情都興趣缺缺,對任何人事物都很冷淡,只有在親近的人面前才會有喜怒哀樂的表現出現。

躺在帶土懷裡的雪子心情總算好一點,任由帶土用手梳著自己的頭髮,卡卡西正在教導鳴人和晴彥一些忍術,伊魯卡和凜開心的聊天,晚餐過後這樣溫馨的情況很常上演。

扉間在晚餐過後來旗木家接人,對於自己的大哥他實在是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由於雪子很出色的關係千手家族的長老會把一些事情交給她處理,他們即使不滿長老們的做法雪子還是乖乖地接受下來。

因此柱間又不乖乖的養胎讓雪子感到很煩躁,這幾天可以幫忙雪子的水戶又不在村子裡,這讓雪子身心俱疲,扉間當然能夠理解小妹的心情,當年他也是這樣被柱間氣的身心俱疲。

「扉間大人,您來接小雪、鳴人、晴彥他們回家嗎?」伊魯卡看見扉間過來微笑地問著。

「對。」扉間對於自己的助手語氣會比較好。

「二哥、二舅舅。」鳴人和晴彥馬上跑出來抱扉間。

「好啦!小公主,不要生氣,和扉間大人回去,下次有任務我會找妳。」帶土抱抱雪子安撫她的情緒。

「好,謝謝你,帶土哥哥,我最愛你了。」雪子親吻帶土的臉頰後跟著扉間一起回家。

回到家雪子直接回房間去,鳴人和晴彥看見這樣的情形很疑惑,抬頭看扉間的表情後更是疑惑,扉間什麼話都沒有說只是笑笑地把兩個孩子送回房間去睡覺。

第二天雪子依舊去幫柱間診脈,一臉冷冰冰的樣子讓柱間不敢說話,他想要和自己的寶貝妹妹和好,斑出門前千交代萬交代要自己一定要和雪子和好才可以。

確認好柱間的脈象後雪子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跟以往一樣幫他針灸穩定肚子裡的孩子的情況,把東西收好之後雪子準備要離開,她已經不想要管柱間,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就好。

看見這樣的情形柱間很著急,只是把雪子拉到自己的懷裡抱著,這個動作讓雪子嚇到,她很怕傷害到柱間肚子裡的孩子,氣的想要開口大罵自己的大哥,但是看見他委屈的眼神後又說不出來。

「小雪,對不起嘛!不要生氣,好不好?原諒我,好不好?」柱間的聲音是那樣的委屈。

「如果大哥你乖乖、好好的養胎,我就原諒你。」雪子知道自己根本拿柱間沒有辦法。

「我會乖乖的養胎,不會再讓妳擔心。」柱間馬上答應雪子。

「你給我好好的養胎,不要讓大家傷腦筋。」雪子只想要嘆氣。

看見妹妹原諒自己柱間很開心,雪子和鳴人之所以會被收養到千手家還有一個原因是他們的父親波風水門是千手一族的分支,水門的母親是佛間的姊姊,這也是為什麼佛間會在過世前收養他們。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