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是打算要把他們過繼在柱間的名下,後來佛間還是決定讓他們成為自己的孩子,千手直系血親家需要一個女孩子,這四個兒子需要一個女孩子來管管他們,最傷腦筋的還是柱間這個大兒子。

陪著柱間吃飯的雪子吃著家裡準備的肉丸子,她喜歡吃肉丸子,斑不知道為什麼今天把鳴人和晴彥帶走,鳴人與其說是弟弟不如說更像是兒子,大概是有閒時間想要教導他們兩人因此今天只有雪子陪著柱間吃午餐。

每次佐助看見火影家的晴彥陪在鳴人身邊很吃醋,鼬看見這樣的情形笑笑的不多說什麼,不過他自己也不好多說什麼,畢竟想追求雪子到現在卻沒有任何的結果,對方只是把自己當成一般的族人在相處。

把午餐給吃完之後雪子陪在柱間的身邊不多說什麼,柱間伸出手摸摸妹妹雪子的頭,肚子裡的胎兒只有妹妹在身邊才會安分許多,當然斑回來陪在自己身邊的時候也會安分許多。

「聽帶土說鼬很喜歡妳,要不要試著去接受看看?」柱間突然提起這件事情。

「等大哥你生完這胎後再來說,長老們要我盯著你,我能怎麼和他交往。」雪子對此感到很無奈。

「哈哈,我會乖乖的,別這樣啦!」柱間聽見雪子說的話馬上討好她。

「是、是、是,給我好好養胎,不喜歡吃藥就好好的養著。」雪子雖然很無奈也無法多說什麼。

帶土的母親是田島的妹妹,算是斑的表弟,由於父母親過世的早,帶土幾乎是被田島帶大的孩子,和斑他們五兄弟一起長大的孩子,算是他們家最好的孩子,和卡卡西、凜一樣是水門的學生,自然非常疼愛雪子和鳴人。

對於這位像是兄長又像是老師的水門過世卡卡西、帶土、凜很傷心,這位少見的天才在忍界被稱為金色閃光,雖然飛雷神術是扉間發明的,但聽說是和水門一起研究發明的,聽說要是金色閃光會沒命,忍界中只要遇到水門就閃遠一點。

誰也不知道水門和玖辛奈到底是怎麼過世的,連玖辛奈的妹妹水戶也不清楚,儘管如此他們還是決定好好的照顧雪子和鳴人,這兩個可愛的孩子是無辜的,而且不知道為什麼尾獸們很喜歡這兩個孩子。

水戶踏入千手領地後直接走到屋子裡去找人,看見水戶怒氣沖沖的樣子柱間很想找地方躲,雪子優雅地喝了一口綠豆湯,夏天果然就是要喝綠豆湯,她才不想要管水戶和柱間的事情。

「聽說我不在的這幾天你又溜了,是不打算要孩子了,是嗎?」水戶說話的氣勢讓柱間很想逃。

「我沒有……」柱間想要幫自己辯解。

「沒有,還把小雪氣到差點離家出走,嗯哼!你是忘記千手一族的醫療忍者有多恐怖了嗎?」水戶很想要教訓眼前的人。

「我不是故意的……」柱間委屈的看著水戶。

家忍走過來在雪子的耳邊說話,雪子只是擦擦嘴巴後起身離開,水戶要怎樣教訓柱間她不想管,現在要去處理的是家裡的孩子,扉間和泉奈的孩子可不像晴彥、鳴人那樣好安撫,自己需要去安撫那個孩子。

三歲的奈奈看見雪子過來馬上大哭,看見這樣的情形雪子只想嘆氣,看樣子他們家任性的小公主又為難其他人,雪子抱起她拍拍背部安撫著,奈奈趴在自己最喜歡的姑姑身上不多說什麼。

由於兄長們都有自己的孩子,雪子只要有時間會幫忙他們帶孩子,造成家裡的孩子只要任性起來都會找雪子去安撫,尤其是扉間家的千手奈奈,她的個性比較像她的Omega父親泉奈。

加上奈奈有是所有孩子中唯一的女娃,難免被大家寵到有些驕縱的情形出現,這讓雪子不得不感嘆說直系血親的Y基因太過強大,晴彥那一代的孩子幾乎沒有幾個女娃,不管是悠生、夏還是蒼太的孩子都是男的。

更不用說扉間和泉奈的三個孩子中,前兩個也是兒子,板間和瓦間的孩子也是一樣,只有扉間和泉奈最小的孩子是個女娃,現在大家就關注柱間肚子裡的孩子,全部都希望是龍鳳胎,以脈象來看有可能其中一個是女孩子。

「愛哭鬼奈奈,妳又做什麼事情讓紗羅傷腦筋。」雪子把奈奈抱起來安撫。

「我瞇有七負紗羅。」奈奈口齒不清的說著。

 

「小愛哭鬼。」雪子摸摸她的頭不多說什麼。

「我才不是愛哭鬼。」奈奈氣呼呼地看著雪子。

聽見這句話雪子只是捏捏奈奈的臉頰,然後抱著她去找柱間和水戶,幾個孩子年紀都剛好上學的年紀,鳴人和晴彥明年也會進入學校讀書,要不是斑和柱間太晚生孩子,他們的孩子不會這麼小,是家族裡最小的孩子。

當初悠生追求水戶很久的時間,好不容易讓水戶點頭答應願意嫁給他,雖然他們兩人是同為Alpha,卻還是孕育有兩個孩子,水戶的女性器官可沒有退化,自然可以幫悠生孕育孩子。

他們家剛好是兩個兒子,兩個孩子年紀和雪子差不多,大兒子友信是紅頭髮所以跟著母親水戶姓漩渦,二兒子友樹跟著父親姓宇智波,只是大家會稱友信為紅頭髮的宇智波。

水戶很認真地看著柱間,這位前任的未婚夫實在是很讓人傷腦筋,常常會把同為千手一族的綱手氣到不行,連帶綱手的弟弟繩樹也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身為千手一族的三把手的桃樺知道自家族長有多麼令人傷腦筋。

桃樺嫁給宇智波家的三把手火核,兩人同為Beta感情很好,從以前不打不相識到現在相愛到不行讓人感到很訝異,是宇智波泉的父母親,對於自家女兒他們可是很放心。

「我只是出個任務而已,你就可以把小雪氣到離家出走,真的很受不了你。」水戶吃著自己的綠豆湯。

「待在家裡很無聊嘛!所以才……」柱間縮縮自己的脖子不敢多說什麼。

「下次再讓我聽到你又溜了,不好好的在家裡養胎,看看我怎麼教訓你。」水戶把綠豆湯吃完後說說出威脅的話。

「是。」柱間乖乖點頭答應,他可不想被家裡所有人圍毆。

「水戶姊,任務好玩嗎?」雪子抱著奈奈坐下來陪他們聊天。

「還不錯,簡單到有點無聊,出門前悠生還擔心太多。」水戶不免想要抱怨一下自己的丈夫。

「嘛!悠生哥會擔心妳嘛!妳可是他的寶貝妻子。」雪子很清楚家裡的兄長們都很愛自己的另外一半。

水戶知道雪子早早就從學校畢業,很早就考上上忍,斑有在想要不要把她安排到暗部裡面,這件事情還需要大家一起商量,斑可不能自己作主,這樣的話會被家裡的人圍毆。

不過性子冷淡的雪子很少會和人交集,連同族裡的同齡孩子幾乎也不太玩在一起,反而是和犬塚一族的犬塚花很好,有時候同齡的泉很想要和她打招呼的時候,一下子就沒看見雪子,這讓泉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鼬很喜歡雪子可是很難和她碰面,偶爾也是說說話就離開,這常常讓鼬很失望,畢竟是自己喜歡的女孩子,怎麼樣都希望可以和她多相處,這點讓家裡的人所有的人都在觀望。

可惜現在的發展讓他們的賭局還沒有結果,除了鼬和雪子的賭局以外,佐助和鳴人的賭局也正在開盤中,可愛的鳴人到底會不會被佐助給追到手還不知道。

「把奈奈放在家裡沒關係嗎?那孩子可是很讓人傷腦筋。」泉奈抱著鳴人擔心的問著扉間。

「有小雪在不需要太過擔心,而且還有紗羅會照顧她。」扉間對於女兒傷腦筋的個性不想多說什麼。

「泉奈,既然你擔心的話就回家看看,水戶現在應該在家裡。」悠生把晴彥放在肩膀上哄著。

「擔心就回家,順便幫我盯著柱間。」斑相信水戶和雪子不會讓柱間亂跑,但他還是會擔心自己的丈夫。

被兩位兄長說服後泉奈乾脆回家去看看寶貝女兒的情況,要走之前斑接手抱過鳴人,讓悠生帶著兩個孩子去玩耍順便練習忍術,然後繼續和扉間處理一些事情。

悠生帶著鳴人和晴彥來到南賀川附近練習忍術,鼬剛好帶著弟弟佐助一起過來練習忍術,悠生看見這樣的情形招招手要他們過來一起練習忍術,友信和友樹也出現在他們的面前一起練習忍術。

鳴人看見佐助很開心,馬上撲過去抱他,被喜歡的人擁抱佐助感到很訝異,他沒想到鳴人竟然會抱自己,可愛的小陽光讓人很喜歡,鳴人會拉著佐助嘰嘰喳喳的說許多事情,可以感受的出來兩人的感情很好。

「佐助、佐助,我好想你。」鳴人開心地擁抱他。

「我也很想你。」佐助因為鳴人這個動作而臉紅。

「鳴人真的很喜歡佐助呢!」友信看見這樣的情形說。

「佐助每次都會跟我搶鳴人,討厭!」晴彥嘟著嘴說著。

「呵呵,晴彥也很喜歡鳴人。」友樹摸摸晴彥的頭。

「對斑大人來說鳴人比較像兒子。」鼬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

泉奈回到家後看見奈奈被雪子抱在懷裡,大概知道自家寶貝女兒又為難紗羅,他伸出手捏捏寶貝女兒的臉頰,對於奈奈的個性很像自己泉奈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扉間對女兒可是非常的寵愛。

扉間和泉奈不僅僅只有奈奈這個孩子,他們的前兩個兒子一個是宇智波鏡和宇智波止水,這個最小的孩子是意外得來的孩子,自然是從父姓,未來要是有孩子的話還是姓千手。

大概除了悠生以外其他人不排斥多生幾個孩子,畢竟除了他以外其他人都是Alpha和Omega結合,他和水戶也在考慮要不要生一個女孩子,只是一切都還在計畫中。

傍晚玩得很開心的鳴人撲到雪子的懷裡,看見這樣的情形雪子只是摸摸弟弟的頭沒有多說什麼,鳴人告訴她自己和佐助見面,也有見到鼬,除了友信和友樹以外鏡和止水也有過去跟他們玩。

聽著弟弟開心的分享自己的事情雪子微笑,鳴人會把每天的事情告訴雪子,他知道雪子現在不太能離開家,所以會把自己遇到的大大小小的事情跟姐姐分享。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