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找到黑絕出沒的地帶後,他們開始搜尋黑絕的存在,誰都沒想到泉奈竟然跟在他們的後邊,直到發現黑絕後他們開始準備要封印它,結果泉奈被盯上準備當宿主。

扉間看見這樣的情形馬上出手救下泉奈,用自己前陣子研發的飛雷神術救她,雪子把握機會和水戶、水泉一起封印黑絕,這個封印術幾乎耗盡她們三個女孩子的查克拉。

封印過後雪子幾乎昏了過去,鼬看見這樣的情形馬上去抱她,才十二歲的雪子操控這樣複雜的封印術當然會昏過去,水戶和水泉馬上過去看看雪子的情況,這個小女孩雖然才十二歲卻是個很出色的忍者。

「妳亂跑出來做什麼,妳知不知道妳差點死掉?」扉間放下泉奈後馬上罵她。

「我又不是故意的,誰叫你最近偷偷摸摸做很多事情,又不幫忙斑哥他們策劃事情,我當然要跟蹤你看看是在幹嘛。」泉奈不開心地罵著扉間。

「妳!小笨蛋,妳知道嗎?要是妳出事情我會很難過的,笨蛋!」扉間一時不知道要怎麼說,只好說出自己的心聲。

「我……」聽見扉間的心裡話泉奈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抓到黑絕後扉間有個很好的研究材料,其他人依舊在操辦建立村子的一切,雪子需要好好休息,鼬這幾天一直陪在她身邊,他們兩人感情很好不需要太過擔心,佐助和鳴人很開心可以玩在一起。

有卡卡西和帶土以及凜和伊魯卡幫忙,建立村子的速度開始快了起來,卡卡西和伊魯卡很開心有了村子的雛形,就算不是記憶中的村子他們也不會在意那麼多,只要可以和心愛的人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帶土和凜更不用說,團藏害死了他們最愛的水門老師,也差點讓他們在第三次忍界大戰中出事,自然會想辦法幫忙斑和柱間,絕對不會讓這些事情在未來再次發生,被追殺的感覺真的很不好受。

經歷黑絕的事件後扉間和泉奈的感情越來越好,兩人開始交往讓大家跌破眼鏡,斑差點沒有去找扉間算帳,好在悠生、夏、蒼太馬上阻止自己的大哥,以免他把人家打死。

這幾年的時間他們雖然分隔兩地,不過大家還是會偷偷見面,村子有了雛型之後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卡卡西和帶土一定會好好的幫著斑和柱間,盡量讓事情往好的方向走。

誰也不想要再次經歷當年的那件事情,既然命運決定讓他們留在這個時代,他們就在這個時代努力過生活,拋開那些過去擁抱一個美好的未來,這或許是為什麼卡卡西、帶土等人會安心的在這裡生活。

「或許我們有機會可以阻止木葉變成團藏的囊中物,感覺蝴蝶效應開始了。」卡卡西把紅豆糕拿給自己的隊友吃。

「如果真是這樣,小公主和鳴人會過得很好,宇智波一族也不會滅亡,說不定老師也不會有事。」想起水門的事情帶土心情就不爽。

「搞不好我們也見不到以後的事情,我們也只能努力阻止我們當初學習到的歷史錯誤。」伊魯卡不知道要怎麼說。

「至少以後的發展會很好,我們的生活也無虞,這樣就夠了。」凜覺得大家在一起生活才比較重要。

卡卡西摟著伊魯卡不多說什麼,的確只要和自己心愛的人一起過生活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帶土牽著凜的手不多說什麼,他們什麼話都不會多說,經歷被團藏追殺的事情後,好不容易撥雲見日當然要和心愛的人一起生活。

止水抬頭看天空沒有多說什麼,雪子在房間裡休息睡覺,查克拉用盡之後需要好好的休息,鼬在旁邊照顧她,現在沒有分宇智波和千手,他們一群人總算可以住在一起,佐助和鳴人很開心可以住在一起。

不過止水很無奈的事情是,家裡全部都是有伴侶的人,而自己是唯一的單身者,身為單身狗的他老是被其他人閃,害的他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覺得自己應該要去找一個伴侶才對。

「怎麼連佐助和鳴人也放閃光,閃瞎我一個人的眼睛。」止水看見佐助和鳴人玩在一起的樣子苦笑。

「你好,止水,我可以進去屋子裡看小雪嗎?」水泉對止水揮揮手問著,她還滿喜歡眼前的人。

「可以啊!小鼬現在正在照顧小雪。」止水看見有客人馬上進入屋子裡拿茶水和點心給水泉。

「我就恭敬不如從命啦!」水泉笑笑地進入屋子裡。

「佐助、鳴人,吃點心啦!」止水往院子裡的兩個孩子大叫。

「好!馬上來!止水哥。」聽見可以吃點心鳴人一秒拉著佐助進入屋子裡。

「等等!鳴人。」突然被這樣拉著佐助差點反應不過來。

看見有客人佐助和鳴人微笑地打招呼,止水把茶水和點心拿給他們吃,看見點心鳴人很開心,和佐助一起吃起今天的點心來,看見這樣的止水很開心,逃過追殺後他們來到戰國時代,後來被這裡的宇智波一族的人給收養。

和平的時代到來後止水慶幸自己來到這裡,他不想要回到那個木葉去,一旦回去肯定又會被追殺,他們守護的是忍者世界中最強大的力量,這股力量他們是不會交給其他人。

水泉進入房間看見雪子正在睡覺,鼬待在她身邊陪伴她。鼬看見水泉沒有任何的表示,只是點頭表示打招呼,水泉也不是這樣的在意,只是利用醫療忍術看看雪子的狀況,水戶可是很關心雪子,要水泉一定要確定她的狀況。

「小鼬?」雪子像是被吵醒的樣子慢慢喊人。

「醒了?」鼬看見這樣的情形馬上過去幫忙她。

「好累。」雪子不知道要說什麼。

「水泉姐來看妳,沒事的。」鼬讓雪子靠在自己的身上。

水泉沒想到雪子和鼬的感情這麼好,親密的樣子讓人不知道要怎樣打擾他們兩人,雪子起身坐好和水泉說話,沒力氣的她需要靠在鼬的身上,水泉開始診治她的狀況,貓又現身窩在雪子的懷裡讓他撫摸自己。

這九隻尾獸是查克拉的集合體,也是強大力樣的武器,因此每個人都很想要得到牠們,當年會被團藏追殺也是這個原因,水門和玖辛奈從祭品之力那邊一隻又一隻的收集回來木葉,成為最強大的武器。

不過雪子和鳴人反而對牠們像是家人、寵物一般在照顧尾獸,反而一點也不想把牠們當成武器,因此這個家的人很習慣尾獸們的存在,每個人都把牠們當成家人般的照顧。

這也是為什麼可以見到尾獸們在這個家時不時出現,廣大的院子可以讓尾獸們放風,有時斑和柱間過來找他們的時候會看見尾獸們在院子裡放風,扉間偶爾也會接觸這些尾獸,來研究一下牠們的查克拉。

「身體已經已經恢復很好,看樣子不需要太過擔心,多睡幾天就會恢復過來。」檢查完畢後水泉微笑地告訴雪子。

「謝謝妳,水泉姊。」雪子微笑的看著水泉。

「不過小雪真的很厲害,妳的查克拉是全屬性,這是很少見的,不過妳還是擅長冰遁,比我還要擅長。」水泉摸摸雪子的手說著。

「卡卡西哥哥也是全屬性的忍者,不過缺點是查克拉不算多。」雪子想起卡卡西的缺點微笑。

「呵呵!這樣的話我有辦法幫他解決,不過漩渦一族的查克拉的量真的挺嚇人,這是其他忍者比不上的地方。」水泉摸摸雪子的頭。

「我會告訴卡卡西哥哥,謝謝妳,水泉姊。」雪子很喜歡眼前的女孩子。

水泉離開後鼬讓雪子躺好,現在雪子需要睡眠自己就在她身邊照顧她,鼬照顧女友可是所有的事情都親力親為,讓帶土覺得自己可以照顧自己寶貝小公主的機會被人奪去,差點想要動打自己的小姪子。

有時候扉間和泉奈也會過來找他們,泉奈很喜歡和雪子聊天,吃到伊魯卡親自做的甜點更是高興,凜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笑笑的不多說什麼,斑和柱間也會過來找他們,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一起逗弄鳴人,反而會讓佐助吃醋。

雪子躺下去繼續睡後鼬去外面拿點東西吃,臨走前摸摸又旅的頭讓牠可以陪著自己的愛人,看見鼬走出來的樣子佐助和鳴人拉著他一起過來吃點心,止水送水泉回家暫時不在家裡。

比較大的帶土、凜、卡卡西、伊魯卡出門去處理一點事情,會順便買今天晚餐的材料回來,儘管當初斑和柱間有派家忍過來,可是他們很多事情還是喜歡親力親為,不是不相信任何人,只是單純習慣很多事情自己做。

「姊姊什麼時候會好呢?鼬哥哥。」鳴人吃著鯛魚燒問著。

「水泉姊剛剛看過,大概還需要睡幾天就會恢復。」鼬對於這件事也不是很有把握。

「希望雪姊姊可以快點好起來,這樣的話她就可以教導我們忍術。」佐助很喜歡雪子這位姊姊。

「止水也會教你們忍術,別任性了。」聽見弟弟說的話鼬苦笑。

卡卡西和伊魯卡負責一起去採購晚餐的材料,帶土陪著凜去拜訪千手一族的女性長老,詢問一些醫療忍術外就是要問問有什麼藥膳可以補補身子,雪子幾乎是耗盡查克拉的狀態讓凜想要幫她補補身子,帶土也覺得這是好主意。

家裡的一切幾乎是伊魯卡全部包攬起來,不過她也是出色的忍者,凜也會一起幫忙處理家裡的一切,大家會一起打理這個家,對他們來說即使沒有血緣關係,他們都是一家人。

早在團藏追殺他們後就成為一家人,穿越到戰國時代後也幾乎是一起生活,除了當初不得已分開的那段時間,他們幾乎是在一起,自然已經成為一家人,即使沒有血緣關係也無所謂。

「那個小丫頭的體質很好,不需要煮藥膳補身子,不過生理期方面要幫她補一下才可以。」千手一族的櫻咲長老對凜說到。

「這樣啊!不過我還是想要做一些好吃的藥膳給她吃,小雪畢竟是女孩子,多少要補一補。」凜有些不好意思的說著。

「這幾張藥單給妳,妳自己去研究吧!有問題再來問我。」櫻咲笑笑地告訴凜。

「好的,謝謝您,櫻咲長老。」凜很開心這位長老很樂意給藥膳單給自己。

千手一族的女長老們幾乎都很疼愛雪子和鳴人,對於凜和伊魯卡這兩位女娃也很喜歡,開始培養她們成為醫療忍者,凜本身就有基礎,伊魯卡和雪子則開始慢慢學習,鳴人從小開始接觸以後會很出色。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