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西和伊魯卡在市場裡面買今天的晚餐材料,伊魯卡的手藝是他們家最好的,卡卡西很高興自己的愛人手藝這樣好,大家都很喜歡吃自己最寶貝的愛人做的飯菜,卡卡西對伊魯卡很驕傲。

而且伊魯卡一定會做家裡的人愛吃的材料,連佐助喜歡的番茄也會變出許多不同的料理來,每天晚上會有其中一個人喜歡的菜色,絕對會有飯後甜點,這也是為什麼大家會喜歡伊魯卡的原因。

卡卡西可是很疼愛伊魯卡,只要有時間都會陪在她身邊,鳴人是他們兩人的跟屁蟲,佐助當然也是一樣,卡卡西和伊魯卡一點也不介意照顧他們兩人,畢竟帶土和凜有些事情要處理。

「最近街上好像新開一家拉麵店,明天晚上一起去吃?」伊魯卡和卡卡西在街上逛著。

「好啊!回去和大家說說,小雪應該可以和我們一起出門吃飯。」卡卡西可是很樂意帶大家出門吃飯。

「前陣子任務很多,家裡的積蓄也變多,今天可以吃好吃一點。」伊魯卡突然這樣說。

「買大家喜歡吃的菜色,不快點回去鳴人可是會抗議。」卡卡西笑笑地牽起伊魯卡的手去買菜。

聽見卡卡西說的話伊魯卡微笑,她知道鳴人很喜歡待在他們的身邊,的確還是買好菜之後快點回家,這幾年的時間卡卡西和伊魯卡已經有結婚的打算,帶土和凜當然也是一樣。

早點孕育可愛的孩子說不定會很開心,不過現在正在建立村子的階段,有些事情可能需要慢一點,卡卡西和帶土有自己的考量,凜和伊魯卡當然知道另外一半的意思,自然不會刻意多問。

或許等村子整個建立完整之後,一切塵埃落定之後卡卡西和伊魯卡會結婚生子,畢竟他們改變這些過去讓建村的事情開始提前很多,聽說斑和柱間會在村子建立完畢後結婚,扉間和泉奈的婚姻大概也是這樣。

戰國時代的人幾乎是很早結婚,二十出頭的尚未結婚生子已經算晚,鼬和雪子在這個年紀也可以結婚生子,不過他們決定還是等待村子整個建立完成之後再來說,畢竟建村之前有很多事情要忙。

「我回來了。」卡卡西的聲音傳入屋子裡。

「卡卡!」聽見卡卡西的聲音鳴人馬上跑過去抱他。

「我的小寶貝。」卡卡西開心地親吻鳴人的臉頰。

「嘿嘿!」鳴人很開心自己被卡卡西抱著。

帶土和止水走出來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鳴人可是他們家的寶貝,可愛的樣子讓大家很疼愛,伊魯卡進入廚房忙碌,凜在一旁煮藥膳給雪子吃,趁著空檔也會幫忙一下伊魯卡。

晚餐前雪子醒了過來,緩慢地起身準備去客廳等待今天的晚餐,鼬看見這樣的情形馬上過去幫忙,看樣子他的未婚妻已經恢復的差不多,這讓他放心許多,鼬親親雪子的臉頰,讓對方可以親密地靠在自己的身上。

總算恢復許多的雪子蹭蹭鼬,她喜歡被他抱著,被鼬抱在懷裡讓雪子有種很安心的感覺,兩人手牽手去客廳等今天的晚餐,看見姊姊醒來的樣子鳴人很開心,絕對會和她撒嬌。

斑和柱間各自帶著弟弟扉間和妹妹泉奈一起來蹭飯,突然來了客人讓伊魯卡差點手忙腳亂,凜看見這樣的情形馬上動手幫忙,不然的話今天的晚餐不能準時出現在餐桌上。

「斑哥、柱姬姊。」鳴人抬頭看見是自己喜歡的人馬上開心地打招呼。

「鳴人,妳越來越可愛。」柱間很喜歡揉揉鳴人的臉頰。

「卡卡西,我有事情和你商量,可以借一步說話嗎?」扉間突然這樣對卡卡西說。

「可以。」卡卡西跟帶土使了一個眼色後就和扉間去外面商量事情。

「小公主,身體恢復的怎樣?」帶土把自己心愛的妹妹抱在懷裡。

「已經好很多,帶土哥哥不需要擔心。」雪子親吻帶土的臉頰。

扉間有事情要和卡卡西商量,自己想不透的事情是要和別人商量,卡卡西的聰明才智不需要太過擔心,偶爾鼬也會一起商量事情,不過現在鼬需要照顧雪子,自然沒辦法和卡卡西、扉間一起去商量事情。

卡卡西有把真相告訴過扉間,他覺得根本無法隱瞞是二代火影的扉間,二代火影扉間可是最聰明的忍者,不過卡卡西有告訴過他說他們一群人不打算回去自己的時代,當初的遭遇一點也不想要回去那個時代。

自然不會去研究那些時空忍術,既來之則安之,而現在扉間要和卡卡西商量尾獸的事情,兩個時空的尾獸在他們來到這個戰國時代的時候就融合在一起,尾獸是強大的兵器,是否要怎樣處理需要好好地商量。

六道仙人留下的遺跡在南賀神社,開始萬花筒寫輪眼後卡卡西和帶土記錄這些一切,發現道遺跡有改過的痕跡,才會知道黑絕這個傢伙是幕後黑手,才有辦法抓到他。

「扉間大人,尾獸的事情我不會退讓,小雪不會讓所有的尾獸交給別人。」卡卡西拿了一杯水給扉間。

「我知道,所以我騰出後山的一個部份可以讓尾獸在那邊棲息。」扉間直接告訴卡卡西。

「不,請不用這麼做,這裡已經是郊外,尾獸們已經習慣和我們在一起,院子夠牠們活動。」卡卡西看見九尾被鳴人抱著撸的樣子苦笑。

「看樣子你們已經把很多事情給安排好,這樣的話我就不需要太過擔心。」扉間知道自己說服不了他們。

「很抱歉,扉間大人,我尊重小雪和鳴人的意思,所以不管怎樣我都會遵照她們的意思去做。」卡卡西對於自己老師水門的孩子很疼愛。

「教導你們的老師肯定是很好的人,你們才會這樣疼愛他的孩子。」扉間知道雪子和鳴人是這個家的寶貝。

「因為她們是水門老師的遺孤。」卡卡西摸著杯子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那些事情在這個時代不會發生,別去想太多。」扉間拍拍卡卡西的肩膀。

和卡卡西談論完畢後扉間去找斑和柱間,今天的晚餐已經端在桌上,伊魯卡和凜忙碌地把所有的菜色放在桌上,帶土和止水當然也過去幫忙,雪子想要起身幫忙卻被鼬阻止,其他人也不想要她幫忙。

卡卡西走過來把雪子抱在懷裡,親親她的頭髮後不多說什麼,貓又抬起頭看著這個銀髮男人沒多說什麼,又旅知道這個男人會幫牠們這些尾獸爭取權益,肯定是留在他們的身邊。

牠們這群尾獸不信任柱間和扉間,更不信任宇智波斑,只信任水門和玖辛奈的後代雪子和鳴人,以及那個叫伊魯卡的小姑娘,其他人是附帶信任,至少在這個家不需要擔心太多。

雪子摸摸又旅的頭沒多說什麼,她靠在卡卡西的肩膀上不多說什麼,鼬已經把自己的飯菜給準備好,更不用說又旅喜歡吃的菜色也拿到貓又的面前,大家一起享用餐點。

「小雪,還要嗎?」伊魯卡看見雪子把餐點給吃完後問著。

「給我一碗湯就好,謝謝妳,伊魯卡姊姊。」雪子把湯碗拿給伊魯卡。

「身體恢復好就多吃一點,晚點再吃小凜煮的藥膳。」伊魯卡把味噌湯拿給雪子。

「好。」雪子點頭答應下來。

「九喇嘛,你不要每次都把我的油豆腐給吃掉,剛剛伊魯卡姐姐準備給你很多,你還吃我的!」看見自己盤子裡的油豆腐被吃掉鳴人氣呼呼地看著九喇嘛。

「吵死了,老子想吃就吃,不准叫。」九喇嘛是個很任性的狐狸。

「九喇嘛是個討厭鬼!」鳴人氣呼呼的把自己的餐點給吃完。

「小姑娘就是小姑娘,還是一個乳臭未乾的小鬼。」九喇嘛走去雪子的身邊。

佐助看見這樣的情形想要偷笑,不過要是笑出來的話鳴人肯定會跟自己吵架,只好憋笑地把晚餐給吃完,止水看見這樣的情形只能揉揉鳴人的頭,九尾和鳴人吵架是很常見的情形。

斑和柱間看見這樣的情形也笑了出來,泉奈笑到肚子痛差點無法把晚餐給吃完,扉間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微笑不多說什麼,把晚餐給吃完後鳴人氣呼呼的把又旅抱起來回房間去,表示今天九尾不准回房間去。

把晚餐給吃完的佐助抱起九尾回房間去,他要回去房間好好地嘲笑自己的未婚妻,只要不要打起來佐助和鳴人大家不會多說什麼,鳴人也不會真的和自己的未婚夫打起來,兩人拌嘴是很常見的事情。

吃過晚飯之後雪子必須要回房間休息,晚點還要吃凜親手做的藥膳補身子,本來鼬和止水要扶她回去房間,雪子只是揮揮手告訴他們不需要,她相信斑和柱間過來肯定是要商量事情,自己不需要去聽。

「抱歉,孫,要你幫忙。」雪子看見孫悟空出現在自己的眼前微笑。

「不用對我們這麼客氣。」孫悟空已經覺得這個家的人都是牠們尾獸的家人。

伊魯卡從不會參加他們商量事情的會議,把點心端出來後就拿著點心去房間找佐助和鳴人,凜看見這樣的情形也不多問,決定去雪子的房間照顧她,她們不是不參加而是認為不需要參加,有需要的話會把所有人留下來。

家裡還有一個病人和兩個孩子要照顧,伊魯卡和凜當然是擔當起這個重任,看見這樣的情形卡卡西和帶土沒有多說什麼,桌上除了點心以外還有一些酒水,鼬的面前是果汁,晚點他還要照顧雪子,自然不能喝酒,而且他才十二歲。

止水會淺嚐即止,畢竟自己也沒有大鼬多少,大家開始把酒言歡後開始商量事情,開始討論起建村的制度以及學校的建立等事情,等村子所有的事情安定過後就要開始選火影這個村長,到底是誰要去擔任這個村子的村長。

當然除了學校以外還要建立醫院等設施,忍者們出任務的時候要怎樣安排,光是這些事情就讓他們頭痛,現在千手和宇智波兩族已經開始搭檔出任務,或許也是這個原因火核和桃樺開始談起戀愛。

「櫻咲長老說妳不太需要吃藥膳,不過子宮方面的問題要補一下,似乎是妳的生理期的問題。」凜陪著雪子吃著今天的宵夜。

「好像是我的子宮不是很好,生理期不算太穩定,櫻咲長老才說要趁此補補,不然以後結婚會很麻煩。」雪子把所有的藥膳給吃完。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