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這樣我就要好好幫妳補補才可以,妳和鼬的感情很好,可能會很早結婚。」凜把東西收拾後說著。

「等我們十五歲以後再說吧!現在說還太早。」雪子有些不好意思地看著眼前的姐姐。

凜聽見雪子說的話摸摸她的頭,自己和帶土會在建立好村子後結婚,卡卡西和伊魯卡也是一樣,他們沒有打算避孕,順其自然看看是否有孩子,一切都看緣分繼續走下去。

雪子起身去浴室中梳洗,洗澡、刷牙洗臉過後準備躺床睡覺,當她換好衣服後卻感知到不是這個村子的忍者,她不動聲色的喚出七尾重明,讓牠去屋子附近施放鱗粉,利用秘術‧鱗粉隱之術來隱藏這個家。

客廳的人幾乎是微醉的情況,扉間幾乎沒有感知到什麼,止水和鼬看了一眼之後去外面看看情況,千杯不醉的卡卡西當然也跟著去,聲音輕到沒有打擾到斑和柱間以及扉間和泉奈。

伊魯卡感受到外頭的變動後把兩個孩子抱在懷裡,佐助和鳴人抬頭看伊魯卡沒有多說什麼,不要隨便去外面測試自己的能力,這點佐助和鳴人很清楚,就算他們已經斬殺過敵人也是一樣。

「伊魯卡姐姐。」鳴人用力地抱著伊魯卡。

「沒事,小雪和卡卡西他們會處理好。」伊魯卡摸摸鳴人的頭。

「重明的鱗粉已經環繞在外圍,根本不需要太過擔心。」九喇嘛看了窗外後打呵欠。

「只是不知道是哪國忍者過來攻擊我們。」又旅用爪子抓抓自己的耳朵。

「我比較擔心小雪姊姊的狀況,凜姐姐應該會過去找她。」佐助享受伊魯卡的撫摸。

凜感到不對勁馬上跑到雪子的房間去,看見雪子安靜地坐在房間裡面鬆了一口氣,她不打算去客廳去看其他人的狀況,帶土八成醉倒在客廳中,卡卡西會帶著止水和鼬去處理這個忍者。

自從被宇智波一族知道卡卡西可以承受寫輪眼後,宇智波一族的長老就拉著千手一族的長老開始研究著,扉間甚至抽取卡卡西的細胞來研究,看見這樣的情形卡卡西很無奈也不好多說什麼。

帶土的另外一隻眼睛在救回來的時候讓玖辛奈用禁術給長回來,這種禁術只有漩渦一族的人知曉,當初他們逃亡的時候把很多禁術卷軸給帶出來,這些改良的禁術差點沒有被扉間拿出研究。

不過也從他們的口中知道扉間自己也研發很多禁術,這些代代傳下來的禁術當然是自己留著,至於為什麼卡卡西的身體可以承受寫輪眼而不發瘋這點的確是讓人好奇。

「我讓重明去處理,卡卡西哥哥他們應該已經發現了。」雪子知道自己的查克拉還不夠用。

「先睡覺吧!我會在這裡陪著妳。」凜讓雪子躺床休息。

「好。」雪子乖乖的躺床休息。

「要是明天天氣好的話,跟伊魯卡一起去曬被子好了。」凜幫雪子把棉被蓋好後說著。

「的確床舖和棉被要曬太陽。」雪子蹭了蹭自己的被子後閉上眼睛睡覺。

「是呢!」凜摸摸雪子的臉頰不多說什麼。

沒有什麼動靜之後伊魯卡幫佐助和鳴人把床舖給弄好,哄著這兩個孩子睡覺,佐助和鳴人很喜歡伊魯卡,更喜歡聽她念故事給自己聽,每天晚上會有睡前故事聽當然會很開心。

沒有父母親的他們早已經把伊魯卡視為自己的母親,凜當然也是像他們的母親般在照顧他們,佐助和鳴人很清楚自己的家庭狀況,卡卡西和帶土是擔任父親的角色,努力的支撐這個家。

找到敵人之後鼬讓重明不用繼續用秘術,止水和卡卡西把敵人給打昏帶回去,相信扉間肯定會想要好好的審問這個敵人,畢竟侵犯到別人的領域可不是什麼很好的事情。

抓到敵人之後鼬把自己清理乾淨後回房間,看見雪子已經睡著的樣子微笑,凜在鼬回來房間後就離開,鼬低下頭親吻雪子的臉頰,才爬到自己的棉被裡面抱著心愛的人睡覺。

「今天晚上是不讓人睡覺嗎?」雪子醒了過來後很無奈的說著。

「看樣子是不行,是一般人還是忍者。」鼬打了一個呵欠後問雪子。

「不知道,用水氣感知不到有查克拉的現象,可是又感覺不像是一般人。」雪子現在很想睡覺,她情願是自己的感知能力出問題。

「就當是路人算了,讓重明還是犀犬去處理好了。」鼬有點起床氣又想睡覺的狀況覺得很煩。

對於未婚夫說的話雪子沒多說什麼,只是讓重明和犀犬去處理,兩人倒下去繼續睡覺,又旅伸伸懶腰後用爪子威脅守鶴去看看情況,九喇嘛只是睜開一隻眼睛看了情形後又繼續睡覺,畢竟連鼬都不想去肯定不是什麼大不了的情況。

有本事想要來偷竊尾獸或是禁術的人肯定會被人打回去,況且這間屋子還有九隻尾獸在守護,尾獸們會想要保護自己的家人們,自然會把這些傢伙們給丟出去,守鶴不情願的出去看情況,然後把人打昏帶回來綁著。

家忍們看見這樣的情形沒多說什麼,只是留意他們帶回來的傢伙們,其他的事情不去管太多,晚上睡覺時間誰也不能來打擾,想要打擾的話肯定會被踢出去,忠心的家忍們不會去做任何事情。

這些家忍是他們在戰場上撿到的孩子,有資質的孩子會撿回來訓練當忍者,有一些是宇智波或是千手派過來幫忙的人,今天守夜的只有幾個人,會有人盯著那兩個被綁回來的人。

「半夜又來一個啊!帶土,要怎麼處理?」醒來之後卡卡西看著被綁著的人有兩個很傷腦筋。

「等等問問斑或是柱姬好了,看另外一個搞不好是漩渦一族的人,畢竟是紅頭髮的孩子。」帶土一臉沒睡飽的樣子看著他們。

「咦?紗囉,她怎麼會在這裡?」凜看見紅頭髮的女孩子很訝異。

「好像是半夜被守鶴帶回來的傢伙,闖入我們的領地被小雪感知到。」卡卡西很討厭被吵醒。

「凜,妳認識她?」帶土對於妻子認識這個小女孩很訝異。

「之前去陪小雪去漩渦一族的時候見過幾次。」凜把紗羅帶回客房醫治。

「既然知道她是誰,我就不管了。」卡卡西決定回房補眠。

「另外一個等下睡飽後再來處理。」帶土也決定回去房間補眠。

「我去準備醒酒湯,你們別睡太晚。」伊魯卡探頭告訴卡卡西和帶土。

帶土點點頭後就回房間去,卡卡西擁抱自己最心愛的妻子後才乖乖回房睡覺補眠,這位被打昏的忍者這時候也醒了過來,解開自己手上的繩子後開始想辦法逃出生天,他知道這是火之國的邊境,這家人都是忍者,只是不知道是什麼來歷。

廚房裡伊魯卡煮了四碗醒酒湯給斑、泉奈、柱間和扉間,雖然他們現在還在睡覺,伊魯卡還是會準備好這些東西,這位忍者看見嬌小的伊魯卡以為她的實力是最弱的,打算要偷襲她。

佐助和鳴人還在房間睡覺,醒來的人只有伊魯卡和凜和其他幫忙的家忍,屋子裡有個聲響會把所有人吵醒,這位忍者安靜的在旁邊看著廚房裡的人,想要找出她的破綻。

生理時鐘準時的叫醒止水,他迷迷糊糊地進入浴室中梳洗,然後慢慢地走過去廚房,想要看看伊魯卡準備什麼東西吃,他肚子有點餓,只是沒想到他進入廚房會看見昨天捉到的忍者正在挾持伊魯卡。

踏入廚房的止水看見昨天的那位忍者從背後偷襲伊魯卡,看見這樣的情形他馬上拿出苦無準備對付敵人,伊魯卡被人脅持也沒有任何的恐懼,只是照著對方的作法不動。

止水看見伊魯卡慢慢的從袖子中拿出武器把人打倒在地,他驚呼的看著眼前的狀況,沒想到伊魯卡是這樣的強,不愧是卡卡西的另外一半,止水乖乖的把人給拉出廚房。

「伊魯卡姐姐真厲害。」止水把人處理完畢後去廚房看伊魯卡。

「來到這裡後不小心把身手練的比較好。」伊魯卡把醒酒湯和早餐給做好。

「只能說他選錯地方了。」止水很佩服卡卡西有這樣好的妻子。

「把早餐端到客廳去,等等準備吃早餐。」伊魯卡只是這樣說。

「好。」止水乖乖地把早餐給端到客廳去。

廚房的動靜早就吵醒其他人,佐助和鳴人先衝出房間來廚房看,他們很怕伊魯卡出事情,看見伊魯卡沒事後就去梳洗準備吃早餐,其他人也陸續過來看看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卡卡西看見後氣沖沖地去找人算帳。

凜和帶土直接把人拉走以免那個傢伙會死在雷切之下,雪子和鼬沒多說什麼,只是默默的痛打那位忍者一頓後才去吃早餐,誰要是欺負伊魯卡只有死的份,斑和柱間、扉間和泉奈看見這樣的情形很訝異。

這個家的人連伊魯卡都這麼強,其他人的實力到底在哪裡沒有人知道,佐助和鳴人的實力也不知道在哪裡,他們不打算插手任何事情,村子規畫好之後他們會和一般忍者一樣去出任務。

聽說伊魯卡有打算去學校教導學生,凜會進入醫療體系工作,其他人也會有自己的安排,雪子是有打算看是進入教師體系還是醫療體系工作,佐助和鳴人還小,他們以後的未來會自己決定,止水和鼬可能會進入護衛體系工作。

卡卡西和帶土還沒想到要去哪裡工作,本來卡卡西是在暗部工作,如果真要成立暗部的話他或許會進入暗部工作,帶土大概會成為教師或是帶像是佐助和鳴人這樣的孩子。

「不好意思,昨天給大家添麻煩。」紗羅一臉不好意思地跟大家說聲抱歉。

「沒關係,快坐下來吃早餐。」凜看見這樣的情形馬上讓她坐下來吃早餐。

「帶土哥哥,我想出去走走,可以嗎?」雪子想要出門透透氣。

「當然可以,小公主,不過要讓鼬陪在妳身邊,不要出門太久。」帶土可是很寵愛雪子。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