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幫鳴人洗澡完畢後伊魯卡總是會幫他擦頭髮,以前雪子小時候也是一樣,卡卡西總是會仗著自己懶得擦頭髮習慣讓伊魯卡幫他擦頭髮,看見這樣的情形伊魯卡很頭痛,卡卡西的習慣讓他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因此每次卡卡西洗澡過後伊魯卡就會幫他擦頭髮,細心的幫他吹頭髮,有時候卡卡西也會幫伊魯卡吹頭髮,情侶之間互相做這種事情是很正常的事情,不過他們兩人自交往以來讓人覺得他們像是老夫老妻,畢竟帶著兩個孩子在生活。

看見伊魯卡已經拿出吹風機的樣子卡卡西知道自己要去洗澡,他們家的小狐狸站在愛人的面前委屈的不想要吹頭髮,這是每天都會見到的情形他早已經見怪不怪,去浴室前看見家裡的小女娃嘆氣把弟弟壓到愛人的面前吹頭髮。

「鳴人,過來吹頭髮。」伊魯卡已經拿出吹風機的樣子讓鳴人知道自己逃不過要吹頭髮的命運。

「不要!我不要吹頭髮!」鳴人對於要吹頭髮這件事很抗拒。

「不行!不吹乾會感冒,你要感冒嗎?鳴人。」伊魯卡是絕對不會讓家裡的孩子任性。

「去吹頭髮,不要在這裡吵鬧。」雪子直接抓著弟弟去伊魯卡的面前。

伊魯卡抱著鳴人幫他吹頭髮,看見這樣的情形雪子鬆了一口氣,乖乖地去看明天的任務卷軸,動物的直覺讓鳴人很不喜歡吹頭髮,伊魯卡對於家裡的小狐狸老是這樣可是很傷腦筋,需要出動其他人才能搞定他。

總算幫鳴人吹好頭髮,卡卡西也從浴室當中走出來,接下來就看見伊魯卡幫他吹頭髮,可以逃掉的鳴人直接跑到卡卡西的懷裡窩著,看見這樣的情形卡卡西摸摸鳴人的頭安撫他。

卡卡西的頭髮很好摸,伊魯卡很喜歡幫他吹頭髮,他可是很享受幫愛人吹頭髮,他總是很細心的幫愛人把頭髮吹乾,細膩的動作讓卡卡西很享受,他很喜歡伊魯卡幫自己吹頭髮。

「又淘氣了?」卡卡西摸摸懷裡孩子的頭。

「沒有。」鳴人把自己埋入卡卡西的懷裡。

「下次要乖乖吹頭髮,不要讓伊魯卡傷腦筋。」卡卡西知道鳴人不喜歡吹頭髮。

「我討厭吹頭髮。」鳴人悶悶地說著。

聽見這句話卡卡西很無奈,剛剛伊魯卡帶著兩個孩子去洗澡,洗澡過後雪子乖乖穿上睡衣給伊魯卡吹頭髮,反而是鳴人換好衣服後打死不吹頭髮,常常會讓人傷腦筋,每次都是卡卡西壓著他讓愛人幫他吹頭髮。

卡卡西和雪子很享受伊魯卡幫自己吹頭髮,偏偏鳴人不喜歡吹頭髮,總是會想盡辦法逃掉,只要幫他擦乾頭髮之後人就跑了,往往最後卡卡西或是雪子會壓著他去找伊魯卡吹頭髮。

這時候鳴人會扭動身體不想要吹頭髮,如果是卡卡西抱著的話,他才會乖乖的讓伊魯卡幫自己追頭髮,雪子看見這樣的情形真不知道弟弟的腦袋在想什麼,老是讓人不省心。

「好了,該睡覺了,今天要聽什麼故事?」卡卡西抱起鳴人回房間睡覺。

「不知道,卡卡要講什麼故事給我聽。」鳴人像個無尾熊環繞在卡卡西身上。

「小雪,把卷軸收起來,該睡覺了。」伊魯卡把東西收好之後柔聲的說著。

「好。」雪子乖乖把卷軸收起來回房間睡覺。

雪子爬上床睡覺,看見隔壁床的鳴人正在聽卡卡西說故事,姊弟兩人睡在同一個房間已經有段時間,把中間拉門拉起來的時候就變成兩間房間,這是卡卡西和伊魯卡刻意幫他們兩人改造的。

看見已經閉上眼睛睡覺的雪子,卡卡西露出好看的笑容,走過去她的床邊親吻她的額頭,然後才走過來和他們家的小狐狸說故事給他聽,五歲的鳴人是需要人陪著才能睡覺,因此卡卡西和伊魯卡會輪流說故事給他聽。

鳴人喜歡抓著棉被聽著卡卡西或是伊魯卡講故事給他聽,有時候是童話故事有時候是說故事的人本身的故事,不管聽什麼鳴人都無所謂,只要有人陪他睡覺就可以,卡卡西和伊魯卡摸摸他的頭微笑,然後親吻他的額頭後才回房間。

「晚安,小雪。」卡卡西親吻雪子的額頭。

「晚安,卡卡西哥哥。」雪子把自己埋入棉被中睡覺。

「晚安,鳴人。」卡卡西給鳴人一個晚安吻。

「晚安,卡卡。」鳴人疲累的閉上眼睛睡覺。

哄完孩子後卡卡西回到房間去,看見伊魯卡正在整理東西的樣子微笑,然後把人抱在自己的懷裡,感受到對方把自己抱在懷裡伊魯卡微笑,然後轉頭親吻卡卡西,兩人相視而笑。

每天要搞定家裡可愛的小狐狸可是讓卡卡西和伊魯卡傷腦筋,畢竟他真的很不愛吹頭髮,只是又不得不抓著他去吹頭髮,要是沒吹乾頭髮的話肯定會感冒,雖然他們家的小狐狸不常生病,要是生病起來會讓人傷腦筋。

光是哄鳴人吃藥就讓人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這位可愛的小狐狸最討厭的就是吃藥和吹頭髮,甚至不喜歡吃青菜,雖然有一大堆壞習慣可是卡卡西和伊魯卡還是很寵他。

「總覺得我們太寵鳴人。」伊魯卡睡覺前一定會跟卡卡西聊天。

「那孩子只是不喜歡吹頭髮,其他也沒什麼太多壞習慣。」卡卡西不會讓自己的寶貝小狐狸受委屈。

「這樣說也沒錯,鳴人偶爾會挑食外,就只有不喜歡吹頭髮和吃藥而已。」有時候伊魯卡會覺得鳴人像個小動物一樣。

「他就是一隻可愛的小狐狸。」卡卡西沒有多說什麼。

伊魯卡聽見卡卡西說的話微笑,鳴人是個很可愛的孩子,幾乎身邊遇到的人都很疼愛他,當年那件事情有隱滿下來,沒有讓團藏有機會讓自己的手下散發謠言去陷害他,真要這樣做的話卡卡西和伊魯卡也不會讓鳴人受到傷害。

可愛的鳴人還是有辦法分辨出村裡的人倒底喜歡不喜歡他,卡卡西和伊魯卡會保護好他,絕對不會讓他受到任何的傷害,也幸虧幫忙照顧的帶土、凜、凱、阿斯瑪等同期忍者都很疼愛鳴人。

加上三代火影夫人更是疼愛鳴人,三忍中的自來也和綱手也是一樣,有他們保護著讓轉寢小春、水戶門焰、志村團藏等人無法對他們出手,那群長老們想要動手都不行,畢竟鳴人的祖父、四代火影的父親也是長老團的人之一。

不過團藏的野心很大,卡卡西和伊魯卡不知道三代火影可以鎮住多久的時間,當然這些事情只有幾個人知道,其他人根本不清楚高層到底發生什麼事情,經歷過把大和從根部拐到暗部的時候就知道團藏的野心到底有多大。

「晚安,伊魯卡。」卡卡西親吻自己最愛的人。

「晚安,卡卡西。」伊魯卡喜歡和卡卡西一起睡覺。

第二天早上被餓醒的鳴人直接跑到他們的房間撲到他們的身上叫醒人,卡卡西和伊魯卡看見這樣的情形苦笑,看樣子他們家的寶貝小狐狸被餓醒,才會做出這樣的動作來。

起床的伊魯卡親吻卡卡西的臉頰,然後摸摸鳴人的頭後去浴室梳洗,沒有得到早安吻的鳴人用委屈的表情看著卡卡西,看見這樣的情形卡卡西微笑,然後低下頭給自己的寶貝孩子一個吻。

梳洗過後換好衣服的伊魯卡也給鳴人一個早安吻,然後才帶他去客廳準備早餐給他吃,卡卡西看見這樣的情形摸摸自己的頭後才去梳洗,然後緩慢地走出房間去客廳給愛人一個早安吻。

疼愛孩子們的卡卡西和伊魯卡一定會給家裡的兩個孩子早安吻、晚安吻,這是每天會做的事情,沒有得到早安吻或是晚安吻的鳴人會委屈的看著他們,一定要卡卡西或是伊魯卡給自己一個吻。

常常會讓卡卡西和伊魯卡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絕對會給他們兩人一個早安吻或是晚安吻,雪子也習慣兩位兄長給自己的早安吻或是晚安吻,偶爾會早上洗澡的卡卡西也會在這時候被伊魯卡拉著吹頭髮。

「小雪?」伊魯卡看見雪子正在擦頭髮的樣子感到很疑惑。

「有點熱,所以洗了澡。」雪子乖乖自己擦頭髮。

「我幫妳吹頭髮。」卡卡西去拿吹風機幫雪子吹頭髮。

「好。」雪子沒有太大的意見。

伊魯卡知道卡卡西幫自己或是孩子們吹頭髮的時候是個很細心的人,即使是不愛吹頭髮的鳴人只要是卡卡西幫他吹頭髮就會乖乖的、安靜地待在他懷裡吹頭髮,常常讓伊魯卡真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吃過早餐後一家人各自去做自己的事情,五歲的鳴人被託付在佐助家,雖然佐助和鳴人老是吵吵鬧鬧的,可是他們兩人的感情很好,有美琴在根本不需要太過擔心,在美琴的面前佐助和鳴人不會做出太過分的事情來。

當天晚上卡卡西帶著兩個孩子去洗澡,十歲的雪子也習慣這樣的情形,伊魯卡趁著他們去洗澡的時候把家裡收拾一遍,等到他們三個洗好澡過後自己才去洗澡,有卡卡西在伊魯卡一點也不擔心。

「好了!我吹好頭髮後換你們吹。」卡卡西會幫兩個孩子吹頭髮。

「我不要吹頭髮。」鳴人大聲的抗議。

「今天是我幫你吹喔!鳴人。」卡卡西微笑的看著鳴人。

「好啦!」鳴人委屈的躲到一旁去。

幫卡卡西吹頭髮過後伊魯卡進入浴室中洗澡,外面的動靜他一點也不需要擔心,卡卡西會好好地搞定他們家的小狐狸,鳴人在他的面前可是會很乖,伊魯卡自然不會太過擔心。

走出浴室後伊魯卡看見鳴人乖乖地坐在卡卡西的懷裡吹頭髮,雪子的頭髮已經吹乾不需要太過擔心,伊魯卡一邊擦頭髮一邊去廚房拿牛奶給雪子喝,直到卡卡西把鳴人的頭髮吹乾後才去找他們。

卡卡西很喜歡幫伊魯卡吹頭髮,當他看見愛人把牛奶拿給兩個孩子後,就拿著吹風機看著愛人,對方馬上懂自己的意思,坐下來讓自己幫他吹頭髮,雪子和鳴人喝著牛奶看著這樣的情形微笑。

看見伊魯卡一臉享受的樣子卡卡西微笑,雪子和鳴人安靜著喝著自己的牛奶,卡卡西一臉認真的樣子知道他很寵伊魯卡,卡卡西有多愛伊魯卡這個人雪子和鳴人可是很清楚,因為他們也用同樣分量的愛在愛著他們。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