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復活回到現世後斑和柱間的感情依舊如昔,他們收養兩個可愛的女娃兒以及一個宇智波一族的孩子,這兩個孩子是四代火影的遺孤,斑和柱間可是非常的疼愛她們兩個女兒,兒子當然也很疼愛。

今天是木葉一年一度的花火節,柱間正在幫大女兒打理浴衣,雖然雪子是短頭髮她還是有辦法可以幫她把頭髮弄得漂漂亮亮的,一歲的鳴人正被斑抱著,一家人準備去參加花火節的祭典,帶土早已經去找凜和其他人集合。

可愛的鳴人也穿上好看的浴衣,被斑抱在懷裡張著大眼睛看著外面的世界,柱間幫雪子打理好之後就和她一起出門,斑看見妻子和女兒已經打扮好的樣子微笑,柱間牽起丈夫的手和孩子們一起出門。

「小雪,要抱妳嗎?」柱間看見人群的樣子很苦惱。

「我抱小雪,妳抱鳴人。」斑看見這樣的情形馬上這樣決定。

「媽媽。」鳴人開心地親了柱間一臉口水。

「父親。」雪子把手環繞在斑的脖子上。

被小女兒親了一臉口水的柱間拿起手帕擦起自己的臉,然後捏捏鳴人的小臉,斑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不多說什麼,祭典上攤位很多,斑和柱間先去買一點東西給孩子們吃,想要吃甜點的斑會買許多甜食來吃,柱間看見這樣的情形苦笑。

夫妻兩人享受祭典的熱鬧,看見蘋果糖的鳴人很想吃,斑直接拿到她的面前讓她舔幾口,柱間看見這樣的情形打了一下自己的丈夫,讓他不要誘惑小女兒吃東西,雪子下來走路吃著自己喜歡吃的烤肉,會抓著養父的衣服不讓自己走丟。

柱間不放心的讓雪子走在自己和斑的中間,偶爾會餵食她吃一點東西,為了讓愛妻多吃一點東西,一邊逛祭典斑會一邊餵柱間吃點東西,在孩子們面前放閃光,雪子似乎不是那樣在意。

「不要只餵我吃東西,你自己也要吃東西,斑。」柱間看見這樣的情形苦笑。

「這是我想做的,柱姬妳不要阻止我。」斑喜歡這樣餵食愛妻。

扉間和泉奈迎面走來看見這樣的情形苦笑,從以前他們就要看自己的哥哥姐姐放閃光的樣子,現在當然也不例外,雪子只是抓著斑的衣服吃著自己喜歡吃的食物,對於他和柱間的餵食秀沒有太大的感覺。

泉奈看見這樣的情形乾脆把鳴人抱過來,扉間也牽著雪子的手離開,讓斑和柱間可以好好地逛逛祭典,雪子抬頭看扉間露出微笑,拿出自己喜歡吃的烤肉給他,看見這樣的情形扉間很樂意接過手,牽著雪子的手吃著她給的烤肉。

泉奈看見這樣的情形氣呼呼地看著他們,雪子善解人意的把自己剩下的烤肉給他吃,不過泉奈只是意思、意思咬一口後就不吃,他知道自己要是把東西吃完小女娃肯定吃不飽,雪子看見這樣的情形也不多說什麼,只是繼續吃著自己的烤肉。

「斑哥,你就和大嫂好好逛逛,我帶小雪和鳴人去逛祭典。」泉奈可是很喜歡家裡的兩個小女娃。

「好。」斑看見這樣的情形苦笑,他不好拒絕自己的弟弟。

看見止水和雪子一起分享食物的樣子斑微笑,有同齡的孩子可以玩在一起自己也不好多說什麼,柱間知道扉間會照顧好鳴人,弟弟的心意自己當然不能多說什麼,只能和丈夫一起逛祭典。

雪子把東西給止水後去抱抱斑和柱間,然後才和扉間、泉奈、止水一起逛祭典,鳴人揮揮自己的小手和養父母說再見,寶貝孩子們跟扉間、泉奈去逛祭典,斑和柱間牽起對方的手去逛祭典。

好久沒有兩人可以一起好好逛祭典,斑和柱間多少有些開心,夫妻兩人有說有笑的挑著自己想要去玩的攤子,也買了自己想要吃的東西,好不容易可以約會他們當然很開心。

「本來想要和小雪她們一起逛的說,該說扉間和泉奈他們體貼還是怎樣。」柱間看見這樣的情形苦笑。

「就當成是他們對我們的體貼,我們很久沒約會,難得可以一起約會我可是很高興呢!柱姬。」斑拉著愛妻的手去逛祭典。

「咦?斑。」突然被拉著走後柱間馬上跟上丈夫的腳步。

「等下一起去看煙火。」斑微笑地對愛妻說。

柱間點點頭微笑的看著斑,然後繼續和丈夫一起逛著祭典,她已經好久沒有和丈夫一起看煙火,買好想要吃的東西後,他們玩了幾個自己想要玩的攤位後,兩人去火影岩上看煙火。

不意外的看見扉間和泉奈也帶著孩子們在那邊看煙火,看見斑和柱間過來的樣子雪子和止水咬著食物轉頭看他們,柱間看見雪子孩子氣的樣子笑了出來,斑從泉奈的手中抱回鳴人,扉間也拉著愛人坐下來準備看煙火。

一歲的鳴人拿著奶瓶看著天空,斑看著她把牛奶喝完後才把東西收起來,止水和雪子把東西吃完之後一起靠著看天上的煙火,柱間靠在丈夫的肩膀看著天空上的煙火,聽著小女兒開心的說著嬰兒語。

「好久沒有一起看煙火了。」看完煙火後柱間看見鳴人打呵欠的樣子微笑。

「的確是很久沒有一起看煙火。」斑親親柱間的臉頰。

「止水、小雪,走吧!不要看斑哥和嫂子在放閃光。」泉奈看見斑和柱間恩愛的樣子覺得眼睛痛。

「好。」雪子站起來拍拍身上的灰塵後就被扉間抱起來。

「好的,泉奈爺爺。」止水牽著泉奈的手離開。

「你就不要打壞姊姊和宇智波斑的興致,安心的帶著孩子們離開就好。」扉間雖然眼睛會痛卻不想打擾自家姊姊的興致。

斑和柱間聽見他們說的話相視而笑,扉間和泉奈帶著孩子們離開,看見扉間讓雪子坐在自己的肩膀上的樣子柱間微笑,斑看見泉奈開心的帶著止水離開的樣子微笑,最後才抱著鳴人和愛妻一起離開。

鳴人已經累壞睡在斑的懷裡,柱間看見這樣的情形摸摸她的臉頰,才緩緩地和丈夫一起回家去,難得可以一家人出門去祭典玩,這是一個很美好的回憶,他們每年都會帶著孩子們一起來逛祭典。

等到鳴人大了也可坐在斑的肩膀上,柱間可是很期待那時候的情形,偶爾逛街的時候斑會讓雪子坐在自己的肩膀上,這時候柱間會抱著鳴人走在他們旁邊,夏日祭典最後的煙火可是在他們的內心中留下美好的回憶。END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