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歲那年的夏日祭佐助約了鳴人一起參加,知道這件事的柱間馬上幫小女兒打扮、打扮,當然也不忘幫自己的寶貝大女兒雪子打扮,當兩個女兒走出來的時候斑對此很滿意,愛妻的手藝真的很好,把雪子和鳴人打扮的很漂亮。

鼬和佐助來接自己心愛的人時,看見她們漂亮的樣子差點說不出話來,鳴人看見自己青梅竹馬發呆的樣子差點沒笑出來,只是轉身親吻斑和柱間後才拉著佐助的手離開,被鳴人拉著手時他才回過神來。

和養父母打過招呼之後雪子牽起鼬的手離開家,斑和柱間在後面看著只是微笑不多說什麼,他們兩人也準備一起去逛夏日祭,夫妻兩人也要享樂一下,相信兩個女兒肯定會和自己的戀人逛的很開心。

「吊車尾,妳真漂亮。」佐助有些不好意思的說著。

「謝謝。」對於佐助老是叫自己吊車尾這件事鳴人已經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柱間大人真厲害,把妳打扮的這麼漂亮。」佐助很開心鳴人可以和自己一起去逛祭典。

「每年都是媽媽幫我打扮的,姐姐打扮起來比我還要漂亮。」鳴人伸出手捏捏佐助的臉頰。

鳴人喜歡看佐助害羞的樣子,不過偶爾才會看見他這樣,平常自己穿一般忍服的樣子對方根本不會稱讚自己,佐助很喜歡鳴人,每次對於她的穿著總是不知道要怎樣稱讚,可是遇到這樣特殊的日子是一定要稱讚才可以。

小櫻看見他們兩人走過來的樣子很開心的揮手,她看見鳴人被打扮得很漂亮的樣子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井野和雛田看見這樣的情形也很羨慕,她們知道鳴人本來就很可愛,沒想到打扮起來會這樣漂亮。

而且佐助和鳴人看起來是那樣般配,這讓所有愛慕佐助的女性羨慕不已,鳴人對此沒有任何的感覺,青梅竹馬長大的兩人本來感情就很好,根本不在乎其他人的眼光。

「鳴人,妳真漂亮。」小櫻看見這樣的情形馬上開口稱讚自己的隊友。

「謝謝妳,小櫻。」鳴人微笑地道謝。

「走吧!我們去買吃的東西,等下去找地方看煙火。」佐助決定要和鳴人一起約會不想要和其他人在一起。

「我想吃蘋果糖和炒麵,烤肉和炒麵麵包也要!」鳴人開始點自己想要吃的食物給佐助聽。

「是、是、是,吊車尾。」佐助只能認命幫自己的戀人買這些食物。

「嘿嘿,佐助最好了。」鳴人開心地給佐助一個頰吻。

得到女朋友給的鼓勵佐助很開心,只是害羞的不說什麼,鳴人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不多說什麼,自己的青梅竹馬有多麼的害羞這件事她可是很清楚,她最愛逗弄自己的男朋友,喜歡看他害羞的樣子。

買到鳴人想要吃的餐點後佐助和她一起去河邊看煙火,他們不會去火影岩上看煙火,那裡可是斑和柱間以及扉間和泉奈的秘密基地,儘管那邊很適合看煙火,可是佐助和鳴人想要兩人單獨在一起看煙火,不想要成為其他人的電燈泡。

屬於兩個秘密基地只有佐助和鳴人知道,他們吃著剛剛買來的餐點等待放煙火的時刻,要不是常常玩在一起的兩人佐助肯定會對鳴人很會吃這件事感到很訝異,不過她本身也不是易胖的體質,根本不需要擔心太多。

「吊車尾,不怕吃太多變胖?」佐助看見鳴人把所有的食物消化完的樣子說。

「不怕啊!跟爸爸和姐姐練習忍術會消耗大量的查克拉,自然根本不需要擔心。」把所有食物吃完後鳴人把嘴巴擦乾淨。

「妳到底和斑大人以及雪姊姊是怎麼練習忍術的?吊車尾。」聽見鳴人說的話佐助苦笑。

「當然是真槍實彈的練習,要躲開爸爸的火遁和姐姐的冰遁很需要體力,媽媽的木遁也是,爸爸不是也這樣教你。」鳴人很喜歡和他們練習忍術。

佐助聽見鳴人說的話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真槍實彈的練習真的讓人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佐助不知道的事情是斑和柱間在鳴人開始掌握忍術之後就會真槍實彈的和她練習忍術,才會造成她的實力比同齡的朋友們還要強。

斑收佐助為徒後也是用同樣的方法訓練他,光是想起這件事佐助就打了冷顫,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的女朋友可以這樣躲開那些攻擊,佐助不懂為什麼自家祖父火核會讓斑收自己為徒弟,在斑的訓練之下佐助的能力也比別人好。

可以在斑的庇護之下佐助成為很好的忍者,鳴人和自己一起訓練的時候可以看出兩人的差異,佐助知道鳴人更靈活的躲開斑的攻擊,而自己不一定會避開斑的攻擊,難免會受傷或是怎樣,最後會被抓去給醫療忍者療傷。

「啊!煙火,真漂亮!」鳴人看見已經開始放煙火的樣子很開心。

「嗯,很漂亮。」佐助露出好看的笑容。

「佐助,你不要去想太多,爸爸可是很喜歡你。」鳴人似乎是知道佐助的心事後說著。

「斑大人真的很嚴格呢!要好好加油才可以。」佐助站起連伸出手拉著鳴人的手幫她站起來。

「啊!我的木屐。」看見木屐的帶子斷了讓鳴人很不開心。

「有繩子嗎?我先幫妳修。」佐助讓鳴人扶著自己幫她修理木屐。

「好像沒有的說。」鳴人把包包裡面翻了一遍之後說著。

「我背妳回去吧!」佐助蹲下來讓鳴人可以趴在自己的背上。

被男朋友背回家讓鳴人很害羞,佐助可是很樂意做這件事,鳴人把雙手環繞在佐助的脖子上,手上拿著自己的小包包和壞掉的木屐,享受佐助背著自己的感覺,原來自己的男友也快成長成一位男人可以讓自己依靠。

鳴人把頭靠在佐助的背上,她很喜歡現在正在背著自己的人,這個人是可以讓自己依靠的人,佐助和鳴人回到家的時候看見鼬、雪子、止水用一種意味不明的眼神看著他們兩人,這個眼神差點沒讓佐助和鳴人臉紅。

鳴人害羞的從佐助的身上下來,一隻腳沒有木屐讓她差點站不住,止水看見這樣的情形馬上抱起她,佐助不好意思的和鼬一起回家,鼬摸摸弟弟的頭不多說什麼,看見他和鳴人相處很好的樣子自己很欣慰,自己的弟弟已經是個小大人。

「你和鳴人的感情很好呢!母親知道肯定會很開心。」鼬摸摸佐助的頭。

「她是我喜歡的人,當然要好好的對她,她是屬於我的吊車尾。」佐助不會讓任何人搶走自己喜歡的人。

「呵呵。」鼬聽見佐助說的話沒有多說什麼。

止水把鳴人抱回家裡之後才讓她自己走路,看著她壞掉的木屐拿起繩子幫她修好,看見這樣的情形鳴人開心的抱著止水,然後給親吻他的臉頰,雪子看見這樣的情形笑笑的不多說什麼。

斑和柱間看見孩子們回來的樣子微笑,拿出好吃的宵夜給他們吃,看見桌上的點心鳴人很開心,馬上拉著雪子去吃那些點心,止水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走在她們的後面。

對於佐助和鳴人的感情很好的樣子斑和柱間沒有太大的意見,基於私心斑會在訓練的時候下重手,這時候柱間實在是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疼愛女兒們的斑總是會有私心,即使是自己的族人也是一樣,柱間雖然無奈也只能隨他去。

「斑,你可別在訓練佐助的時候下重手。」看見丈夫的表情柱間知道他在想什麼。

「親愛的柱姬,這是我當父親的私心,妳可別阻止我。」斑把愛妻摟在自己的懷裡安撫著。

「真是的,小心到時候被火核和桃樺抱怨,到時候我可不管你。」柱間聽見丈夫說的話感到很無奈。

「火核不會有意見,他會很樂意我幫他訓練佐助。」對於自己屬下的個性斑很清楚,所以他一點也不擔心。

鳴人聽見父母說的話默默地替佐助默哀,自己的男朋友會被斑修理是很正常的事情,她對此不會多說什麼,只會看著斑訓練佐助,某方面來說她才不會出手幫自己的男友。

不過鳴人相信佐助肯定會撐過去,她很高興自己的男朋友是佐助,有這位可愛又像貓的男友她可是很開心,對她來說佐助真的很好逗弄,這點鳴人是不會告訴他,這可是她的小秘密,自然是不會告訴他。END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