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一度的夏日祭又到了,雪子看見床上的浴衣什麼話都不想說,柱間早早就準備好她們兩人的浴衣,每次看見養母的笑容她又不能多說什麼,只能認命地穿上養母準備好的浴衣。

把浴衣穿好走出來後,柱間馬上把雪子抓過來弄頭髮,斑只是在旁邊看著報紙不多說什麼,妹妹鳴人已經打扮好,正在鏡子前面看著自己一身裝扮,然後才走到斑的身邊說悄悄話,柱間專心的幫雪子盤好頭髮放入髮簪。

斑和鳴人的感情很好,父女兩人的感情真的很好,當然雪子和養父的感情也很好,只是她和柱間的感情比較好是真的,看見鏡子裡自己的裝扮雪子不知道要說什麼,轉頭給養母一個擁抱表示感謝。

「母親,謝謝。」雪子看見自己的裝扮後給柱間一個擁抱。

「不客氣,和小鼬好好玩。」柱間有多麼的疼愛雪子大家都很清楚。

「好。」雪子點點頭答應。

「我的女兒真漂亮。」柱間露出好看的笑容。

看見兩個女兒走出去和自己的男朋友去夏日祭的樣子斑和柱間微笑,他們兩人收拾好自己之後也出門去參加夏日祭,很久沒有單獨約會的他們自然會好好地逛著,享受一下兩人的約會樂趣。

鼬看見雪子漂亮的樣子微笑,每年夏日祭他都會看見雪子被打扮很漂亮的樣子,只是十歲以前他們不太會一起逛夏日祭,那時候斑和柱間會帶著兩個女兒去逛夏日祭,或者扉間和泉奈帶著止水、雪子、鳴人去逛。

站在男友面前雪子有點不好意思,平常不施胭脂的她只要略施胭脂就很漂亮,帶土很喜歡看自己的寶貝小公主被打扮得很漂亮的樣子,鼬當然也是一樣,身為男朋友的他很喜歡看女朋友打扮很漂亮的樣子。

「很奇怪嗎?」雪子有些不好意思地看著鼬。

「不會,妳很漂亮。」鼬微笑地牽起雪子的手說著。

「母親,真的很喜歡幫我們打扮。」雪子不習慣自己這麼漂亮的樣子。

「每年夏日祭初代火影大人都會幫妳和鳴人打扮。」鼬知道特殊節日柱間會幫兩個女兒打扮。

「所以才覺得很奇怪,好像大家都會在夏日祭打扮的很好看。」雪子就是不習慣自己被打扮這樣漂亮的樣子。

「別想太多。」鼬笑笑地說著。

止水和小花已經在特定的地方等待他們,看見他們過來的樣子小花揮揮自己的手,雪子看見自己的好友馬上跑過去找她,止水和鼬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不過當鼬看見雪子去親吻止水的臉頰時就有點不太高興。

看見自己視為弟弟的鼬吃醋的樣子止水笑笑地不多說什麼,小花根本不會去計較這種事情,止水和雪子的感情真的很好,和雪子一起長大的小花當然很清楚,不過鼬反而就不太喜歡。

轉頭看見自己的男友吃醋的樣子雪子微笑,然後走過去擁抱他和他撒嬌,這個動作馬上讓鼬氣消,然後開心地和朋友們去逛攤子,甜食黨的止水和鼬馬上去甜食攤買甜食,雪子和小花去買自己喜歡吃的食物。

「妳又故意讓鼬吃醋。」小花當然知道雪子剛剛的動作是故意的。

「有嗎?我和止水哥的感情本來就很好啊!」雪子故意裝傻的說著。

「小心人家不要妳,這樣愛惡作劇。」小花挽著自己好友的手開玩笑。

「才不會呢!他不要我,我可以去找別人。」雪子知道斑對鼬多少還是有點意見。

小花當然知道好友雪子的意思,畢竟斑對於鼬和佐助這兩個追求自己寶貝養女的人多少有點意見,柱間反而很高興自己的女兒們找到屬於自己的伴侶,尤其鼬和佐助又是宇智波一族的人,斑當然會多多少少有意見。

買好東西之後他們四個人集合在一起,看見河邊有人在放天燈的樣子雪子拉著鼬的手去放天燈,每年的夏日祭她都會來放天燈,每年的願望都一樣,鼬自然會陪著雪子來放天燈。

止水和小花寫上自己的願望後把天燈放入河中,鼬和雪子把天燈放入水中,從六歲起雪子的願望就只有一個,鼬即使知道也不多說什麼,然後四個人去屬於他們的秘密基地吃東西準備看煙火。

美麗的煙花出現在天上,鼬和雪子抬頭看天上的煙火,這美麗的煙火從沒有任何改變,在綻放的那一刻告訴世人有多麼的美麗,雪子把頭靠在鼬的肩膀上看著,她喜歡和自己喜愛的人一起參加夏日祭典。

「妳的願望總是這樣簡單。」鼬牽著雪子的手走在回家的路上。

「我不知道要許什麼願望,我只能這樣祈求。」雪子和鼬一同的走著。

「止水哥說,那個願望從妳六歲起就沒改變過。」鼬多少有些心疼雪子。

「因為,失去後擁有幸福是要好好珍惜才可以。」雪子停下腳步很認真地看著鼬。

那年扉間和泉奈幫自己隱藏這個小秘密,雪子很感謝他們幫自己隱藏這個秘密,止水也只有把這個祕密告訴鼬而已,小花知道是自己告訴她,畢竟她是自己唯一的好友。

鼬什麼話都沒有說,只是走上前親吻自己最愛的人,然後把雪子抱在自己的懷裡,有心愛的人在身邊雪子知道自己不需要怕什麼,鼬會幫自己擋下所有的一切,就像斑會永遠保護柱間是一樣的道理。

止水送自己的女友小花回去後,走在回家的路上看見鼬和雪子正在擁抱對方的漾子苦笑,看樣子自己不小心撞見他們放閃光的畫面,不過看見他們兩人感情好的樣子止水也放心許多。

「不要在回家的路途上放閃光,這樣會閃瞎別人的眼睛。」止水故意說出這句話後馬上跑走。

害羞的雪子馬上追過去,鼬看見這樣的情形也跟著過去,似乎是想要追殺止水的樣子,他們三個人感情很好,會捉弄對方也是正常的情形,畢竟是從小打鬧在一起青梅竹馬。

回到家後雪子和止水打鬧一下,鼬看見這樣的情形苦笑不多說什麼,直到佐助把鳴人背回來才停止,看見佐助背鳴人回來的情形,他們三個用意味深長的眼神看著他們,之後大家各自回家笑笑地不多說什麼,今天又是美好又幸福的一天。END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