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過後斑帶著止水和鼬回到木葉忍者村,柱間看見這樣的情形擁抱自己的丈夫,她很擔心自己的愛人會出事情,看見他現在沒有任何的事情自己當然安心許多,兩個孩子也被她抓過來檢查身體。

幫他們檢查好身體之後斑和柱間去找帶土,當然也有通知扉間和泉奈,這次的任務雖然沒有把叛忍組織給瓦解掉,但是有給他們一定的打擊,帶土聽見這個消息沒有多說什麼,卡卡西也沉默不語,畢竟沒有整個瓦解掉多少還是會擔心。

況且最近帶土和卡卡西已經開始慢慢讓第七小隊接手一些比較有難度的任務,多少會擔心這個組織會去找鳴人的麻煩,加上雪子又是執行等級比較高的任務,她們兩個是被鎖定的孩子,身為火影的帶土自然會擔心。

帶土可是很呵護家裡的兩個妹妹,除去她們現在自己的妹妹以外,雪子和鳴人還是他們老師水門的遺孤,說什麼都要好好的保護好才可以,連斑親自出去處理都不一定處理好,誰知道有沒有辦法把這個組織一網打盡。

「雖然給他們沉重的打擊,但是有可能會東山再起。」斑沒想到自己還是大意落入陷阱中。

「父親,沒關係,剩下的我們自己處理。」帶土看了一眼卡卡西後說著。

「你們可別亂來,這件事我們會再想辦法,不要衝動。」柱間看見帶土的表情很擔心。

「柱間大人,您不需要擔心,我們不會亂來,這是我們的事情,我們想要親手解決,斑大人帶給我們的消息和線索已經夠了。」卡卡西終究還是開口說話。

「帶土、卡卡西,這件事讓我和泉奈去處理,你們不要插手,也別告訴小雪和鳴人。」扉間腦袋中已經有構想。

「舅舅。」帶土聽見扉間說的話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斑哥沒處理好的事情我們會收拾,你們兩個就不要亂來,帶土你身為火影不許亂來。」泉奈馬上做定奪。

帶土和卡卡西聽見扉間和泉奈說的話不敢多說什麼,帶土也知道現在自己是肩負村子的重任,所以不管怎樣都不可以亂來,卡卡西對此也不能說什麼,只是他們不知道要怎樣隱瞞他們的寶貝妹妹。

鳴人看見斑回來馬上跑過去抱他,對於自己的寶貝小女兒斑可是非常寵愛她,父女兩人見面總是這樣有趣,柱間在旁邊看著他們的互動不多說什麼,她反而比較擔心雪子聽見這個消息的反應。

自己的心肝寶貝迎接自己回家斑當然很開心,親吻鳴人的臉頰開心的和她說悄悄話,雪子走過來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微笑,眨眨眼看著他們的相處,斑看見她也開心的擁抱她。

回家後大家什麼事情都不多說,早已經查覺到的雪子當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也什麼話都不多問,既然斑和止水什麼話都沒有說,看樣子是沒有圓滿地完成任務,或許就是這樣大家才不多說什麼。

「父親、母親,要談談嗎?」睡覺前雪子微笑的面對斑和柱間。

「妳知道啦!」柱間看見這樣的情形苦笑。

「不,我什麼都不知道,只是今天晚餐的氣氛有點沉重,大略猜測一下而已。」雪子微笑地告訴他們。

「我們沒有瓦解那個組織,只有給予沉痛的打擊,有東山再起機會。」斑只是這樣告訴寶貝大女兒。

「這樣啊!已經無所謂了,父親您平安回來就好。」雪子擁抱自己最愛的養父。

「妳這個傻孩子。」斑聽見這句話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剩下的事情扉間說他和泉奈會去處理。」柱間抱抱自己的大女兒。

「嗯,我相信舅舅和叔叔他們會處理的很好。」雪子決定不要去管那麼多。

其實雪子覺得不管有沒有報仇成功都無所謂,只要斑、止水、鼬平安回來就好,她當然知道卡卡西和帶土很想要報仇,凜雖然沒有表現出來但是也看的出來,只是自己不想要再去牽扯那些事情,她只要家人平安就好。

她知道自己禁不起失去任何一位親人,斑和柱間對她來說是最重要的父母親,雪子自然不希望他們兩人出事情,看見斑回來她才安心許多,相信柱間也是一樣,自然決定不去多問什麼。

這幾天在批改文件的帶土看著交付室那邊送上來的文件,一年一度的中忍考試又要到了,到時候又有太多的事情要處理,光是想到這些事情他的腦袋就覺得很痛,一點也不想要處理這些事情。

卡卡西帶著第七小隊的人來交付室交付任務,伊魯卡正在交付室工作,他除了是學校的教師外還是交付室的員工之一,看見他們過來並不意外,收到手上已經完成任務的卷軸微笑。

「卡卡西,我這邊有個任務要你們去處理。」帶土把一個B級任務的卷軸交給卡卡西。

「B級任務?」聽見帶土這樣說鳴人感到很疑惑。

「是護送任務?」卡卡西把卷軸拿給佐助看。

「可以出村真不錯呢!」小櫻很開心可以出村。

「我知道了,明天會去執行這個任務。」卡卡西讓佐助把卷軸看完之後不多說什麼。

雖然拿到可以出村的任務很開心,佐助和鳴人多少有些興奮,雖然他們也有出村過只是執行任務是第一次,興奮地回家準備他們要出村的東西,柱間和雪子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斑陪著小女兒去整理行李,以免她帶太多東西。

柱間和雪子在廚房裡面忙碌,今天晚上的晚餐還是由她們兩人親自處理,斑看著鳴人把東西拿出來,一一幫她分析要帶什麼會比較好,只是幾天的出村任務不需要帶太多的東西,簡單的換洗衣物就可以,醫療、兵器等東西一定要帶。

簡便的整理完畢後鳴人的背包沒有很多東西,斑摸摸小女兒的頭和她一起走出房間準備去吃晚餐,不過他們父女兩人會偷偷的先享用餐前點心,趁著柱間和雪子不注意,以及扉間和泉奈還沒回家前吃著。

這可是他們父女兩人最重要的儀式,止水踏入家門看見這樣的情形裝作沒有看見,只是去廚房裡面拿了一杯牛奶來喝,自己還是乖乖地吃著飯後點心就好,以免被扉間看到後責罵。

「出村執行任務要小心,可別受傷。」柱間總是不放心自己的小女兒。

「好的,媽媽。」鳴人開心的露出微笑。

「有必要再召喚九喇嘛或是其他尾獸,沒必要不要召喚牠們出來。」雪子捏捏鳴人的臉頰。

「為什麼?」鳴人摸摸自己被捏的地方。

「不知道你們面對的是什麼敵人,萬一他們是要抓尾獸的壞人就要傷腦筋。」柱間很認真的告訴鳴人。

「好。」鳴人聽見柱間的話乖乖點頭。

「遇到敵人不要害怕,直接殺死他們就好,最重要的事情是要保護自己。」斑只是這樣交代寶貝小女兒。

「是,爸爸。」鳴人會把斑的話記在心底。

第二天要出村前柱間親自送他們離開,鳴人看見這樣的情形擁抱養母,聽著柱間和卡卡西交代許多事情,這才和委託人達茲納先生一起離開,不放心的柱間派了幾位自己的心腹暗部去跟著。

送孩子出村之後斑走過來把柱間擁抱在懷裡,他知道愛妻最近心神不寧的,才會親自出來送鳴人離開,那個組織沒有解決他們還是無法安心,或許就是這樣無法安心才會讓柱間擔心鳴人的任務,斑親吻愛妻的臉頰安撫她。

旅途上鳴人牽著卡卡西的手走著,她總覺得自己的老師有心事,到底是什麼心事自己並不知道,佐助和小櫻跟在委託人身邊沒有說什麼,達茲納雖然不知道這個小隊是否可以護送自己回去村子裡,儘管有懷疑還是會乖乖跟著走。

在火之國的境內基本上沒有什麼問題在,進入水之國的時候鳴人馬上感知到不同的查克拉,地上的水灘也是不尋常的痕跡,這幾天水之國沒有下雨,根本不會有積水存在。

「小櫻,妳先帶達茲納先生走,我們晚一點跟上你們。」鳴人抓著自己的背包的肩帶說著。

「好。」小櫻懂鳴人的意思,快速的拉著達茲納先生離開。

果不其然當小櫻和達茲納離開後就有忍者攻擊他們,佐助和鳴人一秒丟出苦無和手裡劍,動手後鳴人馬上找出這幾位小忍者的弱點,然後正中紅心把敵人給殺死,沒有動用忍術只有用單純的體術和苦無等用具就把敵人殺死。

佐助也很順利的解決另外一個,卡卡西看見這樣的情形沒有太過訝異,畢竟他們兩人可是宇智波斑親自訓練出來的孩子,鳴人比較特別,除了斑以外還有其他人會幫她訓練,這種畫面還是不要讓小櫻和達茲納看到。

檢查一下發現是霧忍的叛忍,護額上的圖案讓卡卡西皺眉,他想起來前陣子白回來木葉探親的時候有說過,最近霧忍被吸收成叛忍的人有點小多,水影矢倉對此感到很傷腦筋,一直找不到是哪個組織在吸收他們。

再不斬和鬼鮫對於這件事也感到很傷腦筋,雖然矢倉有想要派人去臥底,可是又覺得這不是很好的事情,卡卡西比較擔心的是會跟那個組織有牽扯,要是有牽扯的話可是會讓人傷腦筋。

「卡卡西哥哥,最近你和帶土哥哥都怪怪的,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嗎?」戰鬥完畢後鳴人有些擔心的問著卡卡西。

「有個事情在傷腦筋,我們先解決這次的任務吧!」卡卡西總有辦法轉移話題。

「卡卡西,這件事要回報嗎?」佐助看見這樣的情形問著。

「有暗部跟著不需要。」卡卡西微笑地看著佐助。

卡卡西帶著佐助和鳴人往小櫻和達茲納那邊走過去,慶幸剛剛的戰鬥他們兩人沒有看到,也慶幸有暗部跟著不需要太過擔心,這些暗部會處理掉這些屍體,身為暗部的卡卡西有檢查過屍體,還是無法確認這些人是不是那些組織的叛忍。

現在不管怎樣就是保護好自己的學生們,卡卡西只能祈禱不要真的遇到那些人,他可不一定會保持理智,當年那件事情他和帶土、凜都一直記在心底,如果不是扉間和泉奈要親自處理,他們真想要親自去。

船上名人望著風景發呆,佐助看見這樣的情形也沒打擾她,很難得看見自己毛毛躁躁的情梅竹馬安靜下來的樣子,或許是在思考卡卡西剛剛說的話,由於任務突然升級卡卡西和委託人達茲納先生正在商量事情。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