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達茲納先生家才知道原來是因為達茲納先生是村子裡的造橋師,因為土地糾紛的關係被黑幫卡多威脅著,自己的女婿也因此而喪命,伊納利對於這件事很痛苦也生氣,不認為他們可以保護好自己的祖父。

面對伊納利的無理取鬧佐助和鳴人只是痛打他一拳之後好好地和他說話,用小孩子可以聽的懂的方式來勸他,這時候鳴人可以體會到雪子當初看見自己無理取鬧的時候是怎樣的情況。

被大家寵著的鳴人有時候也會無理取鬧,斑和柱間總是有辦法安撫她,可當她對雪子無理取鬧的時候,雪子只是看著她不多說什麼,也不理會她的無理取鬧,除非她那天很有耐心才會勸勸自己。

「我總算可以體會姊姊的心情,以前我無理取鬧的時候她都不想理我。」鳴人把伊納利搞定之後說出這句話。

「妳才知道妳無理取鬧是有多恐怖,怪不得雪姊姊一點也不想要理妳。」佐助聽見鳴人說的話翻白眼。

「混蛋佐助!你取笑我。」鳴人開始追打佐助。

「妳才知道啊!吊車尾。」佐助馬上跑開讓鳴人追打自己。

小櫻看見這樣的情形苦笑,看樣子自己真的無法介入他們兩人之間,佐助和鳴人的感情真的很好,兩人打打鬧鬧的樣子看在卡卡西的眼裡沒多說什麼,他只是微笑的看著。

第二天他們四個培達茲納先生去工地工作,有他們四個在許多工人安心的工作著,沒想到卡多帶著自己雇用的叛忍過來騷擾他們,卡卡西看見後先疏散大家,讓他們四個來應對。

達茲納和其他工人先避開以免被波及,那群忍者中有一位忍者是卡卡西曾經在戰場上遇過的人,看樣子卡多真的雇用那個組織的忍者,這裡是水之國要是不小心的話肯定會引起外交戰爭,肯定是需要好好想想才可以。

只是沒想到再不斬和白會出現在他們的面前,看見這樣的情形卡卡西知道那個叛忍肯定是被水之國通緝著,至於到底是因為什麼關係而被通緝自己就不探討,要先解決眼前這群人才可以。

「呦!沒想到你們會來幫忙。」卡卡西看見再不斬和白後鬆了一口氣。

「水影大人接到火影大人的信件,說如果可以讓我們來幫你們。」再不斬也想要拿下卡多這個傢伙。

「卡多和那位霧隱忍者是被通緝的人,我們需要抓捕他們。」白伸出手摸摸鳴人的頭。

「我會記得留活口的。」鳴人已經拿出自己的武器來準備對付他們。

「那群小嘍囉也要解決才可以。」佐助雖然苦惱但是已經有計畫。

「我會好好保護其他人。」小櫻是不會畏懼戰鬥。

小櫻的實力在卡卡西的訓練之下也進步許多,並不會拖其他人的後腿,由於會控制精細的查克拉還被綱手抓去當徒弟,準備被培養成一名醫療忍者,說不定會繼承綱手的一切。

卡卡西親自對付那位叛忍,這個人算是卡卡西的對手,也是那個組織的一員,至於為什麼會讓卡卡西記這麼久的時間,主要的原因是當年是他擋住自己沒辦法去救水門,雖然自己把那傢伙打成重傷,卻還是讓水門失去生命。

霧隱叛忍看見鳴人後露出好看的笑容,他知道自己找到操縱尾獸的巫女,這下子自己可以把人抓回到組織交代,感受到不詳的氣氛鳴人打了一個冷顫,似乎是感受到自己是目標之一。

佐助看見那位叛忍的表情知道自己寶貝青梅竹馬是目標,看樣子目標是尾獸,不過叛忍不清楚的是,真正可以操縱尾獸力量的人是雪子並不是鳴人,只是她還是會成為目標。

在附近的大和和夕顏暫時不去動手,看卡卡西他們會怎樣處理,如果看見他們遇到危險他們自然會出手幫忙,畢竟他們最主要保護的人是鳴人,這是柱間交代的事情他們當然要做好。

「那個叛忍給我對付,我跟他有仇。」卡卡西只是這樣說。

「知道了。」再不斬有聽說過當年的事情,自然不會去插手。

正面對打叛忍根本打不過卡卡西,他想要用偷襲的方式來奪取勝利,順便把鳴人給綁走,可惜當他要出手的時候就被佐助和鳴人給打飛,卡卡西有機會用千鳥殺死那個人。

剩下的雜魚和卡多很快的就被其他人給抓起來,再不斬和白可以回報自己的任務,當然卡卡西他們的任務也順理解決,大和和夕顏對此也鬆了一口氣,這下子他們又知道那個組織中的人開始接雇傭生意。

這個組織吸納各個國家的叛忍,他們想要奪取的是渦之國的巫女,以及從遠古時期就留下來的尾獸,光是這樣的情形就讓斑和柱間很傷腦筋,他們家的兩個寶貝女兒就是漩渦一族的巫女。

「大和哥哥、夕顏姐姐?」從屋子裡走出來的鳴人看見卡卡西正在和大和、夕顏說話的樣子很疑惑。

「鳴人,陪我去村子買點東西,好嗎?」夕顏看見這樣的情形馬上支開鳴人。

「要買東西給疾風哥哥?」鳴人好奇的問著。

「是啊!我答應他要買水之國的名產回去,妳陪我去挑。」夕顏牽起鳴人的手離開。

卡卡西和大和看見這樣的情形鬆了一口氣,扉間和泉奈說要隱瞞雪子和鳴人,可是雪子那邊根本隱滿不了,斑和柱間早已經告訴她真相,自然不用擔心她會追究,可是鳴人這邊他們不願意告訴她,因此決定繼續隱瞞下去。

當然這些事情只有信任的知道,斑和柱間、扉間和泉奈可不讓自己不信任的人知道,誰知道木葉當中是否有內鬼在,況且當年的事情讓他們覺得有內鬼,斑出任務的時候也有這樣的感覺,柱間知道後決定越少人知道越好。

因此帶土只有找他們同期的朋友來幫忙,偶爾請三代火影蒜山出主意,其他的人大概只有大和和伊魯卡知道,誰知道團藏培養的根組織是不是內鬼,大和、信和祭是僅僅可以相信的人,其他的人他們一概不信任。

當年水門帶著玖辛奈和雪子以及卡卡西、帶土、凜他們出村這件事只有三代火影知道,以及水門信任的兩位暗部知道而已,那兩位暗部也在那次事件為了要保護他們五個而殉職。

「斑大人查出來的線索雖然不多,但是那個組織的面貌知曉的差不多。」大和只是這樣告訴卡卡西。

「看樣子他們也有接傭兵的任務,卡多跟他們勾結不意外。」卡卡西開始思考要怎樣做才好。

「火影大人說,他想要徹查在木葉裡的內鬼,泉奈大人會幫忙他。」大和想起帶土說過的話。

「帶土的確是有這樣說,扉間大人和泉奈大人會處理,現在就等自來也打聽到的消息才能做最後決定。」卡卡西想起自來也正在外面流浪。

「斑大人親自出馬也沒辦法消滅那個組織,看樣子那個組織比我們想像中的還要複雜。」大和對此感到很頭痛。

「不然的話他們怎麼有辦法殺死水門老師,讓玖辛奈師母難產過世,兩個暗部前輩殉職。」卡卡西可是當年的目擊證人之一。

為了保護他們幾個孩子水門和兩位暗部前輩殉職,儘管他們的遺體後來有帶回木葉安葬,可是卡卡西和帶土到現在無法原諒那個組織的頭目以及一切,那件事在雪子的心上畫上一刀,留下不可抹滅的陰影。

柱間為了醫治雪子可是花了很多心思,讓兩個小女娃沒有父母親斑可是無法原諒,加上前陣子有些任務不太對勁,這才會讓斑和柱間起疑心,扉間和泉奈開始布下天羅地網,是否可以一網打擊那個組織就不知道。

鳴人不是笨蛋當然知道家裡的人有事情在隱瞞自己,她也知道自己是絕對不可以開口詢問,雖然她沒有雪子那樣聰明,該查覺到的事情她還是會察覺,既然大家不告訴她,鳴人也不打算開口詢問。

出任務的時候小心一點不要出事,遵照斑教導的方式來對付敵人就好,佐助肯定會陪著她,夕顏摸摸鳴人的頭沒說什麼,佐助看見她們只是把心愛的人給接過來,讓夕顏可以去做自己的事情。

「佐助,爸爸媽媽、卡卡西哥哥他們隱瞞我一些事情,你說我要問嗎?」鳴人看見佐助後問出這句話。

「既然斑大人他們想要隱瞞妳,表示這件事妳不需要知道,所以不需要問。」佐助拿了一塊甜點給鳴人吃。

「嗯。」鳴人吃起甜點不說話。

「或許那件事情跟四代火影大人身亡的事件有關係,他們才會隱瞞妳。」佐助會好好的陪在鳴人身邊。

「這樣啊!爸爸媽媽當年會死掉是被叛忍殺死的,上次爸爸會出任務也是這個關係。」鳴人坐下來悶悶地說。

「有些事情妳不知道,所以他們才會隱瞞妳,我想雪姊姊即使知道也不打算去管。」佐助把鳴人抱在懷裡。

「有可能,那件事情在姐姐的心底留下不可抹滅的陰影。」鳴人靠在佐助的懷裡閉上眼睛。

「所以,不要去想太多。」佐助只是這樣告訴鳴人。

把事情解決之後大和和夕顏先行回去木葉報告,第二天卡卡西才帶著自己的學生們回去木葉,回去的路上佐助和鳴人一路拌嘴讓人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小櫻苦笑的看著他們兩人拌嘴。

自從知道佐助喜歡鳴人後小櫻就對他死心,只要有時間也會和鳴人一起去逛街,對於這位可愛的朋友小櫻可是很喜歡,常常有時間就會和井野、雛田一起去逛街,四個人的感情真的很好。

鳴人可愛的樣子讓其他人很喜歡幫她挑選漂亮、可愛的衣服,偶爾柱間會跟著她們一起去逛街,雪子反而會和小花一起去逛街,假日時偶爾會看見小花和雪子在街上逛街聊天。

回到木葉後就地解散,卡卡西把報告拿給交付室的忍者,然後才去找自己心愛的伊魯卡,看見卡卡西平安回來的樣子伊魯卡內心鬆了一口氣,開心地擁抱自己最愛的丈夫。

當天晚上卡卡西把所有的事情告訴伊魯卡,知道越多伊魯卡越是擔心,卡卡西想要做的事情他也只能支持,其他的事情他不能多說什麼,只能站在他的背後支持他,希望他可以平安回家,回到自己和孩子們的身邊。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