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和柱間看見鳴人平安回來當然很高興,富嶽和美琴對於佐助開始執行高難度的任務很開心,鼬也很開心自己的弟弟有所成長,備受寵愛的么子也開始有所成長,這是很好的事情。

帶土看見桌上的文件知道要舉辦中忍考試,這下子又要傷腦筋不可,畢竟這次的中忍考試又在火之國的木葉忍者村舉行,光是維安的問題就要讓他頭大,不過該做的事情還是要做。

凜看見帶土的表情就知道他在傷腦筋什麼事情,只是走上前親吻他的臉頰,然後和他一起回家,中忍考試勢必要舉行,至於會有哪一個國家的影過來就不知道,是有聽說風影要過來看,要是其他人也要一起來維安真的要頭痛。

「如果五大國的影都要來,這次的維安又要提升等級。」帶土趴在餐桌上感到很無奈。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我相信大家都很清楚。」凜把晚餐端到桌上後這樣安慰帶土。

「卡卡西的回報讓我更擔心,要是那個組織趁著中忍考試來的話,怎麼辦?」帶土拿起碗筷準備吃飯。

「真是如此我們也是要面對,要是可以找到兇手就好。」凜對於十二年前的事情還是無法忘懷。

收到消息的斑和柱間開始和扉間、泉奈討論要怎樣做才好,中忍考試要怎樣維護安全,有可能五影都要聚在一起看這次的中忍考試,而且誰知道那個組織的人是否會偷襲。

趁著中忍考試偷襲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只是要怎樣防範才是最麻煩的事情,況且他們的目的到底是什麼誰都不知道,尾獸可是人人都想要奪取的兵器,說什麼要守護好才可以。

對於即將到來的中忍考試雪子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又旅站在她的肩膀上沒有開口說什麼,想要奪取牠們的人很多,雪子和鳴人會想盡辦法守護好牠們,絕對不會讓自己視為寵物的尾獸受到傷害。

「這次任務還好嗎?」柱間有些擔心的問著寶貝小女兒。

「還好,不過有遇到叛忍勾搭黑幫,卡卡西哥哥似乎認識那個叛忍。」鳴人把自己見到的事情告訴柱間和斑。

「沒事就好,先吃晚餐。」斑只是這樣告訴鳴人。

「好。」鳴人開心吃著今天的晚餐。

雪子安靜的吃著今天的晚餐,大家各自想著要怎樣做才好,中忍考試一定要如期舉行,至於要怎樣防範又是讓人苦惱的事情,因此要好好的想辦法才可以,絕對不可以掉以輕心。

幾天之後身為火影的帶土把特別上忍和上忍召喚過來商討中忍考試的事情,即使是身為暗部的雪子和止水也要來聽,暗部挑選人根本不管那個人到底是什麼級別,只要有實力就可以進入暗部,因此中忍的鼬進入暗部後就沒有特別往上考。

伊魯卡是交付室的忍者,加上他又是高層裡面的人員,所以他陪伴帶土出席這場會議,基本上所有高層忍者中只有伊魯卡是中忍等級的忍者,甚至可以接觸機密文件,不只帶土歷代火影可是很相信他。

「中忍考試要舉行,這次有要推薦下忍參加嗎?」帶土乾脆直接問那些已經擔任指導上忍的人員。

「第七小隊參加。」卡卡西一點也不擔心自己的學生們。

「第八小隊參加。」紅自然一定會讓學生參加中忍考試。

「第九小隊參加。」阿斯瑪相信自己學生們的實力。

「凱班也會參加這次的中忍考試。」凱今年會讓自己的學生們參加中忍考試。

確定要參加的小隊們後帶土沒有多說什麼,伊魯卡在旁邊把這些事情給記錄下來,凜會讓醫療小隊們準備後續,至於哪幾位上忍要擔任監考老師這又要好好商量,拷問班的首領森乃伊比喜會成為筆試的監考老師。

第二場、第三場考試的監考老師到底是誰帶土還沒決定好,搶卷軸的生存遊戲的監考老師大概是御手洗紅豆會當選,第三場考試的裁判月光疾風自己推薦自己擔任,最後一場考核的裁判不知火弦間擔任。

卡卡西和伊魯卡走到室外沒多說什麼,伊魯卡沒有和卡卡西爭論什麼,自己教出來的學生他都很清楚,自然不需要太過擔心,他只是比較擔心卡卡西要做的事情,畢竟那些事情讓自己很擔心,伊魯卡只求自己的丈夫不要出事。

儘管扉間和泉奈會全部處理,可是光是這次任務就遇到其中一個成員,這讓伊魯卡難保不擔心這件事,卡卡西下次再遇到那些人肯定會留活口,他和帶土一定會瓦解那個組織。

「我不會衝動的,我知道家裡還有人在等我。」卡卡西當然知道伊魯卡會擔心自己。

「還說呢!把事情處理完後我們再去培養兩個孩子?」伊魯卡聽見卡卡西說的話不多說什麼。

「好,只要你想要我都沒意見。」卡卡西親吻伊魯卡的臉頰。

「不管怎樣都別衝動,我知道你想要幫四代火影大人報仇,所以我只希望你別衝動。」伊魯卡很怕卡卡伊不回來。

「我一定會回到你的身邊,這點我跟你保證,別擔心。」卡卡西一定會回到愛人的身邊。

「約定好了。」伊魯卡和卡卡西用小指打勾。

這樣孩子氣的動作讓卡卡西笑了出來,他知道伊魯卡對於自己做的事情很不安心,對方會擔心自己的事情也是很正常的,怎麼說這個復仇計畫要是不小心的話肯定會反撲回來,所以不管怎樣他都會想辦法讓這件事平安落幕。

佐助、鳴人和小櫻來到橋邊的集合地點,在等待卡卡西的時刻鳴人抱著九尾不多說什麼,河面上映著自己和九尾的樣子讓鳴人若有所思,自己的親生父母親會出事果然是一個陰謀。

這個陰謀跟尾獸們有關係,連同自己和姐姐雪子也是被牽扯到,鳴人把自己埋入九尾的毛髮中,毛茸茸的九尾讓她覺得很舒服,二尾又旅趴在佐助的頭上讓小櫻很想要去逗弄牠,這樣可以打發等待的時間。

「九喇嘛。」鳴人悶悶地說著。

「別想!那件事情我不會告訴妳,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間不打算說的事情我也不會說。」九喇嘛只是這樣告訴鳴人。

「姊姊知道嗎?」鳴人只是這樣問。

「知道,但是她不想管,她說全權交給千手扉間和宇智波泉奈去處理。」九喇嘛沒有多說什麼。

「嗯,我知道了。」鳴人決定不要去想太多。

「少在那邊哀怨,中忍考試妳可要給我考上。」九喇嘛說完就回去自己的領地中。

看見這樣的情形鳴人只想要嘆氣,又旅只是拍拍小櫻的頭後也跟著離開,卡卡西這才出現在他們的面前,佐助一臉不爽的看著自己的導師,對於他遲遲未到這件事很不爽。

對於自己的學生們卡卡西可是很了解他們的性子,只是把中忍考試的申請書給他們,拿到中忍考試的申請書小櫻很開心,佐助和鳴人默默地收下沒有說什麼,卡卡西看見這樣的情形也沒有多說什麼。

中忍考試鳴人看過幾次,帶土是火影的關係自己可以在特等席上看中忍考試的會場,只要在木葉舉辦就可以看,現在換成是他們要參加自己可要好好想想,不過看見小櫻開心的樣子佐助和鳴人肯定是會參加中忍考試。

「我回來了。」佐助踏入家門後說出這句話。

「啊!歡迎回來。」美琴看見寶貝兒子回來的樣子微笑。

「中忍考試打算參加嗎?」富嶽看了一眼自己小兒子後問著。

「參加。」佐助知道自己是不可讓自己的父親失望。

「要參加啊!那樣的話你可要好好加油喔!」桃樺聽見佐助的說法微笑的看著他。

「斑大人沒空的話過來跟我練習忍術。」火核永遠對自己的兒子很有意見。

「好。」佐助點點頭答應。

回到家的鳴人看見斑在家很開心地去擁抱他,然後把中忍考試的申請書拿給他看,自己在申請書上簽名,表示自己會參加這次的中忍考試,斑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摸摸她的頭沒有多說什麼。

有很多事情鳴人想要問卻不知道要問什麼,斑和柱間不會告訴她的事情誰都不會告訴她,與其這樣乾脆什麼話都不要問,現在好好的和斑撒嬌就好,好好地打起精神參加中忍考試就好。

鳴人吃著斑給自己的甜點,柱間從廚房裡面走出來,看見丈夫和小女兒又在吃甜點的樣子苦笑,雪子和止水進入家門後看見這樣的情形也不多說什麼,止水拿起甜點吃了起來,雪子反而是進入廚房幫柱間煮飯當打手。

全家最疼的小孩子要參加中忍考試,大家肯定會卯起來會幫她訓練,鳴人會乖乖地接受大家的訓練,扉間和泉奈要進行的事情繼續進行,其他的事情會有其他人去操心。

「現在換我們家最寶貝的小鳴人要參加中忍考試。」止水摸摸鳴人的頭。

「可是要超過姊姊和爸爸的紀錄好難。」鳴人想起雪子和水門的紀錄就很無奈。

「不用超過他們的紀錄,妳順利考上中忍就好。」斑摸摸寶貝女兒的頭。

「好。」鳴人開心地親吻斑的臉頰。

「好了,吃飯吧!」柱間把晚餐端出來給大家享用。

鏡和奈奈會注意中忍考試的維安,誰知道那個組織會不會混入其他人進來,木葉可不能發生一起謀殺案,如果可以的話他們也希望抓到那個組織中的某個人,這樣的話說不定可以一網打盡。

去會場的路上他們遇到砂隱村風影家的三姊弟,看見我愛羅來到木葉鳴人很開心,馬上走過去和他聊天,很早就認識的他們總是有許多話題可以說,佐助看見這樣的情形難免會吃醋

小櫻、鳴人、佐助進入會場,發現是幻術馬上解開這個幻術,等到集合的時候大家聚在一起,寧次看著佐助知道自己很想要和他對戰看看,連同小李也很想要試試身手,他們都想要挑戰宇智波一族的天才。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