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這樣的情形佐助沒有太過在意,鳴人只想要搖頭,看樣子她的青梅竹馬出生於宇智波一族,被人認定是天才忍者,真要說的話佐助是認真型的忍者,這點鳴人可是很清楚。

「佐助你真受歡迎啊!」鳴人故意調侃他。

「放心吧!妳到時候也會跟我一樣受歡迎。」佐助捏捏鳴人的臉頰。

「我,絕對不會顯露自己的實力的。」鳴人打掉佐助的手後去找牙和鹿丸。

「最好啦!吊車尾。」佐助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

鹿丸可以感受到自己的背後有個人形立牌,鳴人很喜歡這樣撲自己,牙也老早就習慣自己的好友這樣做,他們不在乎鳴人的身分、性別,總是會和她玩在一起,惡作劇也會讓人傷腦筋。

丁次只是在一邊看著他們的互動,鹿丸雖然很無奈卻還是接受下來,牙對於這位活潑的好友不知道要怎麼說,赤丸很喜歡他的這位朋友,鳴人跟大家的互動真的很好,很受到大家的歡迎。

每次看見鳴人和其他人靠的這麼近,佐助不得不說自己會吃醋,儘管如此他還是不會去管她,要是真的管她的話肯定會被抱怨,佐助也很清楚鳴人的背景有多雄厚,不小心的話自己肯定會倒大楣。

進入教室坐下來,看見桌上的考卷鳴人大概知道這場考試是在考什麼,伊比喜把規則解說給他們聽後,讓大家開始動筆寫考卷,鳴人擅用自己的感知能力來竊取自己想要的情報,佐助利用寫輪眼來寫試卷,小櫻則是利用自己的知識來解決。

與其說鳴人是用感知能力,不如說她是利用又旅的能力來獲取情報,只是又旅沒有現身出現在大家的面前,家裡的人告訴她說,要利用自己的能力以及尾獸的能力來考試。

『嘛!真無聊,竟然是在考驗收集情報的能力。』鳴人寫完考卷後開始發呆起來。

『爸爸給的功課還比較有難度,中忍考試為什麼可以這樣簡單?真沒意思。』鳴人開始利用感知能力收集在場忍者的情報。

伊比喜看見鳴人發呆的樣子苦笑,他很清楚鳴人是初代火影大人親自撫養的孩子,斑有時間會帶著妻子和兩個女兒出門遊歷,培養兩個女兒收集情報的能力,鳴人收集情報的能力可是比其他人還要出色。

佐助看見鳴人已經寫完的樣子苦笑,看樣子自己心愛的人收集情報的能力比自己還要厲害,如果順利考上中忍的話自己肯定要和她表白,小櫻看見自己的隊友們已經寫好的樣子也不多說什麼,只等待時間到結束。

可以交卷的時候寫完考卷的人都陸續交卷,考試中途也有幾個作弊的人被抓到,表示他們收集情報的能力太差,交卷完畢之後他們去集合地點等待,第二場考試即將要開始。

「又旅。」來到集合地點鳴人喚出二尾貓又。

「怎麼了?」又旅顯現在鳴人的面前。

「有……不太對勁的人嗎?」鳴人感知到不太對的查克拉和惡意。

「不要輕舉妄動,我會去告訴小雪他們。」又旅偷偷利用能力入侵考生們的腦袋。

「好。」鳴人摸摸又旅之後就放牠回去。

佐助站在鳴人的背後,看著她的動作沒有多問,看樣子是她感知到惡意才會這樣,鳴人轉頭看見佐助很開心,馬上撲到他的身上擁抱他,對方只是把她抱在懷裡摸摸她的頭,什麼話都沒有說。

只要絕對不太對鳴人會把感知到的事情告訴家裡的人,佐助覺得帶土和卡卡西不把事情告訴自己的寶貝似乎好像不是什麼好事情,鳴人並不是笨蛋,自然很快就會猜到,佐助只能用自己的方式來保護她。

看樣子是真有其他的內鬼或是隱藏在裡面的叛忍,自來也已經收集情報回來,大蛇丸在實驗室中做實驗,綱手依舊執掌醫療體系,加藤斷當然會去輔佐其他人,誰都不希望這次中忍考試會出事情。

「妳讓又旅去告訴雪姊姊他們?」佐助抱著鳴人問著。

「嗯,我感知到其他不同的查克拉和惡意,似乎是針對我來的。」鳴人雖然不喜歡大家瞞著自己,可是卻很清楚這是大家保護她的方式。

「不要忘記四代火影的死因,妳可是繼承玖辛奈大人的能力。」佐助從父母親口中知道四代火影夫婦死亡的原因。

「我不會忘記,我有看過檔案。」鳴人悶悶地說著。

說完話後紅豆出現在大家的面前,讓每個小隊拿一個卷軸走,告訴大家說這是要搶天地卷軸,而且考試地點是在死亡森林裡面,能走出來的小隊到底有幾個並不知道,這是一場嚴酷的淘汰賽。

佐助和鳴人、小櫻進入森林之後開始找地方躲藏,他們需要商量要怎樣奪取其他人的卷軸,鳴人會把自己收集到的消息告訴自己的隊友,如果這中間遇到熟人到底要怎樣對付他們又是一回事。

在死亡森林裡面殺人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不過這是考試基本上考生不太會殺人,只會把人打昏或是打傷而已,只是這次有混入其他的敵人反而會讓人擔心,中途他們遇上比較強的對手,需要花點時間解決。

佐助開眼並且結印聚集查克拉讓千鳥出現在自己的右手上準備對付敵人,寫輪眼的功用自己早在家族的訓練之下會巧妙運用,寫輪眼的後遺症也被扉間解決,鳴人的右手也出現螺旋丸,隱藏著雷遁的螺旋丸。

他們直接把小櫻放在樹洞中,讓她設立結界不被波及,鳴人直接丟出螺旋丸攻擊敵人,破壞面積大到有點嚇人,佐助利用千鳥解決敵人,這群人的確就是針對他們,想要奪取他們的力量,又旅早早就提醒他們。

「不能通靈牛鬼和九喇嘛,他們要的就是尾獸的力量。」鳴人一個飛踢就把人給踢到一邊去。

「火遁、豪火球之術。」聽見自家寶貝說的話佐助馬上賞給對方一個豪火球之術。

「風遁、氣旋!」鳴人利用風遁來輔助佐助的忍術。

「想要得到尾獸的力量是不可能,我們不會輕易的尾獸讓給你們。」佐助拿出苦無等武器出來。

「可惡!」看見自己的隊友一個、一個被打趴的樣子剩下的敵人很火大。

本來要繼續下去的佐助和鳴人看見幾隻小狗突然出現咬著剩下那個人的手腳,就看見小花和止水出現在他們的面前,讓其他暗部把這些人給帶走,當那個人想要出手的時候馬上被止水的萬花筒寫輪眼給迷惑。

看見這樣的情形佐助和鳴人鬆了一口氣,看樣子木葉的監視系統看到有人闖入,這些非法入侵的人會被木葉警衛隊給抓起來,如果真的不行會讓暗部的人搞定,止水和小花把人給抓回去。

解除忍術之後佐助和鳴人鬆了一口氣坐在地上,留下的卷軸的確是他們隊伍想要的卷軸,休息一下大概就可以走出去,我愛羅他們三個就算成為目標也不需要擔心,以他們三個的實力肯定會被打飛。

「差不多要離開才對。」鳴人現在只想要躺在地上休息。

「先休息吧!你們兩個體力已經透支。」小櫻利用自己的醫療忍術來治療他們。

「的確是該休息才對,我們現在的狀態並不好。」佐助一直在喘氣。

「不過我們要先到隱蔽的樹洞中,我怕還有其他的敵人會想要來搶卷軸。」小櫻把兩位隊友拖到樹洞中。

在結界裡面她們可以鬆口氣,鳴人靠著牆壁已經昏睡過去,佐助看見這樣的情形苦笑,自己也閉上眼睛休息,小櫻看見他們這樣沒有太大的意見,只是提高警覺聽聽附近的情況。

只是他們三個沒想到結界會被鹿丸、丁次和井野的小隊解開,瞬間驚醒佐助和鳴人,因為無法召喚尾獸出來幫忙,也不能用尾獸外衣(尾獸的查克拉)來解決敵人,佐助和鳴人才會這樣累。

鹿丸和丁次以及井野經過這個地方發現有結界,好奇地把結界解開,在樹洞中發現到佐助、鳴人和小櫻,但是解開的瞬間看見他們三個拿起苦無警戒,看見是鹿丸、丁次、井野他們才稍微放鬆。

「誰!」小櫻發現結界被解開瞬間警戒起來。

聽見小櫻的聲音佐助和鳴人馬上醒來,然後拿出苦無準備面對敵人,看見是鹿丸他們馬上把卷軸收起來,得到卷軸後他們還要怕其他人來搶走這兩個卷軸,畢竟現在即使是同村的忍者也是敵人。

鳴人為了避免一場惡戰乾脆抓著兩位隊友用飛雷神術離開,鹿丸、丁次和井野看見這樣的情形被嚇到,本來想要問問他們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以及他們拿到什麼的卷軸,沒想到卻被他們逃掉。

來到出口後他們把卷軸交給主考官後離開,接下來還有兩場考試需要體力,現在是需要好好休息才可以,本來是要回家休息,不過考生大部分是集中休息的狀態,他們自然來到安排的地方休息。

看到床後鳴人馬上趴倒在床上,佐助看見這樣的情形也只是坐下來休息,還有體力的小櫻去拿食物給他們吃,誰會想到進入考場就遇到組織臥底的敵人,這讓他們覺得自己運氣實在是太好。

「九喇嘛,不要壓我。」鳴人很想睡覺沒有體力和自己的尾獸說話。

「才一場戰鬥就沒體力,這樣太弱了,小鬼就是小鬼。」九喇嘛縮小自己的身體站在鳴人的背部走著。

「敵人很強好嗎?不小心把查克拉用太多。」鳴人後悔自己沒有用仙術。

「誰叫妳自己蠢,忘記用仙術,那樣會節省查克拉和體力。」幫鳴人按摩完畢後九喇嘛這樣說。

「我錯了,九喇嘛大人,請您大人有大量,原諒我這個小女子。」鳴人直接和九喇嘛玩了起來。

「蠢蛋就是蠢蛋!本大人就原諒妳,快點睡覺!」九喇嘛用腳拍了拍鳴人的頭要她好好休息。

「好。」鳴人閉上眼睛乖乖睡覺。

卡卡西和伊魯卡看到監視器畫面的內容差點沒嚇到,好在事情順利解決不需要太過擔心,泉奈知道那個人欺負自己的寶貝小姪女後,當然會好好的審訊這個人,會讓他知道得罪他們是會倒楣的。

鼬和雪子依舊守在帶土的身邊,帶土知道後沒有動氣,只是微笑地想著要怎樣報復,雪子雖然會擔心自己的寶貝妹妹,可是她不打算插手這件事,鼬發現到有人來抓自己的未婚妻時,會好好的把他們丟入牢獄中。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