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奈,怎麼了?」雪子看見泉奈不開心的樣子問。

「哥哥他們很喜歡妳,討厭!」泉奈不太高興自己的兄長們這樣打擾她們兩人。

「嘛!大概是因為覺得泉奈很少帶朋友回族裡吧!」雪子伸出手摸摸泉奈的臉。

「我沒有什麼年齡相仿的朋友,能夠遇到妳真的很開心。」泉奈開心地說著。

「我也是。」雪子很高興自己可以認識泉奈。

「小雪妳真好。」泉奈開心的抱著雪子。

當年六歲的雪子根本沒有機會交到朋友就被追殺,穿越來到這裡之後她也沒機會交朋友,所以可以和泉奈成為朋友她真的很開心,會好好的真心的對她好,甚至會珍惜她們兩人之間的友情。

泉奈開心地牽著雪子的手逛著宇智波一族領地,斑看見寶貝妹妹帶朋友回來的樣子馬上拉著愛妻柱間跟著她們兩人,不過沒多久就被雪子發現,看見她眨眨眼看著他們,斑和柱間感到很不好意思。

斑和柱間沒想到雪子是感知忍者,是和扉間一樣的感知忍者,泉奈很生氣自己的大哥斑竟然會跟蹤自己,氣呼呼的樣子和柱間笑了出來,泉奈即使不高興還是讓自家大哥大嫂斑和柱間跟著自己和雪子。

逛到服飾商店的時候泉奈開心的幫雪子挑選衣服,比來比去就是不知道要送給自己好友什麼東西,泉奈和雪子同時轉頭看柱間,柱間看見她們這樣笑了出來,然後幫她們兩人挑選衣服。

「小雪,妳好像不管穿哪件都很適合。」泉奈覺得不管哪種布料都很適合雪子。

「會嗎?泉奈妳也有很適合的布料。」雪子拿了幾件在泉奈的身上比了比。

「大嫂,妳來幫我們挑啦!」泉奈轉頭看了一下柱間。

「請幫我們挑選布料,好嗎?柱姬姐姐。」雪子一樣轉頭看著柱間。

「呵呵!好吧!妳們兩個真可愛。」柱間很樂意幫她們挑選布料。

買了幾樣不錯的布料雪子決定帶回去請伊魯卡或是凜幫忙做衣服,自己也要在一旁學習,她其實對衣服的布料沒有什麼挑,既然泉奈有心送給自己她很樂意收下來,這樣可以給家裡的女性做衣服。

看見泉奈開心的樣子雪子也不好多說什麼,斑難得看見妹妹這樣開心,很慶幸她交到一個很好的朋友,如果扉間沒有時間陪伴自己的妹妹,總是會有人抽出時間陪伴她。

柱間和泉奈沒有什麼話可以聊,可是有雪子在身邊反而不需要太過擔心,柱間可以感受的出來雪子是個很溫柔的人,和水泉、水戶的溫柔不同,是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會讓人有種想要親近的感覺。

由於戰國時代沒有喝酒的年齡限制,那天泉奈來家裡的時候根本就是喝開了,明明才沒大雪子幾歲,有時候她會像個小男孩一樣倔強,只有扉間可以壓制她,斑和柱間很開心自己的弟弟妹妹有心愛的人。

「小雪,妳和鼬的感情真好,不像扉間老是把我當小孩子。」泉奈悶悶地說著。

「我不覺得扉間哥哥把妳當小孩子,他只是不擅於表達自己的情感而已。」雪子拿了一杯飲料給泉奈。

「會嗎?扉間哥在戰場上真的很強大,根本不輸給斑哥他們。」泉奈喝起雪子給她的飲料。

「男人嘛!總是不擅於表達自己的情感,小鼬也是。」雪子笑笑地說著。

「嗯,好像是這樣。」泉奈把飲料全部喝完。

「妳看!扉間哥現在不是來接妳了嗎?」看見扉間走過來的樣子雪子微笑。

看見自己喜歡的人走到自己的面前泉奈有些不好意思,雪子把人推到扉間的前面後準備離開,執行完任務的鼬也來到宇智波一族的領地接人,看見自己的未婚夫來接自己當然很開心。

泉奈開心的抱著自己最愛的人,扉間抱著她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安靜的聽著自己愛人分享今天的所見所聞,扉間沒想到斑和柱間竟然會跟蹤泉奈,自從柱間和斑結婚後兩人可以說是形影不離,有時候會讓人傷腦筋。

本來要拿著東西準備離去的鼬和雪子馬上被扉間和泉奈阻止,泉奈邀請他們去自己的家吃晚餐,今天她答應田島要帶自己的男友和朋友一起回家吃飯,對於自己父親的承諾是不可以失約。

突然被邀請鼬和雪子很訝異,本想說要回家可是卻有個邀約,不知道家裡的人會有什麼情形出現,雪子只好通靈出自己的通靈獸,請這隻叫白雪的小狐狸去通知家裡的人,說自己和鼬要去宇智波宗家用餐。

把東西收時好之後鼬和雪子跟著泉奈、扉間一起回去宇智波宗家,沒想到田島會邀請他們一起過去用餐,當他們踏入泉奈家的時候才發現田島是邀請所有的人一起來享用晚餐。

「姊姊。」鳴人看見雪子很開心,馬上跑過來抱她。

「乖。」雪子摸摸妹妹的頭。

「田島大叔人好好,和佛間大叔一樣。」鳴人開心地告訴自己的姊姊。

「這樣啊!佛間大叔也過來了啊!」聽見妹妹說的話雪子沒有想太多。

止水揮揮手要他們快點進入屋子裡,怎麼樣都不要讓主人家等太久,雪子牽起妹妹鳴人的手進入屋子裡去,鼬跟在她們的後面不多說什麼,佐助站在止水的身邊抱著白雪等著自己走過去抱他。

看見田島和佛間很和平的坐在一起的樣子泉奈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抓著扉間的手乖乖找位子坐下來,宇智波和千手的族長坐在一起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威嚴在,嚴肅的氣氛讓人有點不適應。

由於他們雙方有住在宇智波和千手領地一陣子,田島和佛間對於他們一點也不陌生,加上現在村子已經建立的差不多,剩下就選一村的村長,這個問題反而是討論最熱烈的問題。

很多地方已經開始有雛型,醫院、學校等地方不用說,只是在看要怎樣培養醫療忍者或是教師們,情報部、暗部等機關也是一樣,宇智波一族扛下護衛木葉的責任,成立木葉警衛隊,千手一族大多都會以培育醫療忍者為主。

「斑、柱姬,你們到底想好誰要當一村村長了沒?」佛間在吃過晚餐之後問著女兒和女婿。

「父親,我們比較傾向讓全村人投票,看看我和斑誰比較適合當火影。」被佛間這樣一問柱間只是這樣告訴自己的父親。

「父親,事情已經安排好,請您不用擔心。」斑會把所有的事情給安排好。

「你們安排好就好。」聽見女兒、女婿說的話佛間比較安心。

田島很多事情不去過問,跟佛間一樣偶爾會去問問,其他的事情大多都不管,這兩位父親幾乎每天會找時間一起下棋聊天,偶爾幫孩子們出出意見外基本上沒有什麼事情可做。

當然偶爾會跟孩子們催婚,順便催催斑和柱間什麼時候可以生孩子,他們兩老想要含飴弄孫,這也是為什麼佐助和鳴人會常常過來陪伴他們,小小年紀的佐助和鳴人是田島和佛間很喜歡的孩子。

偶爾也會討論扉間和泉奈的婚事,對於小女兒的婚事田島可是操碎了心,佛間倒是沒有多說什麼,認為自家兒子娶敵對家族的小女兒反而沒什麼意見,畢竟自己大女兒挑選的人也是敵對家族的大兒子。

斑和柱間的感情很好,婚後兩人還是那樣恩愛,至於柱間的肚子什麼時候有起色就不知道,斑對於這件事也是很期待,扉間打算等到泉奈大一點再來結婚,他一點也不著急,對他來說對方比較重要。

「扉間哥,你不想娶我嗎?為什麼還不來提親?」泉奈對於這件事很不開心。

「等妳大一點我就會娶妳,現在還不到時候。」扉間把自己心愛的人抱在懷裡。

「你根本就是嫌我小。」泉奈氣呼呼地看著扉間。

「我沒有嫌妳小,而是我希望妳以後生育的時候可以安全一點。」扉間很認真的告訴泉奈。

「既然你這麼說,一年後你要是沒娶我的話,我就真的不理你。」泉奈聽見扉間說的話很感動。

「我答應妳。」扉間親吻泉奈。

斑和柱間聽見扉間和泉奈的對話後不多說什麼,蒼太、悠生、夏看見自家大哥這樣很頭痛,板間和瓦間也想要把自家大姊拉開,畢竟誰都知道扉間是感知忍者,被他們知道的話肯定會被痛打一頓,泉奈雖然是女生打起人來也很恐怖。

果不其然扉間感知道自家姊姊和姊夫偷聽自己和泉奈說的話很火大,只是轉頭過去跟他們算帳,泉奈看見這樣的情形很想要嘆氣,默默地進屋去找自己的好朋友雪子,讓自己的未婚夫去找他們算帳。

由於臨時被留在宇智波一族過夜,泉奈很開心可以和雪子一起睡,她有很多話可以和她說,蒼太和悠生以及夏也很開心可以和止水、鼬一起睡,他們可是很喜歡這兩個傢伙。

年紀小的佐助和鳴人也被斑和柱間帶回自己的房間去,這兩個孩子讓他們夫妻兩人很喜歡,只要有時間和有機會就會逗弄他們兩人,卡卡西和伊魯卡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不多說什麼,帶土和凜自然也是一樣。

「怎麼了?」卡卡西看見伊魯卡有點怪怪的樣子問。

「不知道,最近好像有點不太舒服,可能要去醫院看看。」伊魯卡拍拍卡卡西的手要他不要擔心。

「我明天陪妳去,不然我不放心妳自己一個人去,我會擔心。」卡卡西親吻伊魯卡的臉頰。

「好,謝謝你,卡卡西。」伊魯卡很開心卡卡西是這樣的體貼。

村子成立之後卡卡西和伊魯卡、帶土和凜正式結婚在一起,跟斑和柱間的婚禮一起舉辦,止水和水泉正在交往中,水戶和悠生在交往,大概沒多久就換他們兩對結婚,扉間和泉奈也會跟著他們一起舉行婚禮,三年後是鼬和雪子的婚禮。

卡卡西先讓伊魯卡睡覺休息,明天陪她去醫院看看,請醫療忍者看看她的身體情況,說不定會有什麼好消息,這些年的時間他們過得很好,比在之前的那個木葉過的還要好。

七歲的佐助和鳴人有所成長,學校已經建立好自然可以一起進入學校念書,至於教師的人選可能先讓大家輪流教學,其他的事情再來想想,一村之長也要開始選舉投票,不知道是斑還是柱間會成為火影。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