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經過多久的時間,扉間永遠都不想要承認自己愛上泉奈,他們的愛情是“有些喜歡,就像麥田裡曾經降臨過的風,只有當事人明瞭,而這個世界假裝沒發生”,就算當事人明瞭死活還是不想要承認。

泉奈即使知道自己愛上扉間,他也沒打算說什麼,他知道對方不會承認這件事,相愛相殺這麼多年的時間,他怎麼會不了解他,這份愛自己只能放在內心中,然後默默的守護著,直到自己把秘密帶入棺材中。

得到第二次的生命後泉奈也沒打算去對扉間說什麼,他看見大嫂以及自己的姪子是長什麼樣子,對於斑老早就愛上柱間這件事他心知肚明,也沒打算去多問兄長的感情之事。

「今天有七夕祭典,泉奈叔公不去逛逛嗎?」準備要去幫忙的玖辛奈看見泉奈坐在長廊上的樣子問。

「不知道要跟誰去,乾脆待在家裡好了。」泉奈看著眼前的女人苦笑地說著。

「這樣啊!水門說七夕是很重要的日子,是和另外一半一起度過的日子。」玖辛奈拿了一杯茶給泉奈。

「我的妻子已經過世,美琴是我的曾孫女,我去哪裡找人,又不是大哥。」泉奈把茶接過手後很無奈。

「嘛!我想叔公您心底的那個人,只要開口就會和你一起去。」玖辛奈看見水門準備好後微笑地說著。

「嗯!謝謝妳,快去陪水門,他今天肯定會很忙。」泉奈知道玖辛奈的意思,只是沒多說什麼催促四代夫妻出門。

泉奈知道不是自己不想開口,而是就算自己開口對方肯定會諷刺自己,甚至不會陪自己出去逛祭典,與其這樣不如不要開口,乾脆待在家裡度過這個節日,當然看見大家出雙入對的樣子不免有些小小的失望。

鏡看著自己的老師不知道要說什麼,止水探頭看了一下祖父後就揮揮手表示自己出門,看見這樣的情形鏡點點頭不多說什麼,泉也探頭打招呼後就和止水一起去逛七夕祭典。

想要去騷擾自家兄長的鏡看見扉間一身便衣坐在長廊上的樣子苦笑,沒想到自己的老師打死都不承認自己的感情,現在又在這裡犯相思,真該好好地把人丟出去逛七夕祭典。

「老師,你真的不打算去約泉奈叔去逛七夕祭典嗎?」鏡或多或少還是會怕扉間這位老師。

「鏡,你相信這個世界真的有愛情存在嗎?會愛上自己的對手。」扉間多少有些疑惑地問著自己的弟子。

「我相信,父親他不就愛上柱間大人,別看兄長大人感情很淡薄,其實他很愛大嫂。」鏡始終相信愛情。

「真的是我太固執嗎?我……」扉間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兄長大人說過,要是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辦,就順著自己的感覺走。」鏡拿了一杯茶給扉間。

「順著自己的感覺走嗎?」扉間開始思考這句話的意思。

鏡悄悄的退出不多說什麼,他相信扉間肯定感知的到自己離開,早已經忍不住的他決定去騷擾自己那個沒有血緣關係的大哥,相信對方肯定不會囉嗦什麼,而他也相信扉間肯定會想開去找泉奈。

喝完茶後扉間起身去找泉奈,不可否認他現在真的很想要見到對方,那個打從心底的渴望在重新得到生命後已經從潘朵拉的盒子中跑出來,早已經壓抑不住慾望的扉間決定順從自己的內心去找泉奈。

看見扉間出現在自己的面前泉奈眨眨自己的眼睛,他沒想到對方會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如果自己不是幻術高手的話,他會以為自己中了幻術,那個自己愛了一輩子的男人扉間現在出現在自己的眼前,不得不說泉奈真的很感動。

「走吧!小辮子,我們去逛祭典。」扉間只是這樣說。

「哼!死白毛,你也太慢了吧!」泉奈露出微笑和自己喜歡的人去逛祭典。

「真囉嗦啊!小辮子。」扉間牽起手泉奈的手去逛祭典。

「笨蛋扉間。」泉奈小小聲地說著。

要不是已經交往這麼多年,泉奈肯定會很討厭眼前的傢伙,討厭他這樣的彆扭,還需要想這麼多才願意和自己出門,可是他知道扉間是理智大過於感性,自然不會多說什麼。

喜愛甜食的泉奈看見有許多甜點攤馬上拉著扉間的手去買,對方只是任由自己的愛人這樣做,這樣的泉奈才是自己私下認識的他,扉間承認自己的真的愛上了他,這個自己一生的死對頭。

遠遠正在騷擾人的鏡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然後被自家兄長拉下來和他們一起逛祭典,順便感慨少了隊友的祭典讓人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水戶門焰、轉寢小春被罵過之後不多說什麼,團藏因為太過份不得不殺了他。

現在只剩下三代火影夫妻以及水戶門焰、轉寢小春這幾個人一起逛,鏡或許有些感慨卻也無法多說什麼,畢竟團藏傷害自己最愛的兄長,自己真的無法原諒他,還想奪取自己孫子的眼睛,更是只能讓他走上死路。

「老師和泉奈叔出來逛祭典啦!」鏡在遠遠的偷看著扉間和泉奈互動。

「鏡,走吧!別再繼續看,小心被老師發現。」蒜山只是拉著自己的隊友離開。

一秒被勸退的鏡本來想要繼續觀察下去,卻被自己的兄長給拉走,蒜山看見這樣的情形苦笑搖頭,幸虧扉間和泉奈沒有發現到鏡的行為,不然的話肯定會被教訓一頓。

吃完手上的甜點泉奈露出開心的笑容,像個小孩子一般的笑容讓扉間露出難得的微笑,果然眼前的人一點也沒有改變,當然不忘買自己想要吃的餐點,或許自己最想要的就是看見對方的笑容。

如果他們兩人不是戰場上的對手,私底下扉間和泉奈肯定很和得來,大概唯一的想法就是把自己的兄長從對方的兄長身邊拉開,是兄控的兩人最討厭斑和柱間把注意力從自己的身上移開。

「很久沒看到斑哥這麼高興。」泉奈看見斑和柱間玩得很開心的樣子說。

「大哥也很久沒笑的這麼沒心沒肺。」扉間想起很久以前的事情。

佐助和鳴人從他們的旁邊跑過去,泉奈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他可是很喜歡鳴人這個孩子,扉間看見他們兩人打鬧的樣子似乎想起以前的事情,佐助真的很像自己最愛的人。

十二歲的孩子打鬧的樣子讓扉間和泉奈露出好看的笑容,同時看見他們兩人停下來對自己揮手,泉奈跑過去把鳴人抱在懷裡打鬧,扉間注意到佐助看見他們打鬧的樣子笑了出來,木葉正在成長茁壯。

扉間慢慢地走過去,他喜歡看泉奈的笑容,因此看見愛人正在和鳴人打鬧的樣子沒多說什麼,深深地覺得佐助真的很像自己的寶貝愛人,可惜兩人的個性一點也不相像。

「二祖宗!」佐助看見鳴人和泉奈笑的沒心沒肺的樣子很無奈。

「哈哈!佐助你好可愛。」泉奈對於這個很像自己的孩子很喜歡。

「難得可以看見佐助這樣狼狽的樣子。」鳴人喜歡這樣鬧佐助。

「小辮子,別鬧了。」扉間的嘴角上揚的樣子讓人知道他現在是很開心的。

「才不要呢!佐助太可愛,太好逗弄。」泉奈真的很喜歡捉弄佐助這個孩子。

順從自己的感覺走後扉間不打算隱藏自己的感情,當初自己毫不猶豫的殺了眼前的人,其實自己的內心是很痛苦,知道他結婚生子後更是痛苦不已,才會在那時候痛下殺手,卻忘記自己從沒有告訴他自己的情感。

原來被背叛的感覺這樣痛,但是想想自己也很蠢,一直壓抑自己的感情,扉間從未說出口自己真的很喜歡、很愛泉奈,對方即使喜歡自己也還是結婚生子,泉奈知道自己和扉間的感情不會有結果,在那時候是真的不會有結果。

某方面相像的兩人一直壓抑自己的情感,一個毅然決然的結婚生子,另外一個終生不娶妻生子,直到現在他們才放開自己的情感,願意去接納對方,重生後的扉間和泉奈會重視自己的情感,願意踏出這一步和對方在一起。

其實愛就是這麼簡單,扉間決定放手一次,順從自己的感覺去走,正視自己的情感,願意接納泉奈這個人,他們會有勇氣地走下去,畢竟現在的木葉早已經不再是戰亂的年代,和平的一切悄悄的到來,扉間和泉奈自然有勇氣自己走下去。END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