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歲那年的七夕佐助有機會和鳴人一起逛祭典,那年的他興奮的換好浴衣後就拉著鼬的手去旗木大宅中等待自己最喜歡的人,雪子牽著弟弟的手走出來的時候看見宇智波兄弟微笑。

見到佐助的時候鳴人乖乖地伸出手牽著對方的手去逛祭典,鼬和雪子當然也牽著對方的手去逛祭典,卡卡西和伊魯卡放心讓他們自己去逛祭典,他們可以帶著寶貝女兒去逛逛祭典。

雖然不情願地牽著佐助的手,鳴人還是乖乖的和他一起走,鼬和雪子在後面看見他們兩人彆扭的樣子差點沒笑了出來,像個小大人的佐助帶著鳴人去買東西,順便去吃一樂拉麵。

「我們先去吃一樂拉麵,等下再去逛祭典。」佐助很認真的告訴鳴人。

「好。」聽見可以去吃一樂拉麵鳴人很開心。

「走吧!」佐助很開心可以帶鳴人去吃拉麵。

「佐助最好了。」鳴人開心地和佐助去吃一樂拉麵。

一樂拉麵的大叔看見他們兩人過來的樣子微笑,鼬和雪子對此沒有太大的意見,自然而然坐下來和弟弟們一起享用一樂拉麵,名為拉麵的貓從鳴人的懷裡跳到雪子的懷裡去。

似乎是待在主人的懷裡有點不舒服,雪子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撫摸牠安撫著,拉麵開心地在雪子的懷裡打滾,鼬看見這樣的情形偷摸牠,才發現這隻小貓真可愛,讓鼬很想要多摸幾次。

熱呼呼的拉麵端上來後鳴人開始吃了起來,佐助看見這樣的情形也開始吃自己的拉麵,小黑貓趴在桌子的角落看著他們吃拉麵的樣子,菖蒲拿了一點水煮的雞肉給牠吃,六歲的鳴人可以吃好幾碗拉麵,這點讓佐助感到很訝異。

「一樂大叔、菖蒲姐姐,謝謝。」鳴人抱著拉麵站在雪子旁邊和一樂大叔、菖蒲道謝。

「不客氣,下次再來光臨喔!鳴人。」一樂大叔很喜歡鳴人這個孩子。

「好!」鳴人把拉麵放在自己的胸前後拉著佐助的手去逛祭典。

「你們兩個,不要亂跑。」付完錢後雪子叫著佐助和鳴人。

「謝謝招待。」鼬說完後馬上去抓佐助和鳴人。

好不容易把兩個孩子給抓住後,鼬和雪子各牽一個去逛祭典,佐助和鳴人乖乖地牽著哥哥姐姐的手去逛祭典,來到甜點攤的時候鳴人眼睛發亮的看著鼬,佐助馬上甩開兄長的手去牽雪子的手。

鼬買了幾樣鳴人喜歡吃的甜點給他,自己自然也買了幾樣甜點吃,雪子摸摸佐助的頭安撫他,在甜點攤的旁邊買了幾樣烤肉吃,然後買了番茄的糖葫蘆給男友的弟弟。

酸酸甜甜的小番茄糖葫蘆佐助很喜歡吃,鳴人已經咬著自己喜歡吃的蘋果糖在吃,兩個人開心的牽著手去逛其他的攤子,鼬和雪子看見這樣的情形馬上跟著他們走著,祭典人多他們可是怕自己的弟弟們走失。

「釣水球、套圈圈、擲飛鏢,我都想要玩。」鳴人站在遊戲攤位前說著。

「我們一個、一個玩。」佐助露出開心地笑容。

「姐姐,小青蛙要贊助。」鳴人轉頭對雪子說。

「哥哥,我也要!」佐助興奮的對鼬說。

「好,去玩吧!」雪子捏捏鳴人的臉頰。

「去吧!」鼬希望佐助可以玩得很愉快。

佐助和鳴人蹲在攤位前面開始釣水球,看看誰能先釣起一個水球來玩,試了幾次兩人差點沒有耐心,鼬和雪子看見這樣的情形笑笑的付錢蹲下來和弟弟們一起玩,聰明的佐助很快就釣到水球,鳴人看見後雖然氣呼呼的,但他也很快就得手。

拿著水球他們又去玩其他的遊戲,套圈圈反而鳴人比較得心應手,佐助為了不輸給自己最喜歡的人也整個認真起來,套到自己喜歡的玩偶後,鳴人開心的把玩偶拿給雪子,最後佐助套到一個玩偶不知道要怎麼辦,只好拿給鼬去處理。

鳴人摸摸拉麵的頭沒有多說什麼,佐助擲飛鏢的技術比自己還要好,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可以成功或是發揮以往的情況來,來到攤位的前面後佐助和鳴人各自付款玩了起來,為了不影響自己佐助看見鳴人把拉麵交給雪子。

「我一定會贏你的,佐助!」鳴人很認真的告訴佐助。

「哼!吊車尾就是吊車尾,想贏過我還早。」佐助絕對會贏鳴人。

鼬把佐助剛剛拿給自己的玩偶送給雪子,看見女友把東西拿過來的樣子微笑,他可以得到一個吻,拉麵站在雪子的肩膀上蹭蹭她的脖子,鼬摸摸牠的頭看著佐助和鳴人的表現。

雖然很想要贏過佐助但是鳴人很快就沉住氣來,他先扔出一個飛鏢看看是什麼情況,利用自己學習到的知識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看見這樣的情形佐助很訝異,握住自己的手心會好好的表現。

攤主好整以暇地看著這兩個孩子較勁的樣子微笑,佐助打死不想輸給鳴人,所以兩人一來一往的扔出飛鏢得到積分,最後還是佐助的積分比較多得到獎品,鳴人看見這樣的情形很失望,但是攤主還是拿了第二名的獎品給他。

「怎麼了?」雪子看見這樣的情形擔心的問。

「想要給姐姐的禮物沒有得到,好可惜。」鳴人抱著雪子任由對方摸摸自己的頭。

「沒關係,總是有機會的。」雪子溫柔的安慰自己的弟弟。

「哥哥,你教我的成果現在顯現出來了!」佐助很開心自己有個好結果。

「佐助很棒呢!」鼬摸摸弟弟的頭。

看完煙火後他們四個準備回家去,雖然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禮物可是鳴人還是玩得很開心,抱著自己的寵物貓拉麵牽著姐姐的手回家,要離開前佐助把自己的禮物拿給他,鼬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

鳴人勉為其難地收下禮物,然後主動親吻佐助的臉頰,才害羞的跑到雪子的身邊去,鼬看見這樣的情形笑了笑,然後牽起弟弟的手和女友道別,難得佐助和鳴人在這次的祭典中沒有吵架,反而是玩在一起讓人鬆了一口氣。

從小吵到大的佐助和鳴人今天可以和平的玩在一起當然會讓人鬆口氣,牽著兄長的手回家的佐助很開心可以得到鳴人的吻,鼬看見弟弟的表情只是笑笑地沒多說什麼,他知道弟弟今天很開心。

鳴人單純的覺得自己會親吻佐助是想要感謝他,根本沒有什麼意思,謝謝他把玩偶給自己,雪子看見這樣的情形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拿著獎品牽著弟弟的手回家,只要弟弟開心什麼都好。

「哥哥,明年還可以和鳴人、雪姊姊他們一起逛祭典嗎?」在回家的路上佐助這樣問鼬。

「當然可以。」鼬露出好看的笑容回答弟弟。

「姊姊,我們下次再和佐助、鼬哥哥一起逛七夕祭典,好不好?」鳴人開心的告訴雪子。

「好。」雪子微笑地摸摸鳴人的頭。

回家後鳴人把拉麵放下來,然後看著雪子把東西給收拾好,卡卡西和伊魯卡已經在家裡準備好宵夜等他們,開心地鳴人跑去找卡卡西說說今天的事情,把心愛的孩子抱起來聽著他說的事情,卡卡西露出微笑。

當伊魯卡把所有的東西準備好後叫他們一起吃飯,雪子把東西放好洗手走出來吃消夜,聽著鳴人說的話卡卡西微笑不多說什麼,他知道佐助很喜歡他的寶貝孩子,要是他膽敢欺負自己寶貝孩子,卡卡西可是不會放過他。

伊魯卡把宵夜拿出來給他們吃,看見大家坐下來吃東西微笑,自己也跟著坐下來吃東西,活潑的鳴人可是會和大家分享自己今天逛祭典的心得,雪子在一旁幫弟弟補充和分享。

回到家的佐助和自己母親美琴說逛祭典的心得,聽見小兒子開心的分享美琴很開心,難得看見大兒子露出開心的表情,富嶽對於自己的兒子去逛祭典沒有多說什麼,七夕就是要和自己心愛的人一起逛。

只是很可惜當他們說好下次要一起逛祭典的時候,已經是許多年後的事情,這中間發生許多的事情,佐助和鳴人對此從沒有多說什麼,再次逛祭典的時候,他們依舊拉著對方的手走著,懷念著以前的時光,七夕可是很重要的日子呢!END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