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種和犬看準時機後開始攻擊這些人,絕對不會讓這些人有機會進入大宅中,就算進入大宅大概會被庫洛姆的幻術迷惑,然後永遠無法走出來,會見到恐怖的事情。

綱吉安靜的待在辦公室中,庫洛姆和巴吉爾在她的身邊沒有多說什麼,只要庫洛姆沒有感應到有人進入大宅內他們就不需要動,綱吉相信其他人會把所有的事情給解決。

巴吉爾倒了一杯紅茶給自己的首領,然後跟著庫洛姆坐下來一起享用這杯紅茶,綱吉難得和他們一起喝下午茶,外面發生什麼事情完全沒有聽到,把所有的事情給處理完後他們自然會回來。

「我真不懂當年那個家族為什麼會抓我?」綱吉喝了一口紅茶後說出這句話。

「我想,大概是覬覦首領您的能力吧?」庫洛姆很喜歡自己眼前這位首領姊姊。

「或許吧!」綱吉一直想不透這件事。

「當年的事情誰都不知道,希望這次可以解開這個謎底。」巴吉爾又幫她們倒了一杯紅茶。

「希望囉!」綱吉微笑地不多說什麼。

解除能力的綱吉疲累的休息著,她剛剛用大範圍的能力入侵敵人們,攻擊那些敵人的精神內在,嚮導用大範圍的能力當然會感到很疲累,更何況是身為Omega的綱吉。

有庫洛姆和巴吉爾在身邊綱吉可以好好的休息,巴吉爾拿了一件薄被給綱吉蓋上,庫洛姆雖然還在警戒著但是她知道外面已經平息許多,只是安靜地坐著不多說什麼。

處理外面的敵人後喬換上新的女僕裝,打開首領辦公室的大門看見綱吉已經睡著的樣子不多說什麼,畢竟綱吉剛剛是用大範圍的能力在幫助他們,這些惱人的敵人可是讓他們花了一些時間才解決。

看見自己的首領安好的樣子喬露出好看的笑容,然後喝了一杯紅茶後又去忙自己的事情,庫洛姆看見喬後就解除自己的武裝,巴吉爾放鬆後繼續整理文件不吵綱吉。

解除武裝的庫洛姆安靜地靠在沙發上睡覺,嚮導一直集中精神戒備著也是很累人的事情,解除戒備後當然需要好好的休息,巴吉爾會在這個辦公室中照顧她們。

「我的寶貝大小姐,該醒了。」喬坐在椅子邊緣摸摸綱吉的臉。

「喬。」醒了過來看見喬在自己的面前綱吉很開心。

「午睡過後該好好工作,今天晚餐有妳喜歡吃的菜色。」喬摸摸綱吉的臉頰。

「好。」綱吉擁抱自己最喜歡的女僕姊姊。

看見綱吉恢復精神後喬露出好看的笑容,巴吉爾和庫洛姆被她打發回去休息,剩下的事情由她來完成,庫洛姆需要好好的休息,巴吉爾則是去幫里包恩處理一些事情。

有喬在身邊根本不需要擔心太多,而且綱吉最喜歡的人就是她,他們的首領可是很依賴這位女僕,不過沒有幾個人知道喬是從瓦利亞出身的殺手,只知道她一直待在綱吉的身邊服侍她。

對於當年的事情喬多少還是清楚知道一些,只是完整的事情她就沒有聽九代首領說過,畢竟綱吉的能力很特殊,會被其他家族的人給看上也不是什麼意外的事情,只能說當初自己沒有保護好她是她人生中的一大錯誤。

畢竟彭哥列的血統還是會被其他家族的人給覬覦,本來綱吉被保護得很好,不知道那個家族是怎麼知道她是彭哥列的第十代首領繼承人,XANXUS氣的把那些人滅掉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知道哥哥他們有沒有成功滅掉那個家族?」綱吉多少有些擔心XANXUS他們。

「妳要相信XANXUS大人和史庫瓦羅大人。」喬拿了一杯茶給綱吉喝。

「我相信哥哥他們,可是我還是會擔心咩!」綱吉和喬撒嬌的說著。

「別去擔心,妳的丈夫也不是省油的燈。」喬很清楚骸的能力在哪裡。

「有骸在的確是不需要太過擔心,骸的實力真的很強。」綱吉很清楚自己愛人的實力在哪裡。

「所以啦!不需要太過擔心。」喬摸摸綱吉的頭。

「嗯。」綱吉露出開心的笑容。

打起精神來後綱吉繼續把文件給處理完畢,把所有的文件都處理好之後她和喬以及巴吉爾、庫洛姆、藍波、里包恩等人一起用餐,她喜歡和大家一起享用餐點,不喜歡一個人吃飯。

今天發生的事情里包恩會把所有的後續給處理好,綱吉根本不需要擔心這些事情,畢竟那個家族的事情只有里包恩一個人知曉,其他的事情大家不會刻意去過問。

睡覺的時候綱吉抱著有骸的味道的娃娃,骸的費洛蒙有安定她身心的效果在,這是她心愛的丈夫出任務的時候會有的現象,而且喬會在她的身邊不需要太過擔心。

里包恩看見藍波準備睡覺的樣子微笑,他的嚮導是個很可愛的孩子,會聽自己的話把所有的事情給處理好,而且在他的成長過程自己都有目睹到,他坐在床邊摸摸他的頭沒多說什麼。

「里包恩,那個家族是不是曾經欺負過小綱?」要睡覺前藍波好奇的問著。

「是的,九代首領希望我去處理,不過一個大家族我很難完全處理,才會讓XANXUS他們去處理。」里包恩想起九代首領交代的話苦笑。

「那個家族到底是怎樣的人?」藍波閉上眼睛前問著。

「是個十惡不赦的人,只是復仇者沒有辦法制裁他。」里包恩輕輕地摸著藍波的身軀。

聽見里包恩說的話藍波大概懂了,連復仇者都沒有辦法制裁的人肯定是個十惡不赦的人,那種人肯定會規避復仇者所規定的規則,彭哥列出手肯定不會有意見。

既然是所有黑手黨世界的人有意見的家族,只要有家族出手解決的話,基本上大家都不太會說話,復仇者那邊肯定是有打過招呼,才可以有機會解決那個家族的所有人。

藍波在里包恩的安撫下閉上眼睛睡覺,身為少數的男性Omega藍波讓身為Alpha的里包恩保護很好,只是兩人的屬性是都是哨兵,嚮導在家族裡面可是很稀有,大家都會保護他們,不管男女不分第二性別都一樣。

當然這件事除了里包恩自己的私人恩怨以外,就是彭哥列家族首領的私事,這些當然要好好解決才可以,里包恩不過是借力使力,一心一意就是要毀滅這個家族。

彭哥列守護者裡面只有庫洛姆是嚮導,其他人都是哨兵,至於第二性別,骸、山本是Alpha;獄寺、藍波、庫洛姆是Omega;雲雀和笹川了平是Beta,當然他們各自有自己的伴侶,綱吉和庫洛姆會被保護好的原因在這裡。

「庫洛姆,妳要施展幻術嗎?」要睡覺前犬問著自己的妻子。

「要,雖然有守夜的人,但我還是有點擔心。」庫洛姆有些不放心地看著窗外。

「千種會讓守夜的人多注意點,施展幻術後好好睡覺。」犬懂愛妻的意思。

「好。」庫洛姆會好好的應用自己的能力。

現在沒有幾個人在大宅中,犬和庫洛姆、千種一定會守護好綱吉,巴吉爾和喬更不用說,風和一平、拉爾和可樂尼諾當然也會守護好她,他們的女王陛下可是需要好好呵護的玫瑰,自然要好好的守護好才可以。

身為綱吉身邊的人多少知道當年的事情,里包恩這次想要借力使力他們當然不意外,所以現在他們能做的就是要守護好他們的女王陛下,要是這些人有膽再來的話肯定會被打飛出去。

正在處理敵對家族的XANXUS他們已經快要攻下那個家族,骸幾乎是用自己的能力來殺了那些欺負愛妻的人,死活都要抓到這個家族的首領,一定要好好的拷問他才可以,要讓他完全挫骨揚灰。

XANXUS絕對不會原諒這個家族的首領當年對待綱吉的事情,儘管這位首領是那位死去首領的兄弟也是一樣,骸當然也是一樣不能原諒這種人,想要侵犯自己最愛的妻子,只能“死”的下場。

「要快點處理,小綱吉肯定很想我,不快點回去也不行。」骸直接把眼前的人給殺死。

「老子也不想在這個家族待太久,煩死了。」史庫瓦羅揮起自己的劍殺死眼前的小嘍囉。

「哼!老子要找到那傢伙,好好的教訓那傢伙。」XANXUS可是捨不得自己的妹妹受到傷害。

「大家都想要殺了那個人啊!王子也想要,嘻嘻。」貝爾是不會放過可以虐待人的機會。

山本和獄寺已經在另外一邊炸了起來,雲雀所到之處根本看不到一個活人,有些瓦利亞的人跟在他們的身邊感到很訝異,才幾個人進入這個家族的大宅中,基本上沒有幾個活口活下來。

曾經傷害過綱吉的首領看見XANXUS和骸以及史庫瓦羅時瑟瑟發抖,沒想到當年做那件事這麼多年會被算帳,當初綁架綱吉的人就是他,想要侵犯她的人也是自己,幾個共犯早在當年就被綱吉殺死。

自己可以死裡逃生是幸運的事情,沒想到多年後彭哥列竟然會來跟自己算帳,XANXUS微笑的看著這位首領,他知道里包恩和他有點小小的恩怨,自己剛好可以借題發揮。

「好久不見,老子找你已經很久了呢!」XANXUS拉出椅子後坐下來看著眼前的人。

「我、我、我……」XANXUS散發出來的氣氛讓這位首領無法說話。

「路易,說好聽點你我是黑手黨學校的同學,但是我沒想到當初的主謀竟然是你。」XANXUS拿起自己的槍玩著。

「我只是……」路易被嚇到不知道要怎麼說。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