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取材回到木葉的自來也看見村子裡正在準備祭典的樣子才想起今天是七夕,回到村子的他先去找自己的好徒弟水門,然後才會去找窩在實驗室搞實驗的大蛇丸,當然他是和二代火影扉間在實驗室搞研究。

來到火影辦公室準備和水門報告一些事情的時候,剛好看見雪子和鳴人正在火影辦公室中,他們看見自來也的時候給予他一個擁抱,看見自己寶貝的小美女已經長大成亭亭玉立的少女自來也難免會吃她的豆腐,慶幸雪子不是那樣在意。

揉揉可愛鳴人的頭後自來也正式和水門報告一些事情,遊歷世界取材的他不僅僅只是寫小說而已還會打聽一些情報,只要回到木葉自然會報告給現任火影知曉,水門重新回到火影的位子上,他當然是要和他報告這些事情。

「呦!小美女!鳴人!」自來也看見雪子和鳴人馬上打招呼。

「好色仙人!」雪子開心的擁抱自來也。

「唉唷!我可愛的小美女,妳已經是個漂亮的少女了。」自來也拍拍雪子的背部。

「誰叫好色仙人你出村後就不回來。」雪子開心的和自來也撒嬌。

「因為我要去世界各地取材嘛!小美女就原諒我嘛!」自來也很開心自己從小看到大的寶貝丫頭長大成人。

「好色仙人,你不要偷吃姐姐的豆腐。」鳴人看見後大叫抗議。

水門看見這樣和樂融融的樣子只是笑笑地沒有多說什麼,雪子和鳴人是真的很喜歡自來也,和兩個孩子寒暄過後自來也就讓他們出去,看見這樣的情形水門馬上了解對方要告訴自己重要的事情。

即使大蛇丸不小心把戰國時代某些人(一群人)復活,還是抵不住曉組織的首領想要報復木葉和世界的決心,長門、小南和彌彥一樣出現在火影辦公室聽自來也的報告,一群人聽著自來也的報告眉頭深鎖。

玖辛奈抓著水門的手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因為他們家的兩個孩子一個是三尾磯撫的祭品之力,另外一個是九尾九喇嘛的祭品之力,是曉組織要抓的重點人物,不過真的沒有幾個人知道三尾的祭品之力是雪子。

「果然啊……」水門聽完後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親愛的。」玖辛奈很擔心的看著自己的丈夫。

「我不知道那孩子的目的是什麼,至於波風老師的計畫只能繼續執行。」自來也是三忍中最清楚計畫的人。

「父親也是這樣說,謝謝自來也老師你幫忙打聽情報,我想大蛇丸老師挺想你的,你們今天可以好好逛祭典。」水門當然清楚父親的計畫。

「別太擔心,我相信鳴人是預言之子,事情肯定會解決。」自來也相信鳴人那個孩子可以改變世界。

「嘛!畢竟他上面還有個姐姐會幫他頂著這一切。」水門對於寶貝女兒對兒子的保護慾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雪子對鳴人的保護慾自來也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大概是因為九尾事件讓她有種心理陰影在,加上玖辛奈當初說姐姐要保護弟弟,雪子才會這樣保護自己最寶貝的弟弟鳴人。

大蛇丸看見自來也出現在實驗室中沒多說什麼,之前叛逃的時候對方一直追著自己,現在自己被押回木葉後對方會出現在自己的面前也不是什麼讓人驚訝的事情,或許在某些方面大蛇丸也知道自己希望看見自來也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成為情侶之後他們兩人有一種說不出來的默契,這種默契只有他們兩人知道,偶爾綱手會吐槽他們兩人,自來也和大蛇丸聽見後也只是笑笑的不多說什麼,這種默契是他們相愛很久的證據。

「收集到曉的情報?」大蛇丸看見自來也出現在自己的面前沒多問什麼。

「嗯,剛剛和水門報告過,小雪和鳴人是目標。」自來也把東西放下來後坐下來。

「果然是把祭品之力當目標。」大蛇丸停下手中的實驗想了想。

「晚上去逛祭典,要嗎?」自來也決定閉上眼睛休息一下。

「好。」大蛇丸沒有特別的意見。

轉頭看見自來也已經閉上眼睛休息的樣子大蛇丸微笑,自己瘋狂的選擇把戰國時代最初的兩大家族宗家的人全部都穢土轉生,順便還穢土轉生一些其他人,最後把他們整個復活的人不是自己,開啟禁術的人是那個讓自己崇拜一生的人。

利用尾獸的力量把所有的事情安排好,自己也是他其中的一個棋子,只是大蛇丸知道自己和自來也心甘情願成為他的棋子,他們很尊重這位老師,自來也知道波風老師的計畫,而自己是被他委託做這些事情,趁此回到木葉來。

亦正亦邪的自己卻對這位四代火影的父親波風老師很尊重、崇拜,說到底是因為他身上的一些特質會讓自己崇拜,才會心甘情願接下他的委託,用穢土轉生把這些人喚出來。

「該醒醒了,自來也,不是說好要去逛七夕祭典。」大蛇丸拍拍自來也的肩膀。

「啊!不小心睡著了,走吧!去逛祭典。」自來也醒來之後說著。

「先去換浴衣。」大蛇丸無奈地說著。

「是。」自來也乖乖地去換浴衣。

穿著浴衣的自來也和大蛇丸漫步在木葉的街道上,攤販熱鬧的叫喊聲讓兩人沒多說什麼,只是在想要買什麼東西吃,或是說要去遊戲攤玩耍,很久沒有逛祭典的兩人隨意地買了一些東西吃。

綱手和斷看見他們兩人漫步在街道上的樣子揮手,自來也和大蛇丸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他們最寶貝的女隊友找到心愛的人後,如此幸福的樣子讓他們知道自己是不需要擔心她。

大蛇丸冰冷的手碰著自來也那有熱度的手,沒想到會被對方給牽著,都已經四、五十歲的兩人還是像少年時期的樣子,綱手開心的和他們一起逛著,熱鬧的氛圍讓他們忘卻那些讓人煩惱的事情,暫時拋棄那些事情。

「自來也。」綱手知道自來也會出現在木葉肯定是回來報告一些事情。

「啊!今天就別談那些事情,逛祭典吧!」自來也拍拍綱手的肩膀。

「既來之則安之,綱手妳什麼都別開口問。」大蛇丸跟自來也一樣不想要多說什麼。

「好吧!」綱手只能繼續乖乖地逛著。

「自來也大人和大蛇丸大人總有他們的考量,綱手妳就別想太多。」斷會好好的安慰自己的妻子。

被哄得好好的綱手不去計較那麼多,她就知道自來也和大蛇丸不打算告訴她這些事情,至少在這個晚上不會告訴自己,畢竟祭典是那樣的熱鬧誰會想要談論這些事情。

難得被自來也哄出門的大蛇丸很樂意逛祭典,買了一些東西之後他可以和笨蛋看煙火,偶爾從實驗室中出來透透氣也是不錯的選擇,七夕是情侶在一起的日子,自然要一起逛祭典。

熱衷研究忍術、開發實驗的大蛇丸不是那樣不知世事,和自來也在一起久了男女之間的情事、性事等都知曉,某方面也有默契不去提及太多,對大蛇丸來說和自來也這個笨蛋在一起比做什麼都還輕鬆。

「怎麼看這些美麗的煙火,感覺還是老樣子,不就是那樣。」大蛇丸看著天空上的煙火說著。

「我覺得一年比一年還要漂亮,怎麼在你眼裡是那樣無聊。」自來也咬了一口包子後說。

「對我來說就是這樣,什麼事情都不是那樣重要。」大蛇丸在某些方面來說是性子冷淡的傢伙。

「是、是、是,在你眼裡只有忍術才是最重要,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自來也早就了解大蛇丸的個性。

對於自己的伴侶是這樣的個性自來也沒刻意多說什麼,大蛇丸的個性他老早就習慣,習慣包容他一切早已經不會去計較那麼多,畢竟是這麼多年的好友,也是這麼多年的情侶,早已經習慣這樣的說法。

自來也和大蛇丸早有一套的相處方式,只有親近的人才知曉他們兩人是情侶,不過大家知曉不知曉他們不是那樣在意,在重要的日子和對方一起度過才是最重要的事情,這是他們約定好的事情,也是屬於他們的默契。END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