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還好嗎?帶土哥哥應該是很好的老師。」雪子很想要出任務可是卻不行。

「還不錯,只是止水和鏡會想要整我,帶土小叔叔是很不錯的老師。」鼬拿了一杯水給雪子喝。

「真好啊!我也好想出任務,可是斑哥一直沒有把我安排小隊。」雪子拿過杯子後慢慢開始喝水。

「斑大人會不會是想要讓妳進入暗部?妳的能力把同期的人還要好。」鼬喜歡坐在雪子的床邊和她聊天。

「不知道,斑哥什麼話都沒有說,止水哥和鏡哥會想要整你是正常的,他們討厭我被你拐走。」雪子很開心可以和鼬聊天。

「看來我要慘一陣子了,因為我真心想要把妳拐到我身邊。」鼬握著雪子的手很認真地說。

聽見鼬說的話雪子露出微笑,然後傾身親吻自己最喜歡的人,鳴人打開門剛好看見這一幕,佐助眨眨眼睛沒有多說什麼,轉頭看見後面兩位族兄的臉色變得很臭,知道自家兄長大概又要倒楣一陣子。

晴彥和鳴人沒有想很多,馬上衝過去抱雪子,止水和鏡直接把鼬架出去,似乎是有幹架的跡象,鼬露出無奈的笑容和自己的隊友出去,雪子只好招招手要佐助過來。

奈奈抱著貓又踏入雪子的房間跟著他們一起玩,為了避免鼬被欺負的太過分,雪子只好請守鶴去看看他們,太過分的話要阻止他們打起來,不過她相信斑和柱間看到也不會說什麼。

柱間和水戶看見止水和鏡架著鼬的樣子苦笑,看樣子院子中會有一場惡鬥,小孩子打打架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只要不要太過分他們不會去阻止,既然他們想要幹架大人就不要阻止。

「希望鼬不會被欺負的很慘,難得看見鏡和止水想要揍人。」水戶看見這樣的情形苦笑。

「嘛!誰叫小雪是他們的寶貝妹妹,會抓著小鼬去幹架是正常的事情。」柱間摸摸自己的肚子。

「鏡和止水到底像誰呢?扉間和泉奈都不是這樣的個性。」水戶有些苦惱地想著。

「像以前的扉間,小時候的扉間可是很衝動的,斑說泉奈也是一樣。」柱間想起以前和斑說的事情。

「果然孩子不能偷生呢!小雪可是那群男孩子的寶貝。」水戶微笑地吃著點心。

「要是讓友信他們知道,肯定也會一起揍人。」柱間怎麼會不知道家裡的孩子們很疼愛雪子。

院子中鼬看著止水和鏡很無奈,開始動起自己的能力跟他們打架,同樣是宇智波一族的人鼬還不一定有把握贏過鏡和止水,儘管他很清楚他們兩人的招式是什麼也是一樣。

等扉間和泉奈從別院出來的時候,看見兩個兒子正在痛毆現任族長的大兒子,從柱間和水戶的口中知道事情的原委後,扉間腦中已經想好要怎樣處罰兩個兒子,泉奈湊熱鬧的在長廊上看他們三個打架的樣子。

安撫好弟弟妹妹後雪子走到院子的長廊,坐下來看鏡和止水痛毆鼬,泉奈的發情期已經過去,現在正在長廊上看熱鬧,對於這位兄長正在看熱鬧的樣子雪子也不多說什麼。

扉間站在他們兩人的背後看著兩個兒子使用自己的招式來攻擊鼬,兩個兒子不僅僅掌握宇智波一族的忍術,還有千手一族的忍術,鼬可不一定打得過鏡和止水。

「鏡、止水,適可而止。」扉間出聲阻止兩個兒子。

「父親!」鏡和止水聽見扉間的聲音馬上停手。

「你們兩個從明天起給我在家裡面壁思過,不准有異議。」扉間對於兩個兒子比較嚴格。

「哪有這樣的啊!父親你太過分了啦!」鏡和止水聽見扉間說的話馬上異口同聲抱怨。

「別反駁扉間的話,乖乖領罰。」泉奈敲敲兩個兒子的頭。

「怎麼連爸爸也這樣!真過分!」鏡摸摸自己被敲的地方。

「對呀!我們又沒有把鼬打得很慘,還要被處罰。」止水難免會想要反抗一下。

「好了!你們也知道扉間說的話是不可以反抗喔!」泉奈笑笑地告訴兩個兒子。

雪子看見鼬身上的傷口苦笑,然後開始幫他醫治,慶幸扉間出現阻止他們打架,不然的話自己肯定要傷腦筋,不管怎樣雪子還是不喜歡鼬身上有出現任何的傷口。

當天晚上鼬和佐助留下吃晚餐,對於今天下午發生的事情斑什麼話都沒有說,只是在晚餐過後和兄弟們商量雪子的去處,到底要進入哪個小隊或是說進入特殊工作部門。

醫療班的悠生和水戶其實很想要雪子來醫療班,情報班的蒼太反而想要她過來,斑反而是想要把雪子帶在身邊,掌管暗部的泉奈、實驗組的扉間反而沒有開口要求。

「既然沒有共識,不如讓斑哥把小雪帶在身邊就好。」板間把最後一口點心給吃完後說著。

「對啊!小雪的能力這麼好,每個人都想要搶,不如讓斑哥帶在身邊。」瓦間也這樣覺得。

「也好,小雪是全屬性的忍者,幾乎每樣都有涉略,我帶在身邊也好。」斑聽見最小的兩位弟弟說的話覺得可以。

「小綱看小雪可愛把自己的醫療忍術教導她,自來也是水門的老師,把收集情報的能力讓她學習。」柱間很清楚雪子是被大家帶大的孩子。

「小雪是大家帶大的孩子,有涉略是很正常的事情。」扉間對此不以為意。

「結果最後我是要被斑哥帶著?」聽完大家的討論之後雪子開口。

「被斑哥帶著很好呢!」泉奈拍拍雪子的頭。

夏抱著鳴人和他玩起來,晴彥乖乖地坐在斑的懷裡沒有什麼動作,奈奈被泉奈抱著,水戶抱著佐助摸摸他的頭,其他比較大的孩子乖乖地坐著吃著自己的點心。

決定好雪子的去處之後,等柱間生產過後她就會跟在斑的身邊學習,當然這中間也會出任務賺賺零用金,鼬聽見雪子的去處沒有太大的意見,自己說什麼也不能反應,看見她沒有意見也就不多說什麼。

對於需要待在斑的身邊雪子當然沒有太大的意見,畢竟她是少見的全屬性忍者以外就是她也是少見的冰遁忍者,自然會是那種被保護得很好的那種,其實有一方面是她在五歲之前是被輪流帶大的孩子。

水門和玖辛奈生下雪子的時候才只有十九歲,那時候剛好正值忍界大戰,不得不把自己的女兒託付給其他人照顧,雪子就這樣在大家的照顧下長大,學習到很多東西,即使被收養到千手家時也是一樣。

「柱間哥,你該吃藥了。」雪子把湯藥端給柱間。

「我可以不要吃嗎?小雪。」看見雪子手上的安胎藥柱間馬上皺眉。

「斑哥,湯藥就麻煩你餵給柱間哥喝。」雪子微笑地把湯藥拿給斑。

「我會的。」斑把湯藥喝到嘴裡然後直接親吻柱間逼他喝下去。

這種餵食方法讓不愛吃藥的柱間很快會把湯藥給喝完,而且柱間也不能反抗自己的丈夫,斑很樂意用這樣的方法餵自己的丈夫喝藥,從斑的懷裡透氣的柱間很無奈地看著斑,用眼神控訴自己的丈夫。

可是當他看見斑舔舔自己嘴唇的樣子柱間馬上臉紅,雪子滿意看見湯藥全部進入柱間的肚子裡後,才默默地離開他們兩人的房間,留下斑和柱間自己去溝通。

斑總是有辦法可以安撫自己的丈夫柱間,而且真要說柱間很難和斑吵架,只要他心愛的丈夫安撫他馬上就沒事,這兩人的感情對其他人來說真不知道要怎麼說。

「生氣了?」斑把柱間抱在懷裡問。

「沒有。」柱間在丈夫的胸前槌了一拳。

「誰叫你老是不乖乖地吃藥,只好用這種方式來餵你吃。」斑很期待女兒的出生。

「我下次會乖乖地吃藥,不會要你親自餵我吃藥。」柱間雖然很無奈也沒辦法說什麼。

「你自己說的,可不要下次又排斥吃藥。」斑親吻柱間的臉頰。

「好。」柱間喜歡被斑抱著。

夏親自送鼬和佐助回家,順便告訴鼬有時間就來家裡陪陪雪子,佐助也可以一起過來找鳴人玩耍,兩兄弟很開心可以去火影家玩耍,只要可以見到自己的心愛(暗戀)的人自然會很開心。

對於雪子的去處夏沒有太大的意見,自己照顧過幾次她,論能力她不輸給其他的孩子,斑把她帶在身邊反而會比較能保證她的安全,這麼多年的時間他們還是沒找到殺害水門和玖辛奈的兇手,自然會比較擔心。

那次的意外到現在還沒找到任何的線索和蛛絲馬跡,雖然這件事是歸夏去處理,只是他現在並沒有告訴家裡的人自己的進度,除了自己的大哥斑以外其他人都沒有告知,連自己的伴侶也是。

最重要的事情還是保護好雪子和鳴人,其他的事情不需要去煩惱太多,這件事夏會把所有的事情給處理好,其他的事情看斑要怎樣去處理,畢竟水門和玖辛奈可是他們最重要的家人。

「我回來了。」夏進入家門後說出這句話。

「夏哥,你怎麼愁眉苦臉的?」經過門口的瓦間看見夏的表情感到很疑惑。

「沒事,我只是剛好想到一些事情而已。」夏拍拍瓦間的肩膀後就回房間。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