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冬歲知道夏碎有一把油紙傘,那把傘是夏碎母親的遺物,也是他們的父親雪野當家送給自己妻子的禮物,千冬歲從沒有問過夏碎那把傘的下落,只是偶爾會在雨天的時候看見他拿來用。

今天在紫藤館幫夏碎收拾東西的時候,千冬歲看見那把傘的存在,他只是輕輕地把東西給收拾好,然後繼續幫兄長收拾其他東西,好不容易可以和兄長在一起千冬歲不打算提起夏碎內心的傷。

古老的家族容不下沒有能力的嫡子,卻沒想到夏碎的能力是繼承母族那邊的能力,身為庶子的千冬歲因為繼承雪野家的力量被提拔為嫡子,母親成為父親的正宮嫡妻,只是不相愛的兩人過得很痛苦。

失去自己心愛的人後雪野當年盡量彌補自己的大兒子,只是有一度夏碎並不領情,後來才知道是為了要保護自己的父親和弟弟千冬歲,大戰過後兄弟兩人說開後開始慢慢接觸,慢慢地相處找回以前的感情。

「夏碎哥,我把東西全部收拾好,我先回去,不打擾你。」千冬歲決定先回去宿舍休息。

「歲,你打算什麼時候才要搬來紫藤館和我住?」夏碎看見這樣的情形苦笑地看著自己的弟弟。

「再說吧!雖然心願已經達成,可是有時候不知道要怎樣和夏碎哥相處。」千冬歲覺得他們之間好像還有些隔閡。

「傻瓜,你是我的弟弟,不要去想太多,我只是想要多多陪你。」夏碎捧起千冬歲的臉親下去。

這個動作讓千冬歲臉紅不已,在夏碎不注意的時候馬上離開,看見這樣的情形夏碎只是微笑,然後才去找自己的使魔小亭,才發現到千冬歲把那把傘放在小角落,持傘的主人只是笑笑地不多說什麼。

那把傘是母親的遺物,夏碎發現到自己快要想不起來自己母親的樣子,為了保護自己心愛的人母親犧牲自己,讓父親一直懊悔不已,那時候自己才知道自己的父母親是很相愛。

藥師寺家的千金小姐可是一個美人,對年輕時的雪野當家一見鍾情,兩人墜入愛河加上門當戶對成為夫妻,只是沒想到夏碎繼承的能力是藥師寺家的能力,雪野當家才不得不納妾,才會擁有千冬歲這個孩子。

「千冬歲。」看見千冬歲來找自己凡斯感到很疑惑。

「凡斯老師,我是不是不該出生,如果沒有我的話,父親是否會過得更快樂。」千冬歲需要找個人傾訴自己的心聲。

「沒有一個孩子是不該出生,一定是受到祝福所出生的孩子。」凡斯覺得大多數的孩子都是受到祝福的孩子。

「但是……」千冬歲不知道要怎麼說。

「千冬歲,古老的家族不管是原世界還是守世界都一樣,自然會希望有個繼承人出現,即使是妖師一族也是一樣。」凡斯拿了一杯安神茶給千冬歲。

「這種過時的想法為什麼還會存在呢?」千冬歲悶悶地說著。

「不管經過多久的時間,守舊的人永遠有,但不代表不會有所改變。」凡斯摸摸千冬歲的頭。

「是嗎?」千冬歲不知道要怎麼說。

傾訴自己的心情後千冬歲心情已經好很多,自己應該要收拾好東西搬去紫藤館去和夏碎住,兄弟姊妹住在一起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說開了他們之間的感情後,有些事情還是需要慢慢去理解、相處。

當天晚上凡斯告知夏碎說千冬歲在他們家住一晚,等到千冬歲想清楚後一定會搬過去和夏碎住,不太和父母親親近的千冬歲在某方面很依賴這位自己從小看到大的老師,而凡斯也很樂意幫他解答一些事情。

第二天千冬歲搬去紫藤館和夏碎住,剛好是下雨天的關係夏碎撐著那把傘來接千冬歲,看見那把傘千冬歲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牽著夏碎的手走著,一起漫步在雨中,水滴滴滴答答的滴在那把油紙傘上,散發出的聲音是那樣的好聽。

「我母親很喜歡在下雨天的時候出門,她說她很喜歡聽水滴在傘上的聲音。」夏碎牽著千冬歲的手說著。

「這個聲音的確很好聽,怪不得大姨會喜歡。」千冬歲露出好看的笑容。

「所以,歲,你不要在意那麼多。」夏碎只是這樣告訴千冬歲。

「好。」千冬歲緩緩地說著。

一起回到紫藤館後夏碎先去準備餐點,千冬歲把自己的東西放好,好在自己的東西沒有很多,所以搬家的時候不需要花太多的時間,夏碎整理出一個地方讓自己放東西,迎接和自己一起生活的未來。

夏碎把傘放在角落中曬乾,千冬歲看見這樣的情形沒多說什麼,看著油紙傘上面的花紋發呆,夏碎看見千冬歲發呆的樣子微笑,油紙傘上的花紋真的很漂亮,可以看的出來那是一個男人愛著女人的愛情。

包含這一切的愛是展現在他們的父親和夏碎的母親身上,千冬歲不知道要說什麼,雖然自己的父母親相敬如賓,卻看不出來在他們的身上有什麼愛情的本質,或許是他們兩人的內心都裝著心愛的人,只可惜他們無法和心愛的人相守到白頭。

「歲,你在想什麼呢?」看見千冬歲發呆的樣子夏碎微笑。

「哥。」聽見夏碎的聲音千冬歲回神過來。

「那把傘的花紋很漂亮,對吧?歲。」夏碎摸摸千冬歲的頭。

「很漂亮。」千冬歲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夏碎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低下頭親吻千冬歲的臉頰,這個動作讓千冬歲馬上臉紅,夏碎看見這樣的情形很滿意,他喜歡逗弄自己可愛的弟弟,只要看見千冬歲臉紅的樣子夏碎的心情就會很好。

不管經過多少年的時間那把油紙傘上沒有留下什麼痕跡,可以看的出來那把傘的主人把傘保存的很好,即使是夏碎接過手後也保存的很好,這點千冬歲也很清楚,自然沒有多說什麼。

一把傘見證了主人們的愛情,可惜最後是一個悲劇,接過手的夏碎一直把這把母親用過的傘保存的很好,千冬歲也會幫忙自家兄長收拾著,現在換他們兩人一起用那把傘,接續他們父母親的愛情。END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