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沒想到家裡的人會認為雪子待在自己的身邊當秘書會比較好,不過雪子的能力真的很不錯,斑覺得把她帶在自己的身邊根本不需要太過擔心,他比較想要知道夏那邊的進度。

不過現在要撐兩個月,等到柱間生下孩子之後再來說,眼下最重要的大事是柱間把孩子生下來,其他的事情可以先緩緩,水戶和綱手她們已經開始在待命,雙胞胎生產可以很危險的事情。

兩個月後柱間一陣陣痛被斑送入醫院中,水戶和綱手看見這樣的情形馬上開始準備,凜和雪子也在一旁幫忙,本來是想要在家裡生產,但是為了避免出現問題才進入醫院待產。

「陣痛已經很明顯,快去給我準備熱水。」綱手開始叫自己的手下們去準備熱水。

「凜,去準備手術刀以及縫線。」水戶開始讓自己的徒弟去準備東西。

「柱間哥,忍耐,等等水戶姊會幫你打麻藥。」雪子握住柱間的手說著。

「我知道,我不是沒生產過,妳和斑在身邊陪我,我會安心點。」柱間眼神迷茫的看著斑和雪子。

「胎位是正常,大哥,你可要用力點。」綱手把手套套好後開始準備。

「柱間,我要打麻藥,你忍忍。」水戶拿起針管來幫柱間打麻藥。

雪子摸摸柱間的肚子讓他開始用力,使勁地用力推著把兩個孩子產出來,現在還不需要推肚子所以雪子站在旁邊陪著柱間,斑釋出費洛蒙來安撫自己的丈夫。

綱手一直觀察著後穴的洞口看看兩個孩子的頭其中一個有沒有探出來,避免難產手術刀什麼的水戶已經準備好,如果有突發情況可以直接用剖腹產處理,好在柱間已經生過孩子,兩個孩子平安順利出生。

等到胎盤整個排出來後大家才鬆了一口氣,用熱水洗過澡的孩子各自被送到兩位父親的手上,斑抱著可愛的女兒很開心,柱間抱著兒子笑了出來,然後才把兒子交給雪子抱。

「春櫻和秋人平安出生,真是太好了。」柱間看見兩個孩子平安出生很開心。

「柱間,我還想要一個女兒。」看見春櫻後斑直接對柱間說。

「等他們大了再說啦!」聽見丈夫說的話柱間馬上臉紅。

「我想要我們家是兩個女兒、兩個兒子,說好秋人跟你姓。」斑很認真的告訴柱間。

「好。」柱間對於斑說的話微笑。

「謝謝你,我愛你,柱間。」斑知道字很幸運可以和柱間在一起。

雪子看見斑和柱間已經進入兩人世界後,自己只好先行離開,水戶和綱手也鬆了一口氣,把病房讓給火影夫夫兩個人以及他們剛出生的兩個孩子,才離開病房雪子就看見火核帶著晴彥和鳴人過來探望。

桃樺直接把丈夫拎走留下女兒泉和雪子、晴彥、鳴人,由於柱間需要好好休息雪子不讓他們去看斑和柱間,她抱起晴彥這位可愛的小姪子牽起弟弟的手離開。

泉陪著他們去宇智波一族的族長家,把兩個五歲的孩子送入家門後雪子和泉聊天後才進入屋子裡,鼬和佐助看見他們過來很開心,今天是鼬的休假日,自然是待在家裡陪伴弟弟佐助。

「泉,下午在陪我帶晴彥和鳴人去看大哥他們,好嗎?」要進入屋子裡連雪子問著泉。

「好啊!我等下再過來找妳,幸虧柱間大人是早上生孩子,不然要第二天才能探望。」泉看見雪子疲憊的樣子有些擔心。

「是啊!昨天晚上就進入醫院,好不容易盼到大哥生了。」雪子知道生孩子需要很多時間。

「妳好好休息,晚點我們再去探望柱間大人。」泉拍拍雪子的肩膀要她好好休息。

進入屋子裡後雪子只是找個地方休息一下,鳴人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拉著晴彥和佐助去玩,讓鼬去照顧自己的姐姐,晚點說不定就可以看見兩個可愛的新生兒。

美琴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然後進入廚房裡面拿點心給他們吃,然後在廚房裡面煮飯,三個孩子開心坐下來聊天,富岳回家後看見這樣的情形也沒多說什麼,宇智波一族的人大多都會互相照顧孩子。

躺在鼬的大腿上睡覺的雪子睡得很安穩,鼬摸摸她的頭髮沒有多說什麼,可以看見雪子安穩的睡臉自己是很幸福的事情,聽見佐助和晴彥、鳴人聊得很開心的樣子鼬露出微笑。

「鳴人,等下回家好不好?我不想看春櫻和秋人。」晴彥突然說出這句話來。

「可是,你不想看看大哥嗎?」鳴人把點心放下來看著晴彥。

「不想看,父親和爸爸肯定很開心,一定不會想要理我。」晴彥失落的樣子讓人很心疼。

「晴彥,你怎麼這麼說,斑大人和柱間大人可是很疼你的。」美琴聽見晴彥說的話決定要好好開導他。

「媽媽。」佐助看見美琴的樣子有些疑惑。

「佐助,我們去找富岳叔叔練手裡劍,阿姨會開導晴彥的。」鳴人抱抱晴彥之後拉著佐助離開。

「好。」佐助和鳴人跑去客廳找富岳。

看著眼前的女人晴彥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美琴只是抱抱他,把他抱在自己的懷裡好好的開導他,對於眼前溫柔的女人晴彥可以好好的傾訴自己的心情。

晴彥不知道要怎麼把自己的心情告訴自己的兩位父親,也不知道要怎樣告訴水戶或是雪子,他只是不想要給她們兩人添麻煩,而美琴是他現在最好的傾吐對象。

鼬知道母親是很好的心理咨師商,自從婚後她就轉任醫療忍者的心理諮商,幫忙輔導一些有心理障礙的小孩子,晴彥有什麼心事可以告訴她,自己當年也和晴彥這樣糾結,只是後來很快就釋懷。

「有阿姨輔導晴彥不需要擔心,不好意思把你的腳躺麻了。」雪子有些不好意思地看著鼬。

「沒關係,也沒到麻的程度,我可以懂晴彥的心情,當年我也是這樣。」鼬親吻雪子的臉頰。

「嘛!我也差不多,只是鳴人出生沒多久我爸媽就過世,根本來不及糾結就要保護他。」雪子想起以前的事情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水門叔叔和玖辛奈阿姨過世這件事真的讓人措手不及,我媽難過好一陣子,畢竟是她和玖辛奈阿姨感情很好。」鼬把雪子抱在懷裡。

雪子蹭蹭鼬不多說什麼,五年前的事件讓自己心有餘悸,但是看見鳴人平安長大自己也很開心,美琴會好好的勸勸晴彥,看看要怎樣改善家人之間的關係,相信晴彥也一定很喜歡自己的弟弟妹妹。

為了讓美琴好好和晴彥討論事情,鼬和雪子決定親自煮飯給大家吃,富岳很樂意陪著小兒子佐助和鳴人練習手裡劍,等到豐盛的午餐端出來的時候讓大家嚇一跳。

晴彥把所有的心事告訴美琴,美琴也用小孩子可以聽的懂的話告訴晴彥,美琴溫柔的解釋讓晴彥的心結解開很多,願意下午去探望柱間和春櫻、秋人,搞不好可以看到斑會在那邊陪著丈夫和孩子們。

下午來到柱間的病房時,晴彥深呼吸才戰戰兢兢地進入,鳴人看到斑馬上撲過去,斑馬上把他抱在懷裡,晴彥卻什麼動作都沒有,雪子和泉看見這樣的情形感到很奇怪,鼬也帶著佐助來探望柱間。

「斑哥。」鳴人看見斑馬上撲過去。

「你今天有沒有乖乖的?」斑開始幫鳴人搔癢。

「有!我今天有乖乖練習手裡劍。」鳴人一邊笑一邊告訴斑。

「父親、爸爸。」晴彥抓著雪子的手乖乖叫人。

「晴彥,過來,讓爸爸抱你。」柱間看見大兒子當然會很開心。

「去吧!大哥在叫你呢!」雪子摸摸晴彥的頭。

「嗯。」晴彥乖乖地走過去給柱間抱。

「怎麼了?晴彥。」看見兒子不太高興的樣子柱間有些擔心。

「沒有。」晴彥搖搖頭不想多說。

雪子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想要嘆氣,泉在她的耳邊說悄悄話,聽見好友說的話雪子微笑,讓她去找火核和桃樺,還沒從學校畢業的泉今天可是特意請假來陪他們,本來是小花要陪雪子,但是爪不讓她請假,只好讓泉來。

斑對於鼬和佐助沒有太大的意見,鼬的出色讓人很欣賞,帶土偶爾會和斑談論起自己所帶的三個孩子,止水和鏡不需要多說什麼,畢竟他們在家裡斑可以看的到,鼬是個罕見型的天才,讓斑對他有點小小意思。

對於鼬這個孩子斑很有想要探討的想法,只是招招手要他過來和自己談話,雪子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抱著佐助去陪陪柱間,鳴人很黏斑這點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斑自然不會放開他。

柱間伸出手摸摸佐助的頭,這位可愛的小孩子和晴彥、鳴人感情很好,佐助有些害羞地看著柱間,晴彥的情緒恢復許多不需要太過擔心,只要和父親們說開就不需要太過擔心。

「小雪?」柱間看見雪子靠在椅子上睡著了。

「雪姊姊累了一整天。」佐助知道雪子陪在柱間身邊一個晚上。

「爸爸,我跟美琴阿姨談論很久,我不討厭弟弟妹妹,只是不知道要怎樣接受他們。」晴彥還是把自己的感覺說出來。

「我以前也有這樣的感覺喔!可是啊!我很喜歡扉間、板間、瓦間他們三個弟弟呢!」柱間摸摸寶貝兒子的頭。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