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人把自己今天上午練習的事情告訴斑,聽見寶貝小太陽的練習事蹟斑露出微笑,摸摸他的頭沒有多說什麼,他現在要好好的和鼬談論事情,不過他會先聽鳴人分享完所有的事情。

把所有的事情分享完畢後鳴人安靜地待在斑的懷裡,看看斑想要問問鼬什麼事情,已經累壞的雪子早已經靠著椅子睡著,斑和鳴人看見後相視而笑,然後一起轉頭看鼬。

柱間抱著晴彥沒有多說什麼,佐助伸出手捏捏晴彥的臉頰,兩個孩子開始打鬧在一起後笑了出來,柱間看見後微笑不多說什麼,他們的笑聲也沒吵醒雪子,看樣子雪子真的睡得很熟。

「帶土跟我說你的能力很出色,不輸給鏡和止水。」斑抱著鳴人看著鼬問。

「我還需要加強,沒有帶土老師他們說的那麼好。」鼬一直是個很謙虛的孩子。

「下次讓我看看你的能力,我需要挑幾個孩子來培養。」斑一直想要培養幾個親信。

「好的。」鼬當然會答應斑。

「斑哥,你想要培養一個火影直屬的暗部?」鳴人對此感到很好奇。

「也不算是,只是想要從村子裡挑幾個不錯的孩子來培養未來的顧問團。」斑變出一個三色丸子給鳴人吃。

「你嫌蒜山、團藏、小春、門焰他們不好?雖然他們是老爸他們培養的顧問團。」柱間聽見丈夫說的話感到很疑惑。

「不是他們不好,是該培養人才,一直給長老團把持不算是很好的事情。」斑對於水門和玖辛奈出事的情形一直有調查。

斑對於志村團藏很有意見,由於在自己繼任火影之前是由佛間和田島他們兩人統治村子,由佛間成為火影田島在旁邊輔助,志村團藏和猿飛蒜山、水戶門焰以及轉寢小春是那時候的顧問團,也是現在的長老團。

由於夏給斑的資料表示木葉有個內鬼在,是想要破壞現在的制度,斑想要把制度弄得更完整,不知道為什麼志村團藏一直反對,猿飛蒜山並沒有說話,轉寢小春和水戶門焰會阻止一些他們認為不太好的制度。

儘管火影是斑但是柱間會一起幫忙,扉間、泉奈等人都會一起幫忙,能夠信任的人不多讓斑想要培養村子裏面出色的孩子,聽說鹿久家的兒子鹿丸很聰明,讓斑也想要培養他。

等柱間出院之後斑會開著家族會議把水門和玖辛奈的事情告訴其他人,只是會排除雪子和鳴人以及家裡的孩子們,這件事情他不想要讓孩子們知曉,雪子和鳴人儘管是他們的弟弟妹妹斑卻不認為他們可以聽。

畢竟這件事牽扯到他們的親生父母親,讓雪子聽到的話肯定會對她有不好的影響,鳴人太小根本不能聽這件事,其他孩子不讓聽就是怕他們幾個孩子亂來。

「等你出院後我會開家族會議,不讓孩子們參加。」斑趁著凜帶孩子們去看新生兒的時候對柱間說。

「你不打算跟小雪說嗎?我想她會很想要知道真相。」柱間摸摸睡在懷裡的雪子。

「我不知道,雖然我相信小雪的個性不會太過衝動,但是我還是不希望讓她知曉。」斑摸摸睡熟雪子的臉。

「再看看吧!我覺得還是要告知小雪,畢竟當年她的表情我到現在還記得。」柱間也不想要讓雪子有陰影。

「大哥?斑哥?」雪子像是被吵醒一般的說著。

「吵醒妳了嗎?親愛的。」柱間看見雪子醒來摸摸她的頭。

「寶貝,妳想要知道水門和玖辛奈過世的真相嗎?」斑抱著雪子讓她蹭蹭自己。

「夏哥查到了?等大哥出院後再說。」雪子抱著斑想了想後說。

「嗯,查到一些東西。」斑看見懷裡的孩子再次閉上眼睛睡覺。

斑摸摸雪子的頭沒有多說什麼,等夏把所有的事情告知後再來決定,柱間還需要住院幾天才會完全恢復,等到時候再來開家庭會議,其他的事情之後再來討論。

至於長老團那邊的問題斑會找時間再來處理,畢竟自己還需要培養幾個孩子當顧問團的候選者,到時候開家族會議的時候帶土、綱手、繩樹都會回來,畢竟他們算是宗家直系的血親。

自來也和大蛇丸一個出外旅遊收集情報順便收集素材,另外一個和扉間一樣關在實驗室搞實驗,是情侶的兩人這幾天會出現在木葉,到時候斑會聽取自來也收集到的情報,到時候再來看看這一切要怎樣處理。

水門和自來也的感情很好,兩人像是兄弟也像是師徒,水門出事後自來也決定親自出去收集情報打聽,這之前帶了幾個孩子回來木葉,現在由水戶帶著培養。

當然大蛇丸之前也撿了幾個孩子回來,之後也是由悠生或是蒼太幾個培養,其中一個還是卡卡西在霧隱忍者村的對手兼好友的桃地再不斬撿到的血繼限界的孩子白。

由於霧隱忍者村對於血繼限界的孩子不是那樣的喜歡,所以再不斬請卡卡西照顧白,蒼太很喜歡白的關係帶在身邊培養,君麻呂則是由悠生培養,當然夏也有培養幾個孩子就是。

「自來也要回村,長門、彌彥、小南他們知道肯定會很開心。」柱間想起綱手之前告訴自己的事情。

「我正在等自來也的情報,夏已經回報我許多線索,需要一些情報佐證。」斑想到這些事情就很頭痛。

「大蛇丸帶來的孩子也很好,看樣子有許多事情要你去安排。」柱間看見斑苦惱的樣子微笑。

「我會讓泉奈全權去處理,不然我真的沒有辦法處理這麼多事情。」斑光是想到這些事情就很頭痛。

「讓扉間也一起幫忙吧!」柱間最愛坑自己的弟弟。

斑聽見柱間說的話苦笑,他可以想見扉間怒吼的樣子,他的丈夫最愛做的事情,看樣子寶貝弟弟泉奈會跟自己抗議,儘管如此扉間和泉奈還是會幫忙處理這些事情。

看見鳴人他們踏入病房裡面的時候,斑用了一個安靜的手勢讓孩子們不要吵鬧,鼬看見雪子睡在斑的懷裡了解火影夫夫真的很寵愛鳴人和雪子,柱間伸出手要抱抱他們家的小太陽,鳴人馬上爬上去給柱間抱。

對於自己的弟弟妹妹晴彥看過後沒有太多的想法,反而是鳴人很開心可以擁有這兩個可愛的新生兒,這兩位可愛的弟弟妹妹讓鳴人很想要照顧他們,他相信晴彥過一陣子就會接受自己有弟弟妹妹。

「晴彥不喜歡春櫻和秋人嗎?」回到家後鳴人拉著晴彥的手問。

「沒有不喜歡,只是不知道要怎麼說。」晴彥落寞的表情讓鳴人很擔心。

「斑哥和大哥很寵晴彥,不會因為有春櫻和秋人就不理你,你看二哥和泉奈哥他們也是,鏡哥和止水哥就沒有抱怨他們的妹妹。」鳴人安撫晴彥。

「是這樣說沒錯啦!可是我……」晴彥不知道要怎麼說。

「姐姐和鼬哥哥說,他們也有經歷過這樣的情形,可是當他們抱了我和佐助後就沒想那麼多。」鳴人會很樂意和晴彥照顧春櫻和秋人。

「嗯。」晴彥會試著照顧自己的弟弟妹妹。

看見晴彥不高興的樣子鳴人伸出手捏捏他的臉,這個動作他們從以前玩到現在,不甘示弱的晴彥想要反擊卻被鳴人逃掉,兩人開始在家裡追逐起來,蒼太看見這樣的情形笑笑的不多說什麼。

下午沒工作的瓦間回到家裡看見晴彥和鳴人追逐在一起的樣子苦笑,兩個人小打小鬧沒人會去管,看見瓦間的時候兩個孩子乖乖打招呼後又繼續追著對方打鬧。

等到追到客廳之後晴彥撲倒鳴人捏他的臉頰,瓦間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捏來捏去之後晴彥和鳴人停手後哈哈大笑,當瓦間把點心放在桌上後兩個人馬上伸手去拿來吃。

「四哥!」鳴人看見瓦間開心的說。

「四舅。」晴彥乖乖地打招呼。

「你們兩個喔!」瓦間看見這樣的情形拍拍兩個孩子的頭。

「我們今天去看了春櫻和秋人,很像大哥和斑哥。」鳴人喜歡和家裡的人分享自己看到的事情。

「這樣啊!晴彥不喜歡弟弟妹妹?」看見晴彥沒反應瓦間有些擔心的問。

「晴彥?」鳴人擔心的看著晴彥。

晴彥搖搖頭不想要回答瓦間的問題,看見這樣的情形瓦間只是拍拍他的頭,什麼話都沒有繼續問下去,小孩子的糾結是他們大人不會懂的事情,何況自己又是么子更是不懂。

幾乎睡了一整天的雪子總算在晚餐前醒了過來,吃過晚餐之後又繼續睡,鳴人看見這樣的情形沒有去找自己的姊姊,友信陪著鳴人和晴彥玩耍,說故事哄他們兩人睡覺。

斑和柱間不在家就會有人輪流哄他們兩人睡覺,其他比較小的孩子有各自的父母哄他們睡覺,鳴人在這個家比較特殊,大多都是斑親自哄他和晴彥睡覺,如果他和柱間不在家的話,會有其他人來哄他們睡覺。

有時候是扉間、泉奈等人,或是家裡比較大的小孩子,止水、鏡、友信等人很樂意哄鳴人和晴彥睡覺,不過大多是雪子親自哄他們兩個孩子睡覺,只是今天雪子太過疲累,先行睡覺才會讓友信哄他們。

「故事唸完啦!你們兩個快點睡覺吧!」友信把電燈關掉後告訴兩個弟弟。

「好,友信哥晚安。」鳴人閉上眼睛睡覺。

「晚安,友信哥。」晴彥也跟著閉上眼睛睡覺。

「晚安,小太陽、晴彥。」友信幫他們蓋好被子後就離開房間。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