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和止水到現在還記得雪子和鳴人來到家裡的情況,那年他們的妹妹奈奈還沒出生,嬸嬸水戶和父親扉間帶著雪子和襁褓中的鳴人過來,去接他們的人是水戶和扉間。

那時候的雪子一臉無表情的樣子讓人心疼,鏡和止水從大人的口中知道是因為水門和玖辛奈過世的關係才把兩個孩子接回來,祖父決定收養這兩個孩子成為他們家的家人,斑也請夏去調查水門和玖辛奈過世的原因。

鏡和止水知道斑和柱間有個和鳴人一定大的兒子,他們可愛的堂弟晴彥,因此鳴人被他們抱去照顧,扉間和泉奈暫時照顧雪子這個孩子,看見泉奈把雪子抱在懷裡安慰的樣子,鏡和止水決定好好的守護這個妹妹。

『小雪,睡不著嗎?』鏡和止水突然出現在雪子的面前。

『嗯。』看見鏡和止水出現在自己的面前,雪子馬上擦乾眼淚。

『哭出來沒關係,水門叔叔和玖辛奈嬸嬸離開妳一定很痛。』鏡把雪子抱在懷裡。

『鏡哥哥。』聽完鏡說的話雪子開始大哭起來。

『發洩出來就好,我們都在呢!』止水看見這樣的情形鬆了一口氣。

『嗯。』雪子需要好好發洩。

聽見哭聲扉間和泉奈馬上走出來看,看見三個孩子窩在長廊上的樣子苦笑,看樣子他們家兩個兒子決定好好安慰雪子,鏡和止水真的很喜歡她,哭到睡著的雪子直接趴在鏡的懷裡睡覺。

泉奈把雪子抱起來準備回房間,扉間把兩個兒子趕回房間睡覺,可是他們第一次看見兩個兒子拉著自己的衣服不讓他們離開,似乎是想要讓雪子跟他們兩人一起睡。

對於兒子們的請求扉間和泉奈想了一下後決定照著鏡和止水的要求去做,或許身邊有人雪子可以睡得比較好,畢竟才剛失去自己的父母親,正是需要人陪伴的時候。

『這段時間你們要好好的照顧小雪。』扉間看見這樣的情形告訴兩個兒子。

『我們會好好照顧小雪。』止水答應自己的父親。

『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你們都要守護好她。』泉奈知道鏡和止水很喜歡雪子。

『我們會守護好她,您不用擔心,爸爸。』鏡打從心底發誓會保護好雪子。

當天晚上雪子是跟鏡和止水一起睡,鏡和止水總是會讓雪子睡在他們兩人中間,那幾天本來會不斷做惡夢的雪子因為有鏡和止水陪在身邊而沒有做惡夢,也因為他們的關係而重拾笑容。

大家看見他們三個相處的樣子曾經猜測鏡和止水其中一個會成為雪子的伴侶,結果沒想到止水和鏡有自己喜歡的人,而雪子和鼬有婚約,兩人的感情非常好。

這也是為什麼當鼬跟鏡和止水說自己很喜歡雪子的時候,鏡和止水會努力的整他,絕對不會讓自己的寶貝妹妹受到任何的傷害,其他人知道這件事也裝作不知道,任由他們去整人。

第二天雪子在鏡和止水的房間醒來一點也不意外,十之八九是昨天她又做惡夢才會這樣,每次做惡夢的時候自己就會習慣性來鏡和止水的房間睡覺,有他們在身邊自己會感到很安心。

「昨晚夢到什麼?會讓妳這麼不舒服。」鏡看見雪子醒來馬上去抱她。

「不記得了,大概是第一次執行任務的情形。」雪子靠在鏡的懷裡感到很安心。

「妳什麼時候要去斑叔那邊上工?」止水摸摸雪子的頭。

「等大哥出院後才會去斑哥那裡,還要待在家裡幾天。」雪子喜歡和鏡、止水撒嬌。

習慣每天早上一醒來就找姊姊的鳴人馬上衝到雪子的房間去,看見裡面沒有人又蹦蹦跳跳的跑到鏡和止水的房間,連門都沒有敲就直接打開門跑過去,止水把衝到懷裡的小太陽抱起來,然後開始和他玩了起來。

晴彥跟在後面跑過來,看見雪子趴在鏡的懷裡,止水抱著鳴人並不意外,止水伸出另外一隻手張開雙臂抱他,晴彥和鳴人很開心可以和止水撒嬌,鏡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

晴彥和鳴人雖然不是雙胞胎卻總是形影不離,就跟鏡和止水這對雙胞胎一樣,因此家裡看見他們兩人出沒早已經見怪不怪,是弟控、妹控的鏡和止水一點也不會在意那麼多。

年紀大的孩子對於年紀小的孩子都很寵愛,誰有膽子欺負他們家的小孩,那個人一定會很慘,雖然鳴人的監護人是斑和柱間,可是他和村裡同齡的小孩幾乎沒有什麼隔閡,可以玩在一起。

「你們什麼時候要起床?早餐已經準備好囉!」水戶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

「好!我們馬上去!」鳴人和晴彥聽見要吃早餐馬上跑出去。

「我們這就過去,嬸嬸。」止水聽見後拉著鏡準備下床梳洗。

「馬上來,水戶姐。」雪子乖乖回房間梳洗。

吃過早餐後扉間和泉奈帶著晴彥和鳴人以及奈奈去看柱間,斑這段時間一定是要回火影樓處理事情,雪子待在家裡有點無聊自然是跟著水戶去醫院幫忙,其他人各自去自己的工作崗位做事。

斑計畫在一年後讓鏡、止水、鼬進入暗部去幫忙,會讓卡卡西去帶他們,伊魯卡剛好和柱間一樣在今年懷孕生子,泉奈看見這樣的情形放卡卡西去照顧自己的Omega。

伊魯卡在扉間的身邊待很久的時間,是很好的秘書,前幾年考上中忍之後又考上教職,偶爾會去斑或是扉間身邊幫忙,現在雪子要替代他的位子,讓伊魯卡以後可以只忙教職和當扉間的秘書,偶爾去任務交付室幫忙。

「伊魯卡的預產期是下個月,之後還要休養才會回工作崗位。」扉間很喜歡伊魯卡這個孩子。

「你現在可以找小雪當打手,反正千手木頭修養這幾天她也很無聊。」泉奈拍拍女兒的小屁股。

「我會問問她,你打算讓鏡和止水進入暗部?」扉間突然想到這件事。

「斑哥的決定,我沒意見。」泉奈對於兒子們很有信心。

「等自來也回來大概事情就查得差不多。」扉間只是這樣說。

「是啊!又要開始忙起來。」泉奈看見晴彥和鳴人打鬧的樣子微笑。

柱間幫兩個孩子餵奶完畢後看見扉間帶著晴彥和鳴人以及奈奈過來看自己很開心,泉奈對於小姪女和小姪子可是很疼愛,這兩個可愛的孩子真的很吸引大家的眼球。

晴彥坐在病床上在扉間和泉奈的指導下抱著自己的妹妹春櫻,妹妹可愛的樣子讓他知道當兄長是很幸運的事情,鳴人也抱著秋人在逗弄他,看見他們和新生兒相處很好的樣子柱間很開心。

沒多久護理師把兩個新生兒抱回去,讓柱間可以好好的和其他人聊天,晴彥和鳴人一左一右的趴在柱間的身邊,扉間和泉奈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也坐下來和自家大哥聊天。

奈奈乖乖地待在泉奈的懷裡,太早醒過來的她閉上眼睛在父親的懷裡睡覺,扉間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不多說什麼,柱間摸摸晴彥和鳴人的頭,讓他們可以趴在自己的身邊。

「最近似乎又要忙起來。」泉奈看著窗外的風景說。

「斑說夏已經查得差不多。」柱間溫柔的撫摸晴彥和鳴人的頭。

「現在是在等自來也的線索?」扉間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

「好像是這樣,斑也沒跟我說清楚。」柱間知道自己在住院丈夫是不會跟自己說得很清楚。

「大哥,好色仙人要回來了嗎?」鳴人聽見自來也要回來很開心。

「是,斑是這樣告訴我的。」柱間看見鳴人的笑臉微笑。

「等好色仙人回來我要去找他。」鳴人很期待可以見到自來也。

「好。」柱間摸摸鳴人的頭。

凜和雪子進入病房看看他們的情況,扉間趁此機會問自家妹妹說要不要來幫忙自己,對於二哥的請求雪子想都沒想就答應下來,看見雪子過來泉奈直接把女兒塞到丈夫的懷裡,然後把心愛的小妹妹抱到自己的懷裡。

有時候面對這些兄長們雪子會懷疑自己的年紀,凜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笑笑沒有多說什麼,幫柱間檢查好身體之後就離開,她知道泉奈不會輕易的放雪子離開,所以之後自己要一個人忙碌。

探望時間過後雪子牽著晴彥和鳴人的手去旗木家,卡卡西和伊魯卡看見他們過來很開心,鳴人趴在伊魯卡的肚子上聽著胎兒的心跳聲,雪子則是進入廚房幫卡卡西忙,晴彥和伊魯卡面對面不知道要說什麼。

伊魯卡伸出手摸摸晴彥的頭,拿了一快糖果給他吃,鳴人和晴彥很喜歡溫柔的伊魯卡,卡卡西很清楚丈夫有多麼的溫柔,會讓接近他的孩子是那樣的喜歡他。

「晴彥心情不好嗎?」伊魯卡看著眼前孩子的表情有些擔心的問。

「伊魯卡哥哥。」晴彥不知道要怎樣告訴伊魯卡。

「不喜歡春櫻和秋人?」伊魯卡撫摸晴彥的頭。

「沒有。」晴彥的表情透露出他的心思。

「鳴人,去幫卡卡西好嗎?」伊魯卡親吻鳴人的臉頰。

「好。」鳴人乖乖地去找卡卡西和雪子。

「晴彥,你是個好孩子。」伊魯卡溫柔地把晴彥抱在懷裡。

伊魯卡把晴彥抱在懷裡,身為獨生子的他的確不懂有弟弟妹妹的感覺,他只能用自己的方式來勸勸這個可愛的孩子,或許對晴彥來說自己的兄弟只有是和自己一起長大的鳴人。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