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西準備好一些飯菜,然後跟著兩個孩子一起捏飯糰,伊魯卡會好好地開導晴彥不需要太過擔心,畢竟五歲的孩子已經開始懂事,或多或少會有吃醋的感覺,認為自己的父親們不再寵愛自己。

不過斑和柱間並沒有因為有春櫻和秋人而不寵晴彥,只是重心不是完全放在大兒子身上,難免會讓晴彥感到很不開心,伊魯卡會好好地勸勸這位可愛的孩子。

晴彥把自己剛剛在醫院抱了弟弟妹妹的感覺告訴伊魯卡,細細地訴說自己的情緒,伊魯卡耐心的聽著他告訴自己他的心事,晴彥總是會忍不住把所有的心事告訴眼前的人。

「我根本來不及糾結,爸爸媽媽就已經離開。」捏著手上的飯糰雪子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畢竟老師和師母的離開是很突然的事情。」卡卡西想起當年的事情苦笑。

「卡卡西哥哥、姐姐。」看見兄姐表情不好的樣子鳴人很擔心。

「我可愛的小鳴人,嘴巴張開。」卡卡西聽見鳴人說的話馬上轉移話題。

「啊……!」鳴人張開嘴巴被卡卡西塞了一個飯糰。

鳴人開始咀嚼自己嘴裡的飯糰,轉頭看見晴彥的表情知道伊魯卡已經開導他,五歲的晴彥其實是很聰明的小孩,加上有溫柔的伊魯卡幫忙勸著,根本不需要太過擔心。

中午吃飯的時候他們享用好吃的大餐,卡卡西近期因為伊魯卡正在懷孕的關係才會待在家裡照顧自己心愛的人,因此這幾個月每天中午雪子和鳴人會過來他們這裡待著。

斑對於這樣的情形沒有太大的意見,晴彥有伊魯卡照顧不需要太過擔心,把所有的餐點吃完之後伊魯卡和鳴人、晴彥一起午睡,雪子趴在長廊上看風景,跟九尾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

九尾被雪子當成抱枕來用,對於這位小女孩把自己當成抱枕來用九喇嘛沒有太大的意見,尾獸中的貓又常常被奈奈抱著,其他尾獸偶爾也會出現在大家的面前。

「九喇嘛,爸爸媽媽當初到底是出什麼事情?」雪子一邊幫九尾順毛一邊問。

「老夫也不太清楚,事情發生太快讓水門措手不及,玖辛奈也來不及把老夫喚出來。」九喇嘛只記得自己才提供查克拉給水門夫妻兩人就出事。

「斑哥說夏哥他查到了,可是……」雪子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依妳的聰明才智,聽見他們的線索或許可以知道。」九喇嘛只是這樣說。

雪子聽見九喇嘛說的話沒有多說什麼,卡卡西坐下來摸摸她的頭,有太多的事情不能理解,而且不知道為什麼卡卡西有種直覺,他覺得團藏有其他的計畫,到底是什麼計劃他就不清楚。

畢竟當年不只有水門和玖辛奈的任務有出現問題在,還有其他人也在任務中身亡,這些人莫名其妙的殉職讓斑感到很疑惑,而且團藏對此卻發表很多意見,某方面來說讓人起疑心。

由於九隻尾獸全部都在木葉,會被人覬覦也是正常的,可惜沒有人膽敢攻打木葉,至於有沒有人在某些小地方勾結一些人來做某個勾當就不清楚,這也是為什麼斑會懷疑團藏的關係。

有時候泉奈管理的暗部團藏也會插手管理一些事情,讓泉奈覺得有些礙手礙腳的,因此在某些方面他們對於這些事情不是很爽快,自然會希望找出他到底做了什麼勾當。

「小雪、鳴人、晴彥,回家了。」斑從火影樓出來後去旗木家接三個孩子回家。

「斑哥。」鳴人看見是斑馬上衝過去。

「我可愛的小寶貝。」斑親吻鳴人的臉頰。

「父親。」看見斑親自來接他們晴彥很開心。

「斑哥。」當雪子準備踏出去的時候覺得不太對勁。

握起自己的武器雪子馬上把晴彥拉到懷裡,自己的弟弟正在斑的手上,可是她有種直覺這個人不是斑,斑一向不會稱鳴人為“寶貝”,那個稱呼是斑對自己的稱呼。

晴彥看見雪子警戒的樣子只是抓著她的手,鳴人也感受到不對勁想要從眼前的人身上逃開,可是對方的手勁大到讓自己無法逃離,這讓鳴人感到很害怕。

卡卡西聽見門口有動靜感到很不對勁,安撫好伊魯卡後打開門看見這樣的情形,直接利用自己身上的寫輪眼看清眼前的人,他的寫輪掩是帶土給他的,失去另外一隻眼睛的帶土由死去的族人的眼睛替代。

雪子直接扔苦無讓鳴人有機會可以逃開,這個動作驚動他們身邊的暗部,變身術如果不是平常的習慣的話,基本上看的出來有點難度,可惜這位敵人並不知道雪子是感知忍者,自然知道哪裡會有不對勁的情況。

「鳴人。」雪子看見弟弟逃脫後馬上把人護在自己的身後。

「你不是斑大人,你是誰?」卡卡西把兩個孩子趕入屋子裡去。

「我是根部的人。」解除變身術後眼前出現一個他們不認識的傢伙。

得到消息的斑馬上從火影樓離開,剛好遇到扉間和泉奈,讓扉間用飛雷神之術到雪子的身邊,雪子身上有個扉間給的飾品,有飛雷神的印記,在她有危險的時候他們可以出現在她的面前。

沒想到團藏已經沉不住氣,竟然會利用變身術變成斑來接人回家,似乎是想要順便綁架他們,至於雪子、鳴人、晴彥他們三個到底誰是團藏的目標這點誰也不清楚。

斑直接把人給踢出去,根部的忍者就這樣倒在他們的面前,雪子看見這樣的情形鬆了一口氣,卡卡西指揮其他的暗部把這個人綁到地牢去讓伊比喜拷問,看看團藏到底想要做什麼。

晴彥和鳴人聽見沒有動靜才走出來,斑抱起自己的寶貝兒子,扉間抱起鳴人,一想到剛剛的事情他們就很擔心,看樣子要好好教導鳴人不要一看見是信任的人就跑過去,要讓他有點警覺心。

「真抱歉,卡卡西,希望沒嚇到伊魯卡。」斑看見這樣的情形馬上和卡卡西道歉。

「沒事的,斑大人。」卡卡西摸摸雪子的頭安撫她。

「看樣子長老團除了猿飛外,其他人想要背著我亂搞。」斑很不爽這群人把主意打到自家人身上。

「看樣子陰謀已經開始顯現。」卡卡西想到就頭痛。

「照顧好伊魯卡,我們先回去。」扉間只是這樣說。

「好的,扉間大人。」卡卡西一定會照顧好自己的愛人。

經過這次事件後扉間決定好好的訓練鳴人的感知能力,以免這小子衝動的個性會帶來麻煩,五歲的鳴人把頭埋入扉間的懷裡,決定好好的反省一下自己。

回到家後水戶看見雪子馬上抱她,其他人看見他們三個沒受傷的樣子鬆了一口氣,大家口徑一致決定不打算告訴柱間,以免現在待在醫院的柱間親自殺去長老團那邊解決他們。

對於這件事斑真的氣炸了,沒有去醫院看柱間,反而一直在書房裡面走來走去,他先讓水戶照顧晴彥和鳴人,鏡和止水把心愛的妹妹抱著,其他兄弟則是和他一起在書房裡面商討這件事情。

如果不是根部的人不了解斑對於鳴人和雪子的稱呼,加上雪子的感知能力很出色,大概很難發覺那個人不是斑,晴彥和鳴人的能力雖然好,但還是五歲的孩子,難以分辨這個問題。

「慶幸那位忍者不了解斑哥對小雪和鳴人的稱呼,不然真的很難看出破綻。」泉奈想到這件事情就心有餘悸。

「大哥和宇智波斑一直把小雪和鳴人當成女兒和兒子,小雪是他們的心頭寶貝。」扉間怎麼會不知道斑和柱間的對待雪子和鳴人的態度。

「這件事絕對不能告訴柱間。」斑只是這樣告訴其他人。

鳴人在這個家的稱呼是“小太陽”,而斑只會叫雪子“寶貝”,即使未來有女兒他也不會改變這個稱呼,對他來說雪子比較像是他的第一個女兒,自然是對她寵愛有加。

不過斑從不用家裡的稱呼來稱呼鳴人,他們家的小太陽可是斑最疼愛的孩子,與其說是弟弟不如說是兒子,斑一直用既是兄長又是父親的方式在對待鳴人。

出了這樣的事情更讓斑知道木葉有內鬼,當年水門和玖辛奈的任務一定是內鬼破壞掉的,不然對夫妻兩人來說是那樣簡單的任務竟然會出事情,讓斑決定一定要好好拷問團藏。

既然已經證實木葉裡面有內鬼,斑一定會想辦法掀了團藏的老底,動到他們家的孩子是絕對不可以原諒,現在他會好好的和兄弟們商量要怎樣處理這些事情。

「鳴人,怎麼了?」板間看見鳴人站在門外的樣子有些擔心。

「打雷了,我怕。」窗外的打雷聲讓鳴人感到很害怕。

「晴彥不是和你在一起嗎?」蒼太抱起鳴人安撫他。

「我出來尿尿。」鳴人只是想要找人安慰。

「這樣啊!」蒼太聽見打雷的聲音讓鳴人更是埋入自己的懷裡。

蒼太拍拍鳴人的背部安撫著,斑從弟弟的手中接過手來抱他,其實鳴人是個很沒有安全感的孩子,在某些方面來說他是寄人籬下的孩子,養父已經過世,是由其他人撫養長大,難免會有不安全感。

看見這樣的情形斑怎麼會不知道鳴人的想法,只要在打雷的時候會出現這樣的情形,加上今天的事情讓他打擊很大,鳴人會害怕家人的責罵,斑對此感到很心疼。

從嬰兒時期就把鳴人撫養長大的斑怎麼會不知道他現在的情況,使個眼色讓泉奈主持商量事情,自己先帶他們家的小太陽回房間去,扉間想起今天的事情就很火大。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