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哥,對不起,我今天做錯了。」鳴人感到很不安。

「你沒有做錯,你才五歲會缺乏警覺心是很正常的。」斑輕輕地拍著鳴人的背部安撫著。

「可是我差點讓自己陷入危險。」鳴人抓著斑的衣服顯現自己很不安。

「鳴人,不要去自責,我像你這麼大的時候也有犯錯的時候。」斑從家忍的手中拿了一些甜點開始餵鳴人吃。

「那田島叔叔有生氣嗎?」吃完第一口甜點後鳴人問著。

「有,但是我不是我父親,我不會生你和晴彥的氣,你們是小孩子,還不是獨當一面的忍者,所以沒必要生氣。」斑伸出手揉揉鳴人的臉頰。

「可是姐姐好像很不高興。」鳴人低下頭抓著自己的衣服。

「小雪只是在生氣自己沒有保護好你,她沒注意到那個人不是我。」斑對於鳴人和晴彥總是很寬容。

鳴人點點頭然後任由斑餵自己吃甜點,晴彥發現鳴人不見馬上衝出來找人,看見斑和鳴人在客廳吃甜點的樣子馬上衝過去,斑馬上把大兒子抱在懷裡,揉揉他的頭安撫著,然後再叫家忍拿甜點給晴彥吃。

對於今天發生的事情晴彥並沒有太大的感覺,他發現到鳴人的情緒很低落,看見斑親自餵他吃甜點才鬆了一口氣,家裡小太陽黯淡下來自然一定要好好的安慰他。

在房間中鏡和止水把雪子抱在懷裡,他們知道她現在很自責自己沒有發現到那個人不是斑,讓自己的弟弟陷入危險,差點讓自己的弟弟受傷身為姐姐的她怎麼不會自責。

過幾天之後大家心情平靜下來,自來也回到木葉忍者村回報自己收集到的線索,夏一一核對那些線索之後臉色變的很差,斑看見這樣的情形決定召開家族會議。

「好色仙人!」鳴人看見自來也馬上跑過去。

「喔!我可愛的鳴人。」自來也把鳴人抱起來用臉蹭他。

「你今天要來家裡吃飯嗎?」鳴人很開心可以看到自來也。

「自來也會來家裡吃飯,鳴人你先回家陪柱間。」斑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

「好!」鳴人在大和的陪著之下回去家裡陪柱間。

看見鳴人離開後斑和自來也討論一些事情,夏也補充自己查到的事情,沒想到水門和玖辛奈的過世真的是人為的,和水門感情很好的扉間聽見後很生氣,泉奈只是抓著他的手安撫他。

大蛇丸把所有的事情聽完後只是冷笑,他一點也不意外會有這樣的情形出現,當年自己和自來也、綱手出任務的時候也遭遇一些困難,讓他們三個感到很困惑,後來從線索查到是團藏故意出手這樣做。

沒想到連和他們感情很好的水門和玖辛奈也可以陷害,團藏到底想要陷害多少人誰也不知道,卡卡西的父親木葉白牙旗木佐久茂也被陷害而死,接二連三幾個好友都過世,不免會讓人察覺這是個陰謀。

任務中因公殉職不會讓人查覺到,如果不是陷害水門、玖辛奈和佐久茂的話,斑和柱間還不會有所覺得奇怪,加上當初綱手出任務的時候也遇到一些困難,才讓他們有所察覺。

「回去召開家族會議,自來也、大蛇丸,你們也過來,瓦間,去通知綱手和繩樹、帶土,要他們回家一趟。」斑坐下來後感到很頭痛。

「好的,斑哥。」瓦間看見這樣的情形馬上去通知綱手。

「要跟孩子們說嗎?斑哥。」夏只想要知道自己大哥的想法。

「柱間說一定要讓小雪知道,讓已經取得忍者資格的孩子一起聽。」斑很想要排除所有的孩子們,可惜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水戶和悠生知道這件事後相識不多說什麼,想起當年的事情水戶到現在還沒辦法釋懷,悠生牽起妻子的手安撫她,畢竟誰也沒想到當年的事情竟然是一場陰謀。

當天晚上的家庭會議非常的沉重,讓不參與的人照顧比較小的孩子,蒼太的妻子小菊照顧著家裡比較小的孩子,晴彥和鳴人看著她不知道要說什麼,小菊伸出手摸摸他們的頭安撫著。

春櫻和秋人在嬰兒床上好好的睡著,奈奈趴在小菊的腳邊和貓又玩著,聽著小菊念故事給他們聽,畢竟現在的他們還不適合參加這沉重的家族會議,畢竟有太多的事情不適合他們聽。

「這些是我和浩二查到的證據。」夏把東西放在桌上後抓著伴侶的手不多說什麼。

「這些是我查到的事證。」自來也把自己查到的線索拿出來。

「果然是一場陰謀,木葉有人勾結那個組織來顛覆政權。」柱間把所有的線索拿起來看。

「會是團藏那傢伙嗎?」水戶幾乎無法面對親人的死。

「有可能,那傢伙想要當火影肖想很久。」扉間想到此就感到很不爽。

「讓人厭惡的東西。」泉奈對此感到很不爽。

這個叫做“影”的組織在忍者世界流傳很久,有一說他們是傭兵組織,有一說他們是邪惡的組織,但是沒有人知道他們的頭目是誰,在認識中或多或少會遇到。

趁著大家說話的時候雪子看了看自來也和夏查到的線索,腦袋中開始思考起來,然後默默地記起來不說話,鏡和止水看見這樣的情形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用自己的方式來安慰她。

看完之後雪子不想說話只是把自己埋入帶土的懷裡,鏡和止水看著文件裡面的內容也沒說話,看著帶土這位小叔叔安慰他們心愛的妹妹,這些事情大人們會處理,所以他們知道後也不能做什麼。

大家討論完畢後斑發落把該做的事情分配給其他人,回到房間後雪子看著桌上的照片,拿起來一直摸著相框,那是出事前和父母親的合照,那時候的鳴人才剛出生。

一般來說家裡有剛出生的孩子基本上不會父母親一起出任務,但是那天是特殊情況,水門和玖辛奈不得不一起出任務,只好把他們兩個託付給凜照顧,帶土和卡卡西一起去執行這個任務。

到了任務地點後四個人分別去了兩個地方,帶土和卡卡西發現到任務有點困難,隨後就得知水門和玖辛奈意外過世,只好請忍鷹傳送消息讓後勤小隊來處理。

「卡卡西哥哥和帶土哥哥也不知道爸爸媽媽死亡的原因,我今天看了線索,那是一個陷阱。」雪子不停的落淚讓淚水滴在相框上。

「果然是一個陷阱,那時候老夫就感覺怪怪的,沒想到還真的是。」九喇嘛用尾巴擦去雪子的淚水。

「九喇嘛。」雪子抱著眼前紅色狐狸哭著。

「別哭,宇智波斑他們會找到兇手,別心急。」九喇嘛用尾巴擁抱雪子。

「嗯,讓哥哥他們去處理。」雪子努力的忍住自己的淚水。

「痛的話就哭出來,妳該發洩一下。」九喇嘛揮動自己的尾巴安慰雪子。

擔心的水戶打開雪子房間的門,果不其然看見她抱著九尾哭泣的樣子,不常哭泣的她總是在忍著,儘管曾經在鏡和止水的身邊哭過,可是現在知道真相肯定更是痛苦。

水戶把寶貝外甥女抱在懷裡讓她哭泣,雪子痛到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水戶和玖辛奈的感情很好,知曉親愛的姐姐意外過世很震驚,現在大概知道真相只能努力深呼吸不去想太多。

悠生抱著鳴人站在門口看見這樣的狀況不多說什麼,慶幸鳴人已經睡著沒有看到這幕,五年前的事情讓大家很痛苦,一場意外奪去金色閃光這位強大忍者的性命,這是讓大家訝異的事情。

畢竟水門的能力有多厲害這個家所有人都很清楚,加上玖辛奈有操縱尾獸的能力,一般來說是不可能出事情,當卡卡西和帶土回報任務後更是讓他們疑惑不解。

「斑,我知道有光的地方一定有陰影,可是……」柱間看著自己的丈夫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當年在火影選舉的時候,團藏有猶豫要不要參加,後來得知結果後,臉色並不好看。」斑想起很久之前的事情。

「你我差一票,這是村子裡大家都知道的事情。」柱間從沒想過要當火影,所以結果出來後鬆了一口氣。

「或許是因為他被父親重用的關係才會這樣。」斑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會讓團藏這樣做。

「我希望這件事可以好好的解決,我不想讓小雪這樣痛苦。」柱間到現在都沒辦法忘記雪子當年的表情。

「小雪可是我們家的寶貝,誰都不希望她受到傷害。」斑可是非常的疼愛雪子。

斑把柱間抱在懷裡不多說什麼,從小把鳴人養大的他們很疼愛他,雪子的話更是不用說,因為家中女娃很少讓大家都疼愛她,鳴人是他們家的小陽光,雪子是他們家的小寶貝,誰都不能欺負他們。

斑絕對不會讓自己的寶貝受到傷害,而且讓他們家的小陽光出生沒多久就失去父母親,他一定會要這些人付出代價,上次團藏差點傷害他們的事情斑還沒找他們算帳。

傷害自己家人的人全部都罪不可赦,斑是一定會要他們付出代價,他可是忍界中的修羅,即使是身為忍界之神的柱間也不會原諒他們,宇智波和千手宗家的人是不會放過那些人。

第二天中午雪子遇到鼬,從隊友的口中知道事情的始末鼬牽起雪子的手去吃飯,斑看見這樣的情形鬆了一口氣,有鼬在身邊暫時不需要擔心雪子的情緒問題。

鏡和止水看見這樣的情形手癢很想要整鼬,可是他們知道這段時間還是需要忍耐一下,畢竟需要顧及一下雪子的情緒,不然的話他們會很想要整整自己的隊友。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