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範圍的魔法能力可以把這些惱人的外星人消滅掉,看見這樣的情形大家鬆了一口氣,照慣例史蒂夫和史考特兩人會商量很多事情,把後面的程序整個處理完畢。

在大廈的休息室中大家正在休息,史蒂夫和史考特以及幾個人並不在裡面,羅根和詹姆斯一起喝酒聊天,瑪莎靠在沙發上睡覺,連身上的戰鬥服都沒有換下來,戴肯在一旁當人肉靠墊。

「我已經把蟲洞關上,但是不確定這些外星人到底是怎麼過來地球。」對於魔法方面的事情奇異博士會解說給大家聽。

「這些外星人會一些魔法,現在有幾個受害者需要處理。」史蒂夫看見這樣的情形很傷腦筋。

「不用擔心,我相信洛基很樂意去處理這些事情。」索爾會讓自己的弟弟洛基去處理。

「哼!誰要處理那些破事,螻蟻的事情我可不管。」洛基就是不爽要幫索爾做面子。

「算了吧!你總是口是心非,你可是很喜歡處理那些事情。」史考特聽見洛基說的話吐槽。

把所有的事情處理完畢後史蒂夫去找詹姆斯,看見愛人和羅根喝酒的樣子沒有多問什麼,只是拿起杯子裝伏特加和他們一起喝酒,不曉得為什麼這些才剛解決外星人的復仇者聯盟的超級英雄們開始玩了起來。

似乎是娜塔莎提起的遊戲,大家都想要玩的真心話大冒險,加上黑豹和白狼又來幫忙,當然是不會放過機會來整人,瑪莎醒來後就被迫玩真心話大冒險。

史蒂夫和詹姆斯反而沒有太大的意見,大家坐下來圍成一圈開始打牌,玩起真心話大冒險這個遊戲,娜塔莎這位女王大人想要做的事情誰也逃不掉,自然大家會乖乖坐下來玩遊戲。

東尼已經磨刀霍霍想要問問幾個人問題,布魯斯看見這樣的情形只能搖頭,約瑟夫似乎也是一樣,湯瑪斯只能把自己縮到最小,挨著兩位父親不想去看其他人的表情。

「好了,男孩們、女孩們,我們,遊戲開始!」娜塔莎微笑地宣布遊戲開始。

「輸的人可別有太大的意見。」東尼微笑地說著。

「嘖嘖!東尼,你這樣說,最會賴帳的人是你。」克林特才不相信東尼不會賴帳。

「啊!我輸了。」汪達秀出手中的牌後告訴他們。

「哈!我贏了!」詹姆斯絕對會贏所有的人。

「都忘記絕對不能和巴奇打牌。」羅根聽見詹姆斯說的話一點也不意外。

詹姆斯開始指定汪達要玩哪一個,雖然不想要讓自己的秘密給大家知道,可是汪達拿不定主意詹姆斯會做出什麼大冒險的遊戲,因此決定說真心話來當懲罰。

一向禮讓女孩子的詹姆斯當然不會為難汪達,讓她說出一個不怎麼重要的秘密給大家知道,之後大家笑笑地繼續玩下去,輪到東尼輸的時候他差點沒有大叫出來。

畢竟誰都玩不過詹姆斯,大概除了史蒂夫和他們家的小孩以外,真的沒有幾個人可以玩過他,東尼當然會不高興的選擇一個大冒險,娜塔莎直接指定他做幾個伏地挺身。

輪到湯姆斯的時候汪達惡作劇的讓他顯現自己的變種能力,讓大家可以好好地摸小狗,嚇的他最後跳入史蒂夫的懷裡發抖,看見這樣的情形詹姆斯摸摸寶貝兒子讓他恢復成人身,只是尾巴和耳朵卻沒有整個收起來。

「湯米,沒事的。」史蒂夫輕輕地撫摸自己的兒子。

「PAPA。」被嚇到的湯瑪斯總算恢復過來。

「瑪莎,選擇真心話還是大冒險。」娜塔莎微笑地看著自己的妹妹。

「真心話。」瑪莎打了一個呵欠後說出答案。

「你最愛的男人是誰?」東尼對於這件事感到很好奇。

「我的PAPA,最強的Alpha,史蒂夫‧羅傑斯。」瑪莎揉揉自己的眼睛告訴東尼。

「什麼!竟然不是戴肯,戴肯你也太可憐了吧!」東尼聽見答案馬上大叫出來。

「嘛!你最好不要問她內心的排名,我連前五名都排不上呢!」戴肯讓瑪莎靠在自己的懷裡睡覺。

「哈哈!第一名一定是PAPA,第二名是DADA,第三名是羅根,第四名和第五名是我和湯米,你真可憐啊!戴肯。」約瑟夫把答案告訴其他人。

「戴肯是我的伴侶,根本不需要上排名,跟其他人又不能比。」瑪莎丟了一個抱枕給約瑟夫。

史蒂夫和詹姆斯聽見女兒說的話微笑,的確自己的伴侶根本無法比較,要是比較的話肯定會對不起自己的愛人,對瑪莎來說戴肯根本不需要比較,他永遠是自己內心中最特殊的一個存在。

只有自己的伴侶才會是每個人心目中最特殊的存在,對史蒂夫來說詹姆斯就是這樣的存在,真要說自己這輩子最愛的人是誰,他可以毫不猶豫地說是詹姆斯‧布南崁‧巴恩斯這個人。

詹姆斯看見自己的精神體布偶貓和史蒂夫的獅子格蘭特玩在一起,格蘭特這個名字還是史蒂夫‧羅傑斯的中間名,就像自己的布偶貓叫布南崁是一樣的道理。

大家的精神體各自去找自己的伴侶的精神體玩耍,只有在放輕鬆的時候才會看見這樣的情形,詹姆斯摸摸待在自己懷裡的小兒子湯瑪斯,這個孩子的變種能力除了可以變成任何動物外,還有就是擁有碰到人的偽裝能力。

或許也是這個原因湯瑪斯在X戰警的代號是『偽裝者』,只是沒想到汪達會拿這個能力讓他們惡作劇,這也是為什麼湯瑪斯後來會直接跳到史蒂夫的懷裡瑟瑟發抖,詹姆斯也知道這某部分是當年九頭蛇遺留下的PTSD。

「湯米,你還好嗎?」詹姆斯很怕自己的兒子會被PTSD給影響。

「我沒事。」湯瑪斯一直在克服自己的PTSD,不讓那些回憶在自己的腦袋中出現。

「深呼吸,湯米,我們都在。」史蒂夫擁抱自己的小兒子。

「PAPA,我沒事,真的沒事。」湯瑪斯催眠自己也順便告訴兩位父親自己沒事。

史蒂夫和詹姆斯沒想到娜塔莎的惡作劇會引起小兒子的PTSD,當年九頭蛇到底是怎樣對戴湯瑪斯他們並不清楚,那時候回來的時候小兒子幾乎是會躲在家裡的角落中,或是把自己埋在某個看不到的地方。

而現在這樣的情況已經減少很多,可是某些事件還是會觸發他的PTSD,不得不讓山姆輔導他很多次,現在看見湯瑪斯被觸發PTSD史蒂夫和詹姆斯很擔心,山姆看見這樣的情形決定和湯瑪斯好好談談。

太過害怕的關係史蒂夫和詹姆斯帶著湯瑪斯離開,山姆馬上跟過去陪陪他們,幫湯瑪斯疏導一下恐懼的情緒,妮娜今天沒有跟過來根本無法用費洛蒙好好地安撫他。

山姆和湯瑪斯談了許多話,這樣讓他放鬆許多,妮娜知道這件事後馬上來復仇者大廈,用自己的費洛蒙安撫自己的男友,有了山姆和妮娜的幫忙湯瑪斯才穩定許多。

看見男友穩定許多後妮娜很無奈地去教訓自己的妹妹汪達,湯瑪斯的情況在某些時候會變的很嚴重,妮娜知道汪達並不知道湯瑪斯的過去,沒想到這樣的惡作劇會引起湯瑪斯的PTSD。

「湯米,沒事的,我在呢!我會幫你教訓汪達。」妮娜看見湯瑪斯縮在角落的樣子努力安撫著。

「妮娜。」湯瑪斯伸出手觸碰自己的女友。

「好了、好了,沒事,你繼續這樣的話,史蒂夫和詹姆斯會擔心。」妮娜摸摸湯瑪斯的頭。

「我……」湯瑪斯看自己的父親們擔心的眼神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你好好的和山姆聊聊,我先去揍汪達,不要害怕面對那些記憶。」妮娜親親湯瑪斯的額頭。

「好。」湯瑪斯乖乖地答應自己的女友。

史蒂夫和詹姆斯陪伴湯瑪斯回憶那些記憶,山姆很樂意幫他疏導這些惱人的記憶,妮娜是真的去教訓自己的妹妹汪達,妮娜真的覺得自己應該要好好地告訴自己的兄弟姊妹不要對自己的男友惡作劇。

和山姆聊過之後湯瑪斯發現自己的情緒穩定多了,他很清楚這個惡夢很難會過去,就像是史蒂夫很怕失去詹姆斯是同樣的意思,二戰時期史蒂夫失去過一次詹姆斯,後來又再次失去他,這種痛苦會讓當事人記憶猶新。

當年九頭蛇綁架自己的小兒子這件事讓史蒂夫和詹姆斯很自責,畢竟他們家的孩子或多或少都有被九頭蛇的人綁架過的經驗,約瑟夫和瑪莎很快就找回來,沒有受到任何的虐待,可是湯瑪斯就不一樣。

由於湯瑪斯是變種人,九頭蛇在他的身體上動了許多實驗,逼迫他提早覺醒自己的變種能力,等到史蒂夫和詹姆斯把孩子救出來的時候發現到他們的小兒子有嚴重的PTSD,誰觸碰他都會被攻擊。

「湯米,我很抱歉,那時候沒有及時救出你。」史蒂夫把小兒子抱在自己的懷裡。

「沒關係,又不是PAPA你們的錯,那天是我自己貪玩才會被人帶走。」從小有冒險精神的湯瑪斯是個很有活力的小子。

「但是我們閃神沒有注意到你是我們的錯。」詹姆斯很自責自己那天一時分心處理任務而沒注意到孩子被帶走。

「DADA,真的不要自責,是我自己沒有警覺心。」湯瑪斯知道那天自己的活動範圍抬頭就可以看到兩位父親,沒想到自己還是被抓走。

「即使把那個混蛋抓到手我還是不解氣。」想到這件事詹姆斯就很火大。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