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沒有人注意到有個九頭蛇的特工會裝成神盾局的特工來當美國隊長和冬日戰士的保鑣,約瑟夫和瑪莎已經進入FBI和CIA服務,當天難得放假可以帶孩子去公園玩耍,史蒂夫和詹姆斯帶著湯瑪斯去公園玩。

看見小兒子跟公園的小朋友們玩在一起的樣子史蒂夫和詹姆斯微笑,跟湯瑪斯揮揮手後聽見通訊器的聲音,低頭開始討論起過幾天的任務內容,再次抬頭後發現他們的小兒子就這樣消失。

一秒動用身邊的神盾局特工去尋找人,後來一直沒有尋找到,約瑟夫和瑪莎知道這件事後也開始動手去找人,他們的小弟弟怎麼會去公園玩就這樣消失不見,而且跟他一起玩的小孩子也神不知鬼不覺的一起被帶走。

後來陸續有小孩子在公園裡玩耍失蹤,警察們不得不把這個案子交給神盾局去處理,焦急史蒂夫和詹姆斯希望可以快點找回他們的小兒子,湯瑪斯的處境到底怎樣他們也不清楚。

最後是細心的娜塔莎發現情況不對,調閱監視器的畫面才抓到犯人,循線把人逮捕過後才知道是九頭蛇幹的好事,一秒去摧毀那個九頭蛇的基地,把湯瑪斯和其他失蹤的孩子給救出來,事件才告一段落。

這件事才讓他們知道九頭蛇是在抓潛藏尚未覺醒的變種人,而他們的小兒子湯瑪斯剛好就是其中之一,史蒂夫和詹姆斯不知道要怎麼說,只能用愛盡力撫平孩子的傷痛。

「九頭蛇永遠都是我們的死敵,還好這次已經全部都清除乾淨。」史蒂夫一想到丈夫和孩子們受到的苦他就很痛。

「我想,就算他們再次出現,我們也有辦法解決他們。」詹姆斯知道史蒂夫很自責自己和孩子們的事情。

恢復正常的湯瑪斯被史蒂夫和詹姆斯帶回去房間休息,他把自己縮成一團不想多說什麼,妮娜和史考特進入房間來陪他,看見這樣的情形史蒂夫和詹姆斯先行離開。

相信有妮娜和史考特的陪伴湯瑪斯會沒事,對於這種事情他們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不管他們多愛自己的孩子,這個PTSD無法完全消除,看見這樣的情形史蒂夫和詹姆斯自然會很心疼。

約瑟夫和瑪莎看見剛剛那樣的情形知道湯瑪斯的PTSD又復發的樣子很擔心,他們沒想到汪達的一個惡作劇竟然會引起弟弟的PTSD,馬上起身去看湯瑪斯的情況。

回到客廳後史蒂夫和詹姆斯坐下來和羅根一起喝酒,他們三個可是從軍對退下來的軍人,難免會有嚴重的PTSD,羅根更是嚴重,有史考特在身邊他恢復很好,相信湯瑪斯肯定也會慢慢恢復。

坎坷的童年讓史蒂夫變的很堅強,詹姆斯一直陪在他身邊,直到失去自己最愛的人時,史蒂夫簡直要天崩地裂,好在後面找到自己最愛的人,詹姆斯回到自己的身邊,不過他一生中失去愛人的次數一共三次。

「我失去巴奇一共三次,但是我很慶幸我可以找回他。」史蒂夫不知道要怎麼說。

「你很幸運,凱婭的離開是我無法找回她。」羅根想起已經過世的妻子很難過。

詹姆斯握著史蒂夫的手不多說什麼,自己很幸運可以回到愛人的身邊,可是羅根就沒有這樣幸運,不過羅根這一生還是有幸運的事情,是他再次擁有自己的摯愛。

超級英雄中的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一點PTSD,只是他們會想辦法克服,畢竟他們的人生有個跟一般人一樣不同的經歷,或許就是因為這樣的經歷才會讓他們成為超級英雄。

索爾和洛基走過來和他們三個喝酒,洛基偏好淺嚐即止,索爾很喜歡和史蒂夫、羅根一起喝酒,他們幾乎可以說是喝不醉,詹姆斯當然也是一樣,不過他偏好和自己的好友洛基喝酒。

「吾友,陪我來喝酒。」索爾和史蒂夫勾肩搭被的說著。

「索爾,你可別說你帶了阿斯嘉德的酒來,那我們可會喝醉。」史蒂夫不太介意索爾對自己的動作。

「哈哈,今天沒那個機會帶酒來,所以喝的是中庭的酒。」索爾把伏特加拿給史蒂夫。

「俄國的伏特加!」詹姆斯看見是伏特加很開心。

曾經住在俄國一段時間的詹姆斯很喜歡俄國的伏特加這點史蒂夫很清楚,畢竟自己和他當初一起去執行任務,那段時間撿到娜塔莎這個孩子,派駐在德國的任務時撿到艾瑞克,這兩個孩子成為他們家的一份子。

後來約瑟夫和瑪莎出生後還是有在俄國執行任務的工作,那時候他們不得不把孩子們帶過去,不過也是這樣在全世界派來派去的任務讓史蒂夫和詹姆斯一家人的語言能力很好,羅根當然也是一樣。

羅根出生在一戰前,神盾局還沒成立之前他和凱婭就已經全世界走透透,幾乎是世界上所有的語言都會說,除了西班牙語不太流利外,其他語言幾乎可以說的很好。

因此詹姆斯看見俄國的伏特加當然會很開心,只是沒想到索爾竟然會喝這樣酒,四個人開心的喝酒聊天,索爾可是很喜歡和朋友分享自己遇到的事情,洛基則是會和詹姆斯聊天。

「要幫你消除那孩子的記憶嗎?」洛基突然說出這句話。

「不用,湯米可以自己面對,你說過記憶不是容易消去。」詹姆斯不是那樣想要讓洛基消除小兒子的記憶。

「我家那三個老是吵著要來中庭,應該讓他們三個來和他們做朋友。」洛基每次口中說中庭人是螻蟻,但是不得不說他其實很喜歡中庭。

「哪天帶他們一起過來吧!」詹姆斯微笑的說著。

「海拉最近待在中庭的喜馬拉雅山,說什麼遇到一位很有趣的女法師。」索爾想起自家姐姐說的話感到很好奇。

「女法師?大概是奇異博士的師父古一。」聽見索爾說的話史蒂夫慢慢回想。

「上一任的至尊法師,和凱婭也是很好的朋友,要是凱婭還在,或許可以和海拉成為好朋友。」羅根只是這樣說。

「海拉認識凱婭,不過她們兩人是不是好朋友我就不知道。」索爾對海拉了解不太多。

「我都忘記凱婭是妳的族人。」羅根只記得凱婭在身邊很久,久到忘記她是阿斯嘉德的女巫。

「雖然沒有留下身體,但是凱婭不是成為星星嗎?只要抬頭就可以看到她。」史蒂夫拍拍羅根的肩膀。

「凱婭很早就來中庭,她很愛這裡。」索爾知道羅根是凱婭很愛的人。

史蒂夫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覺得自己是個很幸運的人,詹姆斯一直陪在自己的身邊,雖然這中間失去過他三次,卻還是很幸運可以找到他,讓他可以繼續陪在自己的身邊。

身邊的朋友每個都有自己的伴侶,曾經失去過更是會在失而復得後好好的珍惜著,這一切史蒂夫和詹姆斯很清楚,有時候他們不想要多說什麼,只想要好好地享受人生。

夜晚大家回到自己的家後史蒂夫和詹姆斯好好的休息,湯瑪斯沒有回去X學院,反而是回家把自己關在房間,看見這樣的情形詹姆斯很擔心,史蒂夫先去做晚餐給家人吃,打算晚點好好開導自己的小兒子。

貝琪被接回家和兩位父親一起相處,約瑟夫努力照顧自己的女兒,瑪莎幫史蒂夫一起準備今天的晚餐,一家六口難得可以相處在一起,這是史蒂夫和詹姆斯最快樂的事情。

當然之後孩子們會各自去找自己的伴侶同居,湯瑪斯和貝琪會在X學院中和其他人一起生活,瑪莎和戴肯是在外面同居,約瑟夫自然會去和莎倫住在一起,當然還包含他的寶貝女兒史蒂芬妮。

「湯米,出來吃晚餐。」詹姆斯敲敲小兒子的房門。

「湯米?」詹姆斯聽見兒子沒有反應很擔心。

沒有聽見湯瑪斯的反應詹姆斯直接闖進去,眼前的景象差點沒把他給嚇死,湯瑪斯幾乎是把自己自殘到傷痕累累,直接把人抱起來要史蒂夫叫救護車,他們的孩子幾乎是徘徊在生死關卡之間。

史蒂夫沒想到自己的兒子竟然會這樣做,約瑟夫和瑪莎看見這樣的情形也嚇到,馬上請求神盾局的救護車來家裡,瑪莎抱起貝琪,約瑟夫開始打理起家裡的一切。

這個家的所有人都沒想到湯瑪斯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以往湯瑪斯復發的時候也沒有這樣的嚴重,這次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他們並不清楚,或許是因為受到外星人的影響也有可能。

看見這樣的情形詹姆斯決定和史蒂夫商量一些事情,今天洛基的提議讓他有些心動,尤其是看見湯瑪斯這樣的情形他決定接受洛基的提議,他實在是沒辦法看孩子這樣自殘。

「史蒂夫讓洛基封印湯米的記憶好不好?我實在是沒有辦法看他這樣。」詹姆斯看見兒子進入手術室的樣子很心疼。

「我不知道,巴克,我也不想看湯米這樣,可是……」史蒂夫不知道要怎樣才好。

「是受到今天外星人的影響嗎?奇異博士說這次的外星人的魔法會引起人類的黑暗面。」詹姆斯記得小兒子有受到一點小影響。

「或許有這個原因,如果撐不下去就讓洛基封印他的那段記憶。」史蒂夫看見這樣的情形很心疼。

「我要殺了皮爾斯,那些混蛋把我的兒子變成這樣,要付出代價。」詹姆斯火大到想要殺了九頭蛇的高層。

「九頭蛇一定會付出代價,湯米的傷害我會讓他們連帶賠償。」史蒂夫把詹姆斯抱在懷裡。

如果真的不行的話又要讓湯瑪斯去瓦干達醫治身心,史蒂夫和詹姆斯坐在手術室外的椅子,詹姆斯自責的樣子讓史蒂夫把人攬到自己的懷裡,約瑟夫和瑪莎帶著貝琪來找他們。

詹姆斯抱著小女兒沒有多說什麼,瑪莎坐下來陪著史蒂夫,約瑟夫等著趙醫生出來再來決定要不要通知舒莉他們,魔法引起的內心恐懼讓湯瑪斯做出這樣的事情。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