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到教師資格的伊魯卡在學校任教,每天早上會帶著他們家可愛的小狐狸去上課,有伊魯卡在學校鳴人不會排斥上學,卡卡西有時間會去接他們兩人回家,偶爾雪子也會跟著卡卡西去接他們回家。

每天早上家裡的人依舊是匆忙地吃完早餐就各自去做自己的事情,今天有任務的卡卡西和雪子親吻伊魯卡的臉頰後就離開,鳴人咬著三明治看著他們離開,然後才轉頭看另外一位監護人。

伊魯卡看見這樣的情形摸摸鳴人的頭,他把桌上的東西收拾一下後才準備和寶貝小狐狸一起出門,這時候拉麵會跳到主人的書包裡面去,跟著伊魯卡和鳴人一起去學校,然後待在伊魯卡的辦公室等待鳴人放學。

「我吃飽了,今天有任務,我先走了。」雪子親吻伊魯卡的臉頰後就離開。

「伊魯卡小親親,我先出門了,暗部那邊有任務。」卡卡西親吻伊魯卡的臉頰後又去親吻鳴人的臉頰才離開。

「稻草人、姐姐,再見!」鳴人一隻手拿著三明治咬著,另外一隻手揮手道別。

「路上小心。」伊魯卡跟他們揮手後摸摸鳴人的頭。

兩人吃完早餐之後伊魯卡牽著鳴人的手去學校,拉麵乖乖地待在主人的書包裡,把鳴人送到教室前伊魯卡把便當拿給他,然後抱著拉麵去辦公室處理事情,他絕對會看家裡的小狐狸蹦蹦跳跳進入教室後才會離開。

教室裡面是不可以帶寵物,拉麵只能被伊魯卡帶到辦公室裏面去,其他教師看見小黑貓沒有太大的意見,拉麵是很乖的小黑貓,不吵不鬧的讓人覺得會想要寵愛,而且鳴人下課的時候會跑過來找拉麵玩耍。

有時候牙看見這樣的情形會吃醋,有些忌妒好友和自己的寵物貓這麼好,畢竟狗派和貓派一點也不相容,小花對於牙的反應實在是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拉麵可是一隻很乖的寵物貓,鳴人會這麼喜歡牠不是沒道理。

「卡卡西前輩,師父下達今天的任務。」大和和夕顏把任務單拿給卡卡西。

「我知道了。」卡卡西看見任務單什麼話都沒說。

卡卡西和伊魯卡各自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工作,是暗部的卡卡西正在評估自己今天解決任務後是否可以去接自己的寶貝愛人伊魯卡,夕顏看見卡卡西只是在旁邊偷笑,伊魯卡的魅力真大。

中間下課時間鳴人去辦公室和拉麵玩耍,抱著拉麵去找牙、鹿丸、丁次等人玩耍,偶爾佐助會加入他們一起玩耍,伊魯卡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微笑,不過他們家的小黑貓不太喜歡佐助,鳴人對此也感到很無奈。

下課時間操場上孩子們玩樂的聲音不絕於耳,鹿丸打呵欠的看著鳴人和牙吵鬧的樣子,丁次吃著洋芋片觀望著,拉麵待在鹿丸的懷裡睡覺,不理會在旁邊的赤丸,今天佐助沒有加入他們一起玩耍。

「鳴人,上課時間到了,拉麵要回辦公室。」伊魯卡看見這樣的情形說著。

「好。」鳴人乖乖地把拉麵交給伊魯卡。

下午時間是練習手裡劍的時間,佐助和鳴人依舊在大家的面前比試,體術和手裡劍等之類練習鳴人不需要隱藏自己的實力,他的能力幾乎可以跟佐助媲美,如果要練習其他忍術他就要斟酌要不要顯現鋒芒給大家看。

畢竟鳴人的基礎比大家還要好,只是祖父皆人一直千交代萬交代不准他在學校出風頭,要他低調乖乖的上課,有伊魯卡監督鳴人根本不需要太過擔心,卡卡西即使知道也不能多說什麼。

伊魯卡在旁邊盯著學生們練習手裡劍,看見佐助和鳴人幾乎招招都中紅心非常滿意,晚一點是體術的時間,伊魯卡會教導看著這些孩子練習體術,他看見佐助因為鳴人跟自己一樣而感到不開心,對此伊魯卡只是笑笑的不多說什麼。

在家裡卡卡西和伊魯卡也會教導鳴人一些基礎,這些基礎是鳴人的養分,大家族的孩子當然也是一樣,只是鳴人比較特殊是常常待在不同的忍者身邊,吸收的東西自然比別人還要多。

「哼!」佐助看見這樣的情形非常不爽。

「混蛋佐助。」鳴人氣呼呼地跑到伊魯卡身邊。

「各位!專心練習手裡劍,不要分心。」伊魯卡看見幾個孩子已經分心的樣子馬上喊話。

「佐助好帥喔!」女孩子的聲音此起彼落地叫著。

下午時間孩子們就這樣度過,佐助和鳴人在體術課的時候正大光明的打了一場,伊魯卡看見這樣的情形苦笑,看樣子這兩個孩子多少還是會爭鋒相對,佐助喜歡鳴人卻用錯方式引起對方的注意。

最後佐助和鳴人有打上和解之印,處處都想要和鳴人比的佐助,是想要告訴對方自己是比他還要出眾,不服輸的鳴人會想盡辦法和佐助比較,就是不想要輸給他,對他來說輸給對方是很丟臉的事情。

放學的時候鳴人整理好書包後往辦公室跑,把可愛的拉麵抱在懷裡蹭著,伊魯卡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把自己的東西收拾好之後和可愛的孩子一起離開,卡卡西把暗部的面具收起來出現在學校門口。

看見卡卡西的時候鳴人馬上衝過去抱他,伊魯卡在後面慢慢走著,一把抱起自己最寶貝的孩子卡卡西親吻鳴人的臉頰,然後牽起伊魯卡的手準備一起回家,路上看見雪子讓她跟著他們一起回家。

「卡卡!」鳴人看見卡卡西馬上衝過去。

「嘿!我可愛的小寶貝。」卡卡西親吻鳴人的臉頰。

「今天辛苦了。」伊魯卡見到卡卡西的時候微笑。

「伊魯卡小親親。」卡卡西牽起自己最愛的人的手。

伊魯卡和鳴人很喜歡卡卡西來接他們回家,這時候卡卡西和伊魯卡會牽著手走在路上,村民們早已經見怪不怪,有時候伊魯卡另外一隻手會牽著他們家的小女娃,卡卡西絕對會抱著他們家的小狐狸。

對於村子裡有同性的伴侶這件事大家早已經見怪不怪,加上卡卡西和伊魯卡本來感情就很好,看見他們手牽手走在路上一點也不奇怪,回家前他們先去超市買今天晚餐的材料,看看孩子們想要吃什麼。

卡卡西會趁著伊魯卡不注意的時候偷吻他,惹的伊魯卡馬上臉紅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對於卡卡西的動作他也無法多說什麼,親密的程度可是會讓人忌妒,加上他們家又有兩個可愛的孩子,更是讓人喜歡。

接伊魯卡回家這件事卡卡西已經持續很久,經過五年的時間依舊沒有改變,鳴人趴在卡卡西的懷裡睡覺,伊魯卡看見這樣的情形苦笑,雪子手上抱著拉麵沒有多說什麼。

「鳴人今天和佐助對峙了一個下午,果然累了。」伊魯卡對此感到很無奈。

「佐助要追鳴人用這樣的手法肯定沒有效果,怎麼還是會用這樣的方式追。」卡卡西聽見後覺得很頭痛。

「畢竟是男孩子,想要吸引自己最喜歡人的注意,肯定是用惡作劇的方式。」伊魯卡很清楚男孩子的個性。

「我怎麼就沒看過鼬這樣做過?」卡卡西深深的覺得宇智波家的兩兄弟差真多。

「小鼬要是這樣做的話,會被帶土哥哥打。」雪子把自己想要的東西拿到籃子裡。

卡卡西聽見雪子說的話苦笑,他的寶貝孩子竟然會被佐助欺負,伊魯卡對此不太會說什麼,等到哪天佐助想開用其他方式來追求鳴人他們的關係才會比較好,不過其他人肯定會好好的幫忙把關。

帶土一直呵護雪子這位寶貝妹妹,自然不會讓鼬做出這樣的行為,當然鼬比較懂事根本不需要太過擔心,佐助是在大家寵愛之下長大的孩子,難免會有孩子氣的動作,卡卡西才會這樣傷腦筋。

卡卡西有多寵愛鳴人這件事伊魯卡可是很清楚,對於佐助這樣追求自己的寶貝卡卡西當然不太喜歡,伊魯卡對於這種事情反而是樂見其成,也讓自己的伴侶不要去插手。

雖然卡卡西不太喜歡卻還是會聽伊魯卡說的話不去插手,讓佐助和鳴人自己好好的發展,之後的事情他們兩人不清楚,而且有鼬和雪子看著根本不需要太過擔心,只要不要太過分大家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果然可以接伊魯卡小親親回家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回到家後卡卡西開心的告訴伊魯卡。

「我很高興你可以接我回家。」伊魯卡親吻卡卡西的臉頰。

「沒有任務的時候,我會接你回家。」卡卡西很樂意接伊魯卡回家。

「好。」伊魯卡很樂意讓卡卡西來接自己回家。

「小海豚,肚子餓了。」鳴人睡醒後要伊魯卡抱自己。

「今天叫卡卡西做飯。」伊魯卡從卡卡西的懷裡接過鳴人。

聽見伊魯卡使喚自己去煮飯卡卡西沒有任何意見,是他們家的小寶貝要求卡卡西當然很樂意去煮飯,伊魯卡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雪子對於兩位兄長的互動沒有太大的感覺,只是幫拉麵準備好餐點給牠吃。

鳴人又在伊魯卡的懷裡睡著,雪子進入廚房幫忙卡卡西,看見鳴人睡著的樣子伊魯卡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看著卡卡西在廚房裡面忙碌的樣子微笑,自己男人的背影讓他有種安心的感覺。

晚餐的時間鳴人準時醒來,卡卡西親自做的餐點是很好吃,當他把餐點給全部處理好之後伊魯卡給他一個獎勵的吻,收到獎勵的卡卡西差點沒有升天,伊魯卡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不多說什麼。

早已經看習慣兩位兄長的親密行為雪子和鳴人只是繼續吃飯不多說什麼,要是繼續看下去他們的眼睛肯定會很痛,為了避免這樣的情形發生,乾脆先吃飯再說,卡卡西和伊魯卡回神後才會一起用餐。

「我吃飽了。」吃飽後鳴人把碗筷收拾好後把九尾叫出來抱著。

「鳴人,想睡覺的話等等去刷牙洗澡。」伊魯卡看見鳴人把頭靠在九尾的肚子上準備睡覺。

卡卡西沒有聽到鳴人的回答,轉頭看見他已經睡在九尾的肚子上,堂堂一隻尾獸被自己的宿主拿來當枕頭就讓人想笑,伊魯卡對此也沒有多說什麼,晚點再叫醒鳴人就可以。

卡卡西和伊魯卡可是很寵愛他們家的寶貝小狐狸,鳴人是個很乖巧的孩子,雪子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陪在弟弟的身邊沒有多說什麼,一如平常一樣平淡又幸福,卡卡西和伊魯卡微笑不多說什麼。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