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不知道為什麼卡卡西和伊魯卡兩人之間氣氛不是很好,鳴人抱著雪子不知道要說什麼,皆人知道這件事後思考許久,他打算讓兩個孩子去雷之國找奇拉比練習控制尾獸,讓尾獸成為他們的力量。

既然卡卡西和伊魯卡兩人最近有吵架的跡象,不如讓他們兩人分開一陣子會比較好,因此皆人讓帶土以及伊魯卡帶著止水、鼬、雪子和鳴人去雷之國,卡卡西那邊會另外派任務給他。

看見卡卡西和伊魯卡各自離家出走的樣子帶土和凜很想笑,他們各自分開出任務,難得和卡卡西一起出任務凜會好好的開導他,帶土和伊魯卡帶著四個孩子們去雷之國學習一些事情。

「你們好,雷影大人已經請奇拉比大人在真實瀑布那邊等你們。」摩托伊和達魯伊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好的,麻煩兩位大人給我們帶路。」伊魯卡抱著鳴人恭敬的對摩托伊以及達魯伊說。

長途路程讓鳴人感到很疲憊,這是他第一次出村玩,只好給伊魯卡抱著,奇拉比沒想到自己要教導的是兩個孩子,其中一個還是只有五歲的孩子,雖然很訝異他還是很熱情的教導他們。

雪子本身就已經掌握很好三尾磯撫的力量,但是要完全尾獸化還是需要有人指導,奇拉比是很好的老師,讓她知道要怎樣去掌握磯撫的力量,奇拉比沒想到眼前的女娃兒竟然可以把尾獸操控的這麼好。

畢竟誰也沒想到雪子和鳴人可以和尾獸們相處的那麼好,磯撫和九喇嘛並不討厭自己的宿主,自然可以讓他們操縱自己的力量,只是現在是雪子先好好學習,鳴人還需要和九喇嘛溝通一下。

「才半天的時間妳已經掌控的很好,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厲害,不愧是四代火影的女兒。」奇拉比看見這樣的情形稱讚雪子。

「哪裡,奇拉比大人您也是很好的老師,您的解說讓我找到解決方法,才能學會操縱磯撫的力量。」雪子對此是很謙虛。

「九喇嘛,奇拉比大叔說,我們要合體,真的是這樣嗎?」五歲的鳴人對於這種事情不是很懂。

「我們的確是要合體,你要學習操縱我的力量。」九尾伸出爪子摸摸鳴人的頭。

「為什麼?」鳴人抱著九喇嘛的尾巴問著。

「因為你是我的宿主,你要成為火影就必須要學會操縱我的力量。」九喇嘛很清楚鳴人的實力在哪裡。

才五歲的鳴人雖然很厲害,可是有些事情卻不是那樣懂,伊魯卡在旁邊看見這樣的情形沒有多說什麼,讓九尾和鳴人去溝通,等他們兩人溝通完畢之後再來學習也不遲。

在雷之國的伊魯卡是負責照顧家裡的兩個孩子,止水和鼬以及帶土只是單純輔助,雖然他們相信九尾不會暴走,不過為了以防萬一才會在一旁待命,寫輪眼可以控制九尾,只是要看能控制多久。

和凜一起出任務的卡卡西情緒還是降不下來,這是自己這五年來第一次和伊魯卡大吵,有個任務可以讓兩人分開穩定情緒是不錯的選擇,卡卡西沒想到伊魯卡竟然不認同自己的想法,會有這樣大的反應。

「開始想念伊魯卡了?」凜拿了一杯水給卡卡西。

「是有點想念他。」卡卡西對於凜總是會透露自己的心事。

「為什麼會吵架?教育理念不同?」凜覺得卡卡西和伊魯卡會吵架大概只有這個小問題在。

「算是吧!師父說要讓小雪和鳴人去雷之國學習操縱尾獸的力量,伊魯卡對此不是很願意,認為他們兩人還小。」卡卡西想到這件事就想要嘆氣。

「現在讓伊魯卡去見證不是更好嗎?」凜知道自己的隊友有天才的稱呼。

「是啊!我只是不懂為什麼伊魯卡要反對?」卡卡西不懂自己伴侶的想法。

「因為啊!伊魯卡很擔心他們,才會和你吵架。」凜拍拍卡卡西的肩膀。

聽見凜說的話卡卡西只能苦笑,他認為既然家裡的孩子們和尾獸的相處很好,早早學會操縱他們的力量是很好的事情,並不是自己認為他把孩子們當成兵器,而是希望他們可以擅用自己的力量。

伊魯卡對於這件事很排斥,總是認為孩子們要慢慢來,不然會揠苗助長,就是這樣教育能力不同的關係才會吵架,最後伊魯卡妥協去雷之國陪鳴人和雪子,自己和凜一起出任務。

當天晚上伊魯卡幫鳴人拉好棉被後想著自己出門前和卡卡西吵架的事情,雪子自己根本不需要太過擔心,很快就學會操縱尾獸的力量,只是鳴人是否可以學習的很好,那就要看接下來幾天的發展。

「伊魯卡哥哥?」雪子探出頭來看伊魯卡。

「怎麼了?睡不著嗎?小雪。」伊魯卡走過去雪子的身邊。

「伊魯卡哥哥,你有心事?是因為和卡卡西哥哥吵架的關係嗎?」雪子擁抱自己最喜歡的兄長。

「算是吧!畢竟出門前大吵一架,讓我有點不知道要說什麼。」伊魯卡拍拍雪子的背部安慰著。

「不要擔心,我相信爺爺有他的想法,卡卡西哥哥的想法也沒有不對。」雪子一點也不擔心鳴人的狀況。

「鳴人可不是天才,雖然他和九喇嘛相處的很好,我多少還是會擔心。」伊魯卡總是會擔心這些事情。

雪子對此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把事情分析給伊魯卡聽,讓伊魯卡了解到為什麼皆人會這樣做,這件事情有經過水門和玖辛奈的同意,身為父母的他們都不擔心,伊魯卡也不用太過擔心。

有些訓練在孩提時代做的話會比較好,而且九喇嘛和鳴人的感情很好,總有一天他會需要用尾獸的力量,因此提早學習並不是不好的事情,雪子要伊魯卡相信他們兩人,相信他們會成功。

經過家裡的小女娃的勸導伊魯卡決定好好的相信鳴人和九喇嘛會做的很好,讓鳴人開始慢慢操縱尾獸的力量,這樣的訓練即使回到木葉以後也要繼續下去,奇拉比只是教導他們掌握技巧而已。

況且不學習也不行,覬覦尾獸的人很多,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要好好的訓練才可以,最簡單的自我保護的能力要有才可以,誰都知道忍者世界可是弱肉強食的世界,沒有保護自己的能力是不行的。

「奇拉比大人真厲害,才跟鳴人說要怎樣做,鳴人聽的懂怎麼和九尾配合。」止水看見訓練的情況很訝異。

「鳴人的領悟力很好,根本不需要擔心。」鼬偶爾會教導鳴人,自然知道他的領悟力很好。

「看見這樣的情形我也放心許多。」伊魯卡發現鳴人適應得很好鬆了一口氣。

「我就說不用擔心,伊魯卡哥哥擔心太多了。」雪子可是很相信自己的弟弟。

「伊魯卡,要相信鳴人,他可是水門老師的兒子。」帶土一直相信雪子和鳴人的潛力很好。

雪子對於自己的祕密被止水和鼬知道沒有太大的感覺,她知道止水隱隱約約有查覺到,至於鼬她本來就不想要隱瞞他,只是當初不得已自己不能告訴他們自己身上的秘密。

對於奇拉比這位大叔老是逗弄自己開心,鳴人反而很喜歡他,伊魯卡見證鳴人努力的學習操縱九喇嘛的力量,甚至比自己想像中的還要好,他反省自己應該要好好的相信這個孩子,卡卡西可是一直相信他們家的小狐狸。

離家出走這麼久的時間,伊魯卡多多少少也開始想念卡卡西,畢竟這次吵架是自己的錯,是自己不相信鳴人可以做好這件事,他們兩人才會吵架,卡卡西總是這樣相信鳴人,這是伊魯卡無法做到的事情。

「奇拉比大叔、艾大叔,這幾天謝謝你們。」鳴人掌握技巧之後回去木葉會好好練習。

「雷影大人、奇拉比大人,謝謝你們這幾天的照顧。」伊魯卡給人的感覺就是這樣溫和。

「不客氣,他們不愧是金色閃光的孩子。」奇拉比對於雪子和鳴人有很高的評價。

「下次有機會再來雷之國拜訪啊!小子。」雷影艾摸摸鳴人的頭後告訴他這句話。

歸途剛好遇上卡卡西和凜,伊魯卡擁抱自己最愛的伴侶,帶土看見凜當然是衝過去抱她,鼬牽著雪子的手和她相視而笑,鳴人看看他們之後又繼續和止水討論哪個甜點比較好吃。

雙方離家出走這麼久的時間當然會想念對方,伊魯卡好好的和卡卡西道歉,接受對方的道歉之後卡卡西親吻伊魯卡的臉頰,如果不是有小孩子在他很想要熱吻自己最愛的人。

回到家看見卡卡西和伊魯卡和好如初的樣子雪子、鳴人很開心,簡單的梳洗過後他們去一樂拉麵吃晚餐,回到家後鳴人迫不及待的拉著卡卡西去院子,展現自己學習到的成果給他看。

「我的小寶貝真厲害!已經學會用尾獸的力量。」看見鳴人解除尾獸外衣之後卡卡西抱起他。

「奇拉比大叔人很好,我都聽的懂他說什麼,九喇嘛說我們要合體才可以創造更大的力量,這樣我才可以成為火影。」鳴人喜歡和卡卡西撒嬌。

「哥哥會看著你成為火影,但是我們先約定好,不可以隨便在外人面前展現九喇嘛的能力。」卡卡西親親鳴人的臉頰。

「好,九喇嘛明明很好,為什麼牠不可以出現在大家的面前?」鳴人抱著拉麵靠在卡卡西的懷裡問。

「因為啊!九喇嘛是傳說中的尾獸,會有很多壞人想要利用牠。」卡卡西盡量用孩子懂的語言告訴鳴人。

「爸爸說世界上有很多壞人,這次去雷之國拉麵也很開心,跟止水哥哥、鼬哥哥玩得很開心。」鳴人摸摸拉麵的頭分享自己見到的一切。

卡卡西安靜的聆聽鳴人所見所聞,或許是因為他們太習慣和九喇嘛相處,完全忘記九尾是傳說中的尾獸,更不用說磯撫這隻大烏龜也是一樣,對他們來說尾獸就和一般的寵物沒有什麼兩樣,只是世人不覺得。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